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桃花涧记事

昨天 14:54阅读 1300文学
回复9

水镜 贺知章咏柳

03-16 08:38阅读 1738文学
回复5

旅欧随笔(八)

03-14 10:41阅读 3310文学
回复18

倪彩君 心之所向

昨天 15:46阅读 580文学
回复3

春日杂记

03-15 14:57阅读 2801文学
    最近很忙。业余很大一部分时间奉献给了足球。中超、亚冠、欧冠,好戏连台,精彩纷呈。当然还有两会,所谓国家大事,不可不察,不可不看也;还有股市,震荡得让人心烦心意乱;还有一些杂七古八的生活琐事。

   很累哦。
   幸好连日阴雨。说“幸好”,一方面,今年广州雨水凶猛,大约近十余年来最反常一回。雨下得缠绵悱恻,如泣如诉,情深深雨濛濛。下得人身上长毛,心里头也长毛。哪也不想去,哪也难了,大多时候只能呆在家里。另一方面,于是就有了些空闲看书。得空研究一下中国古典哲学及国学,听民国大师胡适、闻一多等人讲古,或是读读诗经与孔孟老庄语录,倒是满心欢喜一件事儿,每每于颂读之中,心领神会,微笑连连,收益良多。当然,为避免阅读疲劳,也做些交叉。于是,又读读张中行《流年碎影》及格非《望春风》。
   《望春风》读了大约十天半月了罢,断断续续,读到150页,感觉有些平庸了。怎么讲?格非那些故事,还真是故的事,琐碎之极,平淡之极,非常非常生活化,平常化。换句话讲,就是没有吸引人的大的故事架构或者事件冲突。读的时候就想,这些故事,一定是格非童年记忆,对于乡村生活的童年印记的叙写。给我的感觉是非常真实,写的是五六七十年代事儿。这大约也是格非对于童年与少年生活的一种怀念与纪念。那些琐碎生活在他的笔下非常细腻细致,当然,最主要还是真实感。说到这,似乎要说到此小说的好处来了。
   我想说的是,这一百多页,整体看,故事碎且平淡,但是格非有着非常高超的叙事技术。这一点,我想,对于真正的小说爱好者,无疑要认真学一学。格非在这部长篇里,除了开篇的文字带有他短篇与中篇的优雅风格外,逐渐回到了中国传统叙事语言中,你也可以说那种说书语言或纯粹讲故事的语言。格非开始大量运用方言土语,这个方言土语,太多太多,不想举例。读起来特别亲切,就像是用我们天门家乡话在讲故事。我们的父辈们是怎么说话骂人的,格非就怎么写出来。尽管格非是江浙一带人,但其家乡语言和我们天门话却十分相近甚至相同。其实我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我的同事中,有贵州的有四川的云南的,总之在南方人中,他们在交谈中不经意说出来的口语和我们天门口语有时完全一致。所以,格非的语言非常亲切。
   那么,谈到语言,感觉他的语言和我非常喜欢的另一位小说家阿乙的叙事语言很有些相像。就是什么呢,有时候用些半文半白的叙述,看起来像半吊子,实际特别有味道。老实说,我无法拒绝这样的语言。读起来有一种微微的幽默与喜悦,但又不过,不矫情。
   为什么说他的叙事技术高超?我们一般的小说家,只用一种人称,一种视角。但是格非不,格非是学院派啊,平时读的小说还少?对,他也借鉴。也吸收。也能像胡安鲁尔福们那样玩小说,切换人称与视角。仅从本篇小说里看,他的叙述策略是,一人称有限视角下的全知视角。打个比方,就是一颗行星围绕一颗恒星转,行星则有自己的卫星。那么,这个卫星,就是“我”。这个技术,大约就说到这里,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也。
    但读到三分之一强篇幅时,我已经有些阅读疲劳之感了,换句话讲,他频繁使用间接引述,零碎话语引述,人称视角总是跳进跳出,常常闪回切换时间与空间,读起来很累人,有时甚至抓不到情节和人物。平淡的故事情节加以复杂的叙述技法,在这么长的文字篇幅里,非常考验我个人的阅读耐性。如果,这种技法用在短篇和中篇里,我会非常欣赏,但是长篇,重要的不是叙事技法,而是故事内容。所以,个人觉得格非还是太在意或者太留恋技法了。或者说,有炫技之嫌。
回复6

金矿杀人事件(小说)

03-15 11:19阅读 2809文学
    赵学范一想到钱,儿子的形象就浮现在眼前。这些年,为凑够那几十万美金留学费,自己省吃俭用左挪右借,没少操心。如今刚刚加官晋级,正待大展宏图,腾达飞黄,忽然遭此不测。想到此,赵学范不由呼吸急促,胸口发紧。他挣扎着站起,试图让身体舒展些,自由些。可一起身,他就感到晕头转向,那个从头皮一直罩到锁骨的布袋子令他找不到重心与方向。他下意识地伸展双臂想保持平衡,两只手腕却被麻绳牢牢束缚住,绳头在他肥胖的双腿裤管间晃来晃去,仿佛一条受到惊吓窜逃的蛇。
    赵学范呼吸着布袋里呛人的铁腥气,四处茫茫然探寻着可以抓握、倚靠的物体,最后,他无奈地贴着冰凉斑驳的墙壁,把沉重的身体交回坚硬的板凳。
    “我要喝水。”赵学范吞咽着干燥的喉咙,有气无力地说。活这么大,还是头次受此罪过,他想起了父亲在村公所戏台上被人五花大绑摁着头皮批斗的情形。“儿啊,一定要好好读书,跳出农门,出人头地呀……”那个戴着地富帽子的父亲,在其弥留之际,是这样对他说的。
    一直盯着赵学范的尖细嗓音男人似乎变乖了些,回头温和地望了望司机,投射出几许请示的目光。司机将一条腿支在歪斜不堪吱嘎作响的长凳上,身体倾向膝盖,正大口大口喝着一瓶宝特力水矿。对面墙洞里一盏夜壶嘴油灯,散发出昏黄飘缈的幽光,将司机扭曲变形的身影拉扯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与颓圮的台阶间。
    “去后备箱拿怡宝来!豪哥交待,签字之前,不能让他死喽。”司机对第一个男人说。
    第一个男人瞪了尖细嗓音男人一眼,狠狠扔下烟头,嘴里嘟哝了一声“fuck”,快步跑上台阶。司机仰脖喝光宝特力水矿,摇摇头,摸出另一瓶,朝尖细嗓音男人扔过去,“长点心,好好干,阿!要有组织,要有纪律,阿。豪哥最近在听取我的工作汇报时,每每长叹,‘咱们的队伍越来越不好带啦,人才流失严重啊。’……只要你好好表现,管住这张漏风嘴,兄弟我一定会在豪哥面前替你美言,阿,一定美言,多发奖金。”
喝完怡宝,赵学范感到浑身清爽了许多,就好像在麻将桌上许久没胡牌突然自摸了一把似的,他的眼前甚至瞬间生成了一幅画面,此刻,他正和司机、尖细嗓音男人、第一个男人坐在麻将桌前鏖战,大把大把的钞票飞向他的牌墙。
回复8

美学专著《想象论》出版

2018-12-03阅读 1.5万文学


《想象论》http://www.hainanzuojia.com/KindEditor/attached/image/20181202/20181202110526_2989.jpg

作品:想象论作者:杨柳出版:南方出版社时间:2018.10
《想象论》是一本系统地论述想象与创作关系的论著。作者从美学视角,详尽论述了想象这一意识活动对于创作的重要性。《想象论》主旨是:作家想象选择的材料来自审美经验,重点在于,作家想象的结果,也就是创作过程与结果必须遵循作家与全社会共通的审美标准,呈现美学意义。作者从想象的被触发开始,论述了想象的前提、本质、度、特征、时空结构、内容与形式、质与量等,还论述了想象与美及其他意识活动的关系。《想象论》从想象本体出发来研究创作,与自文学作品这一角度来研究想象,是分道扬长,因而研究的方法与后者别样,相信会给作家们有新的启发。《想象论》共29章,28万字。其中有部分章节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已在报刊上发表。
目 录
第一章 想象的源…………………………………………………………1 第二章 想象的前提——内在境界与外在氛围…………………………18 第三章 想象内容的主客观性的对立统一(本质)……………………36 第四章 想象的度…………………………………………………………52 第五章 想象的特征 ………………………………………………………63 第六章 想象的时间链——持续时的结构………………………………74 第七章 想象的空间域——展延时的广袤………………………………82 第八章 想象的被动与主动两面性………………………………………94 第九章 想象的特殊和一般………………………………………………110 第十章 想象的现实内容和浪漫形式……………………………………123 第十一章 想象活动质与量的规定………………………………………140 第十二章 想象与审美的联系以及想象中美的形态 ……………………152 第十三章 想象与真的论辩………………………………………………169 第十四章 想象与善的论辩………………………………………………176 第十五章 想象与力的论辩………………………………………………183 第十六章 想象与美的范畴………………………………………………199 第十七章 想象与希望的美………………………………………………209 第十八章 想象与和谐的美………………………………………………221 第十九章 想象与奇突的美 ……………………………………………227 第二十章 想象与写作行为………………………………………………236 第二十一章 想象与写作风格 ……………………………………………256 第二十二章 想象与抽象思维的对立统一 ………………………………267 第二十三章 想象与记忆的分辨 …………………………………………280 第二十四章 情感适应美与想象发生的必然联系………………………292 第二十五章 想象与生活的美相伴而行…………………………………298 第二十六章 想象判断与主体日常行为的关系…………………………307 第二十七章 想象在人类意识活动中所处的地位………………………315 第二十八章 想象力的训练——由自约性向自发性的发展 ……………322 第二十九章 想象载体生理学嬗变和想象本体心理学萌展 ……………328 后记……………………………………………………………………… 351



金矿杀人事件三

03-15 11:26阅读 5486文学
    “铁总啊,是,是是……是的。刚下场刚下场,没赢多少……呵呵,今天,就不去了吧,太晚了,现在风声太紧,改天再陪铁总去……嗯,嗯,谢谢谢谢,谢谢铁总……记得记得,那件事先放一放,放一放,我这边有点急事,我被……”赵学范刚说到这里,第一个男人就气冲冲地摘下手机“啪”一下关机了。
    赵学范有些遗憾,觉得这帮绑匪太不近人情了,话还没说完呢。他尊敬铁总。这个铁总铁成伟,算得上是他最好的朋友,在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做老总。这一说起来,都八九年了吧,那时,他赵学范在市房管局下属的房屋交易登记中心做增量房业务科长,那天他正在柜台前巡视,一个叫欧阳萌的二十岁不到的性感女孩子,带着五十多份商品房销售合同到中心来做确权和登记备案。柜台前排队的人很多,欧阳萌胸前抱着那些合同,显得非常吃力。由于是批量业务,赵学范心里一软,便把欧阳萌请进了办公室,叫来业务最熟练的叶莺单独为她办理,赵学范则把欧阳萌让到客厅茶位前,沏上公家报销的私藏大红袍,和欧阳萌愉快地聊了起来(当时他根本不知道萌萌是铁总的办公室主任)。也就是在那次交谈中,他才知道了铁成伟是本市房企行业的一名新锐,公司业务当年增长明显高过大的房企。在欧阳萌的牵线下,他认识了铁成伟先生。当年,他也以最低价位购买了铁氏地产集团一处靠近地铁的住宅楼。这些年来,他赵成伟觉得最得意的是,铁总和他之间的交往非常有分寸,几乎没有为难过他,他的几套房产,都是按正常手续从铁氏集团购得。他和铁总之间的交往,可以说君子之交了。平常节假日,他无非和铁总打打高尔夫,喝喝茶而已,况且高尔夫球场是铁总的,不是铁总的也是铁总朋友的,铁总从来没有送过他钱财。就算到夜总会去逛,铁总也从没强迫过他赵学范坠入声色深渊。老实说,他一直觉得自己亏欠着铁总,铁总也似乎从来没有开口求过他赵成伟办事,去年,铁总拿下锦湾政府保障房地产项目,别的房企都不大愿意接盘,是他赵学范找铁总喝了一下午茶,铁总才答应的。
“我爹妈给我名字起得好,起得正,”赵学范有时这样想,“学范,学范,学习模范。哈哈……”
“把笼子抬过来!”司机高声叫道,转身朝赵学范走来,“铁总是你什么人?袁书记,你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
赵学范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味儿,当然,自己刚才,确实是想向铁总求救,他相信铁总有这个能力。只是,那个尖嗓音男人太他妈聪明了。
笼子抬过来了,尖嗓音男人和第一个男人喘着气。
“你们,抬笼子干什么?”赵学范问。
“没别的,让你摸一摸,感觉感觉,熟悉熟悉这铁栅子。”司机冷笑道,“离十二点夜半还有点时间,我来给你讲个惊心的故事。”司机吐出一个灰白的烟圈,再吐出一个灰白的烟圈,两个烟圈不断滚动,叠交,飘到罩在赵学范头上的布袋上,碎成一缕缕轻狂的烟尸。
“公元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也就是你提到过的锦湾那个地方,对,离锦湾很近很近,锦河上的锦湾大桥,夜半时分,也就是差不多这个时候,锦湾大桥上驶来一辆皮卡车。皮卡车驶到桥中央停了下来,阴凉的海风沿着锦河入海口吹拂过来,桥上的几十根钢索都在发抖。那天,桥上除了这辆车,偶尔也有别的车经过。两名精干的黑衣男子从皮卡车后车箱掀开油布,抬下一只铁笼子,铁笼子长四十二厘米,宽四十厘米,高四十厘米,”司机顿了顿,将赵学范绑在一起的双手牵引到铁笼子上,“就是这样一个1:1的笼子,里面塞着一百九十斤的中年男子。”
司机拍了拍赵学范裤腰带上搁着的肥肉,笑了笑,“比你袁书记重多喽……您这肚量,一百六不到吧……”尖嗓音男人和第一个男人听到这里也哈哈笑了起来,地下室的气氛一时显得无比轻松。
“远处有几点渔火在闪烁,黑云布满天空,城市的灯火离这里已经有些遥远。从皮卡车前座下来一位司机,走到笼子前对着190说道,‘最后一次,阿,拿起电话,对你的财务部负责人,也就是你老婆大人,让她按要求转帐’,不然,就把你从这桥上扔下去……你可知道这桥有多高?110米,桥下的水有多深?180米……‘不,不……不……求求你给我老婆孩子一条活路吧,那是我给他们的养老钱……我就剩那么多了,都给你们啦……不,不……’‘扔下去!’司机轻轻说道。笼子翻身而下,肉体与钢铁同时落下,它们都不能逃脱地球的引力……你,知道那个司机是谁吗?”
“谁?”
“豪哥。”
一阵猛烈的金属撞击声从27级台阶上的铁门那边传来,司机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腕表,差五分钟十二点,“***这么晚了,谁在这时来到这个废弃的金矿……”
回复8

金矿杀人事件二

03-15 11:21阅读 2344文学
   “袁书记,我们满足了你的要求,你……也该满足满足我们的要求了吧。”赵学范听着司机在自己耳边轻声细语地说着,这语调和语气,像极了他的下级以及那些求他办事的人们,他甚至在某一秒钟产生了某种感动与自豪。
    “你……你们不是说……只要钱的么?老张送我儿子那两万刀,横直不是我的,改天我送给你们,就当是上交给组织吧。”赵学范亲切地说,就像他在大庭广众场合对着手下和求他办事的人们那样亲切,那样富有风度。他这样说时,不觉咧开嘴笑了。他相信司机隔着布袋,也能看到他脸上那种习惯成自然的熟稔的微笑。
    “不,不不。袁书记,您还是没认识到您是谁。您可是纪检委那个袁书记哦,”司机温馨地提醒着,“我们不要钱,只要您那出神入化、入木三分的书法作品,不多,三个字。您只要像平常签署公文那样轻轻一挥,我们立马就送您回家,让您和您夫人睡上一个安稳觉。”
    “我一个堂堂纪检委书记,岂能……我……尊严何在?”赵学范想象着自己被袁书记官位附体的语气和神态,义正词严而悲怆地说道,“我们的对话太不对等,你们……你们至少,至少得让你们的豪哥……出来和我说话!”
    “豪哥私务繁忙,这次肯定来不了了。当然,如果您签了字,我想下次十有八九他会见见您。别再耽误时间啦,我们的忍耐……咳。”司机眉头不觉深沉地拧了一下,布袋笼罩下的赵学范明显感到一股坚硬生疼的声音切入耳膜。
    “十一点二十了!”尖细嗓音男人突然说道,再次拿探询的目光投向司机,请示的意味强烈。司机站起身,猛吸一口烟,烟头泛出罂粟花一般妖艳的亮光,照拂在他那阴郁的瘦脸上。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阴森空荡的地下室里顿然陷入一片死寂,紧接着,疑似一只老鼠在奔跑时撞到啤酒瓶的清脆的滚动声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司机瞅了瞅赵学范圆鼓鼓的裤袋,向第一个男人努了努嘴。
    “你应该明白该如何回答!”第一个男人抽出赵学范的手机,将免提键按开,送到黑乎乎的布袋前,另一只手紧贴住赵学范腰部。赵学范感到某件尖锐的东西穿过裤管钻入他的皮肉。
    “老婆……我……我……没事,没事,今天赢多了点,三归一,他们……赖着我……非得要我请他们……吃夜宵……嗯,嗯……哎哟,嘶……好的好的,很快回去很快回去……”
    尖细嗓音的男人这次没有说话,走到第一个男人和赵学范面前,轻轻拨下手机,转身向司机走去。
    “想早点回去?那就老实点,乖乖在举报信上签字!”第一个男人用匕首柄捅了捅赵学范肥硕的臀部,厉声说道。
    这时,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尖细嗓音男人看看手机,再看看司机,司机点点头,眼光看向赵学范,对着尖细嗓音男人抬了抬下巴。尖细嗓音男人走到赵学范身边,一只手在赵学范肩头轻轻压了压,另一只手将耳机对着布袋凸起的地方。
    “没有。刚开完会……你说,这节骨眼,你背着我干这种事,我儿子只是个学生娃,你这不把我往火坑里推么?……我赵某……这几年可没亏待过你……工程的事,看情况再说吧。”接完电话,赵学范心情非常不好,这个老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居然要挟我赵某。
    司机看了看腕表,开始不安地踱来踱去,就在他即将扬起手中的举报信发表重要演说时,赵学范的手机又响了。尖细嗓音的男人看看司机毫无规则的脚步,终于打破了沉默,捂着手机说道:“你他妈这次别婆婆妈妈了,快点!”
回复4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