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造孽人的心酸往事

发表于 2018-11-12    阅读7299  文学


记卖甜酒曲子的盲人们
小 小
天门人都爱喝米酒,也有人叫伏汁酒,主要以糯米为原料,蒸熟后发酵而成。既好吃,又有营养。往往做月子的人把米酒当必备的营养品。以前不成为商品,市埸上买不到,一般都是自己在家里做。 做米酒,少不了要酒曲子发酵。老式弹珠状的酒曲子是用芝麻花加大米粉子通过一定的方法加工成的,然后将配好料的米粉调和后搓成玻璃弹珠大小的圆球,晒干后就好保存了。有很多家住农村的人都很会制作曲子,除了自家使用外,剩余部分就可当商品销售了。但本小利薄,销量有限,供销社也不当回事,任其自由交易。谁也不会为这芝麻点小生意从事收购销售事宜,但市场上确实又有需求,少不了这玩意儿。 那时候,也就是在文化大革命以前相当长的时间里,不少双眼失明的人,人们习惯称瞎子(读音ha zi)就干起了买卖酒曲子的行当。以前,生活条件差,缺医少药,加之生活习惯卫生习惯都不好,小孩出生后没有很好的科学照料,眼疾很普遍,得病后又不能及时治疗,造成不少人双眼失明,成为瞎子。既不能学习,也无法工作,生活来源是很大的问题。国家也不富裕,拿不出更多的资金来抚养这些庞大的弱势群体,当时人均基本生活费是8元人民币,给无能力工作的残疾人每人每月补助4元,虽然不多,但对国家整体来说已经是尽最大能力了。于是这些双目失明的人自谋职业,有的在街上拉琴卖唱,收点零星小银子,有的搞迷信活动,给人算命。因当时人们普遍没有文化,信神信鬼,被瞎子们三寸不烂之舌鼓吹,也自觉地施舍,相对来说收入还可以。真正自食其力的是那些靠自已的勤劳,每天串街走巷,卖酒曲子的瞎子们。 他们卖的酒曲子质量很好,家喻户晓,占领了整个市场。在大街小巷,每天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脖子上挂着一个木箱子,向市民兜售酒曲,生意好时一天可以卖一百个左右,当时卖2分钱一个,买5个还可赠送一个,等于一毛钱买6个。至于他们进价是多少,我没问过,当时我还是个小屁孩,还不懂这些。 除了主营卖酒曲子,他们还兼营卖黄瓜刨子,这是一种用竹片做的,一头削成凹进去的小槽,钉上铁皮,再磨成刀口,用于削果皮很方便,那可是纯手工做的,现在成古懂了,酒瓶盖子(实际是软木瓶塞,天门俗话叫 酒瓶奏子),外带卖老鼠药,橡皮筋,头发卡子等日用小商品,扩大了经营范围,增加了销售收入。这几样东西成为他们销售的标配。 为了招揽生意,于是他们一边走,一边叫卖:“黄瓜刨子,甜酒曲子啊!…酒瓶盖子老鼠药”走到哪里,叫到哪里,喊的口干舌燥,我却很少看到他们喝水,从早叫到晚,是口不渴? 还是没有带水? 也许是怕上厕所影响生意,真难为他们了。 长年累月这样吆喝,大人小孩都听习惯了,有些调皮的小孩,趁瞎子们说完上句 “酒瓶盖子老鼠哟(天门人口语,指 药)”,他们就学着腔调说下句:“瞎子吃了跑不脱”,还蛮押韵的。瞎子们也无奈,骂一句“有娘养无娘教”的小东西,继续做生意去了。 直到文革开始后,再也难得听到这熟悉的吆喝声了。 2018,11,11修改于上海

  • 回复18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364

2018-12-01

粉丝 6

2018-12-01

粉丝 4

2018-11-28

粉丝 7

2018-11-19

粉丝 8

2018-11-17

粉丝 3

2018-11-17

粉丝 5

2018-11-16

粉丝 28

2018-11-15

粉丝 25

2018-11-14

粉丝 4

2018-11-14

粉丝 5

2018-11-14

粉丝 11

2018-11-13

粉丝 4

2018-11-13

粉丝 19

2018-11-13

粉丝 4

2018-11-13

粉丝 4

2018-11-13

粉丝 19

2018-11-13

粉丝 7

2018-11-13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