大天门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汉旺•世纪城交流平台天门文学精华文章集萃天门聚焦版块精华贴天门拍客经典美图重温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香烟之殇

[原创小说] 百合师娘(l连载)

[复制链接]

高级会员

Rank: 4

4

主题

178

帖子

202

积分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6-9-27
最后登录
2017-10-13
发表于 2017-9-25 18: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莫道世间多艰险

贵宾

Rank: 7Rank: 7Rank: 7

33

主题

341

帖子

1056

积分
精华
5
注册时间
2015-3-28
最后登录
2017-10-17

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10-6 19: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廿一
       王半仙抬头看见林简,立刻把瓶身藏在被褥里。“不用藏了,我都看见了!”林简很生气,王半仙刚醒过来没多久,身体还在恢复期,这时候让他喝酒,只会加重病情,无异于雪上加霜。当他看到王半仙那副可怜样,耷拉着脑袋,涎水还滴在嘴边。林简有些于心不忍,只是眨眨眼,示意谢晨雪出来。
      
      谢晨雪仔细打量着林简,往日的成熟稳健被一张苦瓜脸取代,双眼红肿且布满了血丝,一看就知道刚哭过不久。双方谁也没有说话,静静地站在走廊里。

        许久后,还是谢晨雪先开口:“师娘的骨灰安葬好了?”
        “嗯!临时放在公墓里,等事情处理好了,在移回江汉市。”林简还沉浸在悲痛中,寥寥数语后便不再说话。
      
       “对不起!是我没有把好关,不该让王半仙喝酒。”谢晨雪知道,自己的一时心软,让林简有些不高兴。这么多年相处,她非常了解,林简习惯了把不开心的事闷在心里。尽管表面上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谢晨雪总能从林简眉宇中读出他心里的那股忧伤。

       “算了!就让他在临走前,过几天无忧无虑的日子吧!”林简叹口气,事已至此,指责已经没有多大意义。
       “这?不会吧?王半仙怎么啦!”谢晨雪猛地一惊,林简的话她听得明白,只是不敢相信。
       “这是检查结果,胃癌、肺癌晚期。”林简递过检查报告,谢晨雪没有接,双手掩面不停地抽搐。
       林简走过来,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我要去忙了,拜托你,帮我好好照顾他!”
      
        病房外谢晨雪用手绢擦拭完眼角的泪水后,才走进病房。王半仙仔细打量一番,“丫头,挨训了?”
      
       “我是老大谁敢训我?”谢晨雪微微一笑,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保持镇定,不能让王半仙看出破绽。“中午想吃什么?我做给你!”
       “眼角红肿!一看就知道你刚刚哭过。”王半仙犹豫片刻后又说:“算了,年轻人的事我也管不上。”
       “我、只是想起百合师娘的凄惨遭遇,心里忍不住……”谢晨雪欲言又止,她只是说了一个方面,王半仙身患绝症的事,她没敢说,怕打击太大。
      “丫头,你去跟医生说,我要出院。”王半仙恳求道。
      “等病情稳定了,再走也不迟。”谢晨雪劝说。
       “我的病自己心里有底,趁我还明晓事理的时候,把这门手艺传给你。”王半仙一番肺腑之言,让谢晨雪为之动容。
       “师傅!我……”谢晨雪无法言语,她不知道该怎样劝说王半仙。面对一个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老人,病重后哀叹的请求,她实在无力拒绝。“好,师傅!我去跟林简打电话。”
      
      “不要去打扰他,你去跟医生说,出了事我负责。”王半仙阻止了谢晨雪,直接要求送自己回家。
      中午时分,计程车载着谢晨雪和王半仙回到小区。王半仙要了一支笔,在纸上写了许多食材。“按我单子上的买回来,记住一定要新鲜!”
        
        一个小时后,谢晨雪提着菜回来了。王半仙坐在轮椅上,一样一样仔细观察后,让谢晨雪把不合规格的去掉。
        中国菜系有很多,主要有八大菜系——鲁、川、苏、粤、闽、浙、湘、徽。中国汉族饮食文化的菜系,是指在一定区域内,由于气候、地理、历史、物产及饮食风俗的不同,经过漫长历史演变而形成的一整套自成体系的烹饪技艺和风味,并被全国各地所承认的地方菜肴。菜肴的烹饪手法有二十八种:炸、爆、烧、炒、溜、煮、汆、涮、蒸、炖、煨、焖、烩、扒、焗、煸、煎、塌、卤、酱、拌、炝、腌、冻、糟、醉、烤、熏……


       王半仙详细地介绍了菜系的种类、烹饪的手法、以及一些注意的事项后,开始教谢晨雪实际操作。“师傅,太难了。你讲的我记不住。”谢晨雪反对师傅这种拔苗助长的教育模式。
       “我教你的只是基本功,后面要靠你自己摸索。记住最重要一点,要用感情做菜。”王半仙的话,谢晨雪不懂:“用感情做菜?”
      “对!把菜赋予生命,扎实练好基本功,一通百通。”王半仙循循善诱,可谢晨雪似懂非懂。“我包袱里有几本日记,是我几十年的潜心之作。你按上面的好好学习!”


        谢晨雪打开包袱,看到几本厚厚册子,页面已经发黄。“师傅,你这么好的手艺,年轻时候一定很风光!”谢晨雪随口一说,没料到王半仙脸上挂不住,霎时泪流满面。
          “对不起,师傅!我是不说错话了。”看到王半仙老泪纵横,谢晨雪后悔自己一时嘴快。
         
       “不怪你,都是师傅鬼迷心窍,做了许多糊涂事,以至于至今抱憾终身。”
       王半仙讲起了往事:“当年的王半仙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学徒,跟着师父在乡下为乡亲们操办红白喜事。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个女孩郭素珍。两人很快相爱了,却遭到郭家人的反对,理由是王半仙连个安身之处也没有。素珍并没嫌弃王半仙,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毅然嫁给了他。婚后郭素珍四处借钱,支持王半仙开餐馆。夫妻二人夫唱妇随,餐馆越做越红火。郭素珍很勤劳,只让王半仙负责炒菜,包揽了剩下的工作。每天早晨五点一直忙到晚上10点。即使怀有身孕也没有休息片刻。一次工作中因用力过猛,使胎儿流产。
        
         这次的意外流产,让她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下床,并落下产后头痛、身痛、关节痛、的毛病。更严重的是,从那以后郭素珍再也没有妊娠反应。郭素珍只能留在家里养病。生意越来越好,夫妻二人一合计,请了服务员和厨师,并开始招学徒工。谁曾想正是这次招工,让王半仙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香烟本是无情物, 烟雾缭绕治悲痛。 之其麻醉不解忧, 殇情一片向谁诉?

贵宾

Rank: 7Rank: 7Rank: 7

33

主题

341

帖子

1056

积分
精华
5
注册时间
2015-3-28
最后登录
2017-10-17

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10-8 18: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廿二
       王半仙停顿片刻,狠狠灌了一口烈酒。接着往下讲: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郭素珍的肚子始终鼓不起来。大医院看过,偏方也试过,就是怀不上。王半仙心情郁闷,开始、抽烟酗酒,并学会了赌博。

       这一切郭素珍看在眼里,疼着心里。起初面对她苦口婆心的规劝,王半仙还表面应付,后来干脆把郭素珍扔家里,平时很少回家,只是按月给些家用。挣脱了郭素珍的约束,王半仙越发变本加厉。酗酒后常常整日整夜跟狐朋狗友打牌赌博。输了钱就回餐馆骂徒弟,赢了钱倒头便睡。餐馆里有个服务员,叫桃花,二十来岁,长得妩媚娇艳。每次王半仙喝醉酒之后,她总是主动照顾他。时不时陪王半仙逗逗乐子。俗话说:没有不偷腥的猫。面对娇艳欲滴的美女,含羞着半推半就,王半仙怎能把持住?

        一个深夜,王半仙在赌博场满载而归,徒弟和员工都回家了,只有桃花还守在店里。王半仙亲自炒了几个菜,然后和桃花一起庆祝。酒过三巡后,两人滚了床单。酒醒后王半仙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对不起糟糠之妻。他特意买了许多礼物,回家陪妻子几天。看到丈夫高兴地回来了,郭素珍又开始劝诫:“创业难守业更难”、“喝酒伤身”、“赌博会倾家荡产”。
       听着听着王半仙发怒了,“我才回来几天,你就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说完拿着行李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边王半仙正生着气,那边桃花主动投怀送抱。原本他和桃花的破事,一度让自己悔恨交加。可是一想到自己回家小住,郭素珍对自己横加指责,不让酗酒,不让赌博,王半仙的负罪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很快重新陷入了,桃花的温柔乡里。

       桃花绝非善类,自从勾搭上王半仙之后,便使出浑身解数,把他弄得五迷三道。不久后桃花声称自己怀孕了。
这个消息对于人近中年的王半仙来说,无异于中了大奖。想到自己马上会有儿子,王半仙抱着桃花一顿猛亲:“娇!宝贝!太感谢你了!你说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桃花一把推开她:“你个没良心的,难道我嫁给你,就是贪图享受吗?”
        
         “对不起,宝贝!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我的人。”王半仙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是啊!自己的年龄足以做桃花的父亲,桃花不仅不嫌弃自己,两人好上后,更是承担店里的大小事务忙里忙外,让王半仙当甩手掌柜。这样的好女子到哪里去找?

       “你知道就好,我什么要求都没有,只求你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名分!”桃花欲说还嗲,让王半仙情难自禁。
      
         “你等着!我这就回去离婚。”王半仙信誓旦旦保证。

        看到王半仙回来,郭素珍非常高兴。那次不欢而散后,有两个月没见了。“你回来了,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我不想听!郭素珍我们离婚吧。”面对郭素珍即将脱口而出的好消息,王半仙根本不给她机会。

        “什么?你要跟我离婚。哎呦!……”郭素珍承受不住,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一阵眩晕后不省人事。

        王半仙狠心地甩下一笔钱,转身走了。他和郭素珍已经彻底决绝,往日的海誓山盟,早已在日复一日的酒瓶中慢慢淡忘;婚后的相濡以沫,也在桃花的温柔乡里消失殆尽。王半仙完全沦为桃花裙下之臣!

       郭素珍痛心不已!这个曾经发誓一辈子对自己好的男人,在自己付出所有青春年华后,却无情地抛弃了自己。想想这个家,自己为之日夜操劳落下产后病,想想这个男人,自己曾经举债帮他。可惜人心说变就变,所谓厮守一生的誓言,转眼变成一纸空文。男人啊!真的靠不住。罢了!事已至此,覆水难收。

       郭素珍前脚刚回娘家,王半仙后脚便把桃花娶进门。婚后,王半仙对桃花百依百顺。不仅交出了财政大权,而且远离赌桌。有几次心痒难耐,偷偷溜出去,还没等屁股坐热,桃花挺着肚子过来一顿臭骂。王半仙只好灰溜溜跟在后面回家!看着王半仙恶习难改,桃花彻底封锁他的资金来源,王半仙也老实了许多。孩子满月洗酌时,王半仙大摆酒席,广宴宾客。突然现场来了很多警察,一番搜查后在王半仙的卧室里发现了毒品。

        王半仙懵了,自己一直是个遵纪守法的公民,以前虽然混账喜欢赌博,但现在已经痛改前非。

         “警官,冤枉啊!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

        “我们是接到群众举报,说你利用女儿喜酌为名交易毒品。现在人证物证聚在,你还有什么可说?”警察问。

        “人证在哪?是哪个王八蛋陷害我。”王半仙雷霆大怒,急于把这个人揪出来,还自己清白。

        “老板!你就别抵赖了,我亲眼目睹你把货放在房间里。”酒店二厨阿伟拨开众人走出来。

        “你这个混蛋,你不是人,你陷害我。”王半仙欲挣脱警察的控制,冲过去教训二厨阿伟。警察牢牢地抓住他,并给他带上手kao。

        王半仙朝着桃花大喊:“桃花,你快告诉警察,我这几天一直跟你在一起。”

         “事到如今你还是认了吧!”桃花摇摇头,一副大义灭亲的神情。


        桃花的一番话,让王半仙始料未及。这个跟他同床共枕的女人,反过来和外人一起对付自己。为什么?为什么?王半仙想破脑壳也想不通。很快王半仙被投进监狱,自始至终桃花都没带女儿来看过他。王半仙依旧心存幻想:“桃花不会不管我的,也许是孩子太小?或许是店里太忙?”王半仙等啊等,几近望眼欲穿。终于等来了桃花的消息。
某一天管教递来一些衣物,告诉他这些是桃花买的。王半好奇地问:“桃花呢?他为什么不来?”
香烟本是无情物, 烟雾缭绕治悲痛。 之其麻醉不解忧, 殇情一片向谁诉?

贵宾

Rank: 7Rank: 7Rank: 7

33

主题

341

帖子

1056

积分
精华
5
注册时间
2015-3-28
最后登录
2017-10-17

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18: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廿三
     桃花意外送来了衣物,让半仙濒临绝望的心重新热乎起来。他不停地追问管教民警,桃花为什么没有进来看自己。

      管教民警摇摇头:“桃花让我告诉你,他要结婚了。这是最后一次来看你。”
     
      “不会的?和谁?”王半仙以为自己听错了。
      
     “好像是举报你的那个二厨阿伟!”管教说完,放下东西走了,剩下王半仙独自傻傻发呆。
      
     “房间一直是锁着的,钥匙除了自己就桃花手上有。毒品在自己卧室找到,自己没放,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桃花放的?阿伟诬陷自己,桃花不帮自己澄清,反而嫁给阿伟!”王半仙沉思片刻,终于想明白,这一切都是阿伟和桃花布的一个局,而自己被人利用了。“奸 夫淫 妇,你们把我害得好惨啊!”王半仙大喊一声,昏厥过去。


      王半仙终于想通,这个口口声声说过一生一世爱自己的女人,既然是个骗子。从一开始接近王半仙,到最后以怀孕为由,逼他与妻子离婚。至始至终都是为图王半仙的家业。可怜自己被蒙在鼓里,以为在不惑之年找到一份真爱,殊不知这一切只是温柔的陷阱。最可怜的是结发妻子郭素珍,与自己同甘共苦任劳任怨,却被无情抛弃。他决定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狱。我一定要报仇!王半仙暗暗下定决心。


     几年后,王半仙刑满释放。出狱当天便气冲冲回到酒楼去找阿伟和桃花算账。还没等他靠近,从酒楼里冲出一群年轻人,狠狠地把他往死里打。王半仙心寒,这群对自己拳打脚踢的年轻人,曾经都是自己的徒弟,可惜树倒猢狲散。他们集体投靠了阿伟,调转枪口对付他。王半仙哪里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想当年这些徒弟投在他的门下,他对徒弟太刻薄,非打即骂、缺吃少穿。今日所受折磨正好印证一句老话:“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王半仙旧仇未报又添新伤!养好伤后,四处找工作都被拒之门外,只好四处流浪靠乞讨为生。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路过一户小院,看到两个双胞胎孩子在门口玩耍。孩子手中黄灿灿的猪油饼,老远就勾起了王半仙的味觉。“好香啊!”王半仙摸摸“咕咕”叫的肚子走向前去。“小朋友,你们知道月亮是什么样子的吗?”两个小孩摇摇头。


     “把猪油饼递过来,我帮你们咬个月亮好不好?”王半仙饿得头昏眼花,不得已想出这么一个歪点子。
其中一个小孩,递过猪油饼。王半仙使劲一咬,饼缺了半边,刚好一个月亮现状。小孩不乐意了,大声哭起来。一个妇女从院子里跑出来:“王念恩、王念情、你们哭什么?”


     “妈妈!这个乞丐骗我们猪油饼吃。”两个小孩指着王半仙说。


      “不是告诉你们,不要欺负乞丐吗?他们也是生活所迫。”妇女走过来,看见王半仙大吃一惊:“是你?念恩、念情,我们回去。”说完拉起孩子回到院子,紧紧地关上院门。


      院子走出来的女人,正是王半仙的原配郭素珍。此刻她看到突然出现的王半仙,猛地想起往事种种,对于这个负心的男人,她已经伤透了心,不想再有任何瓜葛。


      “素珍?素珍!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任凭王半仙喊破喉咙,郭素珍始终没有开门。王念恩?王念情?郭素珍关门前的呼喊,犹还在王半仙的耳边盘旋。这是谁的孩子呢?王半仙决定一问究竟。


      后经多方打听,原来这两孩子是王半仙的。那一次与桃花酒后发生关系,王半仙负罪回家小住。后与妻子发生口角负气离开,不想妻子珠胎暗结。王半仙受桃花唆使回家离婚,妻子在不知情的时候,想要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王半仙,谁料王半仙未等到妻子开口,就提出离婚请求。郭素珍绝望至极,回到娘家后把孩子生下来,独自抚养。


      弄明白事情原委,王半仙决定负荆请罪。当他再次回到小院时,早已人去楼空。王半仙从此万念俱灰,以行骗为生、靠喝酒麻醉自己。


       故事讲完了,谢晨雪早已泣不出声。“师傅,您后来没有找过师娘和两个孩子吗?”


       “在你师娘娘家找到过她,可惜他始终不肯原谅我。并告诉我那次他们急着搬家,因为疏于看护,孩子被人贩子拐走了。我该死!如果不是因为我,两个儿子也不会丢。啊、嗯、嗯……”王半仙旁若无人,放声大哭。


     谢晨雪呆立一旁,不知该如何安慰王半仙。只有任凭他尽情地发泄一通。良久后王半仙渐渐止住哭声:“丫头,我求你一件事。”


     “您说!我什么都答应。”谢晨雪说。


     “等我死后,你把我的骨灰带回江汉市。然后找到你师娘,告诉他我知道错了,求她原谅我。如果有可能,帮我找到两个孩子。”王半仙悲戚地说:“师父这一生罪有应得!忘恩负义、抛弃糟糠之妻。只求老天放过我的两个孩子。”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言也哀。王半仙一生自私自利,抛弃妻子、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好在他后来改过自新,帮林简渡过难关,助百合逃亡。临死前的一番感叹,与其说是痛改前非,不如说是幡然悔悟。


      半年后,公司通过对林简的考核,正式任命他为江汉市分公司负责人。王半仙也因病离开了人世,弥留之际老泪纵横。处理完他身后事,林简带着谢晨雪、小山、小海,来向高复兴辞行。离别当晚,高总单独宴请林简。酒过三巡后,讲起了自己与百合的往事。情到深处,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留下了几滴眼泪。


     面对高复兴再三叮嘱,林简点头离开,启程前往江汉市。等待他的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香烟本是无情物, 烟雾缭绕治悲痛。 之其麻醉不解忧, 殇情一片向谁诉?

贵宾

Rank: 7Rank: 7Rank: 7

33

主题

341

帖子

1056

积分
精华
5
注册时间
2015-3-28
最后登录
2017-10-17

贵宾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15: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廿四
      江汉市刘氏建筑公司总部,负责人已从老刘换成了儿子刘威。三年前,老刘偷欢后回家,汽车与迎面而来的一辆大货车相撞。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右腿没保住,终生只能与轮椅相伴。

      负责人顺理成章变成了刘威。老刘被扔在家里,二十四小时安排专人看护。除了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外,更重要的是监视他,不让他到处闲逛,以免给刘威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刘威意气风发,洋洋得意。在房地产蓬勃的大好时机,凭着干练毒辣的手段,让刘氏公司早已今非昔比。当有些项目竞争不过其它公司时,刘威便指使黑道分子出马,威胁恐吓、殴打辱骂,直到对方屈服为止。凭借着非法手段,刘氏建筑公司成为江汉市房地产业的龙头,刘威也着实赚了许多不义之财。
最近刘威也很苦恼,接连相中的两处楼盘,都被人抢走了。此时他正在公司总部大发雷霆:“饭桶,都是饭桶。我养你们有什么用?”


     手下全都立在那,没人敢言语。自从刘威当权后,他们明白一个道理,老板生气时,千万别顶嘴,不然会被惩罚的。轻者赏几个耳光子,重者一顿毒打,躺医院个把月是常事。


     刘威看没人言语,一把抓住其中一个手下的胸脯问:“对方什么来头,查清楚没有?”


      “查清楚了!对方是广州的上市房企。实力庞大、资金雄厚,在全国各地都有许多分公司。”手下战战兢兢回答。
     “怕他个鸟,强龙不压地头蛇。你马上打电话,让骡子带人过去,给点颜色他看看。”刘威让手下招呼黑道马仔出面。这是他的重要手段,每逢遇到摆不平的事,他会采用极端的手段。


      夜幕降临后,骡子带着人直奔林简公司临时所在地。两辆车、八个人,留着金黄的头发,满背的纹身,可谓清一色地痞流氓。大门虚掩着,里面还亮着灯。骡子吹了一声口哨,招呼道:“兄弟们,干活啦!给我狠狠地砸。”八个人冲进院子,发现一个人也没有。突然四周灯光闪耀,三十几个手提钢管的彪形大汉从四处围过来。骡子一看不妙,撒腿就跑。可惜一切太迟了,院门早被人关上。八个人成了瓮中捉鳖。


      “放下武器就饶过你们!”队伍中传来一声高呼。


      几个胆小的,立刻放下手中武器,双手抱头蹲在那,骡子还想抵抗,一位大汉冲过来,赏他一钢管,黑子躺在地上不停地打滚。


      十五分钟后,110赶到现场,连人带车拉到警察局。


      刘氏公司总部,刘威还在等待骡子的好消息。手下慌慌张张跑过来:“威哥,不好了。骡子他们中了埋伏,被警察带走了。”


      刘威狠狠地赏了他一耳光:“这点小事还麻烦我,给朱队打个电话,就说是我的人酒后闹事,赔点钱不就没事了!”


      “不行啊!警察说他们性质比较严重不好处理。加上对方公司不依不饶!”手下站得老远,不敢上前来。


      “他们公司负责人是谁?有三头六臂吗?给他打电话,就说老子要会会他。”刘威气焰很嚣张。


      “不用打了,我已经来了。”林简推开门走进来。


      “林简?你个王八蛋,你还敢回来?”刘威看到林简异常激动,双眼冒着怒火。


      “威哥息怒!”手下赶紧抱住刘威,唯恐他做出过激的行为。


      “刘威,我回来了。回来替我师娘讨回公道!”林简冷冷地回答。


       “公道?你师娘犯得事人证物证具在,莫非你想翻案不成?”刘威哈哈大笑。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证据,洗刷师娘的冤屈。”林简肯定地回答。


      “好啊!我等着你,小杂种。”刘威不可一世的表情,激起林简心中的怒火,“善恶到头终有报!你一定会认罪伏法。”


      与此同时桃花和阿伟的酒楼旁,最近新开了一家酒楼,老板兼主厨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女孩。酒楼开张不到两个月,生意异常火爆,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桃花酒楼的生意因此一落千丈、门可罗雀。桃花坐不住了,让徒弟化装成食客到对面一探究竟。下午徒弟回来了:“对方酒楼请的都是全国有名的大厨,味道正宗八大菜系样样具备。价格实惠,比我们酒楼还低两层。”


      “低两层?就赚不了几个钱?看她能挺多久?”桃花自言自语一番后,招呼徒弟:“你师父呢?”


      “师父,师父……他”徒弟欲言又止。


       “是不是又去赌博了,马上去把他找回来。”桃花吩咐后,便去了美容店。


      新元房地产公司江汉分公司临时总部,此刻已经炸开了锅,大家围坐一团等着林简的到来。公司虽然拿下了几个楼盘的开发权,但就在项目上马之后,却买不到沙石,被迫停工。其实也并非买不到沙石,而是材料商不肯供应。
这背后的一切都是刘威在捣鬼,明理他争不过林简,只好暗地里威胁材料商,让他们停止供应项目所需的沙石。


      “材料商方面我去谈!我就不信谁会有生意不想做。”林简接着吩咐:“小山、小海,负责去寻找当年楼盘倾斜的知情人,弄清师娘被冤枉的来龙去脉。”大家纷纷点头后,回到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汽车载着林简行驶在马路上,林简与司机拉起家常。“师傅,你的车开得又稳又好,坐着很舒服。一定有很多年驾龄了!”


       “回林总的话,我以前是开出租车的!”司机回答后,把车停在路边“对不起,林总!我接个电话。”
简单一番交谈后,司机面露难色。“怎么啦?师傅!”林简关切地问。


      “我父亲患肾病需要钱做手术?”司机低着头。


       “还差多少?”林简问。


       “还差十万!”司机说。


       “这样吧!我给公司财务打个电话,你去拿钱。”林简下了车,拦了一辆的士走了。


       “好人啦!我该不该告诉他呢?”司机望着林简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

香烟本是无情物, 烟雾缭绕治悲痛。 之其麻醉不解忧, 殇情一片向谁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天门麻将
天门麻将代理

广告业务联系QQ:1750351|手机版|datianmen.com ( 京ICP备09075527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626号 )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帖子和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GMT+8, 2017-10-20 01:5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