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秋窗无雨的组诗《与冰儿一道迎接这个夏天》

发表于 01-23 15:57    阅读1508  文学
  一
  
  冰儿决定去安徽固镇看望秋窗无雨时,我是既向往又羡慕的。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里住着某个喜欢的人。所以,安徽固镇这座城市,就成了我和冰儿心中的一个醒目的地标,时刻在我们的梦中唤引。
  这样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冰儿要将它变成现实了,她要亲自用自己的脚去秋窗无雨的家乡走一走——她在万忙之中请了年休假,全然不顾年假之后是没完没了的加班。而我这个没有年休假的人,只能歪在某个角落,跟随冰儿的足迹,与她们一道共迎这个夏天。
  足迹到哪里,文字就跟随到哪里,这是文人与自己相处和与朋友交流的主要方式。我要感谢秋窗无雨和冰儿的相聚,我们的友谊经过时间的沉淀,我们的内心已经形成了一个整体的磁场,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又无声的吸引,有时甚至融为一体。我喜欢秋窗无雨身上的那种敏感、傲气、挑剔、坦率……从她的身上,我看见了自己。
  诗歌好像也是一样的,一首诗就是一个词语的场,相互碰撞、生长。我要感谢的是秋窗无雨的组诗《与冰儿一道迎接这个夏天》。题目已很温暖、真挚、绵柔,诗句更有力度和气度。她解构历史、人文、以及自我,通过现实与历史的对比,以及心与物的契合,但又把每一处想要表达的情感隐藏在字与词之中,缓慢而深入人心。
  
  二
  
  先看《立夏日,与冰儿在大泽乡》——若没有这种提示,在我少得可怜的历史知识中,根本不会想到秋窗无雨的家乡原来是陈胜吴广起义的地方啊!?秋窗无雨带着冰儿去大泽乡拜谒了陈胜吴广的墓园,在英雄沉睡的地方诗人秋窗无雨是如何表达的呢?无论她们的步履多么轻,面对来客,守园人还是抬起了压在草帽下的目光。多么精准而又细致入微的表达,仅仅两句就将一个守园人的面貌栩栩如生地呈现在读者面前,隔了千万里距离,我也能感触到因为她们的到来,而惊动了守园人和甬道那通向墓地的幽静。
  谁都知道陈胜吴广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农民起义,它对后世的影响极为深远。陈胜吴广是农民起义的英雄,当秋窗无雨和冰儿站在英雄的雕像前,她们像仰望星辰一样仰望着千年前的英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千古名言,隔了两千多年的时光,仍然掷地有声。但现在英雄却是沉静的,甚至连最小心的脚步都可能把他们惊醒。诗人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情绪隐藏在景物中,人与物、人与景、人与人相互转换,既有实写也有虚写,既有现实的思索,也有对历史的追问,就像杨炼老师所说的“从混沌中发掘万物的关联,又在关联中醒悟真谛”那样,在这种发掘中,不停地修正自己,轻缓但坚定地走在一条接近真理的路上。
  
  三
  
  秋窗无雨的诗绝不是踩在云端的空中楼阁,她的诗无论写景叙事抒情都是建立在可依托的事物中,既让诗活在自己的生命中,又让每一个词语活在诗里。这样强大的内心,我知道应该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她曾对我说:“楚楚,我终于可以让一颗浮躁心安静下来了。”而我到如今还做不到的“身心合一”的安静,秋雨做到了。在这样的成长过程中,我是见证者。我看着她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精进。只有我知道,她是如何抵制了外来的诱惑,让自己的身心沉潜于文字。只有我知道,她的文字越是如宝石一样璀璨,她的灵魂就忍受了多少孤独。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孤独的深巷子走到底就是海了,在海底寂寞是斑斓的喜悦。”
  而我在安静下来的时光中品读秋窗无雨时,也有海底寂寞斑斓的喜悦。仿佛不与人语的寂静中,读《龙眼井》令我有了分身之术,我能感觉到另一个我不动声色地站在秋雨和冰儿身旁,她们眼睛里的景物会神奇般地落在我的眼睛里。
  此刻,在大泽乡埋葬英雄的墓园里,一座干涸了千年的老井,被荒草丛林围绕。显然它是孤凉的,在无声漫长的时光中,多少英雄壮举、豪情满怀;多少失败的、成功的、喧闹的事物都回到他们应有的轨道中,变成被大地容纳的空气。是的,一切都会归于宁静。一切皆留给后人评说。就像秋雨和冰儿坐在井台边歇息,她们的沉默是对英雄最好的凭吊。这样的一口经过了事实变迁的老井,它见证过一群人抛头颅,洒热血。遥想它曾经也有一汪清亮的水,英雄在这里集结、起义。秋窗无雨在这里应用了对比的手法,一千年前的老井和故乡的老井作了对比,在时间的打磨中,一个是干涸的,一个有着清亮的水。一个见证的是历史。一个见证的是诗者温馨的童年。两者之间,诗人把它们联系在了一起——井口装着的木盆大的蓝天,也一定是某个孩子的乐园。我甚至看见了一个小女孩,她调皮的身影对着井口喊一声“啊”,她甚至惊喜地听到了井壁传来的回音。这样的回忆是心酸的甜蜜,就像我们回不去的故乡,那里的人和事根植于记忆,却成了回不去的“远方”。我相信秋窗无雨的心境应也是如此的。贪玩的小小身影,脸上的细密的汗汁,娘喊着回家的乳名……包括那一汪清亮的井水,鸡飞狗跳的市井生活……哪怕这一切还在记忆里回荡,但最终却成了时光中的一张黑白照片。通过这种对比,“井”升格为记载了时代兴衰的汗青,个人荣枯的见证。
  如是,正如诗结尾虚构的那个盲眼老人,他的沉默和孤寂,是诗人对历史的某种领悟和理解——她能说什么呢,她不想说什么。
  而作为读者的我,却有另一种无言的悲凉,我看见的是诗之外的另一幅画面——我们所见过的和没有见过的事物,都会回到某种秩序中,只有精神永远不会消亡。
  
  四
  
  寻常之景,皆可生出诗意。我惊喜地读着秋窗无雨的这些文字时,真心地感谢她和冰儿如愿以偿的相见。若不是陪同冰儿,恐怕这些景色是难以变是小蝌蚪游进文字之河的。在这五首诗中,从第一首到我现在正在读的《柘龙树》《鸿鹄苑》和《在“天下第一石城”观灵璧石》,一首比一首精彩。
  作为组诗,我能读出一气呵成的气韵。秋窗无雨说,除了最后一首,其余的四首它的每一处景点都在大泽乡的墓园里。而作为一首成功的诗作,无非就是将不同的时段所经历过的真实呈现给读者。所以,在埋葬英雄的墓园内,在秋窗无雨和冰儿驻足观望的地方,一颗柘龙树它的形态与神韵,它的历史与现实,它经历的战火与雷电,它的根扎在泥土深处,它的枝桠伸向天空……它是一棵2000多岁的树,两个犄角形象生动,繁茂的枝叶间,龙首显得气宇轩昂,身躯整体微微前倾,仿佛在等驭龙的勇士。这是不是一种象征和隐喻呢!?
  《柘龙树》在我读来,就是一种象征和隐喻。算算时间,它在陈胜吴广的起义之前就存在了,如诗者秋窗无雨所言:“我游遍整个园子,再次细细打量/才发现他真像一条苍龙/随时准备冲上云霄”——“时间已然苍茫,没人知晓他/拒绝了多少雷霆召唤,风雨追逐”——“身躯整体微微前倾/仿佛在等驭龙的勇士”——毫无疑问,这棵2000多年的柘龙树等到了真正的英雄,这样的格局,千百年来,成为一芥草民对人事美好的一种期待和追求。这首《柘龙树》气势如虹,更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与大爱,隐喻深刻而精准。当然,更有一种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在的隐喻。
  《鸿鹄苑》也在墓园内。秋雨和冰儿去造访时,朱门紧闭。不难想象,这样的荒僻之地,多少吃了闭门羹的造访者,在来来去去中,将门前的荒草踩出了一条小路。
  喻意深刻的书写,一路倾泻而下。随行的友人轻轻吟出:“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这里的喟叹是写随行的友人有高远的志向,而“太阳最辣的光”它的实写又似乎隐射了什么,这个“辣”似乎呈现了人生之路,总不会是一马平川的。
  最后一节写得很有意思,意思是说,你有你的蓝天,我有我的快乐。这无异于是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且读“我走到小鸟叽喳叫翻天的杨树下/暗自说,我们是一样的/枝头是你快乐的蓝天/家和亲人是我辽阔的远方”这里出场的有——友人的喟叹——闹翻天的小鸟们——站在杨树下的我——相互置换中,张力和内涵齐飞。如诗人所言,我们是一样的。哪怕地域和领域不同,在生命构筑中精神境界不同,但是心灵的爱和对幸福的追求是一样的。同时,对幸福的获取,不会因为成功和失败而分多或少。
  这是我对此诗的理解。写了这么多,也是我品读朋友诗作的一种方式,而诗之内涵岂是我能解读得了的。我相信不同的读者站在不同的角度,读出的定会是另一番天地。对于我,完成的是友情互动,情感的记录。愿友常出新作,喂养我饥饿的灵魂。
  
  
  
  秋窗无雨的组诗《与冰儿一道迎接这个夏天》

  
  《》立夏日,与冰儿在大泽乡
  
  守园人抬起
  压在草帽下的目光
  我们放缓脚步
  蜜蜂与蝴蝶用嗡嗡声和舞蹈
  给来自远古的幽静
  划出小小的涟漪
  
  我们两手空空
  在雕像前。仰望星辰一样
  仰望着陈胜吴广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想起千年前的质问,呐喊
  心头飘起旗帜,下起了大雨
  
  春光正在消弭
  遍地绽放的蒲公英
  淹没了一上午的足迹
  冰儿说,要是秋天来
  蒲公英就老了
  风一吹,就四处去流浪
  
  
  《》龙眼井
  
  故乡也有一口这样的老井
  圆圆的井口,圈着一汪清亮的水
  木盆那么大的蓝天、一头扎进去的风
  
  我曾对井大喊一声“啊”
  饭时,娘喊我回家的乳名
  仿佛至今还在那里
  回荡,纷落
  
  眼前的龙眼井干涸千年
  周围是想吞噬它的荒草丛林
  我不知说什么
  也不想说什么
  
  沉默许是最好的凭吊
  我坐在井台边歇息
  像坐在一位盲眼老人的怀里
  感受孤凉
  
  
  《》柘龙树
  
  据说他有2000多岁了
  我游遍整个园子,再次细细打量
  才发现他真像一条苍龙
  随时准备冲上云霄
  
  两个犄角形象生动
  繁茂的枝叶间,龙首显得气宇轩昂
  身躯整体微微前倾
  仿佛在等驭龙的勇士
  
  时间已然苍茫,没人知晓他
  拒绝了多少雷霆召唤,风雨追逐
  我倚着他,拍几张照片
  像他爱上苍茫那样,孤独地倚着
  
  
  《》鸿鹄苑
  
  朱门紧闭
  锈迹从锁眼挤了出来
  门前荒草,被吃了闭门羹的造访者
  踩出一条小路
  
  友人吟出“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他年轻。正是为
  理想生出翅膀的时候
  太阳露出一天中最辣的光
  
  我走到小鸟叽喳叫翻天的杨树下
  暗自说,我们是一样的
  枝头是你快乐的蓝天
  家和亲人是我辽阔的远方
  
  
  《》在“天下第一石城”观灵璧石
  
  落满灰尘的午后,我们抵达这里
  “透、漏、瘦、皱”
  无所不能的石头
  你对它有多少幻化,它就给你
  生出多少象形
  
  没有一块石头会说话
  对视久了,它让人变得主观臆断
  比如一尊窟窿连着窟窿的巨石
  我说它是因为饥饿
  才把自己啃成这样
  
  地摊上买的石鞋
  刚经过角磨机打磨。回程时
  它在后车厢里翻滚,结痂
  我甚至听到——“角磨机弄的伤
  没有錾子凿得疼”的自我安慰
  
    
  







  • 回复11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4

02-16 17:21

粉丝 1

02-16 15:31

粉丝 0

02-16 13:27

粉丝 9

02-13 22:07

粉丝 9

02-13 22:05

粉丝 4

02-06 11:32

粉丝 2

01-28 11:23

粉丝 2

01-26 18:27

粉丝 2

01-26 18:26

粉丝 2

01-25 09:33

粉丝 1

01-23 16:50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