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记忆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小区里有只小松鼠

灌水 2023-12-06 阅读 9291 回复 1

她在丛中笑

灌水 2023-12-05 阅读 8573 回复 2

花花世界迷人眼

摄影 2023-12-05 阅读 2.1万 回复 2

乡村的孩子

灌水 2023-12-03 阅读 7396 回复 2

孩子的世界

灌水 2023-12-03 阅读 8579 回复 2

今日早餐

美食 2023-12-02 阅读 1.4万 回复 2

童年时光

灌水 2023-12-01 阅读 8981 回复 2

登上山顶看美景

户外 2023-11-30 阅读 1.9万 回复 5

最美的时光

爱秀 2023-11-29 阅读 1.4万 回复 2

繁华盛世,人间烟火

摄影 2023-11-29 阅读 2.2万 回复 4

喂海龟

户外 2022-10-30 阅读 12.5万 回复 4

学舞蹈的孩子们

灌水 2022-10-30 阅读 1.3万 回复 2

阿三是个传奇

文苑 2022-10-30 阅读 1.1万 回复 0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阿三就是一道风景,一道无可替代的亮丽的风景。依稀记得阿三第一次来我们湾里的情景。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和隔壁的小华、玉才等几个小伙伴,正在我家门口的禾场上滚铁环。忽然,村头传来一阵小铜锣的“梆梆”声。“喂!小华,卖麻糖的又来了。快去看啰!”玉才嚷嚷着。以前那个卖麻糖的老头每次到村头时,就敲响了那个碗口大的小铜锣,声音清脆响亮。玉才拉着小华直往铜锣响起的方向跑,我也赶紧追了上去。这时,小华家的那头大黄狗,也倏忽从他家的堆垛缝里蹿了出来,尾随在我们屁股后面。铜锣声已经到了我们跟前,原来是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年轻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这时,只见小华家的那条大黄狗,发了疯似的,突然向那个骑车的年轻人猛扑上去。“啊!”年轻人惊呼一声,自行车立马歪倒在地上。“大黄!你疯了,还不快过来!”只见小华大吼一声,三步并着两步跨到大黄狗身边,抡起右手,使劲拍打着大黄的身子。大黄听话地停下了,嘴里还不住地喘着粗气。我和玉才赶紧跑到年轻人身边,玉才轻声问道:“狗咬到你没有啊?”年轻人有些惊魂未定,“好险!”他说道,慢慢扶起倒在地上的自行车,我也动手帮他使劲把自行车往上拉。自行车扶起来了,年轻人十分感激地说:“谢谢你们了!小伙计们!”说完,他从挂在自行车笼头上的一个绿色帆布包里,掏出几支棒棒糖来,一人给了我们两支。我们知道了这个年轻人叫阿三,是个瘸子,剃头匠。自那以后,每次阿三到我们湾里来,都要给我们带几支棒棒糖来。有时候,还给我们每人几颗亮闪闪的弹珠子。暑假的一天,我和小华、玉才又来到村头的那棵老楝树下,一边捡着掉落在地上的有些干瘪了的楝树子儿,一边远远地望着那条黄干泥巴路的尽头,我们都盼着阿三能突然出现。这时候,我总是喜欢噘着小嘴儿,跟小华和玉才做个鬼脸,然后说:“阿三要是住在我们湾里就好了。你们说是不是啊?”小华会眨着一双水汪汪的眼晴,怪笑着说:“是的,是的!”还故意把语音拖得老长。玉才也伸出两只小手,把我的后腰紧紧抱住,跟着说:“那我们就不让他走!把他留在我们湾里头!”当我们几个小家伙饶舌着,张望着,期盼着的时候,黄干泥巴路的那头,竟真的出现了阿三的影子。我赶紧把手里的楝树子儿往远处使劲一扔,两条腿一上一下在半空中蹦了起来,并高呼说:“阿三——阿三——”玉才也拉着小华的手,向阿三来的方向跑去。不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阿三的跟前。阿三骑着那辆已经掉了颜色的加重永久牌自行车,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确良短袖衬衣,下身穿一条灰色长筒裤子。他那有些颀长的脸上,一双浓眉大眼很是精神,还淌着一串汗珠子。见到我们几个小鬼头,阿三赶紧把自行车的刹把刹住。他立直身子,左脚先蹬在地上,右腿慢慢地从自行车的三角架上往左移动着。下了自行车,阿三便把自行车的支架撑起来。阿三依旧从挂在自行车笼头上的那个草绿色的帆布挎包里,摸出几支棒棒糖,往我和玉才、小华每人手里塞上一支后,笑眯眯地问我们:“想阿三了吧?”“是的!想你了!”我嘴甜,一下子从口里蹦出这句话来,“我们都巴不得你住在我们湾里头!”“真的?”阿三瞄了大家一眼,佯作惊讶状。“嗯!”小华和玉才异口同声地说,“你来了,我们什么都有了。”阿三一边和我们说着话,一边瘸着右腿,吃力地推着自行车前行着。不一会儿,我们就拥着阿三到了村头。我们这个村子颇大,两百多户人家,分三排居住,黄干泥巴路就从三排湾子的中间通过。“阿三来了?快先歇歇脚!”小华的爹李屠夫正在门口的一棵老槐树下搓麻绳,见到阿三,他忙放下手里的活计,快步走过来帮阿三把自行车扶稳,然后把支架立了起来。小华的姆妈桂花婶,也赶紧从屋里端出一条长板凳来,对阿三说:“快坐快坐!这大热天的,真辛苦你了阿三!”阿三从自行车的笼头上,把一条挽着的白毛巾解下来,在脸上擦了几把汗,然后落座。此刻,小华和玉才几个也打了胜仗似的,在湾子里跑来跑去,大声嚷嚷道:“哦哦——阿三来了哟!阿三来了哟!”听到叫声,湾子里的许多男人、女人和孩子,陆陆续续从自家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向李屠夫的门口涌了过来。李屠夫的门口热闹起来了。“阿三,你差不多有个把星期没来了吧?”歪嘴天青叔向阿三打着招呼,口齿有些不清,“你看,我这满脸的胡子,又这么长了。”天青叔一边说着,一边捋了捋下巴上的胡子。他的头发也很长了,几乎把耳跟全部罩住。“不急,天青叔!”阿三从板凳上站了起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游泳”牌香烟,用左手拆开,然后抽出几支来,一一散发给在场的男子,“先抽完这支烟,再给大伙儿剃头了!”桂花婶对阿三说:“三,婶子这就给你烧热水去。”说完,桂花婶扭过身子,大摇大摆地朝自家厨房走去。阿三把自行车衣架上的一个不算太大的四方木箱子打开,只见剃头用的折叠刀子,推剪,长剪,挖耳勺,还有一块黄色的肥皂,一把圆圆的小毛刷,很匀称地摆放在几个小框内。阿三把木箱搬到李屠夫端出来的一个小木桌上,然后,又从自行车的三角架上,解下一个有些发黄的细长的布袋子,从里面抽出一卷报纸来,递给海子叔:“海叔,你眼睛好使,念给大伙听吧。”海子叔接过报纸,随即打开,一个黄色的报夹子露了出来,“当心点,海子叔,不要把报纸弄烂了。”阿三叮嘱道。前几次阿三每次来湾子里给大伙儿剃头的时候,海子叔总是对阿三说:“阿三,你大哥在邮局送报纸,有时间,你叫他把别人看过了的报纸,拿几张回来给我们看哈。”阿三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上次来的时候,阿三就带来了一卷报纸,湾子里有几个喜欢看报纸的人高兴得咋样的。一拨人围着海子叔,听他煞有介事地念起报纸来。我和小华、玉才以及湾子里的另外几个小伙伴,都围着阿三,迫不急待地等着阿三从帆布袋子里拿出他的另一样宝贝,也是我们最喜欢的东西——那个长方形的黑色的录音机了。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这东西叫录音机,因为我爹、还有小华爹李屠夫,甚至全湾子里的人都没有见过这洋机器。阿三说,他的姑爷在县里的广播站工作,他到他姑爷家去玩的时候,看到了这台洋机器,硬是缠着他姑爷好半天才要回来的。阿三来我们湾子里给人剃头的时候,就一直把这台录音机带在身边。一有空,他就打开录音机,把大伙儿说的话,全部录了下来,然后再放给大伙儿听,听得满湾子里的人笑弯了腰:歪嘴天青叔的口吃声,李屠夫粗如宏钟的大笑声,腊梅嫂子用竹条子吓唬儿子亮亮的吼叫声,亮亮哭嚎的尖叫声……不过,最让我们着迷的,还是录音机里播放的电影《小兵张嘎》的录音。每次阿三一来,我们几个小鬼头就缠着他,让他播放给我们听,他也自然很助我们的兴,把录音机往桌子上一摞,按几下按键,录音机里面便传出唯妙唯肖的枪炮声和欢呼声来。阿三把录音机照例摆放在李屠夫的桌子上,开始播放。我们几个小鬼头眼睛盯着录音机,耳朵竖得老直,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看到满禾场的人这股高兴劲儿,像过年一样,阿三的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来。桂花婶子出来了,她对阿三说:“三,水烧热了,你可以开始了。”阿三笑着说:“婶子,太感谢您了,每回到湾里来,都麻烦您烧水,还在您家里又吃又喝,我真不知道该咋谢您才是呢!”桂花婶把手一摆,连声说:“看你这孩子说的啥话?有啥子好谢的?我这房前屋后的柴火烧不完,不要花一分钱,”说到这里,桂花婶子又说,“吃饭又算个啥?我们吃什么你吃什么,随餐便饭的,又不是专门为你做的!”“好了。帮我剃头吧!”歪嘴天青叔等不急了,他坐在凳子上,努努嘴,对阿三笑着说,“开始吧!”“好嘞!”阿三回应道,声音粗且宏亮。阿三先把围裙帮天青叔围上,接着拿出那把白色不锈钢推剪,用梳子把天青叔有些凌乱的长发上下梳理几遍后,然后,用梳子把天青叔左脸的头发搂起,右手紧握着的推剪开始在天青叔的头发上轻轻推了起来……约摸十多分钟的工夫,天青叔的头发就给理好了。阿三又从桂花婶的厨屋里倒来一脸盆烧温的水,天青叔低下头,就着脸盆,阿三先用水把天青叔的头发全部打湿,接着把那块黄色的肥皂在水里捂湿,在天青叔的脑壳上左右上下擦过几遍后,左手按着天青叔的头,右手则拿着一个圆形的胶梳子,在天青叔的脑壳上均匀地划动起来。那“哧哧哧”的声音,又响又脆。脑壳洗过后,阿三又将小毛刷蘸些水,在肥皂上擦过几下后,开始在天青叔的脸上和胡子上划动起来。待天青叔的胡子开始变得有些柔软时,阿三便拿起那把擦得铮亮的折叠剃刀,在天青叔的脸上和下巴上小心翼翼而又麻利地晃动起来。天青叔紧紧闭着双眼,任由阿三左右扭动着他的脑壳,静静地享受着胡子被刮断的那种脆响和酣畅。阿三帮天青叔把头发胡子都剃好后,又拿出那把长剪刀,天青叔仰着脖子,阿三小心翼翼地将剪刀伸进天青叔的鼻孔内,“嚓嚓嚓”地剪了起来。 鼻毛剪完了,阿三又从箱子里一个小竹筒里,拿出一根又长又细的挖耳勺,帮天青叔掏起耳屎来。待头上的一番功夫都弄妥当后,阿三把天青叔脖子上的围裙解下来,用一把干毛刷,将天青叔脑壳和脖子上的细发全部刷干净,然后,便开始他最拿手的一招绝活——帮天青叔整背了。只见阿三先用两只手在天青叔的两只肩膀上拍了几下,那力度不大不小,均匀得当。然后,阿三的左右两只食指,在天青叔的肩上缓缓按动起来。一边按,阿三一边问天青叔:“舒服吗天青叔?”“舒服舒服!真恨不得你天天帮叔这样按!”天青叔照常眯着眼,享受地说。按了七八分钟后,阿三又把天青叔的背部用两只手左右夹住,时而前,时而后,时而左,时而右,旋来转去,力道适中,几分钟下去,天青叔直喊道:“好了!阿三!好了!阿三!真TM比玉皇大帝还要舒服!”约摸四十五分钟的功夫,天青叔的头剃好了。他掏出五角钱来,放在了阿三的帆布袋子里。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了,桂花婶喊阿三吃了午饭。阿三歇了十来分钟,又开始给小梅三岁的儿子毛娃剃头了。“我不!我不!”毛娃吓得直哭,乱挣扎,在小梅怀里。“小乖乖,别怕别怕!”阿三把剃头刀子放在箱子里,从帆布袋子里拿出两只棒棒糖来,递给毛娃,“来,小乖乖。剃好了头,叔叔天天给棒棒糖你吃,好不好啊?”毛娃接过阿三手里的棒棒糖,听话地由阿三剃了起来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