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居者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文化和旅游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李金早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李金早简历:李金早,1958年1月生,湖北仙桃人,1976年2月入党,1978年12月参加工作,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研究生。1984年至1986年在财政部财科所工作,1988年10月至1994年8月在国家计委工作,1994年8月起历任桂林市副市长(1994-1996年挂职)、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市长。2001年10月起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同年11月兼任桂林市市委书记、市长,2003年4月兼任自治区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9月任自治区政府副主席,12月兼任广西国际博览事务局局长、党组书记。2008年1月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党组副书记、常务副主席。2011年10月任商务部副部长、党组成员。2014年10月,任国家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2018年3月,任文化和旅游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中共十六大、十七大、十九大代表,第九、十、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鄂旅投集团董事长刘俊刚也是仙桃人。两名仙籍老乡为仙桃旅游事业发展可谓鞠躬尽瘁。境内文旅资源匮乏的仙桃,于2016年成功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2017年在排湖成功落地“沔阳小镇”项目(已接近完工),而几乎是同一时期,天门境内的“江汉人家·竟陵古镇”项目宣告倒闭;2018年申报成功江汉地区首个4A级景区(梦里水乡)。
今年以来,随着二期基础设施的日渐完善,东湖公园终于以完整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鸟瞰整个公园,宛如一只腾飞的凤凰,翱翔在天门城东。“那时候,谁能想到东湖会有现在这个样子!”家住竟陵街道东湖社区的张浦感叹,曾经的鱼塘已成记忆,取而代之的是亭台楼榭、亲水栈道、绿植成林、一步一景。在2012年改造之前,东湖面积仅有360亩,湖面大多被鱼塘挤占,杂草丛生,淤塞严重,早已失去了原有的风采。如今,市委、市政府顺应民意,退地扩湖,还湖于民。在如今这个土地高度商业化的时代,这个城中湖是如何一步步“长大”的?连日来,记者走访相关部门,还原东湖“蝶变”之舞。20世纪70年代,原生态的东湖,让城区得水之秀。东湖公园应运而生,倚湖而建,因湖而存。1973年,东湖公园改建为城关渔场。进入20世纪90年代,随着城市改造的整体推进,人们填湖占地,短短几年间,东湖水体面积减少近三分之一张浦回忆,改造前,东湖一直背负着“鱼池”和“藕塘”的压力,水体割裂,杂草丛生,加之东湖公园相关配套设施陈旧、功能单一,市民渴望对东湖公园进行全面改造建设。2012年,市政府顺应民意,将东湖公园改造列入政府“十件实事”。5月,东湖公园综合改造工程建设项目破土动工。按照规划,东湖公园改造工程分两期进行,改造总面积975亩,第一期工程总面积564亩,第二期工程总面积411亩。2013年10月,东湖公园一期工程完工,建成民俗文化主题公园,与陆羽故园遥相呼应。改造后,东湖公园湖面面积由原来的360亩增加到了676亩,扩大了近一倍。2018年,在时隔5年之后,市委、市政府按照原有规划,启动东湖公园二期工程改造建设,这次改造,将公园总面积扩大到975亩。改建后的东湖公园呈“凤型”布局,东北为头,东南为尾,内设文化活动区、滨水休闲区、生态湿地区和时尚生活区等功能区,公园里的亲水栈道、观景平台,如今早已成为市民休闲游园的好去处。东湖公园在改造之初,就定位为民俗文化主题公园。游东湖公园,可以追寻天门民间文化,了解天门传统风俗,天门糖塑、采莲船、蚌壳精、花鼓戏、皮影戏、天门渔鼓……这些传统民俗文化在公园随处可见东湖公园管理中心主任周胜利介绍,公园里设置了70多个天门民俗文化题材,其中16个还制作成了约2米高的雕塑作品,分布在公园四周,游人可零距离接触。然而,公园改造,不仅在于重现历史美景,更是治理城区水环境的需要,是完善城市功能、打造宜居城市的需要。东湖公园的改造,充分体现了我市城市建设的前瞻性和生态性。为了确保东湖湖水不被污染,在施工之前,市政府对东湖水域周边排水进行了摸底,同时新建截污管道,排入东湖的雨水、污水将通过排污管道一直输送到污水提升泵站,送入污水处理厂处理。同时,为了让东湖水系变“活”,在东湖改造过程中,通过打通前壕和后壕,将东湖、西湖连通,加上打通西湖与河山支渠引入汉江之水,连通东湖与天门河,在汉江、河山支渠、西湖、东湖、天门河之间形成一个水循环体系,让东湖“死水”变“活水”。在市住建局副局长隆拥军看来,东湖公园能有如今的面貌,是多届党委政府持续发力、聚焦民生工程的结果。一张蓝图绘到底,才有了东湖公园如今的涅槃重生湖泊是稀缺资源,特别是城中湖更显珍贵,如果将湖泊周边用作楼盘开发,将会带来短期巨大收益。据了解,东湖公园二期400多亩地,如果进行开发,按照当前东湖周边地价,每亩土地出让价格在200万元以上,可以创造超过8亿元的收益。然而,市政府选择了还湖于民,改造东湖公园。“这样的远景投资绝对是值得的。”隆拥军说,短期来看,是少了现金收益,长远来看,对于城市未来发展大有益处。首先,借东湖改造之机,湖泊周边的25个排污口全部实现截污,东湖将彻底告别污水直排入湖的尴尬。同时,经清淤、扩湖后的东湖,正常蓄水位接近2米,整体蓄水能力较改造前提高1倍。其次,城市宜居指数、市民幸福感明显提升,东湖、西湖的改造,让市民切实感受到了湖泊对城市的重要性,城在水中,水在城中,多了水乡园林,少了“水泥森林”。再次,城市品位和城市形象得到明显提升,这将直接或间接提高城市知名度和影响力,无形之中带动招商引资和人才回流。此外,城区水资源容纳能力进一步增强,东湖蓄水能力将增加近一倍,对城区排灌体系、海绵城市建设将有持续和深远的影响。5月17日下午,在竟陵街道东方社区菜市场门前,施工人员正在小区道路两旁铺设大理石板。东湖改造,也带动了周边小区环境的改善东方社区居民马金娥的家就在东湖旁,打开后门就可见到一湖碧水。“我们这里现在是名副其实的湖景房了。”马金娥说,屋后以前是一片鱼塘,杂草丛生,每到夏季,经常会有阵阵腥臭味,如今鱼塘变湖泊,门口就是公园,空气都清新了不少。居民王阿姨有早晚快走的习惯,每天步行数量都在2万步以上。此前,她每天都要步行两公里到东湖转转,如今,东湖公园二期改造完成,“再也不用跑那么远去散步了。”她说。东湖公园二期改造,一直受到东方社区居民高度关注。在改造的那段时间里,居民刘琼华每天都会到现场看看。“环境变好了,住在这里心情也会好。”刘琼华说,她现居住在城北的一套商品房里,如今打算搬回东方社区住,“以后就在这里养老”。每到傍晚,东湖处处游人如织,广场舞队伍翩翩起舞。市住建局相关负责人说,为了方便市民休闲健身,东湖公园不仅建设了多处湖心岛和亲水平台,沿湖亲水栈道都采取“闭环”设计,让游客在游玩之余不走回头路。如今的东湖,逐步实现了水清、岸绿、景美的生态“蝶变”,沿湖步道总长度约8公里,每天游园游客数千人。(天门日报 记者付磊磊)
首先感谢邓超明先生、陈东升先生对天马的悉心培育和鼎力支持,但一点意见还是要提的哈。
新闻宣传工作可以说是一场马拉松赛事的灵魂,能让媒体渠道的受众身临其境,真切地感受一项运动、一个赛道乃至一座城市的脉动和热情,能广筑口碑、延续它的价值。
然而2019年天马,新闻性和传播性太弱了。从比赛当天到现在,除了一个几百来字的官方通稿和无数张没有中心主题、除了看到一群人在跑步、不能传递任何细节性人文情怀的图片以外,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或生动或具体的文字性叙述报道(哪怕赛时赛后一个暖心的小故事),也没有看到外地驰赴天门参赛的朋友对赛事举办的任何评价(哪怕一两句评价都没有),内心有一分失落和遗憾。
2016首届武汉马拉松以及之后的几届,我透过新闻资讯了解到武汉市政府为马拉松的举办,为城市细节的大量修补、赛事中事无巨细的保障、赛后文化周边市场的开发、在跑友群体中的城市文化推广以及提高市民的体育素质和健身热情做出了极其巨大、卓有成效的努力,当然结果颇令人振奋和欣慰,汉马在全国各地带来的反响反馈非常好,赢得了大众的口碑。
对天马官方而言,用唯独一篇生硬的通稿概括了整场比赛,不会让参赛者、组织者觉得为这次重大活动付出的努力有些许不值吗?马拉松的新闻报道缺乏故事性,这说明此次赛事的传播力度和内容张力不够,让人觉得天马是“为举办而举办”,缺少人文情怀,在一定意义上辜负了这座城市。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