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听雨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电风扇

文学 07-07 21:34 阅读 8043 回复 9
风扇最早由美国人发明于1830年,当时发明者从钟表结构中受到启发,发明了一种可以固定在天花板上,用发条驱动的机械风扇,其弊端是使用起来十分不便。1872年,又有一法国人研制出一种靠发条涡轮启动,用齿轮链条装置传动的机械风扇。直到1880年,美国人舒乐将叶片直接装在电动机上,再接上电源,叶片飞速转动,世界上第一台电风扇横空出世。

电扇虽有一百多年历史,但真正传入中国也就几十年时间。我小的时候,陪我度过整个夏天的是蒲扇,纯手工,摇一下,很大的风,不摇,绝对没有。那时,配置风扇是每个家庭的梦想。后来,家里添置了一台“钻石”牌电风扇,一直使用到现在。

但电扇的好景不长,空调机出现了,其凉爽程度不是电风扇可以媲美的。自此,电风扇逐渐被冷落。空调机的出现,一时间各大品牌群雄争霸,电扇行业哀鸿遍野,似乎大势已去!

细细想来,世间万事万物都是风水轮流转的。尺有所长,寸有所短。空调虽然好,但是违反了自然规律,关好了门窗,就像住在古墓里,冷得忘记了季节。于是,社会上出现了一种“空调病”,因为空调所引发的不良反应时有发生,尤其以老年人居多。也就是最近几年,电风扇似乎又起死回生,市场上各种电扇花样百出,功能多样。电风扇的好处,是能让空气流通,这是空调所不能比的。

我不知别人怎样想,我对电风扇是有独特情感的。天一热,我就想到了它。

我们应该相信,这世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新厌旧。暑天的降温方式数不胜数,空调更是让我们难以割舍。而我们的父母,却守着那台三十年前老旧电风扇,度过一个个火热的夏夜。

童年记忆——打弹珠

文学 06-20 08:31 阅读 4325 回复 11
弹珠,一种五彩斑斓的玻璃球。现在的小孩已经不知道是何物了,你跟他说弹珠,他以为是蛋珠,可能还会问你:“能吃吗”?


打弹珠,是我小时候最喜爱的游戏之一。那个年代,没有手机和网络,孩子们的娱乐大多是在泥土地上,印象最深的就是打弹珠了。

乡间从不缺少泥土,有泥土的地方就有打弹珠的孩子们。在我的老家天门,最常见的玩法就是,先找个好场地挖坑作垒,然后双方或多方考头(差不多类似石头剪刀布)决定谁先出击,接下来就是一场认认真真的较量。孩子们匍匐在地上,衣服上满是泥土,但他们顾不了那么多,过五关斩六将,谁先入禁,谁就获胜。也有其它玩法,最刺激的要数野战玩法,即双方对战,以击中对方弹珠为目标。这种玩法曾涌现出一大批高手,两颗弹珠距离几米远,也可以一击即中。这时可以抢占对方先机,自己的弹珠纹丝不动,而被击中的弹珠已弹开几丈开外,这算是高水平了。

因时间久远,也只能记得这两种最常见的玩法,并且,各个地区各有不同。

既然打弹珠是儿时的我们必不可少的游戏,那就不得不收集弹珠了。那时的我们,每个人都差不多有几十颗甚至上百颗弹珠放在家里,有时舍不得买零食吃,也要买上几颗弹珠。有时打弹珠赢了,就要高兴好几天,输了的就垂头丧气。口袋里的弹珠越来越多,那清脆的碰撞声音,就是一种炫耀,是很富有优越感的。有时也会比较,谁的弹珠更加漂亮。

儿时的我们,对一种事物喜爱,是完全没有节制的。课间十分钟,我们一定要玩上几盘,为了抢占一个好场地,下课都是急急如律令。当然,放学后的时间没人管,几颗弹珠几个伙伴,玩到忘记吃饭、忘记做作业,玩到夜幕降临都是常有的事,其痴迷程度绝不亚于当今孩童对电子游戏的追逐。每次大人来喊我们回家,总是意犹未尽,恋恋不舍,真可谓是乐不思蜀!

直到现在,我还觉得那弹丸大小的玻璃球是很神奇的东西。只要你使出一点力,它便飞速向前,并有可能击中我们选择的目标。

二十多个春夏秋冬看似漫长,实则弹指一挥间,就像我们手中的弹珠。现在我们已不能再回到童年,儿时的弹珠已变成今日的目标与理想,等着我们使出力气,一击即中。

童年记忆——偷雪糕

文学 06-18 13:05 阅读 7634 回复 15
夏日炎炎,每当经过超市冰柜或是看到别人吃着雪糕时,一件往事就会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记忆真是很奇妙的东西。有些事,一转眼便忘得一干二净;有些事,历经多年仍记忆犹新。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件事就发生在我读五年级放暑假时。

那年的暑假,宋家岭正处于繁忙的双抢时节(90年代,宋家岭种的是双季稻)。大人们早上早起去田间插秧,晚上还要在河场或是公路上收割打谷。对于我们这些从学校回家的“野孩子”,实在有些席不暇暖。正因为这样,农村的孩子大约都是喜欢夏天的。每到暑假,村里的伙伴就多了起来。去小河里钓龙虾,去县河打鼓球(游泳),差不多成了我们每天的金牌娱乐。

我最形影不离的伙伴,是二叔家的孩子宋健,那时他在卢市小学读书,刚放暑假,就回到了村里。瓜田、农舍,荷塘,整个宋家岭以及宋家岭以外的地方,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

一天中午,我和宋健去小叔家找堂弟宋沙。也不知什么原因,那天我们找到宋沙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外边玩,而是上了他们家的楼顶。那是在公路边刚建起不久的新房,我们在楼顶玩耍,在两层楼之间的栏杆处左右攀爬。不经意间,我们发现隔壁元平叔家楼顶的门没有上锁,出于好奇,当时想也没想,就钻了进去。

进去之后,很快我们就下楼梯到了第一层,发现大门是从外边锁着的,也就是说,当时这个房子里没人在家。接着我们发现房门都是锁着的,就准备回楼顶继续玩耍。到第二楼客厅时,一个冰箱吸引住了我们的目光,我们把头凑到跟前,顿时惊呆了,冰箱里面全是我们平时想吃又吃不到的雪糕,五颜六色,散发着阵阵清香。

接下来,我们似乎忘掉了一切。我们把那些平时卖一角、两角的冰棍拨到一边,专挑那些一元以上的雪糕,用塑料袋装了满满一袋子,然后上了楼顶。几个小孩子当然吃不了多少,我们在太阳下吃着雪糕,那些吃不完的就看着它慢慢融化,融化了的雪糕在太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如同我们几个当时看到雪糕时眼中放射出的光芒。我们实在是太馋了!

吃饱后,我们继续玩耍,把那些雪糕的包装纸从高高的楼顶往下抛洒,看着它们在风中慢慢飘落。因我和宋健家是前后挨着的,下午我们就一起回去了。当时天真的我们并不清楚,元平叔已经知道自己家的雪糕被偷吃了,并且也告诉了二叔和小叔。现在想来,我的母亲当然也是知道的,但她并没有来找我,我也没有回家。

我们几个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据宋健回忆,当时我们三个人一起躲在了奶奶房间的柜子里,但很快就被二叔找了出来。那一刻我一直记得很清晰,二叔狠狠的打了宋健,连棍子都打断了几根。小叔也从外面赶了回来,把宋沙一顿猛打。我的小叔,那是一个十分温和的人,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可是那天,小叔是真的生气了。至于我,一直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宋健和宋沙被打后嚎啕大哭,我的泪水也挂满了脸颊。除了害怕之外,我眼中所流露出的还有隐隐的羡慕,但无人察觉。是的,我羡慕他们,羡慕他们可以挨打,而我,甚至没有人骂过一句。

夕阳西下,黄昏悄然而至。宋家岭炊烟袅袅,不时传来家长呼唤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却唯独少了母亲的呼唤。我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家,并已做好挨骂的准备。刚进家门,看到母亲坐在灶堂前,我的心猛地一惊。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母亲沉默半晌之后,语气平和的对我说:“锅里的饭菜还是热的,快吃吧!” 

屋子里光线很暗,我看不清母亲的表情。但我明白,母亲是不擅长用打骂的方式解决问题的。那天晚上,母亲对我说:“从小偷针,长大偷金,今天的教训可要记着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管是挨过打的,还是没有挨打的,我们三兄弟对这件事都记忆深刻,也让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汪洋大盗,最初也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去偷取别人的一针一线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到最后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如今的我们,虽没有大的作为,但都成为了一个正直的人。

我喜欢夏天的风

文学 05-19 09:44 阅读 5426 回复 5
我喜欢夏天,更喜欢夏天的风!

春夏秋冬四季,大自然分别赋予它们不同的美。宋朝无门慧开禅师曾作诗一首:“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春花绚丽多彩、秋月寄人相思、冬雪洁白无瑕,这些独特的美都是在相应的季节能够实实在在感观到的。唯独夏天的风,人们不易察觉。或者说,人们不太愿意相信它的存在。

我喜欢夏天的风!尽管人们大多数时候都忽略了它,但它仍然是无处不在的。夏日骄阳似火,农民在田间劳动,工人在工地施工,当他们挥汗如雨,感到酷暑难耐时,风出现了。这时的风对他们来说,如大旱过后的甘霖,令他们精神抖擞,顿时吹走他们所有的疲惫。

夏天的傍晚,当老人们在屋外乘凉时,聊着家常,听着广播,一阵阵凉风吹来,吹出夏夜栀子花的芳香,顿觉神清气爽,沁人心脾。直到夜深,依然不愿进屋。对他们来说,这种凉风带来的舒适感觉是电风扇和空调所不能比的,俗称自来风。

碰到雷雨即将降临时,天气异常闷热,这时夏天的风便跑出来推波助澜。随着大雨倾盆而下,风也肆掠起来,人们像是刚从火焰山走出来一样,之前的闷热感立刻消失了。这风,这雨,气温巨降,似乎火热的夏天已经过去。

当你终于等到了假期,带着疲惫的身躯到公园里放松自己时,夏天的风更是如影随形,它似乎一直潜伏在这里,等着你,为你吹掉身心上的不悦,吹走工作中的烦忧!不信,湖边那一颗颗随风摇曳的大树可以作证……

然而,在科技快速发展的今天,风随处可得,人们有很多种降温消暑的方式,对它不屑一顾。但它像是一个倔强的天使,仍然四处寻找着需要它的地方,为夏天的人们送去一丝丝凉意。可惜的是,人们对它的感觉,永远没有像春花、秋月以及冬雪那般深刻,仿佛它只是偶尔路过,可有可无。这时,夏天的风又是那样的善解人意,它知道这一点,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它知道,倘若它去到了本就是寒冷刺骨的冬季,人们一定会记住它,但人们提起它时,一定是皱着眉头的。于是,它宁愿在炎热的夏天出现,悄悄的来,又悄悄的离开!

我喜欢夏天的风,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我在乡村长大,它曾经伴随着我的整个童年。在那段岁月里,我们家还处在最原始的状态,没有电,更别提电风扇了。我总是渴望风的出现,事实上,它也常常在我需要的时候来到我身边。而它的每一次出现,都会加深我对它的眷念,直到今天。

故乡的猪油锅盔

文学 03-09 18:37 阅读 1.7万 回复 22
每个人的记忆中,都会有一种难以忘怀的味道。

在广州,天门人最多。以前,河南人被称为全国各地的吉普赛人。现在,这个头衔落到天门人头上。不论走到哪里,你都能听见熟悉的乡音。

天门人多的地方,天门美食也遍地开花!走在广州的大街小巷,最常见的是猪油锅盔和生煎包(我们老家叫煮粑子)。其中,我对猪油锅盔尤为喜爱。

天门猪油锅盔,是天门独具特色的风味小吃,在外形和制作工艺上与传统土锅盔有所不同。外香内酥,色泽金黄,百步之外,香味扑鼻,吃过后唇齿留香,久久不忘其味。因其形纤细,又名伢子锅盔。关于别称,天门各地有不同的叫法。

记得读小学时,能吃上一回猪油锅盔就是最大的愿望,但终难实现。现在想起来,这个愿望在当时是奢侈的。家里实在没钱,能拿出两角钱已是不易,那时的猪油锅盔卖五角钱两个。每天早晨,卖猪油锅盔的师傅推着自行车守在学校门口,香味迅速传进教室走廊,撩拨着我的味蕾。不过也没办法,只能等星期天时,我和哥哥可以跟着母亲去兵铁集市吃上一次,那情景至今记忆犹新。在一阵蒸腾的热气笼罩中,母亲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递给老板,“给我装四个!”

我们两兄弟早就馋的不行,母亲将一个猪油锅盔装起来放进篮子里,说是带回家给父亲吃。接着又把另一个一分为二后,递给我们一人一个半,然后看着我们狼吞虎咽。我们迫不及待的吃起来,当时竟一点也不感觉烫。过了一会,哥哥拿出半边猪油锅盔递给母亲说:“妈,你吃!”母亲回答:“你们趁热吃吧!我不爱吃。”现在想起,过去的年月,母亲不知说过多少次这样的谎话!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我曾听母亲讲,小舅是有做猪油锅盔这门手艺的。可自从我记事起,小舅就在南方打工。至于有没有品尝过小舅做的猪油锅盔,已经记不大清楚了。

后来升入村里的兵铁中学,学校食堂有稀饭和馒头,依旧阻挡不了同学们对猪油锅盔这种美食的追逐。很多学生把刚发下来的还散着热气的馒头从窗口扔下去。他们可不愿吃这个,他们浪费粮食就像泼出去一盆洗脸水,心安理得!学校后面是宋家岭村民的自留地,早已有人在那里守候着,白花花的馒头落到他们的脚下。对他们来说,这些浪费掉的馒头可是好东西啊!拾回去可以喂牲口,干净点的还可以蒸热后自己吃!

随着早自习下课的铃声响起,同学们有的拿起饭盒去食堂排队打稀饭。有的手里拿着钱直奔校园门口而去,去晚了就买不到了。当时的猪油锅盔还是以前那个师傅做的,真是老味道啊!只是价钱涨了一倍,一块钱两个。在那段时间,学校的广播里老是播放着叶倩文的金典歌曲《潇洒走一回》,有同学把其中的歌词改了,他们一边吃着猪油锅盔,一边大声唱着:“天天要七(吃)猪油锅盔天天要过早(吃早餐)……”

不知道是不是那段年月食物匮乏的缘故,天门猪油锅盔的那种味道一直藏在我的记忆深处,日久弥新。现在在广州也经常吃到,却再也品尝不出以前那种味道了。每次经过卖猪油锅盔的小摊前,总会想起在中学时同学们改编的那段歌词,还会想起卖猪油锅盔的师傅的吆喝声:“猪油锅盔,又香又脆,一元一对,好七(吃)不贵!”

时光飞逝,会带走我们很多宝贵的东西,但某些记忆中的味道是带不走的,并且是无法替代的。那不止是一种美好的味道,更是一种会让我们时常感到怀旧的美好情感!

悔过,任何时候都不晚

文学 02-23 02:41 阅读 1.4万 回复 33
在桂田街上,偶然看到这样一个场景。

桂田街边站满了人,地上散落着几个女士包包,一名年轻男子双手反铐蹲在那里,头埋得很深,身体和膝盖处就像是被胶水粘在了一块,这样的姿势很是怪异。当然,我错过了此人被抓之前的一场好戏。两个警察站在旁边,一个在拍照,另一个在说些什么,不一会,就把这名年轻男子送上了百米之外的警车。

这就是小偷,可恨的小偷,我第一次看见。对这种人,我是深恶痛绝,认为他们死不足惜。因为,我曾不止一次的被他们光顾过,这里申明,我并不是家财万贯的有钱人。说他们来无影去无踪,是对他们的抬举,事实是,他们必须这样。他们可以不畏酷暑与严寒,真抓实干,克服重重困难,并且有着十分惊人的毅力。但,他们是鼠辈,为人所不齿。

关于家里被盗,有过印象深刻的几次。还在老房子里住的时候,有小偷曾半夜到我家偷走几袋黄豆,但没有成功,黄豆被搬到了门外,被父母发现了,又给搬了回来。第二天发现,还是丢了一样东西,一把菜刀。小偷要菜刀做什么,我想可能是作为他的作案工具吧,那时老房子的门栓并不是很结实。后来搬到了路边,记得那年,我家喂了好多鸡。有一天早上醒来,突然发现地下室一间房里喂的鸡全没有了,不管男女老幼,竟无一幸免,有的鸡才刚刚满月,也被偷了去,窗户上的钢筋也被拔去了一根。还有最近的一次是在四年前,父母亲去田里干活回来,放在家里的五千多块钱不翼而飞。此事有据可循,村里人都认定了是熟人作案,只是心照不宣。果然,同年下旬,传出村里某人在别处作案被抓的消息。

我在外打工,工厂里被盗手机和钱财的事屡见不鲜。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人的存在。不劳而获,这样说或许冤枉了他们,他们也付出过。可是,他们得到就意味着别人的失去,他们的物质是用别人的痛苦换来的。有时看到乞讨者,觉得他们可怜,可事实往往是,有些乞讨者也是小偷,专偷善良人的心。不管怎样,乞讨者也算是“光明正大”,给他们钱,也是你情我愿的事。小偷则不同,他们懒惰,又不舍得放下自尊,终日苦练他们的绝活,绝活练到家了,不会轻易失手。

有些人做某些事是逼不得已,有苦衷的,小偷也是如此。就像这个偷东西的年轻男子,难道生来就是小偷吗?我想肯定不是。一个汪洋大盗,很有可能只是因为某些别的原因,最先偷取一针一线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到后来泥足深陷,无法自拔。我这么平静的以为,完全是因为,当时我只是一个旁观者,没有丢东西,心中自然不会存有戾气。
曾经写过一篇名为《愿天下无贼》的文章,希望还我们一个清平的世界。尽管现在因为网络的迅猛发展,人们出门很少带现金,相对来说,偷盗事件确实减少了,但并没有完全杜绝。他们没有作案,是因为无处可偷了。只有当这种人真正觉悟,偷盗事件才会真正的减少。

在《危情列车》里看到过这么一段:一个小偷刚刚得手,正准备混在人群中离去,惯偷老赶看在眼里,使出自己的绝招“苏秦背剑”又偷了回来。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老赶将偷来的钱包递给一个毫不知情的妇人,并且礼貌的说:“您的东西掉了。”看过这篇小说的人都知道,老赶曾犯下过难以饶恕的罪行,至少在他自己心中是这样认为的。他不惜暴露自己的影踪,也要帮助别人把被盗的财物偷回来,正是因为悔过。他开始同情那些失去钱财后无助的人们,就像当年,他和母亲被小偷偷走身上唯一的救命钱,夜宿街头,也曾是那么的无助。在那一瞬间,老赶的形象立刻变得高大,尽管后来,他被警察带走。

这也是小偷,他悔过自新,晚吗?一点都不晚,任何时候,只要选择做一个好人,都不算晚!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