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矿杀人事件(小说)

发表于 03-15 11:19    阅读2836  文学
    赵学范一想到钱,儿子的形象就浮现在眼前。这些年,为凑够那几十万美金留学费,自己省吃俭用左挪右借,没少操心。如今刚刚加官晋级,正待大展宏图,腾达飞黄,忽然遭此不测。想到此,赵学范不由呼吸急促,胸口发紧。他挣扎着站起,试图让身体舒展些,自由些。可一起身,他就感到晕头转向,那个从头皮一直罩到锁骨的布袋子令他找不到重心与方向。他下意识地伸展双臂想保持平衡,两只手腕却被麻绳牢牢束缚住,绳头在他肥胖的双腿裤管间晃来晃去,仿佛一条受到惊吓窜逃的蛇。
    赵学范呼吸着布袋里呛人的铁腥气,四处茫茫然探寻着可以抓握、倚靠的物体,最后,他无奈地贴着冰凉斑驳的墙壁,把沉重的身体交回坚硬的板凳。
    “我要喝水。”赵学范吞咽着干燥的喉咙,有气无力地说。活这么大,还是头次受此罪过,他想起了父亲在村公所戏台上被人五花大绑摁着头皮批斗的情形。“儿啊,一定要好好读书,跳出农门,出人头地呀……”那个戴着地富帽子的父亲,在其弥留之际,是这样对他说的。
    一直盯着赵学范的尖细嗓音男人似乎变乖了些,回头温和地望了望司机,投射出几许请示的目光。司机将一条腿支在歪斜不堪吱嘎作响的长凳上,身体倾向膝盖,正大口大口喝着一瓶宝特力水矿。对面墙洞里一盏夜壶嘴油灯,散发出昏黄飘缈的幽光,将司机扭曲变形的身影拉扯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与颓圮的台阶间。
    “去后备箱拿怡宝来!豪哥交待,签字之前,不能让他死喽。”司机对第一个男人说。
    第一个男人瞪了尖细嗓音男人一眼,狠狠扔下烟头,嘴里嘟哝了一声“fuck”,快步跑上台阶。司机仰脖喝光宝特力水矿,摇摇头,摸出另一瓶,朝尖细嗓音男人扔过去,“长点心,好好干,阿!要有组织,要有纪律,阿。豪哥最近在听取我的工作汇报时,每每长叹,‘咱们的队伍越来越不好带啦,人才流失严重啊。’……只要你好好表现,管住这张漏风嘴,兄弟我一定会在豪哥面前替你美言,阿,一定美言,多发奖金。”
喝完怡宝,赵学范感到浑身清爽了许多,就好像在麻将桌上许久没胡牌突然自摸了一把似的,他的眼前甚至瞬间生成了一幅画面,此刻,他正和司机、尖细嗓音男人、第一个男人坐在麻将桌前鏖战,大把大把的钞票飞向他的牌墙。
  • 回复8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7

03-16 08:54
:写字是末技,无聊之处寻开心罢了。
昨天 09:42

粉丝 6

03-15 20:02
:假的,看了一则新闻,将新闻虚构而已。
昨天 09:41

粉丝 4

03-15 19:03
:谢谢先生鼓励!咱不过文学票友罢了。
昨天 09:41

粉丝 5

03-15 12:46
03-15 14:52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