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nesyang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我眼中的天门

天门聚焦 10-10 15:58 阅读 8506 回复 17
小时候,家离市区不算很远,但也很少去市里。唯一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爸爸去市区办事,顺便带我去玩玩。那是很多年前了,那时候还没什么公交车,爸爸用自行车驮着我,也不知道骑了多久,只记得经过一座很长很长的桥,然后带我到一个商场里玩。

我儿时对故乡这座城市所有的印象,就只有长长的桥,有很多电视的商场,还有,就是一路的荒凉和市区破旧的小楼房了。

后来我离开故乡,远方的高楼与霓虹,渐渐迷住了我的眼,偶尔回乡的几天,也不怎么想着要去市里逛逛。

很多年后的某个冬天,我们一家三口从市区购物后回家,车上,我讲起儿时的这段经历,那时候车正经过陆羽大桥,路痴的我,激动地说,看,小时候我爸爸就是骑自行车带着我从这儿走的!

老公看白痴一样跟我说,你知道吗?这儿才建好几年,你小时候根本就没有这座桥!

女儿也嫌弃地看着我说,切!你也好意思说你是天门人?

是的,我对天门已经很陌生了,或许,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好好了解她吧。

等到有一天,我想要再去了解她时,她呈现给我的,已经是满目繁华了。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宽阔马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一家家风格各异的品牌店铺,已经与我看腻了的异乡都市重叠。

我开始去关注家乡,东湖扩建了,西湖边上种了各式各样的花,大润发楼上的自助餐好实惠,天门通了高铁,货运东站也开始运营了,很多企业也入驻天门了……

有一次,在千里之外,我嘴巴上火火辣辣地痛,百度一下,去药店买了一支药膏,看着牌子有点印象,但又不是很出名的牌子,怎么会有熟悉的感觉呢?

忽然,灵光乍现,人福,不就是天门的那个人福吗?我曾经多次从它家门口路过啊。

还有网络上出现天门的或大或小的信息……

原来,再路痴,再记忆不佳,远方的我还是在不经意间,主动接收了关于故乡的消息。

原来,故乡真是与众不同的,它在不知不觉中,已深深烙进了我的记忆最深处。

怀念我家的狗狗

文学 2018-12-30 阅读 4539 回复 8
那天看中央台的电影频道,发现居然正在播很久很久前的一部片子《赛虎》。

  第一次看《赛虎》,可能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条英勇机智的小狗,是那时我们心中的英雄。邻居家和我年龄相仿的两兄弟养了一条狗,很普通的一条狗,可是也让我与哥哥很羡慕。

  于是某一天的夜里,爸爸和哥哥从家家回来,带回了一条小狗。

  那是一条刚出生不久的小狗,很胖,全身是软软的灰黑色绒毛,四条短短的腿撑着圆滚滚的身子,每走一步都仿佛很吃力。我从哥哥手中接过它时,它好像刚睡醒,睁开黑亮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我。

  我为小狗取了很多名字,赛虎(那时候很多狗都叫这个名),大灰,苍狼……可是最后哥哥都没有用,他给小狗取了一个很怪的名字:肥len,意思是胖胖的。(我们都说不好听,可是那时的哥哥还是一个很固执的小男孩。那个len字我打不出,是方言,翻译过来,就如“胖嘟嘟”里的“嘟嘟”二字。)

  每天放学后,哥哥都会训练肥len一些基本的指令,象坐下,起立,握手,捡东西等,它也不负众望,很快就掌握了这些动作,而且,它只听哥哥一个人的,别人命令它,它会骄傲地将头偏到一边去。

  肥len很快长成了一条壮硕的狗,体态很美,站着时昂首挺胸,奔跑时四脚飞扬,别的狗看见它,都会老实地垂下头去,夹着尾巴站到一旁。每天上学时,它跑到我们前面,再跑回来随我们走一段,再跑到前面,再回来,一直到把我们送到学校。放学时它又回守到学校门口,和我们一起回家。

  肥len也是一条很好的看家狗。有天邻居的一位婆婆来我们家借农具,妈妈说,就放在院子里,您要用时自己去拿就行了。婆婆说,早上我来过,家里没人,我拿了东西,你们家肥len拦在门口,不让我出去,还直朝我叫,平时我来你们家也没见它这样叫过。婆婆拿着东西出去了,肥len只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躺在一边睡觉。婆婆走出去好远都说,真是一条好狗。

  肥len和我们一起生活了两年多。那一年的冬天,有人对哥哥说,小心你家的狗,我看见有人拿着绳子在它附近转悠。我们开始很担心,因为冬天到了,有些坏人开始到处偷鸡偷狗,也有人为了偷鸡不被发现,先把看家狗干掉的。而且,肥len也太扎眼了,还有人找上门来要买它,被哥哥一口回绝了。

  附近村里的鸡与狗都损失了很多,我们村却安然无恙。冬天的夜很长,爸爸常常到村头的杂货店里和人聊天到半夜,肥len每天都陪着爸爸去。有天一大早,我们被杂货店老板娘的叫骂声吵醒,后来才知道,原来昨天晚上有人用馒头包了药丸喂给肥len吃,但肥len只吃了外面的馒头,药丸一点都没吃,第二天早上老板娘家的鸡把药丸吃了,结果鸡全死了。

  我们为老板娘家的鸡难过,更为肥len的聪明与逃过劫难庆幸,妈妈以后更是每天都喂给肥len很多吃的,让它饱饱的,不要再吃外面的东西。

  但是有一天晚上肥len没有回来。哥哥与爸爸找了好久,一直都没有找到它。有人说,可能找不到了,这段时间常有人开着车拿着土铳在路上来来回回。

  哥哥哭红了眼,说,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把他家的鸡啊猪啊全都杀光光,老鼠都不放过!

  可是肥len再也没有回来。

  以后的很多年,我们家都不养狗。

  很多年后的一天,那时我上寄宿高中,有一次回家,哥哥抱回来一只小狗,很小,很瘦,身上脏脏的,毛是灰黄的,而且好像长了癞子,一块一块的,走路都走不稳,只会趴在地上嗯嗯地叫。我说你怎么弄这么难看的一只狗啊,要养也养条漂亮点的啊。

  哥哥说,朋友家的狗生了一窝小狗,好看的都被别人领走了,就剩下这只,没人要,我就抱回来了。

  我不怎么喜欢那条小狗,并且认为它可能活不了多久。过了三天,我返回学校。一个月后,我再回家时,发现那条小狗居然仍然活着,并且很有生气了,活蹦乱跳,还特别喜欢绕着我的腿蹭来蹭去。妈妈说,你看这狗多聪明,知道你不喜欢它,讨好你呢。

  那条狗很快长大了一条健壮的大狗,我们没有给它取名字,可是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叫它肥len(那时离肥len失踪已经六七年了)。它也确实长得和肥len很像,毛色,体态,甚至声音,让人都以为,当年的肥len回家了。

  只是我们都已没有太多时间象对待肥len一样对待它。哥哥与我相继离开家乡,只剩下它来陪伴渐渐衰老的父母。

  冬天的时候我们都会回家过年,每天晚上,肥len(就这么叫它吧)都会登上楼顶,对着天空嗷嗷地叫一阵。它的声音响亮而豪迈,有点惨烈,有人说,你家的狗叫声怎么跟人家的不同呢?好像带着点虎音呢,听着让人心慌。

  因为有肥len,陌生人都不敢从我家门前经过,有些很久远的亲戚上门来,只要叫声“肥len”,它会凝神细听,然后跑上前去,嗅嗅后,围着人家转来转去。有些小孩子有时候会把我们家的一些东西拿去玩,玩后就丢在附近,它也会再把东西衔回来。

  我其实和肥len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每次回去,它都特别喜欢跟着我,讨好我,也许,它还一直记着小时候我不喜欢它,要把它丢掉吧。

  第一次带老公回家时,全家人都很高兴,一向对陌生人很防范的肥len,一见老公,居然没有叫,而是跑过去靠在他腿边,显得很亲昵,我偷偷对老公说,你看,我家的狗都对你另眼相待呢。

  结婚第二天回门,因为离老公家不是很远,抄小路的话很近,所以晚上我们决定从小路散步回去。妈妈嘱咐着我们路上小心,我和老公牵着手上路了。肥len静静地跟着我们。

  一路上,我和老公说说笑笑,肥len一会儿跑到前面,一会儿落在后面,有时还跑得很远,有时我们以为它回去了,它却突然从田野里冒出来。夜幕降临了,我们担心它跑太远会迷路,就赶它回去,可是它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我们,一直等我们到家,它才回去。

  还是担心它会有之前肥len的遭遇,过不久后就打电话问妈妈,妈妈说肥len已到家,我们的心才放下来。

  转眼,肥len到我们家已十年,它俨然已成为我们家的一员,有时候打电话回家,都要特别问问它好不好。

  可是,它终是敌不过岁月的流逝与自然规律,渐渐老去,最后一次见它时,它已老态龙钟,原本油亮浓密的毛皮,已干枯稀疏,双眼不再熠熠生光,眼角挂着眼屎,无精打采地趴在地上,啃一块骨头。

  虽然有些伤感,不过,我想,它应该可以算是颐养天年,等着寿终正寝吧。比之前的肥len命好。

  可是,有一天打电话回去时,五岁的侄女告诉我,肥len死了。侄女说,都怪奶奶给鸡骨头它吃,噎死了。妈妈也很自责:它年纪大了,不应该给骨头它吃,谁会想到,它就这样去了呢?

  沉默地挂上电话,老公问怎么啦,我说,我们家的狗死了。心里忽然象丢失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急切地想去追寻些什么,可是,只有些模糊的影像在眼前心底一一闪过:多年前那只病恹恹的小狗,冬夜里楼顶孤独的身影,回门那夜送我们回家的忠诚朋友……

  原来,那只原本不讨我欢心的小狗,就这样悄悄地在我的心里烙下了淡淡的印迹,淡淡的,却是抹不掉的……

  愿它在天堂里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