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卢市的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城乡哎大变呀样哦吙吙,一派呀新气象,怀抱啊渔鼓高声唱,天门啦渔鼓乡啊……”6月26日,走进彭市小学,渔鼓皮影社团的学生们捏着嗓子、打着拍子,沉浸在渔鼓说唱的艺术世界里。
天门渔鼓作为一种传统民间曲艺形式,于2009年5月被录入湖北省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现在最常见的演唱形式是与皮影配合,为皮影戏伴唱。彭市镇是我市渔鼓皮影之乡。为弘扬地方传统文化,推动我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发展,今年来,市文化和旅游局将彭市小学作为试点学校,成立渔鼓皮影社团,吸纳对渔鼓、皮影感兴趣的学生加入,学生利用课余时间或节假日学习渔鼓和皮影,感受民间艺术的独特魅力。
学校邀请了天门皮影省级传承人、渔鼓艺人肖木宣担任辅导教师,每周向学生讲授天门渔鼓的历史、演奏技法以及平腔、悲腔、琵琶腔等天门渔鼓的主要唱腔和演唱技法,向孩子们心中播撒渔鼓、皮影的艺术种子。“我非常喜欢渔鼓,学渔鼓已经两个月了,已经学会打快板和打渔鼓,还学会了唱平腔、丑腔、悲腔和琵琶腔,我会把渔鼓说唱一直坚持下去的。”彭市小学五年级学生陈依说。
目前,学校渔鼓皮影社团有80多名学生。“学校将把渔鼓皮影作为地方校本课程开展教学,在丰富学生课外活动的同时,传承好我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彭市中心学校校长王锋表示。荆楚网天门

图为彭市小学渔鼓皮影社团的学生在进行新曲培训。


“陈法官,我和胡某商量好了,钱我会尽快还给他,说到做到,绝不食言,他也同意了,我们是来撤诉的...”
看到这里是不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们继续往下看

事情经过
4月18日下午临近下班时,段某急匆匆地来到天门法院皂市法庭,一见到庭长陈红波便急忙开口。
紧跟在段某身后的胡某也补充道:“陈法官,他答应还钱我了,我不告了,麻烦您帮我办手续吧。”
原来,段某欠胡某59万余元的工程款,多次承诺还款却总不兑现,胡某一气之下将段某告上法庭。
皂市法庭受理该案后,陈红波法官到武汉给段某送达开庭传票,段某听说胡某把自己告上了法庭,不仅不着急,还一副“欠债是爷”的不屑表情,傲慢地称:我在武汉有几个工程正在施工,还有一个大工程正在竞标,欠他的这点小钱我又不是还不起,因为这点小事他就告我,就是没把我放在眼里,是瞧不起我,他要告就告,随便他……

结果,剧情神反转
十天前,段某参与竞标武汉某工程,招标单位照例向司法机关查询段某个人守法及诚信情况,获知段某拖欠他人工程款而被起诉,案件已经立案,因而将段某列为不合格投标对象,告知段某不能参与竞标。这下段某傻眼了,几千万的工程标书准备了几个月,花销也不小,难道要因为这件“小事”鸡飞蛋打?段某不得不放下“爷”的傲慢,急忙赶回天门找胡某说好话,段某说欠了那么久的钱不还是他的不对,自己应该多站在胡某的角度考虑问题,并承诺将及时还清欠款,请胡某撤诉,以消除“案底”。

湖北省天门市人民法院
4月8日,天门汉羽公司天门至罗汉寺客运班线驾驶员易伏军驾驶客车营运途中被一名醉酒乘客殴打 ,整个过程易师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冷静理智地化解了危机 。
事情经是这样的
当日下午1时许,天门至罗汉寺客运班线鄂R03945客车,沿S106道往天门方向行驶,车内载客12人。车上一名男乘客不停抱怨车速过慢,不听乘务员与驾驶员解释,突然从座位起身,冲到驾驶员易师傅身旁开始骂骂咧咧。
易师傅闻到该男子身上一股浓烈酒味。随后,醉酒乘客情绪激动地抢夺方向盘,并朝易师傅头部及脸部猛烈击打,易师傅紧握住方向盘,控制好车辆。见此情景,车上很多乘客站出来指责,醉酒乘客随即又跟其他乘客争吵起来。

看到情势不对,担心醉酒乘客做出更过激的举动危害到其他乘客安全,易师傅在合适路段停好车,拉好手刹,立即报了警。民警赶到现场后,对醉酒乘客进行了批评教育。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农村客运班线发生的各类殴打驾驶员事件10余起,纠纷往往是因为乘客酒后滋事造成。 

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难道已经忘了吗? 
去年10月28日上午10时8分,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源于乘客的一时冲动而攻击司机,因此害了十几条人命。反思整个事件,攻击司机,这样的冲动行为让人气愤填膺,这样的悲惨结局令人痛彻心扉。我们可以看到,在现实中攻击公交车司机不是个案,悲愤之余,我们应当痛定思痛,考虑如何避免类似事件再度发生。
天门汉羽公司呼吁广大乘客文明乘车,在遇到此类情况时,请大家一起共同劝阻, 共建文明天门。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