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瓢虫

摄影 06-28 10:26 阅读 2698 回复 2

“姣邪子”

灌水 04-15 09:26 阅读 9587 回复 9
“姣邪子” 人老了,总爱落三掉四,我在写《四牌楼》时,竟然将四牌楼的一个在天门县城几乎家喻户晓,乃至在全县都小有名气的重要而特殊的人物忘记了。她,就是“姣邪子”。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天门的大街小巷总能看到一个成天四处游荡的约四五十岁的女人,清瘦高挑的身材,略长的带一点病态黄色的面庞,松弛的面部肌肉折叠出几缕长条形皱纹。简朴的衣着比正常人略显零乱但不邋遢,披着的头发虽不是梳理的很光洁也不蓬松。她成天走街串户,两爿薄嘴唇不停地嗫嚅,总像在念叨着什么。遇见老年人她十分礼貌“叔叔婶娘”地打恭施礼;遇到年轻人,她也是“兄弟妹妹”很客气。老人们叫她“姣儿”,孩子们则喊她“姣邪子”,她也不生气。有时候也有调皮的孩子跟着她不停地像唱歌似的“姣邪子、姣邪子”地叫喊,她也只骂声“死杂种”,扬起手吓唬一下。这时,就有大人或家长出面呵斥那些欺负她的孩子。 “姣邪子”显然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但人们都很喜欢她。一是她嘴甜,“爹爹婆婆”、“哥哥姐姐”叫的挺亲热; 二是她很文明,从不装疯卖傻,坐有坐相,站有站相,有时还帮人家择菜抱小孩。最重要的是不馋嘴,每到人家吃饭时她就知趣地走了,人家给吃的东西从来不要,表明自己不是要饭的,大伙对她很放心。连做生意的餐馆她也进去逛逛,老板也不赶她走。有时她还帮人家收拾筷子碗盘,老板偶尔施舍一点饭食,她拒不接受也不说“谢谢”,往往无声地摇着表示婉拒的手,扬长而去。  自打我记事起就知道姣邪子住在四牌楼的“棚户区”,就是我在《四牌楼》一文中描写的两个袁家之间的空场地上建的一些“扑头子”(一坡水)房屋。不知道她贵姓,只知道她叫姣儿;也没见过她的父亲,却见过她的母亲。那是一个小巧干瘦的老太婆,脸上从未见过笑容,据说她在清朝末年至民国初期是县衙门管女犯的“禁婆”,就是现在的狱警,可能是职业习惯麻痹了她的笑神经,夺走了她的笑容。现在的女公安干警多么神气风光,被称为警花。 可是那时候担负着同等业务的禁婆,是人们嗤之以鼻的“下九流”,真是新旧社会两重天。 “姣邪子”是怎么邪的呢?街坊的传说有两个版本。 一是说她小时候由于好奇跟着当禁婆的母亲去看处决女囚犯,当满脸横肉的刽子手使尽平生之力手起刀落时,“咔嚓”一声,飞溅的鲜血如一道殷红耀眼的闪电,通过视觉传感强烈地刺激了大脑脆弱的神经,吓得晕了过去,回家后一病不起,就这样“邪”了。 另有人说,别看如今她是一个邪而不傻疯而不颠的黄脸婆,在芳龄“二八”的时候,也是个出落得如水葱儿般的小家碧玉。由于禁婆贪财,将她许配给了一个比她大二十来岁的有钱男人做妾。她不满意这种婚姻,多次翻墙越室逃跑回家;禁婆不让她回家,回来就打。 可怜一个也算得上如花似玉的姑娘,面对强暴不屈不挠,最终急火攻心,变成了一个被老丈夫遗弃的疯疯癫癫的“姣邪子”。 大概是1956年,《天门报》记者采访了她,以《邪姣二》为题见了报,采用的是第二种说法,是封建婚姻和阶级压迫害了她,使人们对这个本来就不让人十分讨厌的“姣邪子”产生了同情,更另眼相看了。一时在县里还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姣邪子”的名气更大了。  “姣邪子”本人对自己是怎么“邪”的讳莫如深,对别人提这个问题十分反感,可见她痛苦之深。有时候正与人家聊天,只要有人一提起这事儿,她也不恼不怒,立即起身,双手一拍:“吙,荷叶包鳝鱼啰……”(天门话的意思就是“溜之乎也”),径直向四牌楼那里走去。真不知道记者是用什么高明的办法,从她守口如瓶的嘴里掏出了那些当时形势需要的话。 至今,“姣邪子”到底是怎么“邪”的仍然是个谜。 她母亲解放初期就死了,直到1958年在袁家办了敬老院后,她由国家养起来了。那麽58年以前的一段时间她是怎么维持生计的呢?不太清楚。可能是政府照顾,也可能是当禁婆的母亲还有一点积蓄。 “姣邪子”还认识几个字,说明小时候读过几天书。大约是1952年,天门县政府门前高大的白粉墙壁(过去叫照墙)上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次政治协商会议决议”,密密麻麻几千字,我们当时认不了几个。 有一天,我看见“姣邪子”面对着墙壁站着,嘴里念念有词,我以为她装腔作势做样子,就指着一个我认识的字考她,回答很正确。我又指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字问她,她回答了;因为我本来就不认识,当然不能判断她的回答正确与否,估计应该是正确的。 我们当时住在大陆客栈,,离四牌楼很近,“姣邪子”经常来串门。她与人家搭讪有个特点,除“爹爹婆婆”地喊一声外,最爱说的话是“啧啧,造孽啊!”,从不主动提问。说明她很精明,不刺探人家的隐私,也就是不撩事惹非。当人家问她的时候,她回答的都是一些短句子。如问“敬老院加了餐没有?”回答是“加了。”如问“有什么好吃的?”回答是“蒸肉嘛。”她在每一家坐的时间也不长,几分钟后又赶下家了,人们都说她是“陀螺屁股”坐不住,每天都要跑几十家。走家串户唠唠家常是他每天的“业务”和喜好,整个县城几乎没有哪家她不曾去过。 文化大革命,我下乡了,偶尔回天门也遇到她,她总是摸摸我晒黑的胳臂,摇着脑袋同情地说“啧啧,兄弟造孽啊……” 到八十年代再没有见到她了,估计死了。可能死于70年代中后期,即文化革命快结束的时候,享年约70来岁吧 。 举止文明,半疯半傻,能识文断字且不让人讨厌的“姣邪子”,是那时候天门城里的一个女性孔乙己,不过她没有被人家打断腿。 

杜鹃

摄影 04-13 09:30 阅读 5582 回复 5

鸢尾

摄影 04-12 13:08 阅读 4482 回复 2

湖北最新通告

天门聚焦 04-07 22:57 阅读 5915 回复 3
经中央批准,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解除离汉通道管控措施。为持续抓好疫情常态化防控,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湖北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I级响应机制等有关规定,现就解除离汉通道管控有关事项通告如下:一、从4月8日零时起,撤除武汉市交通管控卡口,有序恢复铁路、民航、水运、公路、城市公交运行。各交通运输单位要落实落细疫情防控措施,加强交通运输从业人员安全防护,确保交通组织安全有序。二、各地要继续强化小区管控,严格进出人员管理,实行身份必问、信息必录、体温必测、口罩必戴,守好社区一线防控阵地。三、各类公共场所要切实承担疫情防控主体责任,商超、公园、医院等已开放场所要严格实施体温检测、登记进出、流量控制,防止聚集性交叉感染。电影院、剧院、娱乐场所等继续严格执行负面清单管理。四、省内大专院校、中小学、中职学校、技工院校、幼儿园等继续延期开学。具体开学时间根据疫情防控情况,经科学评估后确定。五、广大居民要切实增强防疫意识,做好居家环境卫生,非必要不出小区、不出市、不出省,尽量减少出行,不参加聚集性活动,出入公共场所佩戴口罩。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必要不出差。各类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进京人员按照首都严格进京管理联防联控协调机制相关要求办理。六、各地要坚持零新增不等于零风险、解除通道管控不等于解除防控措施、打开城门不等于打开家门,坚持I级响应防控措施,坚持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担任指挥长的防控体制,慎终如始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加快恢复经济社会秩序,确保湖北保卫战、武汉保卫战全面彻底胜利。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2020年4月7日来源:湖北省人民政府网
广大市民朋友:清明节是祭奠逝者、缅怀先烈、追思故人、寄托哀思的传统节日。今年清明节,适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根据天门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暂停我市2020年清明期间公墓现场祭扫活动。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倡导文明祭扫新风尚,我们发出如下倡议:一、文明祭祀,谨防聚集。在疫情防控期间,尽量取消实地祭扫,不举行聚集性祭祀活动,倡导厚养薄葬新观念,弘扬孝老爱亲的传统美德,提倡节日期间多陪陪老人亲友,通过家庭追思、网上祭扫等方式寄托哀思、缅怀故人。二、安全祭祀,绿色环保。树立低碳环保意识,严格遵守防火和消防安全规定,不焚香烧纸,不燃放烟花爆竹,倡导鲜花祭奠、植树祭奠、网上祭奠等环保安全的祭祀方式。变实地实物祭祀为以精神传承为主的祭祀活动。三、网上祭祀,缅怀英烈。组织广大干部群众和未成年人开展网上祭英烈活动,引导人们为革命先烈、抗“疫”英雄等留言献花、撰写感恩祝福话语,把对革命先烈、抗“疫”英雄们的悼念转化为爱祖国、爱家乡的情感,努力为建设美丽家乡、富强祖国而奋斗。广大市民朋友们,保护好自身和家人的生命与健康安全,就是对逝者最好的告慰。让我们携起手来,从自身做起,积极推进移风易俗,文明祭扫,共度一个健康、安全、祥和的清明节!中共天门市委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2020年4月2日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