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勒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真的诗人的情怀

文学 2020-11-03 阅读 6355 回复 3
今天无意中看到一个文学网站《经典**网》。其作品高度我不作评述。只是看到了一则“征稿启事”,针对这个我想说几句。拟出版物似乎是《当代有影响力诗词选》,具体名称记不准了。其大意是,入选诗人,每页作品需认购2本书籍,每人最多出30页的作品,每本88元。 总而言之,出书是要自己花钱买书的,以缓解文学刊物发行难的困境。说白了,就是几个作者出书,然后自己把书买了。以实现其有影响力的梦想。说得难听点似乎有花钱买虚名的嫌疑。自己几个人组个圈子,做出版游戏。 由此可见,这种网站评选所谓当代有影响力的作家、诗人。甚至中华十大作家、十大诗人公信力有多大,水分有多大。根据介绍,凭此刊出版能作为加入诗词协会的凭据。原来诗词协会不是看作品质量,而是和有些饱受诟病的评职称评教授要求论文多少篇一样道理,致使屠呦呦教授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评为院士,袁隆平不能评为科学院院士一样道理。至于说认购方便馈赠亲友,是否有炫耀之嫌呢?不如发个朋友圈方便吧? 一个真正的诗人是不惮是否成为所谓的“有影响力诗人”。不惮是否评为所谓的十大诗人。去追逐的人真的涉嫌沽名钓誉罢了。 在我心中,真正诗人的情怀是淡泊名利的。是不会沽名钓誉的。在现代网络如此发达的年代,不会为了所谓的名誉,去刻意把作品变成自出自买的铅字。 以上仅代表个人观点,君以为然否?借大龙先生的一句话作为结尾:“可以交流、商榷、批评。不接受攻击和谩骂。”

很熟悉的母亲

文学 2020-06-26 阅读 5912 回复 4
层层的断土坡,像一块块巨大的泥砖,垒成犬牙交错的无尽的断壁悬崖。偶有几棵光秃秃的树,更显得这天大的魔方荒凉与萧杀。在这无数的魔方般的人间奇迹之间,也有些避风的泥土小路,修远而坎坷。这时,几只哀嚎的大雁排成八字。在呼喊这荒凉大山的灵魂回归世界。让这无休无止的死寂,焕发一些生机。 在悬崖的底部,千年的腐叶层层叠叠。再恶的腐臭也传不到面上来。只在那里继续恶腐。可今天来了个不速之客。一个身负重伤从悬崖上掉下一个身中两刀的母亲。而且已经满目苍夷。这位母亲的怀抱里紧紧地抱着一个婴儿。即使伤痕累累,也忘不了给她的孩子哺乳。在这悬崖底部,绝望的母亲只能对天长叹,祈祷苍生。 天佑母亲,这位母亲倔强地活了下来。这位母亲的孩子,也靠这天露活了下来,慢慢长大,他决心将他的母亲救出这绝人的深谷,哪怕粉身碎骨。这一天,又是雾霭沉沉的日子,这深谷中长大的汉子,突然听到一阵悠扬而清晰的笛声。是从红圣坛方向飘来的。这笛声愈发近了,都有点震耳发奎了。足以震动这里整个的山脉,唤醒这沉睡的世界。染红了整片的天空,驱赶走这恶毒的雾霾。 汉子深深吸了口气,认真地聆听。他想让这笛声,变成汹涌的波涛,在心中久久的回荡。正是这汹涌波涛的冲击,给了他无穷的力量。吸收这笛声的营养,便在这片土地上已深深的扎根。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了,他不容许他的母亲再受到任何凌辱,他不容许他的母亲再受到任何伤害。其实这位母亲所有人都认识,也认识这位汉子。猜一猜他们的名字吧!

上吊正在进行

灌水 2020-06-09 阅读 7541 回复 3

一次小学代课

天门聚焦 2020-05-27 阅读 8505 回复 19
那是1990年,我到杨林黄岭去看望同学。他是高中毕业后到小学代课的。然而不巧的是那天他弟弟生病了,要带他弟弟去看病。他的母亲早逝,父亲在外地打工,家里只有兄弟俩。 可是三年级只有他一个老师,没有多余的人,连上下课铃声都是几个老师轮流值班来敲的。于是,他让我帮他代半天,我只好答应。他只告诉我,数学教周长,语文就教成语,英语就教两个单词吧。然后他把教室指给我看了看。就急匆匆走了。 我给上的第一节课是英语。先告诉孩子们黄老师今天有点事,由我来代课。可是教什么呢?于是我想到的第一个单词是boy。为什么呢?因为我上小学时,我的老师叫我们读“拜”,读了两年。中学时才被老师纠正为“簸以”。所以印象深刻,谁知道,一写上黑板,同学们便异口同声的念道“簸以”。我很欣慰告诉同学们,正确。于是我想到第二个单词“thanks”,因为这个单词给我的印象更加深刻。大学英语老师帮我单独纠正了20分钟。我一遍又一遍的“扇可死”,被老师一遍又一遍地纠正:“来,舌尖抵住牙齿,然后爆发出来。”可我总做不好。最后,老师要去托福班辅导去了,让她十岁的女儿教我,教会为止。一直到了半小时后才得到小老师的认可。顺便交代一下,我的这位小老师地道的美国哈弗出生和长大的中国小孩。从此我们结缘成了朋友,后来经常到老师家,老师很感慨。说:“其实不怪你们,也不怪你们农村中学的老师。我们国家太缺乏英语老师了,哑巴英语现象太普遍了,尤其农村。” 后来,我慢慢知道了老师回国的原因。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因老师留学到美国攻读外国文学博士。他的丈夫被一群人以里通国外为由整成了残疾。一条腿严重瘫痪了。为了照顾丈夫,毅然回到了国内。当时国内包括大学都缺乏英语老师。她除了代我们外,还在武大代一个系研究生,在同济医大(现华中科大)代托福培训班。同时还兼任省翻译协会的副职。她的丈夫我认识,曾经也是一位优秀的教师,后来因为身体原因安排在学校收发室。因为当时我还是学生校刊“翱翔”总编。和收发室打交道多。也就更多地了解了英语老师的情怀。我想用伟大两个字来形容都不为过。 想到这,我便把这个单词写在黑板上。同学们还是异口同声回答正确。我真的很欣慰。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我向同学们了解了一下平时的教学情况。他们告诉我,老师平时不太教他们发音,而是用老师自家的一台旧录音机给他们放磁带。我的同学,他们的老师是在用这种方式在对他的学生们负责。那个时候,录音机还是奢侈品,我的同学是买的别人家用坏的,又去修了修。随后,我只好借同学们的教材,教了他们两个新单词,苹果和香蕉。同学们第一次没有使用变调的录音机,学会了这两个单词,我耐心教他们口型和发音技巧。他们也感到这样学习更方便。更容易掌握。 在同学们的要求下,语文和数学课改上英语。我同意了,接下来的两堂课,我认真地教了他们所有音标的发音技巧。最后剩下一点时间,我教他们唱了一首歌。歌名叫“篱笆墙的影子”。这首歌洪亮地传遍了整个校园。乡村的夜晚呀,什么时候不用煤油灯变得还是那么亮。 歌声惊动了校长,了解情况后,他并没有责怪我自行来代课。而是邀请我第二天来学校给其他有英语课的班级讲讲音标。我痛快地答应了。 这就是我当了一次“非法”代课小学老师的经历。而我始终不能忘怀,忘怀当初的感怀!现在这所小学应该不存在了,被更好的学校所代替。历史的车轮呀,始终滚滚向前。现在应该是飞了!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