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波罗蜜

老婆之死四

04-13 09:41阅读 6408文学
        初一晚上母亲和我关于老婆的谈话,被妹妹的电话打断,商量着初二来我家聚会,母亲要收拾堂前灶头,我则要与远方的朋友们聊事,老婆之死,也就不提。

        初三晚上,前湾的堂兄(我们同一个曾祖父)来找我,说是要趁年根头热闹,给孙子做周岁(其时才八个月大),请我们一家去帮忙。所谓帮忙,是族里但凡有红白喜事,请房头上有头有脸的人家做事、打理、照场子,这本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我们聊堂兄的族情客情,聊要准备多少桌酒席,聊请乐队、请厨子师傅的事,最后,扯起了闲篇,我便不经意间,问起了老婆的事。以下是堂兄的讲述。

       她郎这人,该死哒!怎大个年纪,都快劳不动了,不怕给孙伢子孙媳妇嫌啊!至于是不小心落到水里还是自杀,这已经不重要了,我们也都没追究,湾里人都觉得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可惜的,主要是年纪太大了,你晓不晓得,老婆快九十了?!湾里有几家的老人家,活怎大个年纪?后头湾里照祥的姆妈,活的年纪比老婆大,可人家照祥做过大官,家务活有年轻保姆做,他姆妈根本不消操得心的,妥起手玩。老婆这人,再活下去,就是银贵爹们的负担了啊。说起银贵爹,他和我年纪差不多,老婆死后,我曾经开过玩笑,我说你是不是一下子就把心病除了?他当时就苦笑了起来,说,她郎活的时候,越来越糊涂了,做事又慢,又啰嗦,又不自觉,又不听我们的话,老是喜欢和孙媳妇说话,她郎也不怕自己身上一阵老涎气,哎,又可怜,又可嫌。我便再笑话银贵爹,我说,还是你有良心哦,你像选成叔,他爷老子得个哮喘病,长年累月睡在床上,要人照顾,后来,选成叔实在不耐烦了,就把他爷老子掐死了,有人说是选成叔用枕头捂死的。后来顺成叔们开他玩笑说是不是他捂死的,他没吭声,没吭声就是默认。你还好,你还是讲孝心的,呵呵。我老和银贵爹开玩笑,不怕,我和他是同学,从小一块玩到大的。
     
          堂兄还谈到了老婆家人对这件事情的谈话,我根据堂兄的讲述,用一人称转述如下。

                                                                                                  翠娥
         那天晚上,我也听到了二妈(对公婆的尊称)的救命声,但只叫了一声,就没了,我起了床,走到楼梯口,本来想去隔壁去看看,又有些害怕,还要穿衣,就没去,银贵在打鼾,我听了一会,没动静,就自己给自己宽心,睡了。后来是我儿媳妇叫起了我们。当时,孙儿可能要奶吃,哭着吵着,儿媳妇喂完奶,顺便去屋后茅厕解手,发现隔壁银炳家灯火通明。儿媳妇就喊奶奶,没人应。你们也知道,银炳长年在上海做装修,一家都不在屋里,二妈白天在我们这边吃,晚上就在银炳家睡,给他看屋。媳妇一看没人,赶紧过来叫醒我们,我当时其实根本就没往她郎死的方面想,因为以前我也遇到过,就是半夜时节我发现,二妈一个人把屋子里灯全打开,在堂屋走来走去,我遇到过几次,每次我喊她,她都不张我,我就把灯关了,把门关了,去睡了。第二天,我问二妈,二妈说,没起过床啊。我后来才明白,二妈有夜游症。所以,我当时就对媳妇说,别怕,我们找一找,找一找。可是,我们楼上楼下、屋前屋后找高了,没得人。这时,我的心里就开始嗵嗵直跳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心头。当时,儿媳妇已经开始哭了,说婆婆肯定寻短见了,说白天里,婆婆来她的房里,要抱重孙子,她没让抱,还说了几句重话,说她郎身上一阵臭味,说她郞脸上那个大包,都长蛆了……银贵当时在旁边听到了,就吼了一声,“该如此!”然后,对儿子说,赶快去河边!于是我们一家人都到了河边,河埠头根本没人,河里也没人,只见河水涌涌声很尾水闸方向流。银贵吩咐我们屋前屋后继续找,他和儿子则往下游寻过去。哎,说回来,我们平时,根本没亏待过二妈,有好吃的好喝的,总会分一点她郎。

                                                                                              银贵
        哪个晓得二妈做这种事?!真是你翠娥婆说的那样,平时我们还真没亏待过她郎,我们前些年在外做生意,二妈一人在家帮我们两弟兄看家、带娃,确实是辛苦,但平时我们总会寄钱回来,钱的事,不消她操心啊,她郎在家又不必像别个老的那样劳趴苦做种田,就看看娃,看看家而已。再说了,我们湾里,哪一家做老滴的,不是这样那样,对儿孙们,能大帮就大帮,能小贴,就小贴?媳妇说了她郎几句,她郎就受不了了,这叫什么事?

        春节很快就过完了,在回城的一晚,我和母亲又聊起老婆,母亲说,多半是寻了短见。她们说的下过雨,河埠头滑,不小心落到河里,这都是鬼话。你家家的大伯伯,前年得了绝症,自己又没儿子,和他相依为命的大妈,照顾了大伯将近一年,真照顾不下去了,自己偷偷跳到荷坑里死了。湾里的老人家,命都贱得很啊。现在是有养老院啊,可是,你才清爹,他儿子把他用车弄到养老院,人家嫌弃,不收,出多少钱都不收,怕死在养老院里,赚不了钱不说,还赔!前头湾的大婆,活了有九十岁才死,活偌大年纪做么事哦?湾里哪个不背后骂她?她三十多死了夫,六十多死了儿,八十多死了孙儿,人家都说,就是她把一屋男人的阳寿都夺了!你再说幺婆,重孙都有了,还活什么?我跟你儿子讲,我要是到了八九十岁,你们几个对我不好,不要你们说,我自己晓得处理自己!

        我赶紧安慰母亲,我说,我们几兄妹一定会对你好的,一定……母亲点点头,又摇摇头,叹一口气,进入了梦乡。外边北风开始刮起来,天气预报说,西伯利亚冷空气这两天就杀到,倒春寒来了。我迷迷糊糊间,走出大门,走到冷风嗖嗖的小河边,看到河埠头站着一个人,是老婆!老婆对我叫了声:“儿诶……”眼泪就出来了。我说,老婆,你不是死了么?老婆说,我没死啊,你奶奶你爷爷你爸爸他们,都没死,他们都很好,我们都很好,就像当年你家做屋时一样那么亲热。我说,你明明死了,一湾人都说你死了!老婆这时不再分辨,沉默了一会,说,儿啊,你不晓得,我活有了。你老爹死得早,我把你银贵爹们拉扯大,他们出去做生意赚钱去了,就把几个孙伢子丢给我,一年上头难得回来一回,这几个孙儿,都是我一口一口养大的,他们操过什么心?好不容易孙儿们长大结婚了,添了重孙,我高兴啊,我说,我去抱抱重孙吧,孙媳妇却开始嫌弃我了。儿啊,我不愿活了,过去的一些人,都走了,都走到我前头了,我活得一点意思也没得了,我现在做不动了,连烧个火也烧不好,洗个衣服也洗不好,现在都不烧柴火了,用上了煤气炉电炉子,这些我都不会啊,儿孙们老说我,要注意安全注意安全,我总是忘记。再说了,你看我脸上这个包,我偷偷去医院看过,人家说是癌症包,医不好了的,会一直烂,我前身做了么事错事,竟会如此?我怕死啊,长痛不如短痛,我下了好几次决心,这一次,总算成功了。
        
7

南沙行小记

04-08 12:05阅读 1.1万文学
        先释一下题,此南沙非彼南沙,而是广州南沙,也就是国家大湾区战略的南沙,具体到本文,则指南沙天后宫那一块景区。

        南沙离广州市区比较远,估计在五六十公里,早前去过几次,印象很不错。但因为实在太远,去的也就不频密了。这次是突然心血来潮,节前查看广州及附近游玩处,很多地方都去了,去过很多次了,不新鲜,犹豫不决中,想起南沙还不错,最主要是,孩子可以玩,现在周末出去,最先考虑的是孩子,比如有些地方,去了,我们大人觉得非常好,但孩子一百个不情愿,那么,你玩得就会很扫兴。

        说走就走。其实,去南沙,交通还是比较方便的,早前经验,先坐地铁到蕉门站,再转公交接驳,唯一难受的,就是这公交了,一是要等,二是路上要走个把小时,沿途经过十三涌(广州把小河叫涌,说是十三涌,并没细数是否真的要过十三条河,但确实一路上小河小沟小汊非常多),总共起码得二个小时才能到。上车坐了一段时间,又查了一下坐车网,一看,可以直接到南沙,也就是说,中间不用再坐公交接驳了,也就是说,地铁已经修到了南沙,终点站是南沙客运港(海运港口和陆运综合站)。下了地铁后,果然如此,直行五六百米,就到了景点门前。从这个角度来看,广州交通现在确实方便得很,前后花了一个小时左右。

        到景点后,按照先前经验,我们直接去了海滩(有电瓶车10元一位,但我们知道并不远,十分钟左右可步行而至)。这么说,我们是乘兴而来,一家人兴致还是蛮高的,毕竟当年陪亲戚及亲戚的孩子来这里玩,大人孩子们都开心之极。但是进入海滩后,却立马没了兴致。何由?海滩跟之前没什么大的变化,除了粗糙以处,更多了脏乱差,海面浮游着塑料瓶、方便面盒、广告牌、小死猪、死海鱼、树枝、浮萍,海水混浊,水腥味令人恶心。更主要的是,以前开阔的沙滩浅水区,现在用大网和水泥墩隔离了,换句话讲,不许人下海戏水。来海边,不戏水,不踏浪,有何可玩的?虽然这里的海不能算真正的海,浪也小得可怜,总体上讲,只能算湖。但毕竟也是离海不远了嘛,毕竟是珠水出海口嘛。当时,我有一种冲动,就是立马回去。本来,坐地铁途中,我是准备去百万葵园的,老婆说那里门票一两百一张,不如去南沙,免费看看海,就像逛公园,实惠。

         是的,当时,很想返回,世说新语上,讲过一个雪夜访戴的故事,说王羲之的儿子王子猷,某个冬夜酒醒,忽然想去看看老友戴逵,即兴命童子备船,急行军一夜,可是到了戴逵门前,却忽然又命令调转船头回家。人问何故,其曰:我本乘兴而来,兴尽而归,何必见戴?

         这个理由,很有些无喱头,一般人很难得想象或不解。但,这就是魏晋风流,其本质,就是道家所谓的率性与自由精神的体现。因此,见到南沙海边的脏乱差后,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离开,毫无可惜。但是夫人孩子却不走,她们更现实些,来,空空,去,空空,没有得到实在的东西,再说,来一次也不容易,怎么着,也得玩玩再走是吧。况且,沙滩边游客还是极多的,大人小孩在那玩沙,玩得不亦乐乎。我不想去猜测那些脸上露出极兴奋之色的大人们是否第一次来玩,我只是眼色迷离,没有半点激动喜悦之情。我坐在树荫里,看着孩子们玩沙,看着远处的大船,听着附近山上天后宫里传来的钟声,洪亮而深远,我的心绪才稍好了些。

         当然,孩子玩得十分快乐,海滩上的孩子非常多。有些大人,帮小孩挖了半人深的沙坑,我走过去看,沙坑下面,挖出了很多地道,类似坎儿井,于是,觉得有趣,孩子也想挖坑,便挖了起来,更多是让孩子挖,让其学学劳动。一时,不快消失无影。

          后来离开这片脏乱差的海滩,去到高一点的海堤上,看远处的海轮,吹海风,心情也好了许多。不提。

         本想去天后宫,但票价涨了一倍,想想以前去过几次了,就作罢,不过,还是有些怀念的,天后宫本身没什么好玩好看的,而是山上的那座古塔,还有山腰的虎门炮台。虎门炮台有多处,海两边都有,真正的虎门纪念馆,在对面,我们之前也去玩过,那是真正景点,当年去时人山人海。不过,并没有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天后宫旁边的虎门炮台,里面有囤兵处,工作生活点都有。古意浓郁。只是有些荒凉。有空,发一些旧年游玩时候拍的照片。

        四点多,返回,路上其实景色很不错的,在以前,可能错过了,现在拍些照片,留存罢。个人觉得,比海滩要美多喽。嗯,这个地方,还是很值得一去的,但要准备一个好相机。
3

登火炉山小记

03-28 11:59阅读 5502文学
         近来广州天气变化多端,雨天为主,组织一下登山,当然得择时。掐准周三无雨,午后两点半,邀齐人等,去往火炉山登山。
         火炉山去过五六次,第一次是和同事去,当时是个大雾天,山上大多逼窄陡峭山路,且以土路碎石路为主,湿滑,行不快,看不远,虽不能说扫兴,但也谈不上尽兴。后来,自己独自去过几次。我是个喜欢运动的人,登山于身体大有裨益,登山的念头,也就时常挂在心上,只要天时地利人和,总会三不知爬爬。
        但是,火炉山是座野山。换句话讲,政府没开发的。上山的路很差,登山的人也不多,而且还时常传出拦路抢劫的新闻,比如有一对年轻恋人,为山贼打劫,劫财倒也罢了,终至劫色,后来,还出过人命。前几年,有一对夫妻驴友,进山后,居然走迷了路,困于某处悬崖边,搜救队费老大力,才找到。
        我独自进山的两次,其实并不顺,一次是一路上没见到人,下山时候,居然遇到两高大威猛男子,逼过来挑衅,彼时天色晦暗,阴风惨惨,遥望四处并无游人,因此不敢恋战,脚下发力,一路飞奔下山,记得两贼在我身后追了些时,终于泄气。但那次登山,确也惊出一身汗。还有一次,也是独自一人来火炉山,进山时,我心情不错,哼起了歌,没曾想后边不知何时来了一五短三粗一脸横肉约模三十左右男子,粗野之极,毫无礼貌问我路,我好心给他指指百十米进山口的指示牌让他自己看,没想到这小子折回身走时小声骂了句,老实讲,我真想掴这小子两耳光,但想想他那一副无业游民无所事事的混混样子,便没吭声,径直沿山路往上走。走不一会,一回头,这小子悄悄跟了上来,见我回头,嘴巴不住吐口水。说实话,怕倒是不怕这小子,但总觉得这小子很恶心。那天天气也不好,走到半山,忽然下起雨来,山路边有亭子,便躲进去。不久,这小子也跟进来。其实,亭子里还有几位登山客,大家看来都是陌生人,谁也没有说话,只静静看雨,那小子在亭子里并不安静,踱来踱去,每每拿眼光瞪我,我总觉得这小子是个楞头,这样的人,惹他无益,加之自己准备充足,带了登山服的,防雨,就从登山包里拿出在亭子里穿好后,走了。那天的后来,山景与山气的美好,终于让我忘掉了之前的恶心,整个身心都沉浸在了登山的愉悦之中。
        这次复登,感觉变化很大。主要是山间小路修得很好,石阶全部换成了水泥材质,以前因陋就简的石头没了。盘山公路也很漂亮,主要是大气,虽说没有白云山那样精致,但已经很不错了,看来,政府投资不少。
        一路上游人虽说不多,但上山下山,总能见到,甚至一些便利小店小摊也出现了。当然,还有组团来的,有户外行旗帜的导游。
        应该说,火炉山还是非常适合驴友级的登山爱好者的,白云山呢,人太多太多了,人多了,就没什么意思了,山之色与味被众多之人分享了,好比在恋人面前忽然失了宠爱似的。是这么个感觉。
6

桃花涧记事

03-18 14:54阅读 7309文学
20

水镜 贺知章咏柳

03-16 08:38阅读 3705文学
5

旅欧随笔(八)

03-14 10:41阅读 6417文学
22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