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yun39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作者:汪家才 刘银庭
       明洪武初年,“江西填湖广”迁徙大潮中,吉安府的彭刘二姓来到襄北沉湖南岸,散居于湖滨高地或湖中洲地上。
       二姓在地广人稀的湖滨地带比邻而居,田地相连湖水相接,世为联亲,和睦相处。自明中晚期始二姓人口爆炸式增长,出现“僧多粥少”局面。南抵汉江天堑,北、东两面靠茫茫沉湖,在此狭窄的空间内,二姓竞争不可避免。从此嫌隙横生,大小摩擦不断,诉讼官司经年。
       主要矛盾源于二姓相邻的数千亩湖田。此田曾是一片沼泽湿地,处在两姓村落之间,沉湖萎缩退化后成了荒田。二姓都说此田属自家互不相让,年年因抢种抢收而扯皮打架,直至对簿公堂。为打赢官司二姓竞相贿赂官府,衙门老爷们对此也是喜闻乐见,常常以“和稀泥”的方式处置,问题始终不能得到解决。以致两姓积怨深重,最后发展到为争湖争地大打出手,直打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
跑马划界
       彭刘二姓文斗武斗循环反复,一直延续到明末清初。二姓大族人觉得,彭刘本是一家亲,何必豆萁相煎伤了秦晋之谊,让一众小姓看笑话呢。于是二姓族长请来沉湖周边张郭周马梁谢等八个姓氏族长作为证人,协同商议解决地界问题。“十大姓”一致推举老西湾村西边的温家滩人—-温子渡先生来主持调解大计。
       温之渡何许人也?景陵(今天门市)县城大名鼎鼎的秀才讼状师和经馆先生。出身诗书世家的他才思敏捷机智过人,写得一笔好字著得一手好文 ;公堂之上口吐莲花舌战八方,常自比卧龙凤雏。在景陵县城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沉湖一带有童谣为证:“子渡子渡,生于小族。若不是上彭下刘,岂不荡荡湖也。”
       温子渡先生收到“十大姓”的请柬,犯了难。温家在沉湖属鸡名小姓,怎敢有涉如狼似虎的大姓望族纠纷,若调解不成岂不坏我一世盛名?温某不过是浪得虚名,实难负此重任。如此云云温子渡力辞不就。“十大姓”数次遣人到景陵城,恳请温先生为沉湖百世亲谊万世平安计 ,出面持公义造福桑梓。子渡先生见推脱不掉,便与彭刘等“十大姓”约法三章。“十大姓”一一应允。
调解议事日,“十大姓”一行十数人,如约来到沉湖边温家滩一偏僻独屋。此屋处于刘姓老西湾与彭姓东南口之间,距离湖边仅百步之遥,虽为茅草高粱梗搭就,也是“九柱十一檩”构架,做工精致,宽敞透亮。屋前屋后整整齐齐堆放着树枝和柴草,一看便知屋主之心细讲究。进门时有人指着茅屋旁齐刷刷的柴堆戏谑道,看看看看,读书人办事就是和我等“湖蛮子”不一样啊,料想今日调解之事必定大功告成!
       待众人落座,温子渡单刀直入发表了自己思虑已久的划界建议。彭刘族长听后皆摇头摆手称此议不公,你是我非的争执起来。作为证人的八姓族长保持中立,皆以“和为贵”或“相忍为乡”等言语劝慰。时至午时,温先生集思广益后提出了新方案。彭姓说好就照此办理,刘姓说自己吃了大亏须再议。再议之后,推出第三套调和方案。这回刘姓拍手大赞公允,彭姓却说有失偏颇决不答应。二姓族长再次理论起来。提议-争执-吵闹-再议-再提议,如此反复一直耗到了太阳偏西,众人早已是口干舌燥,饥肠辘辘,精疲力竭。

       但见温先生走到堂屋中央大呼,众乡贤稍安勿躁,容温某最后说几句。嘈杂的草屋大厅顷刻安静下来。族长头人们大半天水米未进,被搞的心力憔悴,眼看今日彭刘地界纠纷调解会将无果而终,都想听温先生放完“启身炮”散伙回家填饱肚子。
       温先生说,今天调解搞到如此地步,是我温某人的失败和耻辱,也是在座各位乡贤尤其是彭刘二位族长的失败和耻辱。我与彭刘二位族长及八姓头人有约在先,要我主持调解亦可,无论如何最后都得听温某安排,彻底了断此事。如今尔等信誓言犹在耳,三章约法墨迹未干,彭刘主事者枉顾睦邻亲谊之大局,徇一己之微私而将贻害沉湖万众,夫复可言?温某最后问一次,彭刘二位族长及众乡贤 ,子渡之决议你们听与不听?八姓头人说,温先生所议所决合乎天理人情,我等证人自是言听计从。就看彭刘当家人如何说了。言罢八位大族人皆抬眼侧看彭刘二位族长。彭刘当家人忿忿然,不置可否。
       温思忖片刻说道,子渡才乏德薄,虽丹心赤胆亦未能令彭刘至亲化干戈为玉帛,愧对沉湖父老。事已至此,今唯有一死以明心志。言毕潸然泪下。满堂哗然,众欲言嗔彭刘族长不仁不义,皆惧其威势终未敢言。
       子渡慨然道,我死不足惜。今有尔等背信弃义之乡邻陪葬,也不枉我闯荡半生。外面的人听着,点火把!稍后听我号令将茅屋与我等烧个干净!
众闻此言,大惊失色,慌作一团。有两股颤颤者几欲逃走,但前后门早已被灌以桐油硝粉的柴草封堵,墙外人影憧憧,火把呼呼作响,插翅也难逃啊。恍惚间众人这才如梦方醒,温先生早料今日会有此结果,此举正是以死相拼欲化解彭刘恩怨。
       “十大姓”见大事不好小命难保,纷纷上前求情告饶:温先生息怒息怒大家都听您的。您咋说咋办,我等绝不反悔。其情也殷其言也切,就差跪地磕头了。少顷,温先生说道,你们听我的?听。彭刘两家听与不听?众人忙将彭刘二族长拽至温先生面前,听,听。先生尽管吩咐就是了。口说无凭,彭刘须签字画押,八姓作证人须按手印,以后监督执行。好好好,就这样办。
签好字画了押,众人来到距独立茅屋不远的东南口一河汊边。此处北面紧靠沉湖,南面即是彭刘闹腾了百余年的湖滩荒地。温先生让人牵出白马一匹,将备好的一袋石灰粉系于马尾,剪破袋底勒住马缰说道,此处是彭刘争议田地中心的最北点。现在跑马划界,石灰线西归彭,线东归刘。如此算作尽人事,结果如何只能听天命了。说罢解下缰绳在马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鞭子。白马一声嘶鸣,向南狂奔而去,身后留下一条或直或弯的白印痕。
       奔了约五六里到了一座小石桥前,白马不再前行,留下桥南200多亩滩地没能分定界线。众人见之摇头叹息之余暗自庆幸,毕竟有争议分湖田大部已各有归属。凡事岂能尽如人意,此乃天意也。
正是这次未能界定的田地,及无法区划的湖面,成为日后彭刘两家官司连年、继而惨烈械斗祸源。
对簿公堂
       这两百多亩未界之地,由彭姓实际占据耕种。乾隆年间,汉江中游景陵县境北堤常年决口,沉湖七十二垸十年九淹,滨湖百姓灾难深重。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洪水带来的海量泥沙淤填了居于上游的彭姓聚集地周边的滩涂洼地,彭姓田地大大增加,财富与日俱增,同时其人口亦快速膨胀。田多人多势力大,彭姓一族也渐渐滋生了蛮霸之气。两姓之间实力平衡也不复存在,加之彼此有宿怨互不服气,今天你告我,明天我告你,打起了缠斗官司。
为打赢官司,刘姓把本族极有威望的刘显恭老先生请了出来,欲倚仗其名威打赢官司夺回田地。
刘显恭字云峰,号惺斋,湖北安陆府景陵县(今天门市多祥镇泊江村)人。据《天门县东乡史考》(胡德盛著)记载,刘乃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丙子科乡试第三名举人,次年丁丑科会试联捷成进士,经考选为庶吉士。因思念年逾古稀之父母,没等散馆刘便告归田园奉养双亲,再也不去做官。多祥镇泊江村,是刘显恭的故乡,他曾在泊江老家造水榭筑“花坞”,友朋高会,赋诗著文。其诗文格调高古、华贵典雅,后学晚进们争相传诵。如今即使是在他的故乡,显恭也鲜为人知,然而在当时,刘显恭交游广泛,其道德文章备受推重。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刘母金太夫人八十大寿,显恭的同年进士共二十人,包括状元蔡以台、榜眼梅立本、探花邹奕孝等,联袂献上祝寿佳作。如此盛况,即使在看重“同年之谊”的封建时代,也是极为罕见的佳话。
长期闲居在汉江边中和场老家的刘显恭,官职功名比景陵知县高,既是地方显贵又属刘姓尊长,自然乐意为本族效力。于是刘一纸诉状将彭姓告到景陵县衙。
彭姓中有一名叫彭青松、诨号“瞎眼睛光棍”的人。此人虽目不识丁,但口才伶俐情商极高,在士农工商间迎来送往,游刃有余。彭被族人公推到县城和刘姓打官司。衙门过堂那天,原告刘显恭据辞说理,控告彭姓占了刘姓两百多亩田地,要彭姓立即归还。彭青松冷静地对知县说,既然彭姓占了刘姓的田地,彭姓理应照数退还给。知县问何时归还。彭答:“豆麦起身,交与刘姓。”知县与刘显恭认为彭姓此诺甚好。于是知县根据被告“豆麦起身交与刘姓”之言结案。刘显恭赢了官司欢喜不已。不事樯稼的他并不知晓“豆麦起身,交与刘姓”在农事中真实语义。
回家后,刘显恭觉得官司赢的有些蹊跷,便细细咀嚼起这八个字来。豆子割了又种麦子,麦子割了又种豆子,这样轮回下去何时才能归还刘姓的田地呢?刘显恭恍然大悟,急忙赶到县城,请知县复堂翻案。知县当堂说,此案经双方当堂签字画押已经结案,不得反悔。刘显恭眼看无法挽,追悔莫及。从此,那200多亩土地事实上为彭姓所有了。
惨烈械斗
       彭姓取巧赢了官司得了田地,越发张扬。刘姓心中自是窝火更不服气。如此一来,两家积怨越来越深,冲突亦愈演愈烈。尽管这样两家仍未撕破脸面,依旧彼此联姻互动,亲情血脉勉强维系着脆弱的平衡。数百年斗而不破的状态,一直延续到江山易鼎、民国建立后的北伐战争时期。
民国十五年即1926年秋,彭刘两姓爆发了一场数千人参与的宗族大械斗,其惨烈程度及影响之深远是承平年代的人们难以想象的。
事件导火线是两姓间的一点小摩擦或误会。彭姓族长家的长工到沉湖去割蒿草,越出彭姓湖界,深入到郭埠港的刘姓势力水域。刘姓人发现后当即制止。彭家长工自恃彭姓势大、族长有狠,骂骂咧咧扬言非要割草。双方互不示弱,一来二去就动手打起来。当时彭姓人少挨了打吃了亏,回去马报告老板彭家大族人。彭姓族长一听火冒三丈,这还了得居然搞到老子头上来了,非报此仇不可。
次日,有备而来的彭姓打了刘姓人,缴了篙浆,捅穿了刘姓人的船舱。不久,刘姓人在信房台以西处牵走了彭家的几头耕牛,打伤了耕地的彭姓人。这样你来我往的几个回合,双方火药味愈来愈浓烈,“大战”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彭姓族长邀集彭姓各村小族长和族中一些权势人物,会商报仇雪恨之策,动员彭姓全族兴兵攻打刘姓,并积极筹备刀斧棍棒、土炮鸟铳,快抢火药等武器,意欲踏平西弯而后快。
刘姓一方亦知此次非比寻常,事情绝不会轻易了结。也是全族动员,由大族长刘奂霖会同刘德科等族中头面人物,进行周密安排。刘姓青壮年拿出抬铳管刀、鱼叉滚沟等作万全准备,与彭姓决一死战。彭刘两家的姑娘婆婆们也没闲着,以各种借口违反族内“不许亲戚间走动”的禁令,偷偷回到各自娘家,有意或无意透露情报,客观上制造了“乌云压城城欲摧”的紧张气氛,使得双方展开“军备竞赛”,努力备战不敢懈怠。
       丙寅年(1926年)中秋。割谷收豆的农忙时节。凌晨四更时分。彭姓族长作罢战前誓师动员,彭姓人马兵分三路,一路从富岭东向直指刘姓腹地鹛鸡湖,一路从沙河向东逼近达洲沟信房台、刘三家,第三路则从马跃潭泊江南渡汉水,绕行至沔阳县黄家场复渡汉江,经欧家湾北向至沉湖边的郭家洲、陈家洲再折西向,直扑刘姓东号子。三路大军从东、西、北三方形成合围之势,气势汹汹向西湾刘姓聚集地杀来。
网址:http://www.tmjjjc.gov.cn/puguangtai/907/ 2014年,全市纪检监察机关聚焦中心任务,强化监督执纪问责,坚持有腐必惩、有贪必肃、有案必查的案件查办工作理念,进一步加大对违纪违法党员干部的查处力度,严肃查处了一批典型案件。现将近期查处的部分典型问题通报如下:一、滥用职权问题1.2013年1月1日至2014年7月30日,天门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民警王富生、王德富在市交警支队违法处罚中心工作期间,未经领导核准,违规销分处罚2032条,其中王富生私自处理违法信息1151条,涉及减免交通违法扣分4366分,减免交通违法罚款116100元;王德富私自处理违法信息881条,涉及减免交通扣分3612分。市公安局研究决定,分别给予王富生、王德富行政记大过处分。二、违规为亲属谋取利益问题2.天门市张港镇畜牧兽医服务中心主任曾金荣在2013年上报2012年生猪死亡无害化处理数据时,利用职务之便,优先上报其亲属的生猪死亡无害化处理数据。且在上报数据工作中,为他人虚报数据谋取利益6000多元,造成不良影响。张港镇纪委研究决定,给予曾金荣党内警告处分。3. 2012年至2013年期间,天门市佛子山镇财管所合管办副主任张利军利用职务之便,为其妻推销邮政月饼任务和为其舅兄完成报刊征订任务给部分村卫生室打招呼,为其谋取利益。佛子山镇纪委研究决定,给予张利军党内警告处分。三、违规操办婚丧喜庆事宜问题4.2014年8月22日,天门市国土资源局小板中心所职工徐志勇在天门建国酒楼为女儿操办“升学宴”,宴请了亲戚、战友等客人,共设宴席9桌。小板镇党委研究决定,给予徐志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5.2014年10月15日,天门市多宝镇人民政府民政办会计张远平在自家经营的酒店为女儿举办婚宴,宴请了除亲属以外的战友、同学4人及个别村干部,收受礼金1000元。多宝镇纪委研究决定,给予张远平党内警告处分。四、截留救助款问题6.2014年3月,天门市麻洋镇张桥村党支部书记、主任代磉礅和村财经委员郑光明商议,将镇民政办下发给该村村民2013年度救助款6500元中6000元截留,用于村集体开支。麻洋镇纪委研究决定,给予代磉礅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郑光明党内警告处分。五、违规发放钱物问题7.2014年,天门市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违规给本单位职工发放端午节福利33050元。违规给单位职工发放绩效工资417230元。市卫计委研究决定,给予该单位负主要责任的原中心主任、党支部书记宋君霞记过处分。十八大以来,各地各单位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市委要求,全市绝大多数党员干部能够令行禁止,党员干部作风总体是好的。但也有极少数人不收手、不收敛,对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省委、市委要求置若罔闻,肆无忌惮,依然我行我素,顶风违纪。上述通报的几起案件就是典型。以上违纪人员受到纪律处分,完全是咎由自取。广大党员干部要引以为戒,从中汲取深刻教训。全市各级党组织要认真贯彻落实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五次全会和省纪委十届五次全会精神,深入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省委六条意见和市委六条禁令,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地纠正“四风”。党委要切实履行主体责任,把加强领导和着力推动反对“四风”工作,视为落实主体责任的实际行动和主要体现,认真研究部署,积极示范带动,督促抓好落实,切实做到守土有责,推动作风建设不断取得新成效。全市纪检监察机关要认真负起监督责任,毫不松懈地开展监督执纪问责,把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行为和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省委八条意见以及市委六条禁令列入纪律审查重点,对违规违纪问题,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严肃查处,绝不姑息;对典型案件,点名道姓通报曝光,并形成通报常态;对发生“四风”方面典型案件或问题严重的地方和部门,加大问责力度,实行“一案双查”,既要追究顶风违纪者所在部门和单位党委(党组)的主体责任,也要追究纪委(纪检组)的监督责任。全市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要认清新形势,适应新常态,自觉遵守法律法规,自觉抵制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自觉遵守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省委六条意见和市委六条禁令,旗帜鲜明、态度坚定地与各种消极腐败行为作斗争,以良好的党风带政风,促进民风和社会风气的根本好转。
我的奥迪昨天变奥拓,今天变奥妙了……:'(

5月6日,沪指涨幅一度逼近1.8%,但在午后凶猛杀跌,暴跌1.6%,全天振幅高达4.4%,而5日刚刚暴跌了4.06%。


对于6日股市,有对联:上午张柏芝(涨百只),下午谢霆锋(泄停疯),横批王菲(枉费)!




但你是否知道,在市场中流传着一则关于庄家,分析师,散户的故事:
  她说:“我读初中时候很喜欢一个男生,有一天,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打了,一个人坐在操场上很可怜的样子。我就买了一堆XX白药去帮他擦,就这样默默的大家都没有说话,后来他成了我的男朋友。但是,他永远不会知道是我叫人去打他的。”  他说:“我读初中时候很喜欢一个女生,有一天,我突然就被打了,一个人坐在操场上装出可怜的样子,她就买了一堆XX白药来帮我擦,就这样默默的大家都没有说话,后来她成了我的女朋友。她一直以为我不知道人是她叫来的,但我就是喜欢她在别人面前的小聪明和瞒不过我的傻!”  我说:“我读初中时候很喜欢一个女生,有一天,她让我去打一个也喜欢她的男生,顺便帮她买些XX白药。我兴高采烈的就去把他揍了一顿,又屁颠屁颠地去买了药给她,想想打败情敌的激动心情和女神对我的青睐,我的未来充满了无限遐想,但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就在一起了……”  她是分析师,他是庄家,而我是散户。


http://bbs.datianmen.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2/28/101722wpbzits5ppxlthmi.jpg
除了李家汊、淤家汊等几个小汊子外,68岁的尹春阳承包了张家大湖的大部分面积。
张家大湖的产权所有者天门市水产局,派人持GPS定位仪沿湖岸走了一圈,从早8点一直走到晚7点,实测老尹承包的湖面实有8363亩。而老尹与张店渔场租赁的合同面积仅为4300亩,承包费20万元,承包费平均每亩不足50元。
天门市水产局相关人士表示,这预示着,2015年元旦,新一轮承包期到来时,一场激烈的竞标将要发生。
也许有人会觉得,老尹占了便宜。知道内情的人说,对在湖上讨了一辈子生活的老尹来说,这是应得的,或许是上天的一种回报。
在柳河中学校长张红莲带领下,我们来到湖边的张庙村,听86岁的张金柱回忆张尹两姓充满了仇杀暴戾的往事。在上世纪30年代,张金柱耳闻目睹张尹两姓为争夺捕捞权互相械斗,死人是常事,死人的一方拖血衣划界,大湖时而姓张,时而姓尹。那时,野性的张家大湖似乎也让湖区的人们野性十足。
那时,张家庙还在,仿佛战斗时的桥头堡,可以监视湖面的一举一动。往事随风而逝,张家庙早已被拆,在他地做了学校,如今占地约两亩的台基上长满杂树。
庙的台基前,是刚刚插完秧的稻田,秧苗青青。张金柱回忆,小时候,这里碧波荡漾,长满芦苇,被称为柴山。如今车水马龙的天门至武荆高速的连接线,也是湖水。据此推算,数十年来,湖脚已后退三四公里。
死了人,打官司,花钱息事宁人,钱则摊派到各家各户。因为摊派太重,一些农户不堪负担,或将家业挑了、或摇起小舟,迁往石河等地。前年,张家修族谱,天门市石河镇、干驿镇等地均有张姓人前来续谱,祭拜共同的祖先。
张金柱说,尹春阳是个苦命人,父母从汉川沿汈汊湖来张家大湖讨业事(即以捕捞为生),才出生几个月,尹春阳遭遇父亲病死。母亲带着他和长他7岁的姐姐尹望生落户尹家咀。稍长,尹春阳就随母亲和姐姐在湖里讨业事。捕鱼、贩鱼中,尹望生结识了在九真镇开渔行的张家。
新中国成立后,在政府宣传感化下,尹望生率先响应婚姻自由号召,第一个从尹家咀嫁入张家,用爱情抹平仇恨。在她的带动下,尹张世仇,从此开始通婚。
跨越世仇成姻亲。尹望生的儿子、如今张庙村的党支部书记张克义和其舅尹春阳,对此均津津乐道,颇有几分自豪。
从小由母亲带着下湖讨业事,成年后,尹春阳带着五儿一女下湖,长年与张店渔场管理员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后来,尹春阳成了渔场员工,到1993年,尹春阳带领长成排的五个儿子,“出高价”承包了年年亏损的张店渔场。如今,尹春阳不时独自摇船下湖,名为巡湖,实为追怀。
尹春阳投下四大家鱼鱼苗30万斤,张家大湖首次迎来人工增殖放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