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李祖国

发表于 2018-12-17    阅读3669  文学




寻找李祖国
文/波罗蜜
  
  我和燕子在手机里吻别,背靠着座椅开始困觉。是的,我有些累了,准确地说,是几乎精疲力尽了。上车之前,我们在火车站旁边的钟点房里热烈而持续地温存了足足有一场足球赛那么久。我们无比珍惜离别前的每一分钟,恨不能将对方融化进自己身体里。我们确信暂且填满了彼此的欲壑,之后,我上了开往北方的这趟列车,燕子上了南去的那趟列车。
  
  此刻,可以肯定的是,我们都安全地运行在各自正确的方向和轨道上了,列车鸣响嘹亮而欢快的长笛之后,甜蜜地驶入夜色之中。老实说,我对自己目前的状态非常满意。我满意我的工作,满意我在福永的生活,满意我和燕子之间的恩爱,满意我能在这趟春运列车上拥有这么一个宝贵的座位。并不是每个打工者都能如我这样幸运地抢到座位的。虽然身边和对座的几位男女正在令人讨厌地边嗑瓜子边嚼鸡爪边打着扑克,虽然过道上的旅客和推着饭食、水果小车的乘务来来往往没完没了,但我仍然觉得很幸福。是的,有时候幸运也是一种幸福。
  
  我睡得如此之香,甚至连梦都懒得去做,直到被对座那个胖女人赢牌后尖利的欢叫声吵醒。醒来后的我略略皱眉表达了不满,朝过道这边侧过身来。这时,我突然发现一个女人正倚靠在我座椅侧面。她穿着一双褐红色的长筒皮靴,肉色的丝袜紧裹着笔直匀称的长腿,敞开的桔红色呢子大衣间,长长的蓝色丝巾仿佛一条巨大的火舌从挺拔的双峰垂落下来,拂过我的脸庞。我心中一动,立即抬起眼。这一眼让我如同做梦一般,我差点惊叫了起来,这不就是燕子么?这服饰这身材这相貌!她正微笑着凝视我,秋波荡漾,充满无限深情。
  
  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个红衣女人不是燕子,我和她一对眼就感觉到了。我对于燕子身体的气味太熟悉了,燕子的身体没有这种夸张的粉底味,燕子也抹口红,但不似她这般鲜亮,再说了,燕子肯定不会跟我一起回到寒冷的北方,燕子此刻正坐在开往那个温暖如春的叫做北海的地方的列车上,车票是我亲自用手机抢到的。不,我不认识她。
  
  我决定继续靠在座椅上睡觉。不过我很快发现自己这种想法是一种奢望或者错误。现在,时间并没到午夜,车上的人们大都兴奋地聊着吃着乐着,过道上也不停地有人经过,不时有提着行李箱的人挤到这节车箱来。我能感觉到每挤过去一个人,红衣女人的身体都会靠向我一点,有一次为避开对面那个上洗手间的胖女人,她甚至将双腿挪到了我的膝盖间,双峰都快贴到我脸上了。本来胖女人走后她可以过去坐一坐的,但胖女人走时用一个黑色的脏兮兮的手提包占据了自己的座位。她在躲避胖女人时手却还扣在过道的箱子上,胖女人碾过过道时说了句“真缺德”,我这才意识到她那个箱子确实碍事儿。我站了起来,觉得应该帮这个红衣女人一下。座位下塞满了东西,行李架上也满了。确实没地儿。不过想想办法总会有的,我伸手将行李架上的几个小箱子侧立了起来,这样便给她的箱子留下了空间。
  
  她连声说着“谢谢”,冲着我微微地笑,眼里还是那么深情。她的声音很甜,很好听。如果是在公交车上,我可能毫不犹豫地让了座。但这是十多个小时的长途列车,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以前我也经历过那种一站到底旅行无比痛苦的滋味,这个座,我怎么能让出去呢?我于是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忧。
  
  但是我发现自己又错了,你看不到,总不能听不到吧。她“呃”了一声,又“呃”了一声,随后“呃”出了一连串声音,我只好睁开眼。她的手起先是扶在我座椅肩上的,我先前闭眼困觉时头发能感觉到她那双手的存在。现在,她拿双手去捂嘴,身体在飞驰的火车上失去平衡,一个踉跄,就向我倒过来。我本能地抱住了她。她终于没能忍住,吐出来的东西有一部分落在过道,一部分洒在我身上,人们纷纷掩鼻侧目。我看她还没呕完,赶紧在前边开道。她跟在我后头,到了车厢接合部的洗手间,我让她先进去,她也不客气。后来我从洗手间出来时发现她贴着车壁站着,一见到我便说,“对不起对不起,给你添晦气了!”
  
  她望着我讪讪地笑,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往回走。她跟在后面。走到座位时,我站住了,回头看了她一眼。她微笑着盯住我,问:“怎么不坐?”
  
  我说:“你,坐吧。”
  
  “那你呢?”
  
  “我没事。你更加需要。”
  
  她愣了愣,看见我向她点着头,便坐到了我座位上。“我眯会,好点了便换你!”她说。
  
  她随后就靠在那里闭上眼睡了,显然累坏了。我站在她起初站着的地方,看着她那疲倦而可爱的眉眼,越看越像燕子。
  
  “还好吗?想你。”我发了条短信。
  
  “在睡觉呢。我也想你。”燕子回复说。
  
  接着,我又给家里发了一条短信:“估计明天下午到。”
  
  “知道了。等你。”回复说。
  
  车窗外传来尾音很长的呼啸声,我知道列车此时行驶在群山之中,正穿越着一座座幽深的隧道。车厢里的人们大多开始安静下来睡觉了,过道上不再有人走动。我站在她身边,靠着座椅,看着她均匀地呼吸,自己也迷迷糊糊地瞌睡起来。
  
  天快亮的时候,火车驶过咸宁站,而下一站武昌我将要下车了。手机告诉我,燕子早已回到北海的家里,此刻正吃着他做的香喷喷的早餐,从北部湾吹过来的温暖的海风,轻轻地拂过她的长发。我知道我们的距离正越来越遥远。我睡意全无,所谓近乡情更怯,窗外田野里那些熟悉的景色,让我的心既兴奋又沉重。先前那些计划和打算,一下子如打在车窗上的冻雨,凝滞在我的思绪里。我回头看了看红衣女人,她裹着那件桔红色呢子大衣安静地蜷缩在我的座椅上,拧着眉,忧郁而清纯的脸颊上似乎有些泪痕。她长得和燕子太像了,可惜我并不认识她,她睡得那么沉,我也并不想打扰她。我不知道她要到哪里去,我只知道这趟车的终点站是太原。
  
  车停下来后,我提着行李箱走出车门。外面很冷。家乡真冷。我将行李箱放在站台上,打开,取出一件毛衣穿上。我回头望了望列车车厢,犹豫了片刻,拉起行李箱,跟着人群朝出站口走去。
  
  “哥,等等我!”下地下通道时,我听到一个声音在后面急促地喊。我站在通道台阶上,回头,是她。她正双手提着行李箱,用一只膝盖顶着往下挪。
  
  这时我忽然看到先前那个胖女人从她身后挤了过来,红衣女人娇弱的身子顿时摔在台阶上,我听到胖女人边往下走边骂道,“不要*!”
  
  胖女人随后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很快消失在人流中。
  
  我回走几步,扶起红衣女人,问她摔坏了没。她轻松地站起身,随即便笑了。
  
  我一时有些疑惑,问:“你……也在武昌下车?”
  
  “是呀,哥你也不喊我一声,我差点睡过站喽!”她盯着我继续笑。
  
  “可是,我……不认识你呀。”我边说边将她的行李箱提起来,向下走,地下是幽长的分流通道和汹涌的人流。
  
  “可我认识你啊!”她呵呵地笑,“说不定我们会一路同行呢?”
  
  我可不愿意在春节这个节骨眼和一个女人同行,哪怕她就是燕子。不过这女人挺有意思的,真会开玩笑。我冲她礼貌地笑了笑,下到通道后,我把行李箱还给她,然后消失在人群中。我想我应该忘掉这个红衣女人和燕子,我得回家了呢。
  
  出了车站,我径直朝汽车站走去。可是一路上红衣女人的音容笑貌却反复出现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她为什么长得那么酷似燕子?她难道不是回家去么?她为什么要开那样的玩笑?真是个奇怪的女人。我这样想着,摇了摇头,走进售票大厅排队。大厅里挤满了人,每个售票窗口都排着长长的队列。
  
  我站在人群里百无聊赖,又想起红衣女人,我忽然希望此刻她也出现在大厅。就在我踮起脚跟抻长脖子四下逡巡时,隔着三条队列那边,红衣女人正对着我招手微微地笑。那笑容像长了钩子似地让我心跳不已。可是理智又告诉我避开那热情的目光,我赶紧缩起脑袋跟上队伍去买票。
  
  买完票一看时间,还有两小时才轮到班车,我决定去吃点早餐。我三步并作两步紧走,闪进一家小超市,然后从另一个门出来,迅速蛰进一家面馆。我点了热干面和蛋酒,坐在靠窗的桌子吃了起来。
  
  就在我低下头啜着蛋酒时候,忽然看到一双红色的长筒靴踱在了餐桌旁那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
  
  我缓缓抬起头,惊讶地发现那个红衣女子端着热干面和蛋酒,站在我面前。她冲着我微微地笑道:“哥,你躲啥啊?怕我吃了你?”随后便坐到我对面,学着我的样子撅起嘴巴轻轻啜了一口蛋酒,“呵,这蛋酒可真是香甜!”
  
  “为什么一直跟着我?”我嚼着热干面,严肃地说。
  
  “因为,你让我想起一个人。”她说。
  
  “谁?”我说。
  
  “李祖国!”她说,“你长得像极了李祖国!”
  
  我突然噎了一下,感觉一团热干面麻丝一样干涩涩地卡在喉咙,我赶紧喝了一口蛋酒。
  
  “李……李祖国是谁?”我说。
  
  “李祖国啊,”她抬起眼扫过天花板上那一管紫光灯,紫光灯用一个铝合金罩子罩着,罩子外面布满蛛丝,里面落满飞蛾之类的残骸。然后,她盯着我很认真地看了看,说道,“李祖国是我男朋友。”
  
  “哦……这么说,你这次……”我舒了一口气,觉得喉咙好多了。
  
  “是的。我一上车就看到了你,我还以为你就是他呢!你的外形,你的口音,像极了我男朋友。”她喝了一大口蛋酒,酒里的白色米花不断地泛起。
  
  “那么你是……”我疑惑地问。
  
  “我是广西人,”她再次笑了起来,“广西北海……对,靠近北部湾。银滩你知道吧,离我家很近,不到一小时车程。我们在银滩踏过海浪,牵过手,对天发过誓……”
  
  “哦……”我吃了一惊。仔细听她的口音,的确与燕子相似,都带有较浓的鼻音,只是,我没去过北海,更没去过银滩,我曾经说过要去的,燕子没同意。
  
  这时我发现她一口气将那碗蛋酒喝光了。她一副陶醉的样子说道:“蛋酒会醉人不?”
  
  “不会。”我肯定地告诉她,“不过确实好喝,要不要再来一碗?”
  
  她摇摇手,叹了口气,仿佛有满腹的话要倾诉似的,但又憋在那里。
  
  我们沉默了一会。然后我看了看时间,说:“抱歉,我该走了。宁可人等车,不可车等人,这大过节的,错过一趟班车可又得多等几个小时!”
  
  这时外面的北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刮了起来,天气更加寒冷。我看她冻得直打啰嗦,便将那件毛衣脱下来递给她,“希望你能找到你的祖国!”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坐在大巴车里,看着窗外匆匆而过的背包客,想着越来越近的家,想着那个红衣女人,我不知道自己是无情还是无奈。我闭上眼睛,等着汽车随时送我回家。
  
  “哥,我们又见面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我睁开眼,发现那个红衣女人坐在了我旁边的空位上微微地笑。我惊讶地看着她,有点不敢相信。
  
  “你是谁?”我低声问。
  
  “我是燕子啊。”她说。
  
  “哪个燕子?”我心里一激楞,有点恐慌起来。
  
  “我就是北海的燕子啊。”她说,“谢谢哥的毛衣,我现在暖和多了。”
  
  这时,检票员验票完毕,车开动了。
  
  “你怎么也买了去云梦的票?”我说,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没想到吧,谁让你沾了我的晦气?哥你想躲也躲不掉了。”她笑。
  
  “这就怪了。怎么这么巧?”我说。
  
  “不是缘就是劫。”她说。
  
  “这么说,你要找的人就在我们云梦县?”我说。
  
  “这还有假?”她说,从钱包里掏出一张身份证,“哥,你看,这就是我男朋友李祖国。像不像你!”
  
  我侧过头仔细看了看,惊呆了,这小子还真像我,只是相片上的李祖国比我要年轻得多英俊得多。
  
  “不是缘就是劫!”我重复着她的话,念出了声,这话说到我心坎上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很多事情,我们是逃不掉的,可是,我真的宁愿相信这是个缘。
  
  我说:“你,和他怎么了?”
  
  她定定地望着我,慢慢地进入了回忆:
  
  “……那时我在深圳福永一家玩具厂打工,李祖国是流水线上的拉长,我是厂里的质检员,李祖国的那条拉刚好属于我监管,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他经常主动和我聊天、说笑,加上他年轻有为,我也挺喜欢他的,一来二去我们就好上了。我记得我们工作之余常常去福永广场散步谈心。晚上,我们去广场边上的烧烤摊吃烤鱼,完了去看电影什么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那么愉快。后来……我们便同居了,我想早点结婚生孩子,可他不想,他说等他混个经理了再娶我生子……我为了不拖累他,曾经打过胎……三个月前,我再一次怀上了,我让他给我一个交待,他说让我再打掉,可我不想,我哭着去闹了一次,没想到他就从此在我面前消失了,我四处寻找都没找到……幸好,我留着他的身份证!”
  
  我听着她的讲述,唏嘘不已,我很想告诉她其实我和燕子的故事与她所讲差不多,只不过我们没有她那么执著。
  
  不管怎么说,我决定陪她完成这次旅程的最后一段,完成这次寻找。
  
  车到达云梦县时候,忽然就飘落起大雪,这让她这个南方姑娘很是兴奋了一番,也是啊,南方几乎是没有雪的。
  
  “雪覆盖了大地/就像女人终将覆盖男人……”她吟道,“李祖国,我终于要找到你啦!”
  
  真是好情怀,真是好霸气。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我忽然笑了。
  
  站在雪地里,我说:“去哪?”
  
  她说:“望城啊,身份证上不是写着吗,还怕他飞了天?”
  
  我摇了摇头,看着漫天雪花,说:“那就去吧。”
  
  那个地址其实我无比熟悉,但我还是想让她自己去寻找,我只是跟在她身后。
  
  终于,在云梦县望城镇东方路24号门前,她停了下来,“就是这!”
  
  门虚掩着,她跑过去推开门,大声喊道:“李祖国!出来!”
  
  不一会,跑出来一个女人,那女人先看了看红衣女人,又看了看我,猛地朝我扑过来,悲愤地叫道:“李祖国,她是谁?”
  
  我站在狂乱飘飞的雪花中,没有吭声,任凭女人的拳头鼓点般击打在我的胸膛上,任凭她那奔腾的鼻涕和眼泪流淌在我的外套上,流淌在那片还散发着呕吐物腥味的布块上。
  
  这时,手机响了,是燕子的声音:“亲爱的,到家了没?”
  
  我捏着手机,没有回答,也没有关机。
  
  我看到红衣女人无比惊讶和失望地跑了过来,盯着我说道:“你就是李祖国?”
  
  我平静地说道:“是的。我知道你失去了祖国,你们都失去了祖国,我希望你们都能找到心中的祖国,那个真正属于你们的祖国!”

  • 回复14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5

2018-12-20

粉丝 2

2018-12-19

粉丝 5

2018-12-19

粉丝 4

2018-12-19

粉丝 3

2018-12-19

粉丝 2

2018-12-18

粉丝 6

2018-12-18

粉丝 4

2018-12-18

粉丝 5

2018-12-17

粉丝 3

2018-12-17

粉丝 4

2018-12-17

粉丝 8

2018-12-17

粉丝 7

2018-12-17

粉丝 14

2018-12-17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