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听雨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招工街上的采访

文学 11-21 09:41 阅读 8524 回复 19

鹭江招工街上,重庆牛肉面馆对面。
某电视台记者带着三个老外在采访。一位光头大哥热情的接受了采访!
记者:有传言说你们月收入轻松过万,请问这是真的吗?
光头:放他姆嘛地**,站倒雪话不腰疼。我们一天揍十五六过小时,揍滴块地也执揍得六七千,揍滴慢滴就还少谢,连猪肉都七不起打。
记者:先生!您能讲普通话吗?
光头:好的!我是说我们确实做不了这么多,如果记者同志您不相信,可以来制衣厂上班,体验体验一下!
记者:我是记者,本次采访是我工作中的一项任务。请问您作为一个在广州漂泊的游子,您对这座城市有什么特别深的感受呢?
光头:感受深滴很!阔以抢怎雪,以前采屋滴,七滴好,不操心,一天窝三次粑粑,现在采广州,日滴夜滴揍事,七不好,睡不好,身上哈是精肉,廋滴枪过猴子,三天都窝不出一趴粑粑来。
老外:Waht?
记者用手摸了摸头:先生!我真的听不懂您说的什么,您能配合一下我们,尽量用普通话来回答我提出的问题吗?
光头:好的好的!我是说,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这座城市气候温和,山清水秀,风景怡人,犹似天堂,很适合在这里居住生活。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观天外云卷云舒。
记者面带微笑:感谢您的配合?最后还要问您一个问题,请问您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满意吗?您每天都需要在这条招工街上找工作吗?
光头:唉,不新谭得,辣过七打饭打冒得事打洗换到折披漏赏走过克走过來,还老是被一群人赶来赶克滴,唉,跟你们折几过芍披雪打你们也不晓得,跟老子快卡死滴边克!
记者左手捂住胸口,差点晕倒:先生,我能再次要求您讲普通话吗?
光头:好的好的好的!我是说我对现在地生活非常的满意,每天在街上既锻炼了身体又挣了钱。。记者同志,你们辛苦了!

黑与白

文学 11-08 19:53 阅读 2797 回复 8
天地之间,黑与白泾渭分明。我们不能把白色说成黑色,亦不能把黑色当成白色,这是一个人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辨别能力。



已经快进入冬季,广州还骄阳似火,天空中的云朵很不协调的挤成一团,就像这条招工街上拥挤的人流一样。康乐桥头聚满了人,全是扯闲篇的,对着污浊的河水,说着污秽不堪的话语。



那件说不清黑与白的事件,就发生在这里。



一个女人正走着路,或许是没看见,也或许是站在桥边讲话的男人肢体语言太夸张,那个男人的胳膊肘,撞在了正朝前走的女人身上。



女人本能反应,说道:“诶!你撞到人了!”



男人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撞到人了,言语霸道:“TMD我哪里撞到你了,你个臭**”



女人感到委屈,被人撞了,还要被骂,她扬起手臂指向那个男人:“你这人还讲不讲道理?不道歉就算了,嘴巴还这么不干净……”



话没讲完,那个男人甩过来一个耳光,言语更加猖狂。女人和他撕扯起来,不想又挨了一记耳光。女人大呼:“打人了,快报警!”



我能这么清楚的记得,是因为围观人的讲述。他们不会作证,因为事不关己,但他们爱凑热闹的天性可以还原事件的经过,我只是简单记录下来。



海珠区凤阳派出所就在康乐桥附近,十几米距离。几人进了派出所,我在外面等候。被打的女人是我的老乡,我头脑一片空白,心里像搁了块石头般的难受。



我思绪倒转,努力回忆着。整件事不到两分钟,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过了一会,我接到电话,让我进去讲事件经过。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时我和别人说着话走在前面,真弄不清是谁先动的手。



凤阳派出所里,当事人已经平静下来,在商议解决的办法。我讲不出事件的起因,很疑惑,为什么不调看桥头的监控视频呢?谁先动手很快就见分晓。我觉得这是最有效的办法。那个调解员很不耐烦,满不在乎的说:“能私下解决最好,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女人说:“我长这么大,没挨过打。如果私了,他必须赔偿!”



调解员说:“如果你要赔偿,对方不同意,就要移交到总部,走司法程序,且要相关的证据,在法院作为呈堂证供,最后由法院判决赔偿金的多少。你得去医院检查,看是否受伤,所有的费用得你自己支付,如果证据属实,他确实先动手打了你,法院会还你公道。如果是你骂人在先,那情况就有所不同了。”



女人声音哽咽:“我没有受伤,他打我两记耳光,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出门只是要找点活干,我没有骂人,为什么会这样?”



旁边的男人还是那样的蛮不讲理,一口咬定是女人先用手指指了他,他才动手的。这样颠倒黑白,对女人是不利的,因为肢体动作在监控上不会做假,女人确实用手指指过那个男人,而说出的话在监控里却听不清。女人有没有骂人,在场的人很清楚,可是对于这样的小事件,派出所不会去调查,只说让两个当事人商量解决。即使我帮助辩解,也无济于事,我和那个女人是一起的,说的话不算证据。那个男人虽是先开口骂人,但他不承认,还反咬一口说是女人先骂了她,不然也不会无缘无故打人的,调解员一听,似乎合情合理,就站在了他那边,说什么骂人不对之类的话。女人百口莫辩,有苦难言,话语也逐渐变得无力。



我们从小就学习辨别对错,而现实却只有输赢。最后,他们被送到海珠区派出所总部继续进行调解,我退了出来。



不管我有没有看到事件的具体经过,整个事件也是十分清晰的。短短两分钟不到,女人挨了两记耳光,这只能说明那个男人的蛮不讲理,到了无耻的地步。自己在大街上手舞足蹈,撞到了人,不但不道歉,还恶语相加,而且不准对方还口。男人打女人,毫无素质,毫无道德修养,典型的社会人渣,这种货色,真不知当初是怎么从他父母那里“出厂”的?



多么简单的事,简单的背后,让人觉得可怕。一句“对不起”,便可以云淡风轻,只是今天看到的这个人渣戾气太甚,非常人能理解。他们去了海珠区派出所总部后,我呆呆地伫立在康乐桥头,听到有人议论说:这个打人的男的,曾多次说要自杀。那么,这就完全可以断定,此人确实是故意滋事的,他把对世界的满腔怨愤,发泄在了一个无辜的路人身上。



这样一个故意滋事的人渣,却不能让他及时得到应有的惩罚。终于明白,天地间“绚丽多彩”,并非只有黑与白两种颜色。一面雪白的墙壁可以被其它的颜色覆盖,一只黑色的屎壳郎也会被一片美丽的绿叶所遮掩。当坏人掩饰罪行,好人含冤负屈,谁来主持正义?正义,总是来得太迟。



某知名学者教授,曾手捧《论语》点化普罗大众:尽量不出门,不去跟它较劲。关上门窗,尽量不让雾霾进到家里;打开空气净化器,尽量不让雾霾进到肺里;如果这都没用了,就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



但这可能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那些无故滋生出来的事端就如同天空中的雾霾,无处不在。你不惹事端,事端来惹你,你能不奋力去维护自己的尊严吗?



是的,尊严!尽管在有些时候,它已经面目全非。



康乐桥头围观的人渐渐散了,我带着沉重的心情往鹭江的方向走去。艳阳当空,而我心戚戚然!



2019.11.06

想起元芳

文学 10-30 10:16 阅读 2180 回复 6
时常想起以前的一位同事。事实上,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名究竟叫什么?


大家都叫他元芳,说他博学多才。我常听见他们这样问他:元芳,这件事你怎么看?他们这样问的时候,总是笑得那样的灿烂。每次元芳都沉默不语。

我还记得,每天结束了十几个小时的工作之后,离开车间,我们成群结队去吃夜宵,唯独元芳不与我们同去。一顿酒足饭饱,回到宿舍,其它人都拿着手机玩着游戏,看着视频,再看看睡在上铺的元芳,他手里正捧着一本厚重的书看得津津有味。问他看的什么书?答:文学书籍!


身为农民工的我们哪里知道文学是什么?早早的离开家乡,离开父母,在工厂没日没夜的劳作,早就与书本隔离。每当这时,我们就嘲笑元芳,故意找个问题问他:元芳,最近厂里的伙食越来越差了,这件事你怎么看?


在我对元芳不多的印象中,他总是独来独往,从不与人“同流合污”。那时的我隐隐觉得,他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没过多久,元芳辞职了,依旧是孤身一人,不知去了何处?


斗转星移,转眼已过去好多年。在这些年里,我去过很多工厂,见过很多的人,但没有一个是像元芳那样,用知识来强大自己的内心。他们大多数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喝酒,打牌,出没于他们自认为的高档场所。我甚至听一位同事说:每天干活那么辛苦,不享受一下,怎么对得住自己。问他什么是享受?他说:享受就是吃好的,喝好的,然后一群人去狂欢。


同事的话,我不能完全理解,但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现在,我和他们一样,依旧每天在车间干活,只是稍微空闲一点,我就“躲”进宿舍。因为近年来,我也喜欢上了文学,在我的床头,一直放着各种文学书籍,我把干活以外的时间都用在了这里。


我喜欢看文学作品,也喜欢写一些文字,偶有发表,都是欣喜若狂。有时在车间,收到寄来的样刊,就会忍不住打开翻看,同时也要面对别人异样的目光。我终于明白,曾经的元芳,在被我们嘲笑时,是种怎样的心情!


更多的时候,我选择独处,与书本相伴,就像那年的元芳一样。期待有一天,能和他在文字里相逢!

数数

文学 10-16 08:31 阅读 4971 回复 4
     
老王老了,他的老房子和他一样也老了。


        老王腰弯了,走路时离地面越来越近,他的老房子也和他走路时的身体一样,离地面越来越近了。


        前年年底,老王的儿子在村西头买了块地基,开始盖房子。因为资金不够,到今年才勉强建成地下室和地上一层,屋内还未完工,儿子准备年底回来后再加层和装修,以便尽快搬进去住。眼看着房子旁边很快的又建了几栋新楼,自家的还是毛坯,老王觉得实在没有帮上儿子什么忙,很对不住儿子。


        觉得对不住儿子,老王就加倍的疼爱孙子,走到哪里,都把孙子茗茗带在身边。茗茗三岁了,活泼聪明,总是“爷爷,爷爷”的叫个不停,叫得老王脸上的皱纹一开一合的。


         一天,茗茗看到别的小朋友在地上划着什么,看不懂,但他听到别人口中念着:“一、二、三、四”,他也跟着练。


        吃晚饭时茗茗问老王:“爷爷,一二三四是什么呀?”


        老王看着孙子,眼中满是慈爱:“一二三四啊,就是数字,等明年你上学了,还会学到更多的数字呢!”


         “那什么是一,什么是二呢?”茗茗晃着小脑袋问。


        老王抱起茗茗来到门外,在一垒砖块前站定,指了指堆着一块砖的地方说:“这是一”,然后又指着堆有两块砖的位置说:“这是二”,最后指着堆有四块砖的位置说:“这是四”。


        从这天起,茗茗就爱上了数数。家里的桌椅板凳,屋角的砖块瓦砾,他都乐此不疲的数来数去。


        这天傍晚时分,老王带着茗茗在村西头散步。走到儿子家新房前,茗茗又开始数数了:“一、二、三、四”。老王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大约半个小时后,老王带着孙子往回转,走到离新房不远时,听到孙子数到:“四、三、二、一”。老王感到疑惑,就问:“茗茗!数错了吧!怎么是四三二一呢”?


        谁知茗茗瞪着一双大眼睛,很认真的模样:“就是这样,爷爷告诉我的,低些的就是一,高些的就是二,再高些的就是三和四,我没有数错啊!”


        老王明白了,孙子太小,还弄不懂数字的真正含义。


        老王看了看眼前这几栋房子,都是三层楼,往西边第一栋房子是最后建成的,最气派,楼顶用红砖青瓦雕成了龙的图形。挨着旁边的房子建得早一些,墙上贴有简洁大方的白瓷砖,只是楼顶没有任何修饰,所以看上去比雕有龙形图案的房子低了一些。不过,跟旁边靠东方向的另一栋房子又高出了几块砖的距离。最后,老王看到儿子家的两层小楼,大门紧闭,门前还堆着少量的黄沙和水泥。孙子没有数错啊,从西往东看,同样三层的房子确实一栋比一栋高。老王又往村东方向望去,以前建的房子已经显出斑驳的痕迹,但十分整齐,所有楼顶的栏杆如同一条直线。


        停留片刻之后,老王带着孙子往老房子的方向走去。他一边走一边嘀咕:现在的人都是什么心理啊?房子建成一样高不是更为美观吗?为什么非要比别人高出一砖一瓦呢?

各人吃饭各人饱

文学 10-11 10:04 阅读 5677 回复 14
  上个月的一天,我收工比往常早,晚上坐在灯前看书,门外传来钥匙碰撞的声音,是邻居老张干完活回来了。


        “小胖!今天挣了多少钱啊?”隔着一扇门,老张问我。


        我那天只做了一个班,便如实答道:“没有多少!”


       “小胖!你猜猜我今天挣了多少?”老张接着又问。


        “你别让我猜,你挣多少钱我不想知道!”这次我的回答有些不冷不热。

        老张和我一样,专门在招工街上找活干。他有一个习惯,喜欢让别人猜他获得的劳动成果,也喜欢问别人一天的收成如何?问得多了,我有点反感!不过我知道,老张这样问并无恶意,邻里之间,他是个很好的人。


        如此几次,我便想起了星云大师在接受杨澜访谈时讲过的一句话:“各人吃饭各人饱!”当然,这话是佛家语,是指修行而言。一个人参禅悟道,只能靠自己,外人不可替代。可生活一样也是修行,得失多少只有自己最清楚,与旁人无关。我从来就不喜欢这种毫无遮掩的比较,只知道做安静的自己。我喜欢陶渊明的心性淡然,他曾说,心远地自偏。的确这样,一个人的修行不一定是在深山老寺,亦或是禅林古院,而是在我们内心深处,在平平常常的生活当中。


        我就处在这样的生活之中,从农村来到浮华的城市,做一个无根无蒂的飘萍,求一餐温饱,求遗世独立。日子过得如平静的湖水,没有一丝波澜,但我选择随遇而安。我见过太多和我一样的打工者,他们为了美好的明天而满怀激情,耗尽岁月与健康,耗尽青春与容颜,到头来还一味地慨叹,我与某人还相隔一段距离。


        万事万物都有其两面性。有人一定会说,没有比较又怎么会有进步呢?这个问题因人而异,有人确实通过与别人相比而有所成就,最终走向人生的坦途。但绝大多数情况下,每个人的起点都不尽相同,自古穷通皆有定,所有的努力都只是求一个心安,除非你自己懂得知足,知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道理。路遥曾在《平凡的世界》里写到:人和社会,一切斗争的总结局也许都只是中庸而已。与其认真,不如随便。有钱就寻一醉,无钱就寻一睡,与过无争,随遇而安。


        认识我的人会觉得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有点不求上进。其实,这是他们不了解我的过去。我虽是出生于九零年代,但童年却生活在八零年代或是更久以前的岁月里。我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比同龄人慢了一步,这种时间错位和物质上的落差,所带给我的自卑与孤独无人能理解,因而我早已习惯了别人有的我没有。出外打工后,我只是干活,从不与人攀比,更不爱与人比较物质上的享受,以至于让人觉得,我像是新时代里的原始人。一切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在生活中吃饭,在吃饭中修行。有人饭量大,自然得多吃点,有人饭量小,少吃点也一样可以填饱肚子。


         那天晚上睡觉前,我写下一首打油诗:莫管他人挣多少,各人吃饭各人饱。双手勤劳不停歇,出路还得自己找。


       生活当中,总会不可避免地碰到类似“你做了多少钱”这样的问题,由它去吧!

我寄愁心与明月

文学 10-09 10:02 阅读 2295 回复 4
客子岭南十三秋,月圆佳节照高楼。倚床独对孤灯影,梦向天门故里游。依稀记得去年的中秋之夜,一轮明月高悬在客村的夜空,月光透过窗台洒在印有桂花的墙纸上。夜深人静,月圆花好,我满怀愁绪的写下了这首诗。



        转眼又是一年中秋佳节,还是老地方,我又看到那一轮明月。不同的是,今晚的月亮在云层里时隐时现,孤独的挂在夜空,有一种朦朦胧胧的美。



        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穿越千年的时光,回到古人生活的年代,有多少才子佳人文人墨客,在月光下演绎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时至今日,月亮依旧是人们表达相思最常用的道具。



        今晚的圆月,也像往年中秋夜一样,带给我久远的记忆和无尽的相思。月是故乡明,我忘不了二十年前的中秋夜,月光是那样的明亮,月饼是那样的香甜,我和哥哥在月光下将几个月饼吃了个精光,第二天,母亲像变戏法似的又递给我们每人两个月饼;我忘不了小时候在学堂,日夜盼望着中秋节和国庆节假期的到来,完全不知道当时家中所面临的困境;更加忘不了长大后,在漫长的打工生涯里,在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再也没有那熟悉的味道,只能在月光之下追忆逝去的时光,在心中思念着宋家岭的那片土地和亲人。



        云朵在夜空缓缓移动,月亮终究还是隐藏了起来,伴随着阵阵凉风,思绪被无情的切断。



        生活就像天气,总是这样变幻莫测。我也曾壮志满怀,有着美好的梦想,要展翅高飞,腾云万里,可是这人间又有着太多的事与愿违;我抱怨过命运的不公,无数次羡慕过童年的伙伴,为何从小到大他们有的我全没有,想要飞,怎么也飞不高;我曾渴望芸娘和沈复的两情缱绻,也曾期望遇见高山流水,伯牙与子期那样的友谊,可叹,于今交道奸如鬼,湖海深悬一片心;我曾幻想有一天,财神与我形影不离,从此洗去贫穷留下的印痕,可是个人能力有限,这一切都像是水中之月镜中之花,真能如愿,也只是黄粱一梦。



        梦醒,中秋夜已经过去,月圆的时刻也过去了,它将开始新的轮回。月有阴晴圆缺,所以它永远孤独而高傲的挂在天空,见证着时光的流逝。细想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不也和月亮的圆缺一样吗?有歌舞升平,就有形单影只;有万丈高楼,就有茅屋寒舍;有众人拾柴,就有孤军奋战;有人间真情,也有世态炎凉!



        中秋佳节,本不该这般伤感,但见夜空那一轮和自己一样孤单的明月,才刚刚爬上树梢,就被浮云遮蔽,又怎能不让人心生忧愁!



         未来的路,我幻想过无数的可能。在这个“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的人世间,太多的真心换来的却是虚情假意,我终于变得愈加孤独,幸而与文字结缘。也因此懂得,任何时候都应该怀有一颗感恩的心。我是万千农民工中的一员,不善言辞,难会经济。以前认识的朋友都在事业上小有所成,只有我还是玩世不恭,对文学的痴迷让我与这个群体格格不入。别人怎么看,我并不在意,同在一条路边的大树,也有枝枯叶茂两重天的时候。我曾经特别留意过一株生长在墙角夹缝中的夜来香,每天夜里它静静的开放,默默的吐露着芬芳,从不和群花争艳。尽管它毫不起眼,与其它的花儿相比,有些黯然失色,但我能理解它。它在最恶劣的环境中生存,没有给它充足的养料和水分,又怎能对它做出过多的期望呢!



        夜越来越深,再也觅不到月亮的踪迹。这样一个中秋之夜,我将一片愁心寄与明月,让它随着月亮隐藏在浮云深处。未来的路,我就一个人默默的朝前走吧!



(写于2019年中秋节夜)

电风扇

文学 07-07 21:34 阅读 9236 回复 9
风扇最早由美国人发明于1830年,当时发明者从钟表结构中受到启发,发明了一种可以固定在天花板上,用发条驱动的机械风扇,其弊端是使用起来十分不便。1872年,又有一法国人研制出一种靠发条涡轮启动,用齿轮链条装置传动的机械风扇。直到1880年,美国人舒乐将叶片直接装在电动机上,再接上电源,叶片飞速转动,世界上第一台电风扇横空出世。

电扇虽有一百多年历史,但真正传入中国也就几十年时间。我小的时候,陪我度过整个夏天的是蒲扇,纯手工,摇一下,很大的风,不摇,绝对没有。那时,配置风扇是每个家庭的梦想。后来,家里添置了一台“钻石”牌电风扇,一直使用到现在。

但电扇的好景不长,空调机出现了,其凉爽程度不是电风扇可以媲美的。自此,电风扇逐渐被冷落。空调机的出现,一时间各大品牌群雄争霸,电扇行业哀鸿遍野,似乎大势已去!

细细想来,世间万事万物都是风水轮流转的。尺有所长,寸有所短。空调虽然好,但是违反了自然规律,关好了门窗,就像住在古墓里,冷得忘记了季节。于是,社会上出现了一种“空调病”,因为空调所引发的不良反应时有发生,尤其以老年人居多。也就是最近几年,电风扇似乎又起死回生,市场上各种电扇花样百出,功能多样。电风扇的好处,是能让空气流通,这是空调所不能比的。

我不知别人怎样想,我对电风扇是有独特情感的。天一热,我就想到了它。

我们应该相信,这世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新厌旧。暑天的降温方式数不胜数,空调更是让我们难以割舍。而我们的父母,却守着那台三十年前老旧电风扇,度过一个个火热的夏夜。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