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河的记忆

2017-07-06   发表于 文学   阅读 1.6万   回复 15


天 门 河 的 记 忆
世界很大,你会因为各种原因去到它的某个角落。世界并不大,网络把它变成一个小小的村落。虽离家千里万里,《大天门》总是第一时间将家乡的点滴变化告诉我。天门河改造工程的消息,勾起了我尘封的记忆。时间虽久远,画面却如此清晰。不论是痛苦的,还是美好的,都是游子对家的牵挂。
那年回家,我踏上天门大桥,看看久违的天门河。只见窄了好多的河面上,满是垃圾和水葫芦,蚊蝇和塑料纸齐飞,白色的泡沫块随波逐流,岸边是大大小小的排污管,日夜流淌着污水。那清澈见影的碧波哪里去了;那满河游曵的鱼虾寻不见了;那河面上来往的片片白帆看不到了;那岸边成群的吊脚楼都消失了。这就是我日夜思念的母亲河吗?这就是茶圣陆羽不羡锦衣玉食,不羡高官厚禄,而终生独羡的西江水吗?
大桥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桥北的东湖波光潋滟,游人如织。谁也无暇看一眼这藏污纳垢的天门河。我却不敢忘记,我是喝着它的水长大的,它也曾给我带来许多快乐,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
在没有自来水的年代,一口大水缸是每家必备的物品。而担水劈柴是家中男子汉的职责。由于父亲长期在外,这种责任自然落到了我的肩上。十几岁的我挑着半大的水桶,站在窄窄的跳板上,看着河边洗菜浣衣的人们,真羡慕这些住在河岸的人家,什么东西都可以拿到河里来洗个干干净净。最后会提一小桶水回家煮饭用。而我母亲只有洗床单被套的时候,才会拿到这里来漂洗一下。我想他们家不用备大水缸吧。我也懂得了什么叫做天时不如地利。我用桶底荡开水面,赶走了鱼儿,河水清澈得看得见河底的泥沙。我翻转水桶,一桶水就打满了。从庆云关码头到我家有一里多路,年幼的我中间要歇两次才能到家。
端午节后,天门河就成了我们戏水的天堂。我的一个小名叫狗子的邻居,游泳的身手十分了得,一个猛子就扎到了河中央,然后挥动双臂,甩着刁子(自由泳),几分钟就到了对岸。那身姿,真是帅呆了。而我那时只能手撑在岸边,练习狗爬式。
鸿渐关码头其实并不适合游泳,这里停靠了太多的木船。永远有装不完的船,卸不完的货。河的中央,顺风顺水的船升起了风帆,船老大悠闲地坐在船头。而那些逆风逆水的船,光秃秃的桅杆上,一根长长的纤绳,连着一步一叩首的纤夫。
学习游泳,我还有个藏在心头的秘密:潜到河底去捞一种名叫“义河蚶”的蚌。这种外形如一柄短剑,颜色或金黄,或墨绿,肉质呈淡黄色的蚌,味道极其鲜美。用胡萝卜和它煲汤,满屋飘香,吃上一口,美味谧入心脾。这种只产于天门河义水关至文昌阁段的特产,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宋太祖赵匡胤逃亡时在天门河过河,船夫不仅把他渡过了河,还免收了他的船费。赵匡胤登基后,诏封这段这段河为义河。正是沾了皇帝老儿的灵气,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只产于天门。可惜由于河水的污染,义河蚶现在已基本绝迹。如果此物还健在的话,上央视“舌尖”节目的应非它莫属。
可惜我的身手不到火候,潜水不到几分钟就憋不住了,只捞到一些普通的蚌。内行人说,义和蚶要在冬天吃味道最好。到那时我是断然不敢下水的。要想吃到鲜美的味道,只有靠那些专业的人,用专业的捕捞工具了。
在河面上,常会看到一种两头尖,中间宽的鸬鹚船,这种船通常是两只连在一起的,船的主人一只脚踩在一条船上(脚踏两只船的典故应出自于此),挥舞一根长长的竹竿,将船上的鱼鹰驱入水中。不一会,就有叼着鱼儿的鱼鹰浮出水面。可怜的鱼儿在鱼鹰口中拼命挣扎,白色的身体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更可怜的鱼鹰口中的美食却不能咽下喉,它们的脖子上都被主人系上了绳。只得乖乖回到船上,任凭主人取下口中的猎物,又被主人甩入水中。我至今都不明白,那些鱼鹰为何如此乖巧而不离主人而去。
鸿渐关往东几十米,就是热闹的轮船码头。天还没亮,这里就挤满了准备东去西往的乘客。这里上通渔新灰市,下达卢市净台,还可经汉川新河口到达汉口。我平生的第一次汉口之行就是乘船而去的,上午五点钟上的船,晚上十点多种才到达汉口王家巷码头。在竟陵城区,家里的宝宝尿床了,人们不会说某某尿床了,而会说某昨天晚上下汉口了。可见天门河在当时是天门老百姓去到省城的主要通道之一。
我爱到天门大桥去看天门河,是因为作为知青,我参与了天门河上当时这项最大的工程。拱型的天门大桥,飞架在天门河上,两个巨大的钢筋混凝土承台承载了大桥的一切重量。四十六前的大桥承台混凝土浇筑,我就是用一根扁担,两个箢箕,挑着混凝土,行走在长蛇般的民工队伍中。如蚂蚁搬家,燕子筑巢,一天一夜,终于成就。如此算来,我应算是天门“倒现浇”的鼻祖之一了。
挑水做饭,洗衣濯菜,母亲河养育了我;中流击水,河底摸蚌,母亲河快乐了我;乘船东行,担土筑桥,母亲河成就了我。鱼虾绝迹,滋生蚊子,臭气熏天(百度语),母亲河在哀叫。造福子孙,功德无量,举大力,斥巨资整治天门河,人民政府的决策值得点赞。
可以预期, 改造后的天门河,将是一条可以和湘西凤凰城,南京秦淮河媲美的美丽风景线(百度语)。那时的天门河如一条五光十色的彩带,东西二湖如两颗璀璨的明珠,把天门装扮得花团锦簇般风采迷人。
2017-07-06 于美国 休斯顿



  • 回复15
用手机APP,阅读发表更方便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风吹麦浪 最后回复于 0

粉丝 3

2017-07-06

粉丝 3

2017-07-06

粉丝 17

2017-07-07

粉丝 1126

2017-07-07

粉丝 15

2017-07-08

粉丝 9

2017-07-10

粉丝 11

2017-07-10

粉丝 2

2017-07-10

粉丝 71

2017-07-11

粉丝 4

2017-07-13

粉丝 12

2017-07-17

粉丝 5

2017-09-25

粉丝 6

2017-09-28

粉丝 18

2017-09-29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