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夫印象

发表于 2015-01-22    阅读1.2万  文学


牧夫印象
辞旧迎新之际,实在良多感慨。不知该先祝贺三位实力派新版主的加盟,还是该先感谢江南和牧哥两位老版主对文版的无私奉献,特别是对之玉的无限关爱。临别之际,竟有些无语凝噎!
牧哥是我文学的引路人和恩师。“五华玉女”这个昵称,是他帮我注册所赐,他希望我的文字“温润如玉”。三个月之前,一个偶然的机会,牧哥带我走进了大天门这方文学净土。瑰丽的文学殿堂,吸引着我这个骨子里喜欢文字的人。如鱼儿回归浩瀚的大海,鸟儿翱翔蔚蓝的天空,在这片春意盎然的百花园中流连忘返,尽情享受着这文学家园带给我的无穷乐趣。在这里,我结识了一帮文学朋友,慧心如兰的之蕙,率真豪爽的之情,内敛厚重的小叶,随性真诚的之弘,睿智诙谐的独孤,耿直执着的海河……一路同行,乐不思蜀。

牧哥常对我说。刚开始学习创作,慢慢来,才能做好,埋头写个三五年,只管耕耘,不问收获。文字也是一种修炼,多揣摩名家的结构和语言特色,写作亦无其他,唯手熟尔。我时刻牢记牧哥的这些金玉良言。从竟陵之社,到竟陵作协,这一路走来,文字慢慢变得精练些了,有点韵味了,不像以前那么生硬了。多了一些自己的感悟,少了一些平铺直叙。每发一篇新帖,牧哥总是这样一如既往地鼓励着我鞭策着我。前几天写的一篇《阿嘟嘟》,牧哥大加赞赏“文气十足,内容饱满浑厚。欣喜地看到之玉精神世界的升华”。没有牧哥和各位版主贴心的帮扶,就没有之玉今天文字的不断提升,以及无穷的写作灵感和源泉。没有牧哥至真的鼓励,之玉甚至不知道她的文学梦还能不能重新延续。牧哥,你不做版主了,之玉真的有一种失落感。你,辞别的太突然,以至于之玉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

骊歌声声,寒烟袅袅。读着牧哥临别的回贴赠言,令我无限感伤。缕缕惆怅中,我不由得暗自落泪。“已作竟陵客,无关是与非。忍望云上雁,或有雨中归。残夜莲花落,深冬月影微。伤情离别泪,切切休沾衣。”字里行间,情真意切,不舍分离,不忍别离,这诗太让人伤感了。我想,铁石心肠的人看了都不免伤感伤情。 牧哥是极重感情的。每每给文友回贴极其中肯,语言幽默,诙谐,委婉。在大天门与各位文友相聚相识,怎么能丢下之兄们,说走就走呀。可能实在迫于无奈了。这一点,我应该比大伙都了解。牧哥是我的同事。他满腹经纶,言行谦谦有礼,眉宇间藏着一股浩荡正气。在大家眼里,他与人为善,淡泊名利,除了教学工作外,看书,写作就是他的爱好。

我们知道牧哥的旧体诗堪称一绝。文风婉约,词藻清丽,音律和谐,浑朴自然。他的作品在全国五十多个专业诗刊发表。《中国诗词》,《诗词家》,《中国诗词选刊》等等顶级诗刊亦常见牧哥的作品。在大天门论坛,牧哥与雨村先生,还有傲啸客的唱和之作,阳春白雪,令人惊叹。他的杂文嬉笑怒骂,文字犀利。在论坛,牧哥与叨哥的唇枪舌战,将文版搞得风生水起,是论坛的一道靓丽景观。他的小说笔法娴熟。《葫芦湾1973》和《千年》独具匠心;《刀客末路》属于网络搞笑之作,故事精彩,雅俗共赏;最近的一篇小说《微光》即将在《长江文艺》刊载。限于版权,他的许多作品还不能在大天门文学版看到。
网海如人生。尽管网络虚拟,而每张屏幕前的那个人一定是真实的。真挚情感的交流和沟通,那是心灵的对话,让人温暖如潮。而牧哥,与我就在同一个办公室,我最能体会这种贴心的情感,总是拿大天门的一些趣事与同事津津乐道,侃侃而谈。 离开大天门,牧哥的心里估计也是极不平静了。好久不见他发表QQ动态,昨晚也有了更新的内容。“离开大天门感赋:相逢当煮酒,共扫六街尘。 楚客同心满,汉江残梦频。清风可念我,枯叶莫思人。冬至竟无雪, 哪堪去摘春。”这,想必在泪光中写就。 拳拳之意,赤诚之心;今当离别,令人涕零。
  • 回复50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

2018-10-09

粉丝 5

2018-10-02

粉丝 4

2015-10-06

粉丝 2

2015-10-06

粉丝 4

2015-01-28

粉丝 2

2015-01-28

粉丝 2

2015-01-28

粉丝 4

2015-01-27

粉丝 4

2015-01-26

粉丝 2

2015-01-25

粉丝 1

2015-01-25

粉丝 1

2015-01-25

粉丝 2

2015-01-25

粉丝 2

2015-01-24

粉丝 2

2015-01-24

粉丝 2

2015-01-24

粉丝 2

2015-01-24

粉丝 1

2015-01-24

粉丝 2

2015-01-24

粉丝 1

2015-01-24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