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北河,永远的记忆

2015-11-09   发表于 文学   阅读 5.8万   回复 26


http://www.hubeiwater.gov.cn/iNews/Upload/hsh/20091010/15/20091010040313910000.jpg 张汉北河的老照片,勾起了我无尽的记忆。网友竟陵西湖发的《人山人海的汉北河挖河场景》老照片


汉北河,永远的记忆
文/行云流水

一张老照片,让我再一次来到汉北河边。杨柳依依的大堤,捧着汉北河一泓碧水,阳光下波光粼粼。风雨四十五载,汉北河,“你的风采浪漫依然”。我登上八一大桥,极目远眺,目光穷处,一个叫沙滩口的地方。一个留有我青春和梦想,汗水和泪水,欢乐和痛苦的地方。 四十多年前,在那里我和我的农民兄弟一锹一担,一土一石,度过了多少个挖河的日日夜夜。多少年了,我以为早已把它忘却。是网友的这张老照片,掲开了我尘封的记忆。是流淌的河水,冲翻了我心中的五味瓶。不知道是心酸与痛苦,还是骄傲与自豪。
我在照片中仔细寻找当年那个年令不满十七,豆芽般细高个的知青。是那个挖土的,还是那个挑担的。他们都不是,又都是。熟悉的场面,仿佛就在昨天。艰苦的经历,又浮现在眼前。
那是一九六九年的冬天,我赶着装满柴草、粮食和铁锹箢箕的牛车,来到沙滩口。展现在面前的是一幅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的壮丽画面(如照片)。五百米宽的待挖河道上,漫漫人流从东到西望不到尽头。广播里高唱着 ”大海航行靠舵手“ 的歌曲,杆子上拉着 ”让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 的横幅。在西起天门西郊万家台,东出应城、汉川的四十多公里的大地上,最多时有二十三万天门儿女在这里 ”与天奋斗,与地奋斗“。没有机械,不知挖掘机为何物。没有车辆,坡陡路滑无法使用。连粮食和食品都不能充分保证。靠着一副肩膀两只手,如蚂蚁搬家,似燕子衔泥,挖土两千万方,筑起了这巍巍大堤,挖就了这如虹长河。
忘不了那早出晚归,两头不见太阳的日子。凌晨起床,有时连档口也分不清,挖到天亮,才发现在为别人辛劳。收工时日头早已西沉,返回住地的路也模糊了。来工地前,我虽已经历了一年春种秋收的磨练,但百十斤重的担子,每天十多个小时,还是红肿了我的肩膀。挖土也不轻松,铁锹挖开坚韧的泥土,几天下来,满手的血泡。河床越挖越深,堤坝越垒越高,坡越来越陡,挑着沉重的担子上几十级台阶,脚下的步伐越来越沉重。日复一日,月复一月,肩膀压成了铁肩膀,血泡磨成了老茧,脚步越来越沉稳有力。
苦和累真的算不了什么。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吃饱肚子才是我最大的奢望。 仍记得围着饭盆 "抢饭“ 的情景。初上水利工地的我,吃完一碗,再去加饭时,饭盆早已底朝天了。而那些 ”老水利“ 们则是先盛半碗,无论这饭有多烫,都要飞快倒入嘴中,然后再去满满盛第二碗。为了肚子,第二天我也学会了我这一招。多年以后,当医生告诫我吃饭要细嚼慢咽时,我在汉北河养成的狼吞虎咽的习惯再也改不掉了。
盼望雨天不出工的快乐日子,一觉睡到自然醒。男人们抹扑克下象棋,说张家的婆娘李家的媳妇;女人们纳她们永远纳不完的鞋底,聊她们永远聊不完的东家长西家短;姑娘们为自己的 心上人绣花鞋垫,小伙子们围在一旁讲一些黄色的笑话。精彩处,大家嘻嘻哈哈,男女追追打打。什么苦、什么累、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永难忘 ”水漫金山“ 的危情一幕。从天门转到应城的天鹅后。半个多月风雨交加,使我们身处险境。与沙滩口不同的是,这里是要在茫茫的湖水中筑起两道堤坝,而形成一道河流。我们到来时,应城人已筑起了一些,我们住的棚子就搭在这些堤坝上。连续的大雨,湖水猛涨,断断续续的堤坝很快成了四面是水的孤岛。一切联系都中断了,断柴断米断菜了。雨还在下,水还在涨,就要淹着我们住的棚子了。每天只能拆了床架烧一锅带泥沙的开水,让我们冲自带的干粮充饥。人们已显露出恐惧的神情,在做泅水逃生的准备了。我静立在棚子边,看白浪涛涛,水天一色。不知明日为何日。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天空中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一架直升机从武汉方向飞过来,在我们头顶上转了一圈后,又飞回了武汉。第二天,来了两艘大轮船。当船靠近,跳板刚伸到岸边的时候,我们象败兵溃逃一样。蜂拥着,不顾一切挤向那窄窄的跳板,生怕自己被丢在孤岛上。湖面上漂浮着挤落的被子和箢箕。
我们被转移到天门卢市一个叫刘三的村子。劫后余生,吹事员大叔整了一桌鳝鱼青蛙宴,(当时当地人不吃鳝鱼和青蛙,而当地这两样东西又特别多,我们轻易就捉了半桶)。十多天没有洗漱和换衣了,脏兮兮围坐在一起。大叔高兴地说,真是应了天门那句老话:三天不洗脸有肉吃。四十多年过去了,汉北河上的许多事情我都忘了,唯有这顿饭,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一九七零年的端午节。
永记得我的农民叔叔阿姨,兄弟姐妹对我的呵护与关爱。我的担子上的土明显要比别人少,买米买菜买柴这些轻松活总是派我去做。我没有带一颗咸菜,一粒炒米,可我的咸菜,炒米永远也吃不完。因为他们的就是我的。多少年过去了,那些慈祥的面容我时常会想起,而他们的名字我早已忘却了。
忘不了我 ”逃离“ 汉北河的情景:忙忙如漏网之鱼,四十里风雨泥泞路一夜归。
一九七零年的国庆前夕,一纸招工通知在一个秋雨绵绵的下午,传到了工地。我决定立刻返城。那时卢市、净潭都没有通车,只有一条晴天一把灰,雨天一团泥的公路路基。等到什么时候都是步行。今夜肯定难以入眠,不如归去。于是我穿上解放鞋,卷起裤管,披上一块塑料布,一脚踏进风雨之中。天越来越黑,雨越下越大,路越来越难行,只有偶尔的闪电,我才能看见路边的大杨树。鞋早就掉在淤泥中拔不出了。脚被扎着了,流血了吗,我不知道。全身湿透了,塑料布没用了,扔了吧。没有什么能阻挡我前进的脚步。我没有感到一丝的凉意,我的心中有一团火。
忘不了,也忘记了。年轻的朋友问我时我总是这样回答。今天的年轻人不会相信我们当年的这些经历。正在节食减肥的人们会相信有吃不饱的日子吗;每个月拿着几千元工资的人们会相信挖一天的汉北河只有两毛钱的报酬吗;整天刷着微信的人们会相信我那时的最大愿望就是停下来休息片刻吗。是的,改革开放改变了我们的国家,人民理应过上今天这样的生活。
四十五年弹指一挥间。汉北河,这条江汉平原北部的东西大动脉,暴雨肆虐时,它将洪水引入长江、汉水;干旱来袭时,它用清泉灌溉大地;风和日丽时,它给人们舟辑之利。
车过汉北桥,我会告诉年轻的朋友,桥下就是汉北河,是我们用双手挖出的汉北河,一个解除了天门水患可与红旗渠媲美的伟大工程。四十五年沧海桑田,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子孙,农民朋友的子孙们再也不会有象汉北河这样的经历,它只是我们这些亲历者心中永远的记忆。








































  • 回复26
用手机APP,阅读发表更方便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老曹123 最后回复于 0

粉丝 2

2015-11-09

粉丝 254

2015-11-09

粉丝 879

2015-11-09

粉丝 71

2015-11-09

粉丝 1085

2015-11-09

粉丝 4

2015-11-09

粉丝 368

2015-11-10

粉丝 6

2015-11-10

粉丝 2

2015-11-10

粉丝 2

2015-11-10

粉丝 254

2015-11-10

粉丝 254

2015-11-10

粉丝 3

2015-11-10

粉丝 6

2015-11-10

粉丝 3

2015-11-10

粉丝 2

2015-11-10

粉丝 4

2015-11-13

粉丝 1255

2017-08-10

粉丝 97

2017-08-10

粉丝 2

2017-08-17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