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陈东升父亲陈万林是京山杨集镇双墩村人,1940年参加革命,新四军第5师连级干部,主要活动在大洪山一带。解放后转业来天门工作,先后任天门贸易公司总经理,天门驻武汉公司经理,木材公司副经理,林业局副局长等。陈东升从小就感觉自己不属于天门,觉得自己像个“移民”,陈家在这里没亲戚也没祖坟,亲人去世后也是送回京山,漂泊感和匮乏感不断冲击着这个热血青年的内心,有一个很坚定的目标,一定要上大学,冲出天门这座小城。1975年的中国,18岁的陈东升高中毕业了,那时的高考还没恢复。为了获得一个工农兵大学的名额,陈东升来到天门微生物研究所工作,成为一名技术工人,选择与螟蛉虫打交道。研究所里有一半是上山下乡的大学生,一心想上大学的陈东升经常向他们请教,自学了无机化学、有机化学和微生物学。1977年还在田间做调研的陈东升听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于是兴冲冲报了名。陈东升白天工作,晚上拼了命地学习,终于过了高考录取分数线,可是因为说错话政审不合格而没有上大学。虽然人生受了很大的打击,更加坚定了他一定要走出去的目标(猜想他这个时候一定特别讨厌天门吧),觉得天门这个县城不能容纳他。他说:我的心目中始终有一个清晰的目标。无论经历过什么,都要成为有用之人。他接下来继续高考,终于在2年后才如愿以偿地考入武大政治经济学。大学毕业后就职于北京对外经济贸易部国际合作研究所(其父也是贸易相关工作)。在工作中迅速成长,1988年接触到财富杂志世界500强排行榜,萌生创办中国企业500强排行榜,获得巨大成功,陈东升乘胜追击,举办了一系列的活动,借此认识了一大批企业家。92年南巡讲话后陈想创业,因为学的是文科,无法从事高科技办工厂。他觉得自己一直研究宏观经济,自己的优势是做服务业,于是想到创办拍卖行和人寿公司。创办拍卖行的动机是在杂志上看到西方有很多拍卖行,而中国还没有。第一次拍卖利用朋友关系才成功,有了名气后业务渐渐做大。嘉德也让他接触到了更多的富商,积累了大量的人脉。创办保险公司的动机是因为日本之行,看到日本有很多保险公司。92年申请到95年批准期间,只有他一个人想到办保险,此时保险行业还是一片蓝海,其他人申请的都是银行证券信托公司。因为他敢为人先,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有回报的。陈东升理想远大,认为自己未来一定是一个重要人物。他比较喜欢想问题,想的比较深,目标定的比较高。有了目标后,他觉得大事要敢想,小事小一点点做。怎么做呢,就是模仿世界上最先进的公司。他有一句名言:创新就是率先模仿。笔者认为,陈东升有如此成就,一是要感谢他的父母,双职工的家庭给了他良好的成长环境,他才能从小看很多书和报纸,一直读到高中,毕业后也能分配到研究所工作。二是感谢天门教育,他天门教育的受益者,那时天门教育水平很高,所以他才能考上一流大学,才能学到很多知识,积累人脉,毕业后分配到好的单位,视野和见识都得到了增长,最后成就一流人生。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陈东升自己的个人奋斗,他是天门人民的骄傲,我们应该学习他既能立志,有远大目标,也能脚踏实地百折不挠奋斗的精神!

煤电真的不好吗

天门聚焦 07-07 01:06 阅读 6953 回复 36
首先说一下结论,火电(包括煤电),在过去、现在甚至是未来,都将是中国电力供应的中流砥柱。火电厂对于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要不然仙桃zf也不会为了一座火电厂前赴后继,锲而不舍,甚至专门修了一条货运铁路。zf领导绝对是社会精英,掌握的信息肯定比我们多,不会随便做决策。至于你们所说的大把的风电,业内被称为“垃圾电”。只有夜里风力大,白天用电高峰风力根本不能发电,而电不能存储,所以风力发电成本高,上网电价依靠国家补贴才能存活。大家看到的矮粗烟囱,一直冒“白烟”看着像超级污染源,其实只是冷却塔,用来冷却水蒸汽,循环再利用,避免浪费水资源的,所以那一直冒的“白烟”只是水汽,无污染。现在脱硫、除尘设备完全可以做到几乎零排放。燃煤产生的粉尘通过脱尘器效率达99%,至于烟气,都会进行脱硫处理。可能有些地方阴奉阳违,环保执行不力,那不是煤电的问题。何况现在国家越来越重视环保,“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很多小的发电机组都被强制关闭了。环保执行不力的问题每个地方都有,就拿天门来讲,开发区和岳口全是各种污染的厂,相信大家在论坛里有看到过。天门的污染不比其他城市差,所以就不要总是嘲笑其他地方了。事实上天门的这些厂,是潜江仙桃那些地方不要了,才不得已跑到天门来的。纵观世界和中国,想要富强,都是发展工业,过程中肯定会有污染,有钱了再去治理。大家肯定看过柴静采访丁院士关于碳排放污染的视频吧,在国家利益面前,污染算个屁。拿潜江来讲,潜江一开始在泽口和竹根滩建立工业园的时候也是很多污染,人民埋怨声很多(岳口人民一定有同感吧),现在潜江发展起来了,污染也慢慢治理好了,上市公司越来越多了。只有发展工业,zf才能有钱,才能改善民生,不至于让人民只能上昂贵的私立学校,人民不至于花好十万住“七天酒店”(在城里买房子,只能过年回来住7天)。不要说服装产业无污染,实际上服装产业算不上工业,而且很低端可替代性强。我也不赞成总是拿交通说事,咸宁赤壁麻城孝感的交通不好吗?作为平原地区的天门,省府对天门已经够好了,交通已经很便利了。京山以前的交通比天门差多了吧,为什么它们的工业比我们好,所以要想想是不是人的原因,大家应该记得“中国棉改第一人”陈远豪,多的我就不说了,他离开天门后仙桃的上市公司马上就把他挖了过去。所以,所谓的交通,只是发展不力的遮羞布罢了。上面那张图可以看出我们国家还是以煤电发展为主。煤电建造成本低,周期短收益大,没太大污染。风车成本高,一个风车一两千万,风车损耗的太快,财务账面折旧减值很吓人,除非电力可以存储,否则风力发电永远上不了正席。我们应该虚心向人家学习,而不是沉浸在的自己的世界里,觉得天门NO1,其他地方都是垃圾,相信大家有听过坐井观天和夜郎自大这两个成语吧。
一.开通背景随着天门南客运站的开通以及皂仙公路的即将全线贯通,仙桃天仙公司为了扩大发展,以及天东人民的出行需求,此条线路应运而生。由于客车师傅都是仙桃人,对天门不太熟悉。为了确定发车时间,停车站点,具体票价。仙桃的客车师傅开着车一遍遍地勘探线路,向周围的村民打探地点名称,最终线路得以成功开通。二.陷入困境由于客车师傅是吃大锅饭----每天不管发多少班车,拿的工资都是一样的。至于亏损还是盈利嘛,那是公司的事。这就导致了一个后果,客车师傅随意发车,有时候觉得乘客少,为了某一班火车的乘客,推迟很长时间发车,有时候师傅觉得天气热,故意减少班次,反正拿的钱不变。于是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师傅不按时发车,乘客等不到车就不坐了,师傅觉得客少继续不发车,最后人越来越少,公司持续亏损,终于在去年6月30日停了这条路线。三.力挽狂澜乘客发现没车坐了,于是在书记专版投诉,运管又找到了天仙公司,天仙公司派出得力干将甲。甲分析原因后觉得这条线路还是大有前途,取消了大锅饭,开始自付亏盈,固定发车时间和站点,把发车时间贴在各站点,同时加大宣传。重新营运后刚好是暑假时间,当时这条路线就盈利了,其他司机看到有利可图后,也慢慢地加入了进来,客流量慢慢地有了保证,形成了正向循环。四.客流来源以某一班车为例,皂市上车3人,胡市1人,代湖农场1对母子,卢市北湖路口1人,净潭3人,蒋三台1人,干一0人。其中皂市车费20元,胡市车费17元,代湖14元,卢市以及净潭12元,蒋三台10元。据师傅介绍,客流主要以皂市,卢市,净潭为主,因为干一有直达车,所以坐车人比较少。当然师傅最喜欢皂市的,因为票价高,同时皂市也是起点站,所以也会有一定的客流量。大部分人是去天门南坐车的,也有3人去仙桃电子厂上班。由此可见,此条线路大部分是旅客流和务工流。五.奇闻逸事此条路线的一个司机,暂且称之为乙吧。乙怀揣着8000块钱去海南闯事业,没想到遇到诸多不顺,回仙桃时候只剩下800元。走头无路之际找到甲,成为皂市至天门南班车司机的一员。没成想碰上了今年的疫情,客车停运让他又没了收入。正当愁眉苦脸之际,刚好有个亲戚有个熔喷布工厂,对了,忘了说乙是彭场人。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别人都拿不到货的时候,乙可以很便宜地拿货,然后倒卖,于是又一个百万富翁诞生了,再也不用开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