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

发表于 03-10 13:30    阅读6700  文学
星期天起来晒被子,还有棉袄要洗了收起来,全身的衣服全扔到洗衣机里了,才发现自己赤着脚未穿袜子,脚趾甲也老长了,便拿来指甲剪剪脚趾甲。我的脚趾甲很像我父亲的,又硬又不好剪。父亲离开我们一年了,我又想起了我给父亲剪手指甲,脚趾甲的情景。父亲在2010年因垂体瘤做完手术后就双目失明了,只有对强光敏感,生活自理困难,更谈不上奢望自已剪趾甲了,我每三个星期给他剪一次,一直到去年3月份他去世。父亲的脚趾甲又厚又硬,而且奇形怪状,脚趾甲跟肉粘连在一起,还有白色的粉沫,像风化的岩石,剪时稍一不慎就会弄伤,脚趾就会粘血。每次我给他剪都要先给他烧水泡脚,水温不能太高,时间长了还要加热水保持水温。泡脚的时候我就告诉他脚是人的第二心脏,经常泡脚能减轻心脏的压力,增强血液循环。每次泡脚大约需要半个小时,在泡脚的时候就和他聊天,也问到了他的脚趾为什么与众不同。他告诉我在他自己的青少年是没有鞋穿的,哪怕是冬天也是赤着脚的,脚趾变形就是从小让石头踢的。确实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和大多数穷人家的小孩一样都是没鞋穿的,都是踢着石头走路的。脚趾踢破流血也是常有的事,他们那一代人所经历的坎坷也是我们这一代人所无法想象的。后来参加工作也是泥腿子形象,有鞋也穿的机会少。六十年在潜江搞四清,带队的工作组长是老红军,那可是爬雪山,过草地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幸存者,父亲是崇拜强者的,跟着他没少吃苦。那时候别说是交通工具,就是路都很少。工作组到哪里都是两条腿,父亲赤着的脚终于受伤发炎了,脚趾灌满了脓血,无法下地走路,但工作不能耽搁,每天只能骑着耕牛到田间旷野。路是人走出来的,哪怕脚趾鲜血淋漓,后来我从来没有听父亲说那时候的苦累,他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并且无怨无悔。我无法探究父亲当时的心境,但听他平静地诉说往事的时候,我依然感到强烈的震撼,平凡而又伟大,艰苦朴素且又执着,我无法理解像他一样的一代人。父亲走了一年,我仍感觉到他和我朝夕相处,我深深地怀念他……
  • 回复6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4

03-11 09:34

粉丝 7

03-11 09:32

粉丝 37

03-11 08:33

粉丝 1

03-11 07:24

粉丝 3

03-10 19:45

粉丝 4

03-10 13:46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