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玉笛鸣广厦,但得飞花载柔情 ——熊荟蓉散文集《玉笛飞花》读后

发表于 2018-06-12    阅读8468  文学
不求玉笛鸣广厦,但得飞花载柔情 ——熊荟蓉散文集《玉笛飞花》读后 文/汉江一柳 这是一篇迟写的读后感,早在2015年那个油菜花飘香的季节,在天门市西湖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我抚着溢满墨香的《玉笛飞花》,答应要为她的这本文集写一些读后的文字,后来因为被一些俗事所累,更因为慵懒,便一拖再拖,直至今天才勉强的写一些胡思乱想,权且算作对她的一个交待。 这本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集,封面端庄素雅,就像熊荟蓉本人一样。这本散文集共分为云水禅心、人在旅途、十分女人、情爱抽屉、海天片羽、抚琴低吟等六辑,凡一百二十四篇。 在书的跋中,牧之先生说她是‘用文字的清泉温润读者的奇女子’,其实在我看来,她是一点也不奇,给人的感觉似乎很平凡,只不过在平凡中流露出一些不同于一般女子的气质,应该是多了几分从容与优雅。 或许因为从容,她才可以任‘鸟的歌声像一把细碎的刷子,将我的心灵打扫得清清爽爽,又像温软的小舌头,将我的疲乏舔舐得干干净净’,《鸟鸣室生香》。是的,只有灵魂干净的人,才能在‘一个人的中秋,我不说缺,也不说憾,’那么,此时做什么好呢?作者说‘躺在越积越厚的光阴里,我早就明白,圆满是恩赐,缺遗是常态。’《一个人的中秋》。 有多少人能看清圆满与缺憾呢?又有多少人能潇洒的对待这些生活中的圆满与缺憾呢?岂不知有的人为了所谓的圆满而不择手段,他们不知道,不择手段的圆满,却是给人生留下了更大更无法弥补的缺憾。所以作者很看淡圆满跟缺憾,这实在是很不容易的,也正因为如此,作者在遇见自己‘很快,我就会成为过眼的云,很快,我就会成为去年的雪。’时,才可以很平静的说‘可这是我愿意的,我愿意默默的退到你记忆的边缘,默默的为你的远行,推波,助澜’。《写给上大学的儿子》 圆满与缺憾,很多时候被人归结为上天的意思,圆满了,可以说是运气好,缺憾了,就说是运气差了一些,不管怎么样,总能找到让自己释怀的理由,面对死亡,特别是面对亲人的死亡,我们还能淡定与从容吗?还能简单的用运气的好坏来解释吗?相信没有几个可以做到,可是作者在她的母亲去世以后,她写道‘就着五月的雨,我将你种下,此时,青草殷勤,泥土温香,鸽哨嘹亮如唢呐。你在春天的深处起身:红颜,乌发,一步一朵莲花。如果你狠心与我们分离,是为了与父亲相聚我愿意在种下你的同时放手。现在,妈妈,我知道你去了哪里,谁又证明,我从哪里来?’《黑白挽歌》
我们从哪里来呢?不少人在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经常会调侃的说自己是从来处来,到去处去,调侃归调侃,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会思考,所以作者在遇到这样的问题时,自然也少不了思索,所以,她‘走着走着,我发现远方愈加辽阔,而属于我的道路,却愈加逼仄。蓦然回首,那被我抛在身后的路途,竟也成了不能回去的远方。难道远方不仅在未抵达,还在于已失去?抑或,远方,本是他人的家园,不需要我的脚印?’《远方,在我的足下》,
一个作家,不是只写出文字就可以叫作家的,所以被称为作家,是因为写出了具有思想性的文字。作为有着中国闪小说学会理事、湖北省闪小说学会会长、天门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等众多头衔的熊荟蓉,写出的文字,不仅耐读,更是充满了灵性与思辨,不求玉笛鸣广厦,但得飞花载柔情,或许这才是牧之先生说她是奇女子的根源。
2018年6月9日23时17分11秒
  • 回复23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4

2018-06-25

粉丝 60

2018-06-24

粉丝 9

2018-06-16

粉丝 7

2018-06-15

粉丝 4

2018-06-14

粉丝 99

2018-06-14

粉丝 5

2018-06-14

粉丝 13

2018-06-14

粉丝 1

2018-06-13

粉丝 1

2018-06-13

粉丝 1

2018-06-13

粉丝 1

2018-06-13

粉丝 1

2018-06-13

粉丝 1

2018-06-13

粉丝 1

2018-06-13

粉丝 60

2018-06-13

粉丝 12

2018-06-13

粉丝 12

2018-06-13

粉丝 9

2018-06-13

粉丝 3

2018-06-13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