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bnet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外地车辆进入广深高速注意了! 近日, 四名歹徒驾驶一辆号牌“粤S.H837E”丰田鬼子车在广深高速上,专门针对外地车辆制造碰瓷,采取暴力威胁手段,进行敲诈勒索,我们一家在他们碰瓷的过程中,险被酿成车祸,想起来仍惊恐万分。思前想后,为了大家的安全,为了外地车辆在广东不被碰瓷和敲诈勒索,为了尽一个公民的良知和义务,还是觉得应该将这种社会败类公之于众,以引进大家警惕,免受其害并让其受到法律的严惩!
  2014年8月21日下午15时51分,我们一家三口驾驶一辆湖北牌照的现代牌轿车从深圳返回湖北途中,在广深高速莞佛路段番禺大道南大同立交桥前方几公里处,发现一辆轿车在我们右后方时而超车,时而变道,紧紧跟随,行驶过程中对方车内人员不断的朝我车内察看。这种情况引起我的警觉后,我们第一时间就是想办法摆脱,于是,在快进入大同立交桥匝道时,提前打开右转向灯并减速,当我们准备进入右匝道离开摆脱时,后边那辆紧紧相随(车牌号为粤S.H837E)的丰田车突然加速冲向我的右后车门,其左反光镜在我右车门擦了一下后,接着加速冲到我车前,对方忽而其来的举动使我们急忙刹车,差点酿成车祸,随后对方将我们逼停。车刚一停,四名男子迅速从车内出来,来到我车前,这四名男子中,驾车者身高大概175以上,壮实,皮肤较黑,年龄30多岁,其它三名男子年龄均在20岁左右,穿着怪异,身高大概都在168左右,均操广东口音。他们一伙将我们一家三口团团围住后,态度十分恶劣,既不准我们报警,也不准我们报保险公司出险,说我撞坏了他的反光镜,今天必须赔偿3000元。我说“既然是交通事故就必须报警,我的车辆买了保险的,如果是我的责任,保险公司会全赔的”。这伙歹徒恶狠狠的说:“报什么警,出什么险,少浪费时间,快拿钱。”说完那名司机就推了我一把,准备动粗,我妻子拿出电话准备报警被粗暴阻止,我心想,他们如此害怕报警一定不会是好人,我们今天面对的是一伙十足的歹徒。提醒妻子注意后大声喊道:“你们不就是想要钱吗?要钱没问题,不准打人。”此时十二岁的女儿吓得哭了起来,我朝他们的车子走过去察看其反光镜,一看到他们的反光镜时,完全证实了我今天的预料,今天遇到的确实是一伙敲诈勒索的歹徒,因为他们的反光镜裂痕根本就不是新裂痕,而是一个不到三厘米长的老裂痕,双方的车子都看不出有一点问题。我迅速拿出准备好的手机趁他们不注意时,拍下了他们的车牌号和反光镜(有图片为证)。因身处异地,又带着家人,为了家人的人身安全,只有去钱免灾。我和妻子掏出钱包,将所有现金都拿出来共1300元,对他们说:“现在我俩加起来只有这多,要不行的话,你们就随我们一道到市内银行去取?”见我们确实掏空了钱包,又不敢跟我们到市内去取钱(怕我们报警),他们一伙才放过了我们一家。上车后,我们一路随行并伺机报警,看见我们一路跟踪,狡猾的歹徒警告我们不准跟踪并迅速下了高速,开车扬长而去,这就是案件的整个经过。
  据上网调查,近几年来,以“碰瓷手法”进行敲诈勒索的案件在各地大量发生。这种以“碰瓷”车辆紧跟目标车辆,在其变道时猛踩油门撞上去,与目标车轻轻刮蹭,然后以此敲诈勒索。这种以“碰瓷手法”进行敲诈勒索的案件特别喜欢针对外来车辆作案。因外来人员大多抱有破财消灾的心理,车主遇到突发事件容易慌张、害怕,外地车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大多会抱息事宁人的心态,而任其敲诈勒索。殊不知此类案件的危害十分巨大!歹徒在高速公路上实施这种犯罪,谋财事小,害命事大!因为这种恶劣的犯罪行经极易导致重特大交通事故的发生,此恶行等同抢劫!等同谋杀!对这种犯罪,绝对要“零容忍”,这种社会毒瘤人民群众也深恶痛切!不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将无宁日!
  广东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良好的发展环境和法治环境对广东改革开放的整体形象至关重要。在举国上下深入开展党的群众的路线教育的紧要关头,作为一名受害人和一名有良知的社会公民,有责任和义务对此类犯罪行为进行公开和举报,更希望引起警方的重视,别让此类案件成为无人举报,无人打击处理的“真空死角”,让犯罪分子继续危害一方!(已向番禺市公安局报案,至今无果)
  热切期盼广东警方对此类案件引起重视!切实为民除害!让老百姓来广东更有安全感!
  美國駐中國大使 駱家輝致信中央台記者芮成鋼
  我是一位華裔,當初奧巴會總統讓我到這裡來時,以為我的面孔會給中美關係帶來很大轉機,可惜事與願違,我這張臉孔並沒給中美關係帶來多少好運。中央電視臺和光明日報接連地批評我,讓我沒想到。
  首先是我坐飛機坐了經濟艙,讓中央電視臺的記者芮成鋼以為美利堅合眾國很窮,窮到大使出門坐經濟艙。我向他們解釋了美國官員出差全是坐經濟艙,這位元記者還是半信半疑,繼續在微博上諷刺我。也許這位記者習慣中國領導出門坐商務頭等艙,旁邊坐5個警衛的行頭,我當時想告訴這位記者,你們的官員在浪費納稅人的錢,後來一想,這位記者的智商可能聽不懂。我想告訴他,美國人不缺錢,因為中國人總借錢給美國,我也沒說,我還是怕這位記者聽不懂。我懷疑他的頭腦裝的是不是水。
  其次,我下飛機後,坐計程車到大使館,讓孩子上普通的打工子弟學校,結果竟招致一位相曉冬在〈光明日報〉作文批駁我,說我想用此分化中國。
  這位作者可能習慣了許永邁、許三多出門有5輛警車開道的陣勢,習慣了領導開車撞倒他們揚長而去,習慣了領導睡90位女人的淫蕩,儘管其中這些女人中很可能有他的親戚,他不以此為恥,反以此為榮,漸漸地,他們不習慣部級官員輕車簡從了。也許被侮辱習慣了,他們不習慣被尊敬。在受虐狂面前,你必須當施虐狂,否則他們不會尊重你。我記得很小的時候,我的祖父告訴我,孩子,不要忘記你的根在中國,今天我回到的根之國,結果發現根腐爛了。輕車簡從就能分化中國,我的根之國,你怎麼了?難道我非要像許三多一樣,才能讓你們中國人高興嗎?你們是受虐狂嗎?我把我的孩子送往普通打工子弟學校,這竟然引起中國人不滿。與此相反的是,當很多中國權貴把自己的孩子送往美國高等貴族學校時,美國人絲毫不會驚訝,因為我們美國人知道,腐敗權貴有的是錢。在我們美國人的眼裡只有一個觀念,人人平等,不因為你的父親是誰,你就高人一等。雖然我來中國不到一個月,看到很多小孩子闖禍,說出他父親的名字,得到特別的優待,讓我搞不懂。
  在美國沒有這個現像,美國只允許美國人在國外闖了禍,很自豪地說我是美國人,要求公平的司法審判,絕對不允許他們在國內搞特權。
  在美國,年輕人在國內活著不靠爹不拼爹; 美國只允許美國人在國外遇到困難拼政府,他們只想說,我是美國公民,就像中國年輕人在國內說自己是誰的兒子。
  只要是美國人,不管你走到那裡,美國總統和政府會保護你。前年,有兩位美籍華人女記者被朝鮮扣留,前總統克林頓親自飛到朝鮮解救,這就是美國政府的力量。以上就是我的感想,我的信。

==================== 以上转自天涯===================

上帝把两群羊放在草原上,一群在南,一群在北。上帝还给羊群找了两种天敌,一种是狮子,一种是狼。  

上帝对羊群说:“如果你们要狼,就给一只,任它随意咬你们。如果你们要狮子,就给两头,你们可以在两头狮子中任选一头,还可以随时更换。”

南边那群羊想,狮子比狼凶猛得多,还是要狼吧。于是,它们就要了一只狼。北边那群羊想,狮子虽然比狼凶猛得多,但我们有选择权,还是要狮子吧。于是,它们就要了两头狮子。

那只狼进了南边的羊群后,就开始吃羊。狼身体小,食量也小,一只羊够它吃几天了。这样羊群几天才被追杀一次。北边那群羊挑选了一头狮子,另一头则留在上帝那里。这头狮子进入羊群后,也开始吃羊。狮子不但比狼凶猛,而且食量惊人,每天都要吃一只羊。这样羊群就天天都要被追杀,惊恐万状。羊群赶紧请上帝换一头狮子。 不料,上帝保管的那头狮子一直没有吃东西,正饥饿难耐,它扑进羊群,比前面那头狮子咬得更疯狂。羊群一天到晚只是逃命,连草都快吃不成了。

南边的羊群庆幸自己选对了天敌,又嘲笑北边的羊群没有眼光。北边的羊群非常后悔,向上帝大倒苦水,要求更换天敌,改要一只狼。上帝说:“天敌一旦确定,就不能更改,必须世代相随,你们唯一的权利是在两头狮子中选择。” 北边的羊群只好把两头狮子不断更换。可两头狮子同样凶残,换哪一头都比南边的羊群悲惨得多,它们索性不换了,让一头狮子吃得膘肥体壮,另一头狮子则饿得精瘦。眼看那头瘦狮子快要饿死了,羊群才请上帝换一头。

这头瘦狮子经过长时间的饥饿后,慢慢悟出了一个道理:自己虽然凶猛异常,一百只羊都不是对手,可是自己的命运是操纵在羊群手里的。羊群随时可以把自己送回上帝那里,让自己饱受饥饿的煎熬,甚至有可能饿死。想通这个道理后,瘦狮子就对羊群特别客气,只吃死羊和病羊,凡是健康的羊它都不吃了。羊群喜出望外,有几只小羊提议干脆固定要瘦狮子,不要那头肥狮子了。一只老公羊提醒说:“瘦狮子是怕我们送它回上帝那里挨饿,才对我们这么好。万一肥狮子饿死了,我们没有了选择的余地,瘦狮子很快就会恢复凶残的本性。”羊群觉得老羊说得有理,为了不让另一头狮子饿死,它们赶紧把它换回来。

原先膘肥体壮的那头狮子,已经饿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了,并且也懂得了自己的命运是操纵在羊群手里的道理。为了能在草原上待久一点,它竟百般讨好起羊群来。而那头被送交给上的狮子,则难过得流下了眼泪。 北边的羊群在经历了重重磨难后,终于过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

南边的那群羊的处境却越来越悲惨了,那只狼因为没有竞争对手,羊群又无法更换它,它就胡作非为,每天都要咬死几十只羊,这只狼早已不吃羊肉了,它只喝羊心里的血。它还不准羊叫,哪只叫就立刻咬死哪只。南边的羊群只能在心中哀叹:“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要两头狮子。”




转自天涯......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develop/1/851763.shtml

这段时间最震撼的新闻除了黄金白银价格重挫之外,最引人注目的恐怕就是温州老板们接二连三跑路的消息了。

  目前为止,至少已有20个民企老板资金链破裂逃亡,尽管温州市委书记要求政府该出手时就出手,但大势已去,无力回天了。
  
  由于中国政府以及各银行一向偏好于给国企贷款,在银根宽松的状况下,民企尚能喝上点剩汤,但在银根紧缩的背景下,民企想贷款无异于登天,先前在响应政府四万亿投资下拉长的企业外扩链条,不得不受制于资金的限.制而成了烂摊子。
  
  问题来了,如果弄不到钱,前期投资就可能全军覆没,但弄得到钱就有可能咸鱼翻身,虽然预期很不乐观,但尚存一息曙光。银行借不到钱,商人们就把眼光转向民间借贷。
  
  目前,温州民间借贷的利率水平已超过历史最高值,一般月息是2到6分,有的甚至高达1角、1角5分,年利率高达180%。而在温州做实业,大多数中小企业的毛利润一般在3%~5%,借高利贷往往把企业逼上绝路。
  
  胡福林等“跑路”老板的欠债,往往高达数亿元甚至超过10亿元。“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这些人不会逃的。”浙江人民联合律师事务所主任何延法说,温州人乡土观念重、好面子,“跑路”等于自毁后半生,“一般欠个几千万都不会跑。”
  
  
  这些老板说走就走,往往是人到了欧洲或美国后消息才传到温州,连平常贴身追债的债主也未见老板们近期在上海美国领事馆或欧洲领事馆申请签证,出走之突然,只能说明这些老板们另有捷径。
  
  
  是的!以精明著称的温州老板们确实狡兔三窟,据我这个从业十年之久的国籍贩子所知,绝大多数老板都持有外国护照或绿卡。
  
  由于国家政策的善变,最显著的例子就是山西煤矿事件:先是矿业萧条的时候欢迎温州老板们到山西收购煤矿,等能源价格一再暴涨之时,温州老板投资的煤矿又被眼红的地方政府强行收回国有,而回购价根本不随行就市,这样的商业环境,使老板们对将来的不可测性深感担忧,绝大多数人早就在数年前就为自己安排了后路,弄个外国籍或绿卡以备不时之需。这次资金链的断裂,导致老板们从自己早已安排好的后路上迅速撤离,举家迁往外国。
  
  
  说道这里,估计大家伙说我耸人听闻,怎么可能民企老板都是住在自己国土上的外国人?那么我举几个已经在监狱内大佬的情况。
  
  兰世立,东星航空的老板,新加坡国籍;
  
  黄光裕,国美电器老板,伯利兹国籍,伯利兹在哪里?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估计很多人都不了解。这个国家在中美洲,前英国殖民地,前称英属洪都拉斯(非现在的洪都拉斯),是中美洲唯一说英语的国家(加勒比海的格拉纳达也说英语,不过那个国家被称为加勒比海国家),十几年前台湾人怕解放军开过去,很多人弄了这个国家的国籍,我刚入行的时候,曾经卖出几个这样的国籍,当然,现在大陆人对这样的国家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
  
  知名音乐人高晓松,也算是文化界的老板,上次酒驾出事拿出的就是美国护照。
  
  这是坐在牢里面查实的,可是监狱外,谁又知道有多少国人拿着外国护照潜伏在国内呢!!他们为什么要拿外国国籍?是怎么拿的外国国籍?让我这个业内人士给你慢慢道来(待续)
  


转自天门吧

妻弟俩落水身亡 打捞者争获暴利

9月16日11时35分左右,湖北省天门市东风支渠天横桥段发生惨剧:兰州籍王姓男子下渠救落水的妻弟,两人不幸双双遇难。

  王某于去年接手在天横桥南西侧一家二十多平米的房子做拉面生意,夏季回乡接十三岁失学的弟弟来帮忙做生意 ,在事发前一天其妻子带着13岁的弟弟赶到天门,准备18日重新开张。事发当日,王某和妻子带着妻弟到东风支渠清洗锅碗瓢盆,为拉面馆开业做准备。弟弟很好奇天门 娱乐 休闲 灌溉于一体的东风干渠的风景和水,不小心掉进渠里,姐夫小王急忙跳进渠内施救,但小王根本不会游泳 ,只是象石头一样陪伴妻弟沉入水底。
  王妻马上在天横桥上下跪求呼救,闻讯赶来的李先生立即跳进渠里,由于渠道太宽、水太深,施救未果。不到一小时110到现场后,设计下水搜救,下水时已是下午两点十分左右 ,已经太晚了 。下午一点左右兰州的乡亲们对小王哥俩的生存已经彻底失去了信心,王妻哭的死去活来 ,兰州的乡亲们帮忙打点打捞尸体准备后事 。
不知是谁联系了两位好心的打捞工 ,两尸体打捞上岸开价一万五千 ,要先付钱后打捞 。这可是一份难得的好买卖 ,还有人抢着干 ,“我只要五千”。下午3时10分左右,一万成交 ,前者开始了打捞 ,两个打捞工用近二十米长的绳子,水面两头各梆着一块砖头,中间距四十公分左右穿着一个十公分长的铁丝钩放进水里 ,从落水处开始往下游拉动 ,约半小时拉了近三十米两具尸体打捞上岸,但已无力回天。
这半小时里要五千打捞费的这主可气坏了, 在干渠的南侧走来走去,不停的捞道;“我要五千他不要我干…” 。这些没有良心打捞工心真黑…
失去丈夫和弟弟的女同胞节哀…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