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手指

电 话

2015-12-07阅读 7503文学


窗外,大雪纷飞,窗户玻璃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旮瘩。陈婆婆坐在床头,呆呆的看着墙上滴答滴答的挂钟,总感觉指针走得太慢,太慢。
陈婆婆拿着手中老掉牙的手机纠结着,打个电话吧,还不到6点。在异地读大学的外孙子说好6点的火车到站。不打吧,不知火车会不会晚点。就这样手机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
“ 叮当”,终于到6点了!
喂!喂!孩啊!喂喂!怎么打不通呢?手机里总是回复不在服务区。对了,准是孙子手机欠费了。
陈婆婆赶紧披上大衣,顺手拿起拐杖,一步步地蹒跚下楼。楼下就是小超市。
你这可以交电话费吗?
可以,可以。超市服务员连忙回答道:
您给谁交费呀?
给我孙子交50元的手机费,我孙子坐的火车6点钟到站,我跟他打电话打不通。
好好,我现在就跟您交,服务员接过陈婆婆的50元,把手机费给交上了。
婆婆,费已交上了,您再打看看?
陈婆婆正要打电话,手机铃声响了。
喂!是孩吗?你到没?早前打你电话打不通,姥姥跟你交了50元的手机费。
啊?不欠费?是信号不好!
你不来我这了?哦!你妈接你了?好好!
天冷,多穿点,改天来姥姥这,姥姥跟你做好吃的。
说完,电话哪头挂断了。
看着陈婆婆有点失望的眼神。服务员问道:您孙子在哪上学?
我孙子一米七八的个,考的航空服务学校。这学校要求很高的,得身材好,还要长的好看。身上有纹身的,家里有坐牢的都不收。他爸身体不好,从小就跟着我。说好了下车就来看我的。唉!我买瓶水都舍不得。毕竟是外孙,隔了一层咯!这孩子!
陈婆婆边说边转身,离开小超市,柱着拐杖消失在雪天里。





43

闲心闲语——旧作

2015-10-28阅读 3857文学


昨天,看了一份京山轻机投资研究报告,心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京山轻工机械厂57年10月始建,1998-05-11发行5500.00万股,发行价7.64元。从一个纸箱、纸盒包装机械、印刷机械的制造、销售;到现在工业智能机械臂。全流通股本达到3.45个亿。按沪市5月22号收盘价算,市值将近70个亿。有六家公募基金位列十大股东,还有风投等着砸钱。
状元之乡的天门,怎没有一家上市公司呀?在我记忆中,天门有家纺织机械厂,八十年代中期生产的并条机供不应求,听说当时的李先念主席曾批示为老区购买并条机,不知现在发展的怎样了?怎不找一家上市服务公司来辅导运作,上个二板也行。
2010年以来,天门举办好几届蒸菜节,说实话,天门蒸菜名至实归。带有湖乡文化的佳肴美味不必说。弄不懂为什么往北走,过了首都,就很难寻到蒸菜的美味了。就连蒸菜用的米粉,再大的超市也买不到。为什么川菜馆,湘菜馆几乎每个城市都有?
从新闻报料中得知,2003年10月,纪念茶圣陆羽诞辰1270周年暨首届湖北国际茶文化节在天门市隆重举行。主题是:纪念陆羽、弘扬茶文化、发展茶产业。不知道今年是第几届了,不知道天门的茶馆吸引了多少外地游客?不知道茶产业给天门带来了多少产值?不知道天门产的茶叶是什么品牌?到那里能买到?有没有那种很贵的精品茶叶?有谁能伸出指头告诉那些在海内外谋生,关注家乡天门的天门人?
天门人创市场的能力不比任何地方的人差,相信天门蒸菜,天门茶文化会香飘大江南北。

2015年5月草
15


当远方已成为故乡,而故乡成为远方的时候,时常会从梦中惊醒。------!
当在繁杂的人际关系穿行中,时常会想起远方穿破档裤时的伙伴们,只有他们用不着设防。
当前进的脚步遇到坎坷的时候,时常靠家乡的温暖来坚定步伐。
当第一次百度“天门马湾”的时候,《马湾纪事》,激动了好一阵子,圈内同学朋友都得到了分享,都记住了萧作振的大名。
当踏进大天门文版的时候,为“状元之乡”感到荣光。这里有太多的文人雅士,太多的奇人怪才!
于是,想为文版的才子才女们跳出小圈圈,尽点微薄之力。
世界这么大,为什么不走出去溜一溜呢?第一届小小说征文奖是由心灵叨客先生发起赞助的,开始时,我以为叨客是个脚登布洛克,腋夹迪欧摩尼,脖跨草绳粗的黄金链的土豪,看了他发贴《大天门里学容忍》。我们,起码是我应该跟叨版来个拥抱!说声:谢谢啊!敬佩!
接着,就有了第二届小小说征文奖,
当征文像雪片飞进信箱的时候,激动之余,感受到的是满腔的友谊,情谊,温暖。

后来,由于我邀请到的评委们有异议,点评时有点火药味《原谅我用火药这词,不客气了》。不管谁是谁非,我觉得冷静后想一想,不值。还是叨版说的好,我这做东家的哭笑不得。望一笑了之。
虽说这次征文草草收场,没达到我预想的目的,但从宣布获奖名单来看,大家反响还挺满意的。还算公正。祝贺!只是奖金太少,希获奖者笑纳。留个纪念。
以后,大伙有什么公益需要赞助的事,喊我一声,我会勒紧裤腰带跟上。
顺便说一句。点评是作者的权利,只要是真诚的,善意的,都是好话。作者看了受益。
故乡是远方,远方是故乡!
28
2015年大天门第二届小小说征文盲选演讲草稿

各位领导,各位坛友,评委以及参与活动的友们:

在我演讲前,先讲个笑话,活跃下气氛。《扫一眼大家脸色》

有位先生去朋友家串门,朋友见好友来到,忙起身说:来来来,刚开始吃饭,陪你喝一口。先生扫了一眼桌面,说:不用不用!我吃过了。朋友见状,只好作罢。这时,朋友妻从厨房端出一大碗泡蒸鳝鱼,还有一盘凉拌水牛肉,对丈夫说:趁热吃!又对先生说;你吃了?还加点呗!只听见先生“哼”了一声,嘴吧唧了两下,说:我这把年纪,学会说假话了,明明没吃饭,还说吃了。唉!《这里应该有笑声,要没有赶紧往下讲》

说到这次征文,我就像这位先生,贴出来的话,不能按说出来的办,什么貂帽啦,什么推荐小小说上月刊啦。唉!跟大家道歉!对不起了!

60篇征文已结束,拍大腿的手都举起来了,没拍下来。昨天的股市大浪来袭,沙滩上全是赤身裸体的人,我也不例外。我怕拍下去大腿疼。所以,对不住大家。要怪就怪股市。

说到这,不得不谢一下竹林康老先生,我从老先生每次的回帖中,感悟到了岁月是怎么磨去瓷器贼光的,留下柔和的色彩。愿竹老长命百岁。

"喂喂"!这高音喇叭怎没声了呢?林哥,你跟菠萝蜜一起去看看线路,总是把你们吃亏,点评的字写的多,事就多做点。《这里得笑一个》

还有之情,你别偷笑,搬根树枝来忽悠我。小心我的锤子。《这时候,天情一般都会送上杯茶》
说正事了。我怀疑我的欣赏水平有限,特喊做编辑友草草的浏了,也不知浏完没?她说;《万一》不错。主题合时实。语言流畅,情节设计挺好。我又细看,是22号作品,评委们也都推荐了22号。也巧了,我的幸运数字,买彩票总打22,下棋总在网上坐22号桌。

我宣布:2015年10月大天门小小说盲选征文一等奖是:22号《万一》

我声明,至此文贴出,不知道是那位的作品,只有熊版一人知道,我高度怀疑,菠萝蜜,叨版,熊版,牧夫,林哥。当然天情排除在外,她是写不出这等文章的《鬼叫她还不把茶送上的,我有点紧张。莫怪》

至于其它奖项,我委托熊版主跟我邀请的评委们商讨,我手机响了,有事。我要开溜了。

谢谢无言的字,感谢淡之的联,感谢齐鸣画家的画。感谢叨版的第一挂鞭,谢谢牧夫,波波,林哥,傲兄,杨局,玉女,玉焉,啊嘟嘟,-----《我不一一点名了》的赏脸并鼎立支持。后说一句,熊版受累了。有机会我请客,敬大家一杯。祝你们工作顺利,家庭幸福。

草此见谅! 大红手指于2015年10月22号 祝友们在文版玩得开心,有不到之处敬请原谅!

79

评书凑趣——题目没定

2015-10-16阅读 4978文学


“ 啪” 惊木一拍桌,听我道来:
且说江汉平原的大天门广场,蓝天白云,秋高气爽,高大的龙型红色拱门上,贴着:“贺大天门第二届小小说征文盲选隆重开始”。腰鼓队;广场舞;乐队奏乐,热闹非凡。
在广场左边,一群人围了一个圈。圈中间有一汉子,八字胡,单眼皮,眼神炯炯,内穿一短袖衬衫,外套一件西服,牛仔裤下登一双黑皮鞋。皮鞋虽旧点,但擦得油光发亮。只见汉子双手抱拳,左右晃动道:铜锣一响是招牌,招到四方贵客来,有请湾前湾后湾左湾右来到场中凑热闹,往前面一看,老师傅极多,往后面一看,少师傅极广,左右两旁都是师兄师弟。我借这块宝地跟大家表演内气功,力透纸背。于是,拿起身边重达50公斤的判官笔。《这里可以茗口茶》:lol
正要表演,只听见圈外拨浪鼓咚咚咚响起:接着传来一声吆喝:哎耶,鲫鱼字勾,牛咕字勾,鱼奎龟板,大卡小卡,烂棉岁,烂片荆字来换貂帽哦。大家的眼神一下就朝圈外望去,只见一中年汉子,一米七几的个,板寸头,一副皮笑肉不笑的面容,一身运动装,挑一担箩筐,箩筐里一头放着貂帽。一头放着卷起的字画,书法。后面跟着个金发碧眼的女郎,一双眸子湖水般的清澈,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手拿拨浪鼓咚咚咚在摇个不停。
表演的汉子也忍不住停下手中判官笔,两小眼睛放着绿光。脚步不由自主地朝挑担货郎移动。 “啪”,惊木一拍桌,股市要开盘打,先方便一下,先播点广告。且听下回分解。 广告播完。“啪”,接着说:
且说这长着鹰钩鼻子的美女见表演的汉子朝货郎走来,赶忙跟货郎耳语了一下,微笑着迎了上去,道:“子那啊死为接,《你好》私卡日节”《你是》。
汉子那里听得懂俄语,一头雾水。美女见汉子没听懂,就用半生不熟的天门话说道:恁那好!恁那是牧夫“邵皮”吧?围上来的人哈哈大笑。可能是货郎故意教错,把“先生”教成“邵皮”。
汉子牧夫刷的脸色大变。大声道:手指兄,你还想不想克皂市吃十大碗?
这下货郎傻眼了,想不到一句玩笑把牧夫得罪了。赶忙抱拳赔礼道歉。转头对美女说:还不快跟牧夫先生牵下手,不,是握哈手。
这下牧夫先生的脸色也转红了,把手上的墨痕往身上擦了擦,------。





27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