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燕子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中国的传统手工艺有着悠久而灿烂的历史,在整个中国文化艺术发展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手工工艺潜隐于物件上的温情与灵魂,是难以在流水线复制的商品上嗅到、触摸到。古代的那些传统的手艺,有一些是童年难以泯灭的美好记忆,也有一些,在历史的长河中早已消失殆尽。

古代没有砂纸,所以木匠们会找到各式各样的东西来代替,除了木贼草和青砖,常用的还有刨子、皮毛、贝壳等。古时的匠人,人品比技术更重要,有一流的心性,必有一流的技术。

“檀木榔头,杉木梢;金鸡叫,雪花飘”这可以形容弹棉花艺术描述了。弹棉花,又称“弹棉”、“弹棉絮”、“弹花”,是中国传统手工艺之一,曆史悠久,我国至迟在元代即有此业,时至今日仍有操此行业者。


元代王桢《农书·农器·矿絮门》载:“当时弹棉用木棉弹弓,用竹制成,四尺左右长;两头拿绳弦绷紧,用县弓来弹皮棉。”一弯弹弓、一张磨盘、一个弹花棰和一条牵纱蔑,行走街头,生意好的应接不暇。



古代的夜里,卖馄饨的梆子,千年来敲打无数人的梦的拍板:托,托,托。热气腾腾锅炉,裡面翻滚著美味的馄饨。各种佐料一排排开,想要加什麽都可以。清冷的晚上,听到这声音,早就按耐不住了,那个时候来上一碗,大概是最美味的了。


《韩非子》中曾记述:“文王伐崇,至凤黄(凰)墟,手解,因自结。”意即为周文王征讨崇国,在凤凰墟自己手扎袜带。到了明朝万历年间以后,男子开始服油墩布袜。


随着手工业的发展,又出现了供贵族使用的白色羊绒袜,平民则穿旱羊绒袜。后来在街头巷尾,出现了做袜的店铺等等,一针一线,细细密织。量足而做,贴脚适合。


挑担卖豆腐脑儿的,有固定场所,也有挑担子满街巷走的。一个小铜锣,走几步,叫卖一声。晚间,提著灯笼,方便夜行。听到声音,耐不住口舌之苦的,就跑出来,买上一碗。


担子比较特殊,前担象一只大柜子,柜子前排摆放不少蓝边碗,中间是前后一隔二的紫铜锅,右边一列瓶装酱油、醋、麻油等,左边放一碗小汤勺,后排一溜烟的小瓷罐,内放味精、酱菜末丁、肉松、切细的芹菜,辣椒酱、胡椒粉等佐料,锅下有只炉子烧煮豆腐脑。后担有一深筒内装未加佐料和烧煮的白豆脑,另外还有一盆洗碗水。




一名「皮影牵手」可以操作多个角色,最多的时候要控制四五个戏偶,甚至还会兼顾音乐、旁白、唱词等。一个人惊天动地,一个人上下千年。




形如古鼎,有三足两耳,炉内有订放置炭火,炉身下腹有三孔窗孔,用于通风。上有三个支架(格),用来承接煎茶或烧水煮饭。炉底有一个洞口,用以通风出灰,其下有一只铁质的用于承接炭灰。起风炉,也是一门大街小巷都需要的行业。




将纸浆制成纸张的工艺过程。现代造纸业中在造纸机上连续进行。即将适合于纸张质量的纸浆,用水稀释至一定浓度,在造纸机的网部初步脱水,形成湿的纸页,再经压榨脱水、烘干而制成纸张。




龙舟歌在汉族民间又称“唱龙舟”或简称“龙舟”,流行于珠江三角洲地区的一种汉族曲艺形式,一般认爲形成于清代乾隆年间。其表演形式爲一人或二人自击小锣或小鼓作间歇伴奏吟唱,声腔短促,高昂跌宕,诙谐有趣,富有宣泄效果。


龙舟歌中蕴含著大量的民俗信息,影响所及,连粤剧也吸收其唱腔爲演唱的重要曲牌,曲牌的名字就叫【龙舟歌】或【龙舟】。




摆书摊,谋生活,曾经是自己一个幼时的一个小小的梦。两条板凳,一张桌板,满架书。可以从早读到晚,日暮看不清字了,等收摊的时,发现一日的生活费也够了。一举两得,逍遥自在。目录君的梦,现在似乎已成过去,随著这最斯文的行业消散。






最初的香熏主要见于祭祀和公共卫生,逐渐拓展出美化生活的功能,且用香人群也从皇室权贵到文人士大夫,直至普通民众。宋代丁谓所著《天香传》中云“香之为用从上古矣。所以奉神明,可以达蠲洁”。




《净土圣贤录》有记录:“吴浇烛,居苏州娄门,以浇烛为业,因以得名。孑身无偶,长斋,昼夜念佛。为人不欺,卖烛家争迎浇烛。吴倾油一杓,必称佛数声,以为常”。


此崇祯年间的事情。唐宋以前浇烛入药,所用白蜡皆蜜蜡也。过去没有电灯,浇烛是很兴旺的行业。只见热锅烧著蜡,一旁红白蜡烛等风乾即可出售了。




清明时节,是寄託对先人哀思之物。过去,这个行业很旺,很多节日都是祭祖日,这时山头烟熏火燎,哀声阵阵。不过,现在随时代变迁,这样的方式逐渐没落,更多环保和新颖的方式出现,替代了这样传统的方式。也好,如同元宝一样成为文物,糊元宝也会被代替。只是,思念是不会变的。


看到一篇特别好的文章,与大家一起分享



1 丰子恺先生在《给我的孩子们》一书中,回忆起儿时三件不能忘却的事情。
第一件是他五六岁的时候祖母养蚕的事。祖母养蚕并非专为图利,而是喜欢,所以每年都要大规模地举行,这给儿时的丰子恺增添了很多乐趣。他喜欢蚕落地铺时,在架着经纬的跳板上走跳,喜欢蒋五伯买枇杷和软糕给做活的人吃,他也可以天天吃。先生写道:
“我所乐的,只是那时候家里的非常的空气。……现在我回忆这儿时的事,常常使我神往!”



第二件是父亲的中秋赏月,尤其是吃蟹。他的父亲喜欢吃鱼虾,尤其喜欢吃蟹。八仙桌上一盏洋油灯,一把紫砂酒壶,一只盛热豆腐干的碎瓷盖碗,一把水烟筒,一本书,桌子角上一只端坐的老猫,这样的画面深刻地印在先生的脑海中。先生写道:
“现在回想那时候,半条蟹腿肉要过两大口饭,这滋味真好!……儿时欢乐,何等使我神往!”


第三件是与隔离豆腐店里的大哥哥一起钓鱼。这个大哥哥常常引导他,照顾他,就像长兄对于幼弟,还手把手教他怎么钓鱼,自此以后,他就喜欢上了钓鱼。
“我记得这时候我的热心钓鱼,不仅出于游戏欲,又有几分功利的兴味在内。有三四个夏季,我热心于钓鱼,给母亲省了不少的菜蔬钱。”

先生所描写的这三件事正好是他儿时与祖辈、父母、同伴在一起的生活场景,养蚕的热闹快乐氛围,吃蟹的讲究和仪式感,钓鱼的乐趣和成就感,给他的童年生活增添了许多美好的体验,也让他在日后旅居他乡回忆故乡时倍感温暖。
忆事,念人,在丰子恺先生栩栩如生的对事件描写的字里行间,也能感受到先生对于祖母、父母和儿时伙伴的怀念。
其实,对一个孩子来说,祖辈、父母、伙伴,就构成了他在家庭中成长的最重要的环境,孩子和他们在一起所经历的日常生活,都在无形中影响着孩子的成长状态。 父母和孩子一起好好生活,不仅能还给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体验,也能为孩子日后的精神生活和人格底色打下根基。
2
随手翻阅朋友圈,看到三年前我采访过的一位总经理发的图片,五十多岁的她身穿一身碎花旗袍,正在优雅地演奏古琴。
看到照片的瞬间,对她的记忆开始在脑海中回放。记得当时的采访就像聊家常,虽然她是一家大型企业老总,但没有任何架子。在询问一些专业问题后,我很自然地问她是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的。



她坦然而愉悦地谈起了自己的家庭生活,印象深刻的是,除了企业的一把手这个角色,她更享受的角色是贤惠的妻子,以及两个女儿可亲的妈妈。 她喜欢做饭,会煲各种好吃的粥,美味又营养,先生和女儿都喜欢吃她做的饭。她说,这么多年来,每天早上她都会早起煲粥,一家人一起吃完饭再各自上班上学。周末,她一般都不去参加应酬,而是和家人一起活动或者只是简单地和家人呆在家里。
如今大女儿已经参加工作,小女儿在读高中,相差九岁,但感情很好。妹妹有什么烦恼,都喜欢跟姐姐说,姐姐可以帮妹妹疏导情绪,这让做妈妈的她感到很欣慰。
她还说,两个女儿都懂得在生活中寻找乐趣,经常策划一些家庭活动,即使父母工作忙碌、孩子功课紧张,一家人在一起也会很放松自在。
多年来她一直在研究管理学典籍,同时也在研习国学。看到她新近在学古琴,我一点儿也不惊讶,因为我知道,对于一个爱生活的女人来说,或许这就是她自然的模样。


父母爱生活,家里永远热气腾腾,充满着温暖的味道和情意;父母会生活,孩子日日得以浸染,生长出美好的品味和格局。
3 上周末带两个孩子去朝阳公园,儿子上足球课,我带女儿去玩“快乐猩猩树上穿越”,就是在树与树之间搭建的木板或绳索上闯关。我们边走边聊。
女儿问我:“妈妈,你为什么不敢去玩快乐猩猩?”
我说:“妈妈站在那么高的地方,怕摔下去啊。”
女儿说:“其实你是可以做到的,虽然在高处,但有绳子系在身上,很安全,掉不下去的。只是你心里害怕,所以就不敢走。”
我不得不承认女儿说得很对,也为她的理解和鼓励而欣慰。



常常以为是我们在教育孩子,但我经常发现,孩子其实也在教育我们。和孩子在一起,我常常发现自己身上的种种不足,也常常是孩子的天真和勇敢让我自愧不如。我坦然承认自己的不足,而孩子往往比我想象的要更宽容和有爱。
前天睡觉前,女儿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这时她搂着我说:“妈妈,我不想现在就睡觉,我要是闭上眼睛,就看不到你了。”说完这句话,她就闭上眼睛睡着了,只留给我满心的感动。
父母和孩子一起好好生活,你说说你的想法,我聊聊我的感受,你害怕时有我的理解,我伤心时有你的安慰,或许这就是家人之间彼此影响,互相滋养的再正常不过的方式。
在一起好好生活,不管生活是富有还是贫穷,父母和孩子都是世界上缘分最深的人,感受这种独特的不可分割的情感联结,感受家庭中爱的流动,让我们在忙碌的尘世上多了一份活着的美好和前行的力量。
4 《浮生六记》中,作者沈复记录了和妻子陈芸平凡而充满情趣的居家生活以及浪游各地的所见所闻。
其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很打动人心。夫妻俩都喜欢盆栽,有一天沈复从外面捡了一些好看的石头回家,然后和妻子一起在盆中做了一个假山。
他们在盆的一角铺上河底泥沙,栽种上白萍,在山石上栽种上茑萝。夫妻俩常常欣赏评论,说在盆中的这个地方可以设置水阁,那个地方可以修建茅顶小亭,就好像真的要住进去一样。
有一天他们家的两只小猫打架,蹭倒了盆,夫妻俩看到多日的心血顷刻粉碎,不禁潸然泪下。
最打动我的是故事的结尾,夫妻俩为了一个假山盆栽而落泪。他们生活得是多么认真,甚至可爱,让再普通平凡不过的家庭生活变得有趣、生动、充满情感。


其实,从孩子出生那天起,父母的生活方式就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
父母生活得努力、认真,会带给孩子面对困难的勇气和力量;父母生活得自然、有趣,会带给孩子热爱生命的态度和习惯;父母生活得豁达、乐观,会带给孩子走向更大世界的眼界和格局。
为人父母,都希望为孩子提供最好的教育条件,让孩子过上最好的生活,实际上,生活中无处不是教育,父母自己的一言一行、生活态度,父母给孩子提供的日常生活体验,以及和孩子互动交流的点点滴滴,都在影响着孩子的现在和未来。好的生活便是好的教育。父母对孩子最好的影响,莫过于和孩子一起好好生活。



文/冬平 北京师范大学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两个孩子的妈妈
参加亲戚的婚礼,新娘子很可爱,互换完戒指,娇俏地说:我这辈子就交给你啦,以后不许欺负我哦。新郎嘴也甜,马上接:放心吧,我会爱你一辈子。

亲人们都在下面笑,场面很美好。

坐在我身边的姐姐却轻轻摇头,叹道:我们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我知道姐姐正闹离婚,因为姐夫出轨,还出得挺扎实,对小三情比金坚,给人家买了房买了车,一心想离婚娶她。姐姐气不过,拖着不肯离。她是全职妈妈,一个人带着女儿咬牙切齿地过,姐夫现在基本不回家,也不给她们钱,姐姐眼看着要熬不下去了,心里特别绝望,特别恨。

“我把一生托付给他,他却这样对我,男人真是靠不住。”姐姐说。

男人靠不住。这几乎是所有婚姻失败的女人在痛彻心扉后的血泪总结。

此言当然不够客观,但无数前车之鉴明晃晃地提醒着我们:靠男人,风险很大的。

所以,最好不要对任何男人说“我把一生托付给你”“我这辈子就交给你了”这样的话,更不能抱有这样的想法。哪怕你决定嫁给他,你心里认定了他,你决心要一辈子跟他在一起。

你的人生,必须永远是你的,不能托付给任何人。

婚姻本来就是两个人基于共同的感情和利益而达成的合作,虽是结成了一个共同体,但双方也是平等和独立的,要各自付出,各取所需。应该是你备柴米,我备油盐,我们过柴米油盐的日子。或者,你在前面打拼,我在后方补给,我们共同打造更理想的生活。——分工可以不同,但权利义务必须对等,必须是各自撑起一片天,共同把握生活的方向。若依靠,也是彼此依靠,若需要,也是互相需要。绝不能是我把自己交给你,由你处置,或者我完全仰赖你、依附你,一旦你抽身而退,我便立刻陷入绝境。

这种盲目托付和过度依赖,既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对方的强行绑架。“我把自己交给你,你以后要对我好”,这难道不是一个霸王条款吗?这话在情深意浓时说出来可能很动人,但当境况转变,爱情消退,男人冷静下来,发现你不是一个合作伙伴,而是一个包袱、一个牵绊、一种对他的消耗,他一定会问:凭什么?

你不是刘禅,他也不是诸葛亮,凭什么让你爸把你完全托付给他呢?他又凭什么做这个接盘侠呢?

任何一个独立的成年人,都没有理由把自己托付给另一个人,而另一个人,也没有义务接管别人的全部人生。

很多女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女人了,心理天然弱势,不独立,不自强,习惯于依赖和攀附,理所当然地觉得,作为女人,自己就是要靠男人才能活得好,所以才有了“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的说法,这真是太糟糕太危险了——把一生的幸福和希望都寄托在所嫁的男人身上,就等于把自己的人生拱手相送,使自己完全处于被动局面。万一那个接手你的男人能力和品行都不济,那不是妥妥的悲剧了吗?

而且事实上,人没有绝对的好与坏,男人对你好不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在他生命里的价值。你若是他的左膀右臂,他想必会爱你保护你珍惜你,而一旦你变成包袱累赘,他大概就会厌烦苦闷,想办法甩掉你。

所以,虽然女人的有些社会能力确实不如男人,但这绝不是你要靠男人活的借口,相反,应该为此而更加努力,不断提升自我,使自己有强大的生存能力,起码要能够满足自己的基本生活需求。

你应该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社交圈子。你和男人可以彼此依靠,但你们各自人生的重心,必须都在自己身上。如此,他才不会觉得自己被拖累,进而想摆脱你。退一步,即便他跑掉,你也能迅速调整姿态,重新活出一个好好的自己。

曾经有读者问我“什么样的男人值得托付一生”。我说,没有任何男人值得。

不是说男人都是坏蛋蠢货,而是,你的人生根本就不应该托付给任何人,品德再好、能力再强、再深爱你的男人也不行。因为没有男人会像善待自己那样善待你,他有他的想法,他的规划,他的喜怒哀乐,你们的利益并不完全一致,有些方面甚至相互冲突,你把人生给了他,未来的日子势必不会完全如你的意。

也有读者问过我:“跟男友发生了关系,现在他不想对我负责了,怎么办?”。我觉得这个问题本身就有很大问题——发生关系是你情我愿的事,你没有为此受到伤害,为什么要以此为据要别人对你负责?而且,老弱病残才需要有人负责,有人照管,你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有谋生能力,有独立的人格,干嘛要让另一个人负责你?抱有这种想法的人,以后结了婚,也很可能会自轻自贱,自甘下位,要么把男人抓得太紧,要么被对方吃得太死,想来幸福指数不会太高。

很少有男人会对女人说“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要对我负责”或者“我把下半辈子托付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对我”,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人生必须自己掌控,他们也有自己掌控的能力。所以也很少有男人抱怨“女人靠不住”,因为他们根本不会靠在女人身上。也所以,现实里的婚姻中,男人通常拥有事实上的主动权——能过最好,不能过就散,散了他们通常也不会陷入绝境。

如果女人也能有同样的心态,世上就不会有这么多怨妇了。

这个社会已经大体实现了男女平等,每一个正常的女人,都可以通过努力活出自我,掌控自己的人生。既然自己可以掌控,为什么还要交给别人?如果谁再向你灌输旧社会思想——“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女子无才便是德”……你就可以开口骂人了。

我们嫁给一个男人,是决定在未来的几十年里,跟他协力合作,打拼出更好的人生,不分主次,没有从属。而不是把自己的未来全权交托给他,他水涨你船高,他栽跟头你也一起掉沟里,他情深意重你没事儿偷着乐,他胡作非为你都不知道找谁哭去。


所谓“给你我的全部,你是我今生唯一的赌注”这是歌里唱着玩儿的,是谈恋爱时说着玩儿的,不可当真。否则,今天你有多勇敢,日后就可能有多怨恨,今天抱着多大的期望,日后就可能陷入多深的绝望。

婚姻是一生一次的托付,但你托付给对方的,应该是爱,而不是人生。把自己的人生紧紧抓在自己手里,才可能活得有尊严有保障有安全感,内心也才能真正洒脱坦然。


作者:bymooneye


图先放上来,这是一张券的正反两面

再讲事情的经过,昨天晚上和老公一起去一个小县城的超市去购物,零食、做菜作料什么的一起六十多元,收完银,收银小姐给了一张如上图的卡片,说购满五十元可以领取头发绳一根,我说没用不想要,老公说,听说一直有送,可以扎头发,怎么不要?
于是来到指定的地点,确切说是个出售金镶玉的专柜,这个专柜就在收银台的对面。递过去这张卡,服务员给了一个头发绳,接着服务员指着我的这张卡说,背面还可以刮奖,我一看,背面还真的有刮奖的地方,还会有中奖吗?中什么?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刮了起来,是放在玻璃柜台上刮的,刮完一看,就如图“抵用2000元”,服务员也看到了连忙说,哎呀,你运气真好,我们一共才只两个这样的奖,就被你拿到了一个,你看柜台上这么多卡都是“谢谢惠顾”。


老公在一边听说了,就问,抵用二千是什么意思?那个女服务员连忙从自己柜台里面拿出一个金镶玉吊坠,跟我老公说起来,我用眼睛一扫,满柜台都是那种金镶玉吊坠,标价都是二千五六到二千八九的样子,女服务员说,就是买她的那个金镶玉吊坠可以抵用二千,只需要出上面的零头几百就行了,我正想着,有这好的事,如果真的是金镶玉,他们不亏死了,正在说的时候,从生活超市里面走出来一个推着儿童车的老太太,偷偷用手拉了拉我的衣角,顿时我的疑问被解开了,然后我就不动声色的问那个女服务员,我说你们这个金镶玉是真的吗?正品吗?她连忙说,这么大个超市难道还会有假?
可是这张卡上明明写着“此活动跟超市无关”。
然后我跟老公说,我们走吧,于是拿着这张卡准备离开,那个服务员就急了,走可以,卡要留下,我说这卡是超市给我的,凭什么给你留下,然后她们眼睁睁看着我们离开。。。。。
老太太都知道是骗局,是不是已经很多像我们这样的外地人被骗?



你想多了

灌水 2016-07-13 阅读 2642 回复 3
同一天同一时刻她写的日记:

晚上他真的是非常非常古怪。我们本来约好了一起去一个餐厅吃晚饭。

但是我白天和我好朋友去shopping了,结果就去晚了一会儿--可能就因此他就不高兴了。他一直不理睬我,气氛僵极了。后来我主动让步,说我们都退一步,好 好的交流一下吧。他虽然同意了,但是还是继续沉默,一副无精打采心不在焉的 样子。我问他到底怎么了,他只说“没事。“后来我就问他,是不是我惹他生气 了。他说,这不关我的事,让我不要管。在回家的路上我对他说,我爱他。但是 他只是继续开车,一点反应也没有。我真的不明白阿,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再 说“我也爱你“了。

我们到家的时候我感觉,我可能要失去他了,因为他已经不想 跟我有什么关系了,他不想理我了。他坐在那儿什么也不说,就只是闷着头的看 电视。继续发呆,继续无精打采。后来我只好自己上床睡去了。10分钟以后他爬 到床上来了。让我吃惊的是他居然过来爱抚我然后和我......。可是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觉,他一直都在想别的什么。他的心思根本不在我这里!这真的是太让我心痛了。我决定要跟他好好的谈一谈。但是他居然就已经睡着了!我只好躺在他身边默默的流泪,后来哭着哭着睡着了。我现在非常的确定,他肯定是有了别的女人了。这真的像天塌下来了一样。天哪,我真不知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的日记:
tmd今天意大利居然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