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五爷

文苑 2022-11-03 阅读 1.4万 回复 4
    五爷是我爸的长辈,还曾是村小学老师,教哩可好了!上世纪八几年,我在家刚刚上小学,我爸无以为业,就在家里的小卖部做小买卖,聊以为生。五爷常去我爸那里买烟,一来二去,五爷特别喜欢我  零几年夏天的某个傍晚,我爸有事不在家,天气闷热,风雨欲来的感觉!五爷又过来,掏出十块钱钱来,买了一包红金龙香烟。我把烟递给他,说了一句:“坐这儿歇会儿?”他答应了一声,刚坐下,外面就是一道闪电,接着就是轰轰隆隆的雷声,大雨倾盆而至。屋里的灯泡突然灭了,我点上蜡烛,室内一灯如豆,烛光晦暗灭明,随风摇曵,照在五爷的脸上。五爷坐着,苍老的身影如一尊雕像,一动不动。半天,他摸出一支烟来,点着,抽上一口,慢慢咽下,又徐徐吐出,余烟袅袅,缕缕不绝……      “我三十年代生人!”,五爷说。“上过私塾,见过日本鬼子杀人,建国后当过小学教员,58年到60年,当时正年轻,村里合大伙,肚子就没有吃饱过!你知道啥是合大伙吗?”五爷扭过头来问。“我哪会知道!”我回答。  “那是人民公社时期!白天,社员们集体干活,晚上,群众们夜夜开会。汇报思想动态,互相检举揭发……”  “吃饭时,一口大杀猪锅,汤稀哩耀人影儿!几十户人同时开饭,按人头,大人二两,小孩一两,一天!你说能吃饱不?家家户户还不能有锅碗瓢勺,发现谁家冒烟,民兵马上过去没收!上边说是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哼!”  “我那会儿年轻饭量大,饿哩呀!凡是能吃的都吃了。葡萄叶,榆树皮,麦糠……玉米棒子不等长熟就偷吃完了。有一回半夜我饿哩实在受不了了,就去偷生产队的红薯,被你狗子爷逮住了,还好没揭发我……”  “我到现在都感激他!”五爷说。“好不容易熬过了三年自然灾害,又继续WH大革命。天天这一派斗那一派,就没有好时候,生产也耽误了,照样没饭吃!也怪我自个,爱发牢骚。晚上在家说话没注意,就说了一句 ,WH大革命,越革越穷 !不防隔墙有耳,天不亮就有人踹我的门,说我对WH大革命有意见,把我押走了……”  我问:“谁会告你哩?” 五爷站起身,出门左右观望,外面漆黑一团,雨下得正急。五爷回来,复又坐下,低声说:“你**大娘……”我大吃一惊:“你不是喊她嫂子哩?”“是啊!那会儿别说是嫂子了,父子爷们儿也不中,两口子也照样,说揭发就揭发,唉……”  我问:“后来怎样了?”   五爷猛吸一口,徐徐吐出袅袅青烟,慢慢说: “后来,村干部派俩民兵把我关到一间屋子里,先辟头盖脸一顿,直想把我打死。我说别打了,别打了,我快招架不住了!那俩人才停住手!就从那儿,我就落了个外号——招架!我问准备咋处理我哩?那俩民兵说晚上开群众大会,准备批斗我!我一想,奶奶的,得跑!”  我问:“跑啥?不跑能咋着?”  五爷又慢慢吸口烟,徐徐吐出 ,“不跑?能把你打死!跟打牲口一样!我就说我要解大手,上厕所。趁他俩不防,翻墙跑了!” “当时我姑家,就是你爸姑奶家,离咱村五六里地,我想着先躲她家再说。当时咱村北发大水,田地都淹过了,好在都快干了,我就深一脚浅一脚往北跑,手里拿根棍,先探探淤泥深浅,浅了䠀过去,深了——打滚过去……小——儿,你不知道哇,我差点就淤淤泥里了……”  五爷停住话,紧抽了几口烟,烟头一明一灭,我一阵黯然。 “好不容易跑到姑奶家,一说情况,姑奶就慌了,赶紧塞给我俩窝头,说我:“猴(小名)啊,不是您姑不留你,是你留这儿不中啊!他们(指民兵)说追来就追来了,到时候咋办?别说我跟你姑父保不住你,只怕俺俩也得一块儿遭秧!听我一句劝,你赶快跑吧,跑哩越远越好,叫他们找不着你,也就那儿了!等平和了再回来……” “我还能说啥?跑吧!一路上东躲西藏,最后扒上火车,拉煤哩火车,先到内蒙,再出山海关,最后到了东三省,离咱家越来越远,这一路上啊……”  “到东三省咋办?吃哪儿住哪儿?”我问。  “走哪儿吃哪儿,到哪儿住哪儿,还能咋着?炼过钢铁,伐过木头,松花江上捕过鱼,啥都干过,那鞍山钢铁厂,可大了,可咱好几个村子大!……”  “那你不想家?”  “想又咋着?有家不敢回!后来我给你姑奶家写信,才知道村干部抓不着我,就把我打成了右派,我就更不敢回来了!”  五爷停住话,看看外面,雨小了一些了,我无言以对。  “直到1976年,M 逝世了,半年后我才敢回来。娘看见我大哭一场,你那俩姐,还有你**哥都十来岁了,都认不出我了……大队也不给我恢复工作,叫我看鱼塘,一天4毛钱,看了好几年。直到八零年,DXP上台了,有一回我去牛场赶会,碰见咱庄的马霖,给我捎信儿,说我平反了,让我赶快回去领通知,右派帽子摘了,还要给我恢复工作,补发工资……我哪敢信哪!一狠心,买个收音机听听,还真有这回事!我高兴哩呀,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唉!”  五爷长叹一声,我的心里也跟着好受了一点儿了!看屋外时,不知何时,雨已停了!一轮圆月悬于半空,月朗星稀,远处哇声一片……  这就是五爷的故事!有人说时代的一粒沙,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时至今日,五爷已经九十多岁了,晚年幸福!几个子女都很孝顺!也许,岁月不堪回首,往事只能随风!可是我们不应该忘记过去,否则就意味着背叛!  愿祖国昌盛,山河无恙!  愿岁月静好,春天常驻!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