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繁华 半生寂寥

发表于 2018-05-06    阅读9503  文学


刹那繁华 半生寂寥
画僧王涛

余德耀美术馆,看四川美院叶永青教授的画展。 与冷军一幅画拍6千万相比,叶永青一幅画拍100万美元并不算高。 但冷军这幅油画整整在画布上磨了5个月,而叶永青这幅画仅用口红在布上擦了5秒!但这五秒同样是深厚的写实功底在支撑啊! 买主是比尔盖茨。 忽然希望叶永青多用口红画几秒卖给外国佬,为祖国多创点外汇。
但我不在乎这些卖画与炒作的故事,鸡下蛋以后,蛋的命运与鸡无关。 我喜欢叶永青作画时的那种自在。 看惯一本正经的油画,突然看到这种信手拈来的形与色的表达时,非常舒服。
绘画本是自由之物,不能被材料、技法与观念束缚。 如同我们的人生! 竹杖芒鞋轻胜马,你得有足够的勇气让自己的精神凌驾于上海江滩十万一平的房子之上。 不为物累,安居于灵魂之中。
看着叶永青用笔和颜料,用各种坚硬之物为所欲为地在纸上揉擦,心底泛起一种雄性的快感: 操! 我**!
人不能被人造之物限制,人不能在人造之物前匍匐。无论是金字塔、长城,还是捧出来的艺术与抬出来权威。

积累、思考然后倾诉,无论是用文字还是用笔墨颜料。这种创作状态很好。 真诚的作品都是自然流淌的。而非造作的拙朴与刻意的萧散。
所以艺术质本平实,奈何世间太多涂脂抹粉之辈,将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打扮成了一个搔首弄姿的风尘女子。 如同我们的朋友。 一起看完画展,我和桂总国喜同志找家小馆吃了一通鹅肝与土豆,我喝了一瓶黄酒,他搞了两瓶小劲酒,喝酒不劝不挡,谈话不遮不掩。 谈艺术、谈生意、谈风月、谈家庭。都不是没有城府的人,却决不会用在彼此的身上。
看自在之画,交自在之友,和相处不累的人在一起,过写意的人生。
酒后,和桂总在月亮下的绿化带里用手机搞摄影,没想到做钢材贸易的他,略一指点便拍出了极有趣的黑白剪影。 早年国喜善诗,与有诗情的人去讲画意原本就很容易。
有了诗心,一切触手成神。余德耀也写诗,唐伯虎也爱写诗。 明清书画大家不少,但我独爱唐伯虎,这小子,喜欢写落花诗、画春宫画,喜欢过将船载酒江湖行的落魄生活。
谈女人他说 "花下销魂,月下销魂。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谈人生目标他说:“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 谈事业他说:“身后碑铭徒自好,眼前傀儡任他忙。追思浮生真成梦,到底终须有散场。” 真正的艺术家从来不想去当什么艺术家。他只是摆弄书画笔墨颜料与文字的顽主。 颓废而从不懈怠,所以唐伯虎触手成神,玩过的字、玩过的画,玩过的诗都是后人难以企及的神品。 甚至他没玩过的女人一一秋香,都成了坊间不朽的传说极品。
所以贡布里希说“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 所以比尔盖茨,花一百万美元买的那五秒擦出的口红印痕,是有价值的。 在某一个时空,一个西方巨富的企业家通过购买一幅画的方式与东方的一个艺术家的生命产生了有趣的交集。 艺术品的创作与艺术品的购买最本质的快乐就来自于这种穿越时空的情感的碰撞、吸引与交织。
商业价值都是无聊而有用的外挂!与生活有关,而与生命并无一分牵联。

所以我说:没有艺术家,只有真诚对待时空与自我的写字画画的人。 欧阳修说:“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 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品味生活,能在生活的庸碌中觉醒,并诚挚的去用笔墨诗文记录的人,就是艺术家。 当桂总拿起手机让我在夜坡上摆Poss时,我知道一个艺术家被唤醒。 这就是参观艺术展的价值与魅力。艺术本是自然之物,但指导艺术超越于自然的是自由的精神。

我们都在经历普通的生活,但我们都要学会接受超越者的引领。 让肉体在尘土中体验最深最深的沉沦,让精神在星空中得到最自由最宏大的张扬。 时时深刻地观察,并真挚的进行自我表达,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是否准备走入,或是否走入过他人的视线,你都是一个真正艺术家。
有幸为大众所见,便展示纸上繁华,如果无人知晓,也无非品味半生寂廖罢! 又如何!?





  • 回复10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2

2018-05-11

粉丝 2

2018-05-11

粉丝 5

2018-05-08

粉丝 11

2018-05-08

粉丝 3

2018-05-07

粉丝 4

2018-05-07

粉丝 4

2018-05-07

粉丝 5

2018-05-07

粉丝 5

2018-05-07

粉丝 8

2018-05-06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