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婚宴怀想

发表于 2018-06-29    阅读4559  文学


茶圣故里影迪酒店婚宴上,新娘姗姗将四位父母鼓囊囊的茶礼钱收入囊中,那种欢天喜地与理所当然让我不由得联想起人生舞台上的另一场婚礼。 那是15年前元旦前夕的一个午后,我正在房中备嫁妆。 “幺女娃结婚,这是我们家最后一个女儿,得想法把她风风光光嫁出去,你怎么睡得着!”隔着墙隔着门,母亲压着嗓门对着正在寝室午休的父亲埋怨。 “我培养了她,给她找了体面的工作,工作这么多年一直在我锅里吃饭,还要怎么风光?”父亲理直气壮地说。 “孩子一直自己买菜给我们做饭,看你还能留住她几天?临走也不留个念想!呜呜……老不死的,心真硬!”深闺外,传来母亲愤愤地数落。 “多大人了?得让她自立!”父亲的语气尖刻而凌厉。 听完父母的一席话,我再无心做任何事,一头钻进被子里,眼泪像东流的水在河床里翻滚。 “咚咚”,母亲试着叩开我的门,我装作睡着没理会。她推开虚掩的门,轻手轻脚地挪进来对着我细语:“幺女娃子,这是妈给你攒的嫁妆钱,拿去把那新潮的高档商品置些来,我们也摆在门口让大家看看,都是这校园长大的娃,她们有的,我的幺女娃子也要有。” 待母亲出去后,我拿起她放在我枕边用毛巾捆得严严实实的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有许多毛票,大多是面值5角1元的,一扎大概1000元,共10扎。 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有时在附近砖厂做临时工,没有固定的收入,这些饱含血腥和汗香的钱,我怎么忍心用呢?可这几年,单位受体制改革的影响发不全工资,我没攒下什么钱,面对这处境,我确实犯了难。为了不让母亲在看到嫁妆后觉得寒酸而心里难受,我样样都按母亲要求的做,每分钱都用在刀刃上,只是全部避开品牌,尽管这样,钱真不经用,我还是动了母亲的两扎钱。 想想第一次离开父母是15岁上中专那年,我不仅让父母对几百里外的我多了一份牵肠挂肚,还带走了家里所有凑积的钱,让父母落入苦寒的境地。这次离开,再次让他们为难!我不能再花家里的钱了,可我动用了母亲的钱该怎么办呢? 幸好,闺密淑琴、永红她们提前送来了随礼,加上这个月的工资,再向单位支取下个月的工资,我如数还上,将包裹完璧归赵悄悄放进母亲的宝贝箱子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逝去,我在匆忙地备完嫁妆、匆忙地穿上嫁衣后,终于迎来了让我总想留住却怎么也留不住的25年的最后时刻,在情绪极度的激动与不舍中,我就要离开娘家了,就象多年前大姐二姐离开时,对亲人的分离那样撕心裂肺! 在隆隆鞭炮不停的送别下,在浓浓亲友动情的簇拥中,母亲突然截在门口抱着我泪雨滂沱,絮絮叨叨地呜咽着一些母训,临走,将一个偌大的红包塞进我手里耳语:“老头子给地。”我回头凝望了一眼,发现慌乱中的父亲正挪开书桌上挡住视线的障碍物,两手扶着窗齿目送着,目送着……那一刻,我分明地看到了父亲坚硬心石后面的柔软与疼痛! 别了!那曾经装载着我无数悲欢与梦想的深闺!别了!那含辛茹苦将我养大成人又不得不亲自将我从指尖放飞的父亲母亲! 临行前,我将父亲和亲友给我的辞嫁礼如数交给娘家这边的伴娘,嘱咐她在我走后交给我母亲。 直到今天,我从没后悔没用那些钱装点我的脸面,我也从没惋惜那些本已带走却无声无息地留给家人的辞嫁礼金,我庆幸自己从这个家带走了千古流传的锦麟囊——母亲待人处世的母训与父亲自强不息的家风!
  • 回复15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4

2018-07-18

粉丝 6

2018-07-18

粉丝 6

2018-07-18

粉丝 4

2018-07-11

粉丝 1

2018-07-11

粉丝 3

2018-07-10

粉丝 5

2018-07-05

粉丝 4

2018-07-05

粉丝 3

2018-07-03

粉丝 3

2018-07-02

粉丝 3

2018-07-02

粉丝 2

2018-07-02

粉丝 8

2018-06-29

粉丝 8

2018-06-29

粉丝 4

2018-06-29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