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天下烧伤患者俱欢颜

发表于 2013-10-05    阅读10.6万  商情

让天下烧伤患者俱欢颜 ——访中国烧伤膏研制者刘中胜记者:李柏 湖北省天门市人民大道东38号 邮 编:431700 刘中胜,一名从湖北省天门市农村走出来的汉子。脸庞宽阔而透出坚毅,淳厚朴实却充满睿智。35年前,他中专毕业后回到农村,为了承继父亲的中医家业,他广泛研读中医典籍,一头扎进烧伤膏的研制与试验。如同一位悄然归隐之后又走出林泉的名士,当手握神奇的烧伤膏再踏向社会,走进武汉,走进北京,走向国内不少请他救治危重烧伤病人的医院时,此刻的刘中胜已是一脸皱纹,两鬓飞霜,年过半百的老人。从刘中胜额头上的皱纹和白发中,读出的是他为烧伤病患者探寻减少痛苦、节省治疗费用、增强愈后效果的磨沥与艰辛;从他今日的眼角唇边露出的不易被人觉察的笑意里,看到的是他己经找到满意答案后的愉悦和快慰。 独辟蹊径 执着的刘中胜 刘中胜出身农村,读的农校,接触的是农民,他对农民的生活状况有着深刻的了解,对农民有着特殊的感情。他的父亲是一位新四军的老中医,以自己研制的粉剂为战友们治伤。为了不失父亲的中医传承,他毕业后,开始迷上了中医典册《黄帝内经》、《伤寒沦》、《瘟疫沦》、《本草纲目》等中医名著,使他对祖国的中医药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仅研读医学典籍写下的心得、摘要、笔记即达50余本,近100万字,尽管家境贫困,深厚的医药理论基础并没有使刘中胜匆忙行医,以谋生计,他看到农村许多人因烧伤、烫伤、电击伤得不到及时救治而丧命,看到不少农民因创伤感染溃疡以致终身残疾所带来的痛苦,他决心运用他积累的中医药知识,创出一条自已的路,为解除他们的病痛,为天下同类患者带来福音。 刘中胜是一个认准了目标绝不回头的勇士。此后,他废寝忘食,如饥似渴,除继续集中搜集、钻研中医典籍中治疗烧伤等创伤的医案外,还克服重重困难,广泛涉猎中外烧伤治疗的书刊文献,分析前人的临床经验,力争从理论与实践上摸索出一套适合中国国情的治疗烧伤的路子。他走村串户,寻访名老中医,向他们求教,与他们探讨;他翻山越岭,走进深山老林,寻找治疗烧伤的药草良方,武当山、神农架、峨眉山、武夷山等都留下了刘中胜的足迹。 为了试验他研制的烧伤膏,刘中胜三番五次以自己的身体做试验。为了试验烫伤膏,他用滚烫的开水往自已的手臂和大腿上淋;为了检验烧伤膏的疗效,他又用火烧烤自己的身体,有时因此他疼痛得昏迷不醒,他的老母亲向他跪下求情:“孩子,你这样让我担惊受怕为了啥?”刘中胜只是轻轻安慰母亲和家人:“不要紧的”。为此,刘中胜身上留下了累累疤痕,此中的心血潦人肺腑、感人至深。 刘中胜以身试效,潜心钻研的故事很快传遍乡里。1974年春,邻村一个小孩子烫伤,来到刘中胜家,伤情惨不忍睹。经诊断后,他信心十足地给小孩敷上了自己研制的药膏,几天后,奇迹开始出现,孩子不痛了,也不叫了;半个月后,小孩的伤开始长出新生的表皮组织,不久就痊愈了。初获成功的刘中胜并不满足于一时的胜利。在漫长的实践中,他逐渐摸索、试验、不断完善、定型、终于研制成治疗烧伤、烫伤、电击伤、化学灼伤以及各类久治不愈的溃疡、褥疮、疔疮等创疡的神奇药膏,并具痛苦少、见效快、疗程短、费用低的特殊效果。30多年来,刘中胜已用他研制的药膏救治了国内外患者数万人次。他家的房里房外,到处挂满了锦旗、牌匾。2000年12月28日,被刘中胜从烧伤死神手上拉回来的武汉市国棉四厂质检员肖春红对刘中胜说:“如果人的寿命可以相送的话,我愿赠给刘医生10年,让您能长寿,多救治一些象我一样的烧伤病人。” 喜结硕果 神奇的烧伤膏 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是无限的,人类对科学的探索也是无止境的。无论在哪一个领域,人们只要下苦功,都会有突破性的发展和进步。在对烧伤的治疗上,刘中胜下了苦功,有了突破,结下硕果,挑战了烧伤的传统治疗方法,这是给人类作出的一大贡献。事实上,在中外烧伤治疗史上,人们对烧伤患者的治疗一直是望伤兴叹,束手无策,任由死神将一个个患者带到天国。至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美国布鲁克陆军医院发明了治疗烧伤的干燥疗法即:干燥、削痂、植皮。这种疗法,一是病人痛苦万分、痛不欲生;二是费用昂贵,一般平民不可能承受;三是患者愈后皮肤尤其是面部受伤后会留下令人恐怖的疤痕,效果极不理想。但迄今为止中外医院仍沿用着这种疗法。这既是众多患者的不幸,也是中国医药工作者的悲哀。 刘中胜研制的烧伤膏挑战了上述传统疗法,一是深伤不需植皮,二是浅伤不需住院,三是大面积烧伤不需特殊的无菌环境。在完全避开了传统疗法的短处之后,刘中胜只需要以他的烧伤膏涂于患处,再行包扎。一般一度烧伤只需涂药一次即愈,二度烧伤只需二至三次,三度烧伤每天摸药一次,数日即可缓解,一月左右即可痊愈,患者愈后不留疤痕或有较轻微的增生。 通过上述比较,布鲁克陆军医院的疗法与刘中胜的疗法谁更接近民众,谁更容易操作,谁更对患者有利?显然是后者。无疑,刘中胜的研究成果已经处于国内外烧伤治疗领域的领先地位。凡接受过刘中胜治疗的患者无不“啧啧”称“奇”,更有甚者,称刘中胜为“神医”,称他的药膏为“神膏”。面对好评如潮,刘中胜并不沾沾自喜,他是理智的。他上北京,请他的同行朋友鉴定,试用他的药膏;他下广州,听取用过他的药膏的患者的意见;他到武汉,请权威医疗部门的专家、学者对他的药膏作出检测和评价;他还跋山涉水,到恩施、黄石、云梦等地,为烧伤患者免费送去他的药膏。 经过几年的试验检测,专家们发出了一致的赞许。同济医科大学中医药研究所所长、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陆付耳教授称:“这是造福人类的药膏。我原拟在这方面展开研究,但您己经成功,我可以放心了。” 湖北中医学院动物实验专家邴飞鸿教授说:“许多药物都要有一个特定的保存环境,但刘中胜的药膏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不变质,其稳定性和抗菌效能十分罕见。” 该院细胞学教授何博评价:“刘中胜的药膏不仅仅是为中国患者造福,更是为世界人类造福。”早在1997年12月3日,《湖北农民报》即以显著位置报道了刘中胜及其药膏,称之为“一颗光耀新世纪的新星。” 争创名牌 心中的大目标 刘中胜的神奇烧伤膏已经问世二十余年,他治愈了成千上万患者的创痛,而在这位年过半百的汉子心中却至今有一片隐隐的痛:他的烧伤膏何时才能走进烧伤治疗的殿堂?他的烧伤膏何时才能迈进我国医疗卫生及医药管理部门的门槛?他的烧伤膏何时才能“嫁”得一个识货懂行的好“郎君”?他的烧伤膏产业,何时才能得以充分开发?他的烧伤膏何时才能走出乡野,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真正造福于人类?每每谈起这些,刘中胜总不免露出一脸的无奈和满腹的惆怅。刘中胜知道,急对于他是没有用的。但是时间和机遇对于一位已经五十五岁的人来讲不是非常紧迫了吗? 然而,好事多磨。刘中胜对将他的药膏打造成中国名牌产品充满信心,对他的药膏开发前景充满信心。他告诉记者每年仅国内的烧伤及其它各类创伤患者不计其数,武汉市某专科医院日接诊烧烫伤患者就不下百例。烧伤膏的市场需求巨大,产业前紧十分广阔。该药的主要原料珍珠、龟、鳖甲可以激活大面积的水产养殖;该药膏使用所需要的大量纱布,又可激活部分纺织企业;该药品的包装及运输还可带动相关产业。此外,上述环节的生产又可容纳大量人员就业。按刘中胜的保守估计,烧伤膏如能获准相关手续,一年内投入规模生产,其产值将达2一3亿元。这无论从社会效益或经济效益考虑,都是一个利国利民大有可为的项目。 记者在采访完刘中胜后坚信,刘中胜的让每一个烧伤患者快乐,让天下烧伤患者俱欢颜,让世界上所有烧伤患者都拥有健康人一样的生存质量和生活质量这一心愿,将会得到国内外大量有识之士的理解和支持,将会受到国内外大量有实力的企业家的关注和青睐。刘中胜以毕生心血创造出的中国中医药的这一神奇药膏一定会大放异彩。刘中胜的聪明才智一定会有一个充分施展的平台。 这是记者的期待,也是刘中胜心中的大目标。 刘中胜,鼓起人生的风帆,去拥抱明天吧。







  • 回复175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308

2018-09-28

粉丝 308

2018-09-15

粉丝 308

2018-08-23

粉丝 308

2018-06-25

粉丝 308

2018-06-22

粉丝 308

2018-05-13

粉丝 308

2018-04-28

粉丝 308

2018-04-08

粉丝 308

2018-04-02

粉丝 308

2018-03-27

粉丝 308

2018-02-24

粉丝 308

2018-02-17

粉丝 308

2018-01-28

粉丝 308

2018-01-05

粉丝 308

2017-12-16

粉丝 308

2017-11-30

粉丝 308

2017-11-11

粉丝 308

2017-10-16

粉丝 308

2017-09-16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