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处处有家乡

发表于 2018-12-14    阅读3308  文学

( 事情发生于2012年)
我乘坐的3路公共汽车,穿过天门市区开往天仙路站,中途有老少一行人上车,看样子他们五个人是一家人。
年轻爸爸抱着两岁多的儿子坐到我旁边的座位上,年轻妈妈牵着五六岁的女儿和奶奶坐到走廊另一边。听他们说话是外地的口音。
我在深圳打工时也是外地人,遇见的广东人对我很热情。 我觉得一家人一起外出走一走,是热闹又温馨的事,就随意地问旁边的年轻爸爸:“听你们说话是外地口音,你们家乡是哪里?”

很奇怪, 没有人答话。

年轻爸爸抱着儿子,他用下巴在儿子头上轻轻摩挲,好像不打算作回答。年轻妈妈专注地用手指梳着女儿的刘海,也不作回答。只有他们奶奶望着我笑了又笑,一头短发让奶奶显得有精神,有活泼劲。

我更觉得奇怪,为什么不答话呢?我提高声音,很热心地问:“你们家乡是哪里呀?”
短发奶奶笑着说:“我们就是天门市人,和你们是一个家乡。”

公交车上的人不约而同轻轻地笑笑,一个青年男子说:“不是不是,听口音你们肯定就是外地人。问你们家乡是哪里?家乡就是你出生的地方,你在那里生活长大,又在那里生养你的孩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乡,问你家乡是哪儿,还有说不出口的吗?”

年轻爸爸抱着小儿子,依旧用下巴在儿子头上摩挲,他看了我一眼,并不说话。

公交车停靠了一下,有个六十多岁大伯上车,他坐到短发奶奶前排。
短发奶奶很活泼,她用外地口音对车上人说:“我己说过我们现在就是天门市人,我的户口本上写着呢!说我们不是本地人,那你们猜猜,我们家乡会是哪里呢?要使劲猜!”
“啊,丹江口音,丹江口的人!我的家乡人!”刚刚上车的那个大伯侧身望着短发奶奶,他显得有些激动。

年轻爸爸说话了:“是的,我们是移民,来自丹江口,住在白茅湖。”

公交车上一片欢呼鼓掌:“欢迎,很欢迎你们。”
我也忽然想起,为了按时迎接移民,我们村好几个人去白茅湖新村做过安装水电的事情,我真是笨,怎么就没猜到。

那大伯说:“听到丹江口音,我好高兴,丹江口是我第二个家乡。我是做水文工作的,那时我从部队转业分到电站,一心要把我的青春和力量奉献给电站,无奈家父病重,这一病就是八年,我再也没有回过丹江口,那是我第二个家乡啊!”
“哦,你是电站的。电站里就两个外地人,若不到我们村里去走一走,那日子该会有多单调。”短发奶奶说。
“是的,乡亲们给我们送过蔬菜,姑娘们给我们捶过衣服。”大伯轻轻拍合双手说:“人生处处有家乡,我和你们是同一个家乡的人,很欢迎你们。”
公交车上又响起轻轻的掌声。
  • 回复16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8

01-14 13:56

粉丝 2

2018-12-21

粉丝 5

2018-12-20

粉丝 5

2018-12-20

粉丝 2

2018-12-19

粉丝 0

2018-12-15

粉丝 9

2018-12-15

粉丝 2

2018-12-15

粉丝 3

2018-12-14

粉丝 15

2018-12-14

粉丝 5

2018-12-14

粉丝 5

2018-12-14

粉丝 4

2018-12-14

粉丝 5

2018-12-14

粉丝 14

2018-12-14

粉丝 14

2018-12-14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