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矿杀人事件三

发表于 03-15 11:26    阅读8561  文学
    “铁总啊,是,是是……是的。刚下场刚下场,没赢多少……呵呵,今天,就不去了吧,太晚了,现在风声太紧,改天再陪铁总去……嗯,嗯,谢谢谢谢,谢谢铁总……记得记得,那件事先放一放,放一放,我这边有点急事,我被……”赵学范刚说到这里,第一个男人就气冲冲地摘下手机“啪”一下关机了。
    赵学范有些遗憾,觉得这帮绑匪太不近人情了,话还没说完呢。他尊敬铁总。这个铁总铁成伟,算得上是他最好的朋友,在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做老总。这一说起来,都八九年了吧,那时,他赵学范在市房管局下属的房屋交易登记中心做增量房业务科长,那天他正在柜台前巡视,一个叫欧阳萌的二十岁不到的性感女孩子,带着五十多份商品房销售合同到中心来做确权和登记备案。柜台前排队的人很多,欧阳萌胸前抱着那些合同,显得非常吃力。由于是批量业务,赵学范心里一软,便把欧阳萌请进了办公室,叫来业务最熟练的叶莺单独为她办理,赵学范则把欧阳萌让到客厅茶位前,沏上公家报销的私藏大红袍,和欧阳萌愉快地聊了起来(当时他根本不知道萌萌是铁总的办公室主任)。也就是在那次交谈中,他才知道了铁成伟是本市房企行业的一名新锐,公司业务当年增长明显高过大的房企。在欧阳萌的牵线下,他认识了铁成伟先生。当年,他也以最低价位购买了铁氏地产集团一处靠近地铁的住宅楼。这些年来,他赵成伟觉得最得意的是,铁总和他之间的交往非常有分寸,几乎没有为难过他,他的几套房产,都是按正常手续从铁氏集团购得。他和铁总之间的交往,可以说君子之交了。平常节假日,他无非和铁总打打高尔夫,喝喝茶而已,况且高尔夫球场是铁总的,不是铁总的也是铁总朋友的,铁总从来没有送过他钱财。就算到夜总会去逛,铁总也从没强迫过他赵学范坠入声色深渊。老实说,他一直觉得自己亏欠着铁总,铁总也似乎从来没有开口求过他赵成伟办事,去年,铁总拿下锦湾政府保障房地产项目,别的房企都不大愿意接盘,是他赵学范找铁总喝了一下午茶,铁总才答应的。
“我爹妈给我名字起得好,起得正,”赵学范有时这样想,“学范,学范,学习模范。哈哈……”
“把笼子抬过来!”司机高声叫道,转身朝赵学范走来,“铁总是你什么人?袁书记,你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
赵学范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味儿,当然,自己刚才,确实是想向铁总求救,他相信铁总有这个能力。只是,那个尖嗓音男人太他妈聪明了。
笼子抬过来了,尖嗓音男人和第一个男人喘着气。
“你们,抬笼子干什么?”赵学范问。
“没别的,让你摸一摸,感觉感觉,熟悉熟悉这铁栅子。”司机冷笑道,“离十二点夜半还有点时间,我来给你讲个惊心的故事。”司机吐出一个灰白的烟圈,再吐出一个灰白的烟圈,两个烟圈不断滚动,叠交,飘到罩在赵学范头上的布袋上,碎成一缕缕轻狂的烟尸。
“公元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也就是你提到过的锦湾那个地方,对,离锦湾很近很近,锦河上的锦湾大桥,夜半时分,也就是差不多这个时候,锦湾大桥上驶来一辆皮卡车。皮卡车驶到桥中央停了下来,阴凉的海风沿着锦河入海口吹拂过来,桥上的几十根钢索都在发抖。那天,桥上除了这辆车,偶尔也有别的车经过。两名精干的黑衣男子从皮卡车后车箱掀开油布,抬下一只铁笼子,铁笼子长四十二厘米,宽四十厘米,高四十厘米,”司机顿了顿,将赵学范绑在一起的双手牵引到铁笼子上,“就是这样一个1:1的笼子,里面塞着一百九十斤的中年男子。”
司机拍了拍赵学范裤腰带上搁着的肥肉,笑了笑,“比你袁书记重多喽……您这肚量,一百六不到吧……”尖嗓音男人和第一个男人听到这里也哈哈笑了起来,地下室的气氛一时显得无比轻松。
“远处有几点渔火在闪烁,黑云布满天空,城市的灯火离这里已经有些遥远。从皮卡车前座下来一位司机,走到笼子前对着190说道,‘最后一次,阿,拿起电话,对你的财务部负责人,也就是你老婆大人,让她按要求转帐’,不然,就把你从这桥上扔下去……你可知道这桥有多高?110米,桥下的水有多深?180米……‘不,不……不……求求你给我老婆孩子一条活路吧,那是我给他们的养老钱……我就剩那么多了,都给你们啦……不,不……’‘扔下去!’司机轻轻说道。笼子翻身而下,肉体与钢铁同时落下,它们都不能逃脱地球的引力……你,知道那个司机是谁吗?”
“谁?”
“豪哥。”
一阵猛烈的金属撞击声从27级台阶上的铁门那边传来,司机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腕表,差五分钟十二点,“***这么晚了,谁在这时来到这个废弃的金矿……”
  • 回复8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1

03-15 14:52
谢谢。这个,是和文友玩接龙,虚构的。
03-15 14:53

粉丝 16

03-15 13:26
03-15 14:49

粉丝 5

03-15 12:59
03-15 14:50

粉丝 4

03-15 12:31
03-15 14:50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