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说刘禹锡及其《陋室铭》

发表于 05-14 20:50    阅读1561  文学
诗说刘禹锡与《陋室铭》
    怎样看待诗豪刘禹锡及其《陋室铭》?且看: 因为“二王八司马”的事……使得刘禹锡先是被贬连州(今广东连县),因为挚友柳宗元的帮助,后又改为朗州。好容易挨过十年,有奉旨回长安的机遇,他却狂妄地写了首《元和十年自朗州召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当时朝政在新贵把持下,愈趋腐败,诗人十分愤慨,于是借游玄都观看花一事,明显地用了“戏赠”二字,含有嘲讽之意。由于此诗“语涉讥刺”使满朝新贵极为不满,执政者很不高兴,于是没过几天,诗人又被排挤出京,被贬逐到十年前逃过的比朗州更边远的连州去作刺史。计诗人到京,仅一个月。涉嫌讥刺执政、傲视长官、不善逢迎,几次贬谪到不同地方。
    转眼又是十年,他已五十有几,因裴度宰相鼎力举荐,才得以再回长安。不想,本豪放不羁的他又写下《再游玄都观绝句》:
    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其结果是又惹得“执政不悦”,又几次遭到贬谪。他恃才傲物,不但不去巴结逢迎,反而作了首《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用以表现自己被贬谪遭弃置的无限心酸和愤懑不平的思想感情,也透露出他的坚定信念和乐观精神。后来,长官不满刘禹锡的执拗,送他一块顽石,用以讥刺刘禹锡。不想刘禹锡竟然在顽石上刻下《陋室铭》这一千古传世大作!
    悲乎?乐乎!

    《陋室铭》自出炉之后,有关其作者便受到了置疑。北宋僧人释智圆著《闲居编》说:“俗传《陋室铭》,谓刘禹锡所作,谬矣……”其依据是:不合“铭”的体裁,通常铭文是告祭先祖或纪念事成;不合刘禹锡为人,以仙、龙自比,过于狂妄;不合刘禹锡行文风格,没有在他的文集中找到类似文体。近代,研究刘禹锡的著名学者,南京大学教授卞孝萱也持同样观点,他从文字上证明《陋室铭》的作者缺乏逻辑,乃拼凑成文:如“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完全违反常识,岂有仙居于矮山,龙游于浅水之理?“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一副瞧不起民众的口吻;既云“调素琴”,又云“无丝竹之乱耳”,琴不是丝类乐器吗?“有仙则名”是崇尚道教,“阅金经”是崇尚佛教,而来陋室“谈笑”的又是“鸿儒”,而不是和尚、道士。
    那么,《陋室铭》作者到底是谁呢?有人说,是崔沔。据《全唐文》记载,崔沔在洛阳做闲官时,曾著“《陋室铭》以自广”。然而,《全唐文》并未刊载崔沔的《陋室铭》,就连崔沔生平事迹也十分简略。由此我们只能推定崔沔也写了《陋室铭》,但并不能证明刘禹锡“抄袭”了崔沔的《陋室铭》。
    应该说,释智圆《闲居编》成书时(宋祥符九年,1016年),《陋室铭》已经十分流行,据《闲居编》载:“昧者往往刻于琬琰,悬之屋壁。”而宋绍定年间成书的《舆地纪胜》(约1228年,王象之撰)记载:“和州陋室,唐刘禹锡所辟,有《陋室铭》,柳公权书。”即王象之见到了与刘禹锡同时代的书法家柳公权所书《陋室铭》——这是一份有力的证据(惜此碑现已不存在)。有此实据,历代主流观点均认为《陋室铭》即刘禹锡所作,至清代仍然编入普及读物《古文观止》,现代依旧编入中学语文教材。
    刘禹锡文集为何漏掉了《陋室铭》?《陋室铭》乃是文人酬唱的游戏之作,离开了郴州这块福地山水,就显得过于狂妄。因此,刘禹锡没有把它当成一件成功的作品收入文集。它能传世,可能是得益于篇中“鸿儒”杨於陵,是他在朋友圈中推而广之,以致流行。由于《陋室铭》朗朗上口,短小精练,且能明志励志,故深得文人雅士的喜爱,从而成为千古绝唱。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还没有人进入打赏大厅,快来打赏吧
  • 回复2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305

05-15 10:46

粉丝 12

05-14 21:47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