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后再发布主题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市政府关于高中进城的一切准备工作都在按计划稳步进行。已经确定学校下个学期就要整体搬迁了。想到就要离开生活了二三十年的地方,一时之间颇有不舍,回忆如潮水一般涌上我的心头。 那一年,我还是个青葱少女,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来皂市读高中。从街心到学校是一条一直向上的大路。还记得当我第一次走在这条通往学校的大路上时,因为陌生,我是一步一步边走边看。路的两旁虽然有成排的房子,可几乎没见什么人。房子给我的印象是高出路面好多,离路边也有点距离。路两旁是高大的树木,日光穿过茂密的树叶照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给人一种静谧而又幽深的感觉。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通往学校的大路是一直向上的。原来学校是建在山上,地势较高。再后来,我也知道了皂市的五华山,长汀河,白龙寺。多么优美的名字!五华山中学是一所初中,也是在一个高地,可惜已不复存在了。白龙寺据说是很有名的一个古寺,在我读书期间,经过翻修,重新开放的时候,我进去看过。当时很多人,非常热闹。那是我第一次进寺庙,什么也不懂,就是随着很多人一起在里面转了一圈。 那一年,我头顶着灿烂的阳光,怀揣着对高中生活的向往,踏进了皂市高中的校门。年少的我怎会想到,从此我会与这里结下如此深厚的缘分?怎能料到我以后会在这里工作,生活几十年?在这里,我度过了三年愉快的高中生活。我清楚地记得寝室前面的一片空地,长着很多的参天大树。我经常在树下看书,听收音机。还有一栋寝室楼前有很多花,草。好像还有假山,盆景之类的吧?教学楼前有几个花坛,里面好像种的是松柏吧,四季常青。我一到课间就会望向窗外的树,远远地看那些绿色的叶子。因为我听说看绿叶对眼睛好。那个时候,学校的操场还是很简陋的,也没有现在这么大。操场旁边有小山。天气好的时候,我会在晚饭后拿着一本书跑到山上,伴着落日的余晖,大声朗读。等晚自习的铃声一响,我就飞奔回教室。虽然当时生活和学习的条件都非常艰苦,可是我有幸结识了很多可爱的同学和可敬的老师。感谢他们伴我走过了难忘的青春岁月,给我留下了许多珍贵美好的回忆。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高中毕业,我离开学校去上了师范学院。谁能想到,这次短暂的离开,竟是为了日后长久的归来?一转眼,我就大学毕业,我又回来了!只不过,我的身份由学生变成了老师。学校的老师很多都认识我,对我爱护有加,所以我瞬间就融入了皂中这个大家庭。岁月如流水一般逝去。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学校送走了一届届高三毕业生,又迎来了一批批高一新生。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曾经的同事,也迎来了一个又一个今朝的同事。而我,二十多年来,始终默默地守候在这里,看一岁岁的花开花落,观一年年的物事变换,斗转星移。我亲眼看着学校里面低矮破旧的平房是怎样拆除,一栋栋大楼又是怎样建起。目睹了学校昔日的旧貌是如何换了新颜。现在的学校已然是花园一样的美丽了。校外的那条大路多年前已翻新成了平坦的水泥路,路两旁的房子也早就重新翻盖过了。这条路早已变成了一条街,热闹非凡。路两旁的大树早就没有了,我记忆中的林荫路已经只是遥远的记忆了。我是一个不大喜欢变动的,念旧的人。对这里,我有着太多的不舍和留念。从此,皂中这个亲切的,熟悉的名字将会只存在于记忆里了。熟悉的校园和校外的街道,校园里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都将永远地留存在记忆里了!再见了,皂中!今天我还依偎在你的怀里享受着你的温暖和庇护,而明天我就要收拾好行囊,同你告别,踏上新的征程。有了你给与我的力量,我相信,我定会迈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摘自2022年5月26日微信公众号《天门文艺》)作者简介:张君霞,现居皂市。皂市高级中学英语教师。热爱生活。喜欢读书,思考,写作。平时会写一些生活感悟之类的随笔。

三合事件

文苑 58分钟前 阅读 182 回复 3
             1960年的5月29日是一年一度的端午节。祖宗沿袭下来的端午节千年习俗,是划龙舟、吃肉吃鱼、吃鸡蛋、吃粽子、吃油条。这是让大人和孩子们都兴奋,都认真对待的一个重大节目。        一年多的饥荒,让人们身心俱疲,苦不堪言。麦收后,肚子还是吃不饱,但毕竟也有了一些粮食。端午节来临,虽然没有肉鱼,没有粽子,但是却有了小麦,这就有了可以磨成炸制油条的面粉。于是,生产队开恩,端午节之前,决定由食堂炸制油条,让大伙解解馋。光法的父亲志方叔没什么文化,但却有一手好的白案技艺。做饼子、做馒头、包包子,得心应手,技艺过硬,远近闻名。其炸制油条的手艺,更是在当地无人匹敌。所以,志方叔顺理成章地担任了食堂炸制油条的师傅。        炸油条,需要明矾和苏打。此两种物质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在加热的过程中,可以产生二氧化碳气体,从而使油条蓬松,香脆可口。只见志方叔高挽衣袖,将明矾磨碎,仔细将明矾、苏打、盐等各种原材料一 一称量,熟练地在面粉窝窝里“打花”(将苏打兑入明矾中用手搅拌,视其产生的气泡来确定兑入量)、进而揉制面团,忙得不亦乐乎。节日之前,在热切的期盼中,全队人破天荒地品尝到了油条绝美的味道。我家也分到了三四斤黄澄澄、香喷喷、香脆可口的油条。吃够了树皮、吃够了大锅清水汤的饥民们,终于在饥荒之年,享受到了这犹如上天赐给的美食,着实让人开心。        三合公社的陈桥大队的五生产队,在队长张祥胜的热情倡导和安排下,也决定在端午节炸油条,以慰劳长期遭受饥饿折磨的社员群众。志方叔当仁不让地,被聘请为陈桥五队炸油条的师傅。陈桥五队虽然对师傅生活的招待条件,和所有生产队一样有限,但为了表达对师傅的尊崇,在对志方叔的生活安排上,也是想尽办法,尽其所有。这种略带荤腥的招待,远远高于普通社员的生活,也就非常正常了。        饱受过饥饿折磨的人们,看到生产队食堂里炸制出来的金黄油条,馋涎欲滴。更有捷足先登者,不等分配油条的时间到来,就迫不及待地,提前支取了部分油条,回家解馋。吃过树皮野菜的人,此时也能破天荒地大饱口福,享受到一年多没有享受过的如此美食,真是吃在嘴里,甜在心头。人们吃过之后,余味无穷,口齿留香,快活得如同神仙一般。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此时,却出现了人们意料不到的意外情况。一些将油条吃得稍多,或者吃得稍早的人们,出现了令人担忧的严重不适。继而出现恶心、头晕目眩、腹疼、上吐下泻的症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油条食用者的增多,有此症状的人也愈来愈多。全队140多人,全部出现了中毒症状,绝大多数已经昏睡在床。显然这是一起群体性的食物中毒事件。        情况异常紧急,如果不组织医护力量进行及时有效地抢救,将会发生大批人员的死亡事件。这突如其来的中毒事件,惊动了三合公社和天门县的各级领导。公社立即组织卫生所的全部医生,赶赴陈桥五队进行抢救。多宝区也紧急派出了医生。另外组织专门人员进行事故分析。经检验,油条里发现有剧毒物质砒霜。此次事件为砒霜中毒,确信无疑了。处理这次事件的人们,分两路分别展开。一路,立即展开侦察破案,另一路,全力抢救中毒人员。        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油条中检验出砒霜后,立马被确定为,这是一起反革命食品投毒案。首先就从炸制油条的原料中找答案。对面粉、食用油、食盐的检验,没有发现问题。明矾、苏打,此两样物质成了重点的怀疑对象。最后,确定明矾有问题。接触明矾的,只有队长张祥胜和师傅志方叔了。因此,此二人成了重点投毒嫌疑人。而此二人,当时刚好没有中毒症状出现,说明他们自己没有食用毒油条。哪怕张祥胜一时心慌意乱,在六神无主的情况下,也假装呕吐,来进行欺骗,也没能逃过办案人员的火眼金睛。        志方叔虽然也曾是重点嫌疑人,但他先一天晚上回家去时,给家人带回去了十只油条。由于夜深,孩子们都已入睡,只有其夫人享用了几只毒油条。而此时,其夫人也出现了中毒症状。所以,志方叔投毒的怀疑就被排除。队长张祥胜就被确定为,唯一的反革命投毒犯。        在政策攻心、政治高压和必然的体罚折磨下,张祥胜交待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原来,当地人种粟谷时,都用砒霜杀灭害虫。张祥胜先一年,将没有用完的一块砒霜放在了小孩够不着的壁夹上。后壁子露雨,便转移到了神柜上。时间一长,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了。明矾和砒霜的颜色很近似。那天,炸油条的明矾数量差了一点。志方叔到处找明矾,他俩错把那块砒霜当成了明矾。由此而出现了此次的中毒事件。显然,这是一起典型的责任事故,并非一起反革命投毒案。        为什么别人食用了毒油条,而张祥胜和志方叔却没有食用呢?这有两个原因。其一,张祥胜吃饭时,要陪师傅志方叔吃饭。较好的生活,让他与志方叔二人,肚皮里再也没有多余的空间,去装下另外的油条。其二,两人一直都在油锅边操作。闻够了油烟味道的人,一般会对油炸食品有一种排斥反应。但,张祥胜仍然被定性为反革命投毒犯而受到拘捕。        确定为砒霜中毒后,各级领导一刻也不敢耽误,一切为抢救生命让路。发动公社、县、省的医疗卫生部门,迅速到处寻找解除砒霜毒性的二巯基丙醇。区、县、省城的各医疗单位,迅速反馈的信息是:均告无货。看来,没办法,只得求助北京了。情况万分紧急,事不宜迟,于是,电话迅速打到了卫生部,并立即得到响应。中央命令武汉空军用军用飞机,赶快向三合公社空投救命之药二巯基丙醇。        怎奈那时,通讯联络手段落后,飞机从武汉起飞后,也不知道三合公社在哪儿。更没找到在田间,已经点燃了三大堆  麦草作为信号标记的陈桥五队。只好沿着汉江向上游飞行。这时,好不容易用原始的电话才联系上。多宝区领导遂立马指挥群众,在多宝的汉江江滩上,点燃三大堆小麦草。三堆熊熊燃烧的小麦草,让飞行员找到了目标,低空飞行的军用飞机,准确无误地一次空投成功。这些救命的二巯基丙醇,被迅速送往三合公社陈桥大队,从而挽救了绝大多数人的生命。只是可悲的四个老人,和两个小孩共六人,没能抢救过来,而成为了此次事件中无辜的冤魂。而此时,志方叔的夫人,也荣幸地被这个救命之药,给挽救回来了一条宝贵的生命。        那天,在陈桥五队召开了对反革命投毒罪犯张祥胜的公判大会。我们南河小学高年级的学生,到现场进行了慰问,并参加了公判大会。只见张祥胜被五花大绑,由几个民兵押上台来。他从一个在生产队说一不二的一队之长,摇身一变,而成为了反革命投毒犯。审判人员庄严宣布,反革命份子张祥胜,是一个被漏划的地主份子。他对贫下中农怀有刻骨的阶级仇恨,因此投毒,对人民群众进行强烈的阶级报复。现在宣布,对反革命投毒犯张祥胜,判处有期徒刑15年。一位其老母亲中毒死亡了的贫下中农,走上台来,对着张祥胜左右开弓,就是几个响亮的耳光。还有群众发言,检举了张祥胜在生产队多吃多占的累累罪行。        会上,懵懂的小学生,和大人们一样,第一次聆听到了天门县县长周荣卿,带有阶级斗争火药味的慷慨激昂讲话。周县长介绍了此次被命名为“三合事件”发生的全过程,说这是当前激烈的阶级斗争的具体表现,人民又一次取得了向阶级敌人进行斗争的伟大胜利。他对前来慰问的南河小学的师生们表示感谢。        晚上,多宝区专门为陈桥五队放了一场电影,影片叫“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所表现的内容,就是河南六十一人砒霜中毒,由北京空运药物进行抢救的故事。此电影和所发生的“三合事件”,真是异曲同工,何其相似乃尔!回校后,六年级的学生,每人还专门写了一篇作文,学生们用稚嫩的笔触,重点描写并批判了张祥胜搞反革命投毒的滔天罪行。作文题目也就叫《三合事件》。
等你,等你如霜的鬓发拂过我的面颊还记否?那美丽的相约么?在日光之野,在月光之坟,在人生老之已至结伴而行。许多年前就听到这一约定的山山水水,是不是等得太久了?总以为,《就说再见》便一定会有再见。于是我倾心地读:就说在这个喧哗的十字路口我们无法停留就说在这个世界上你失去我将再也找不到我,甚至我的影子,就说在这个世界上你得到我,也仅仅是得到我的影子就说这样命中注定你已无缘消受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就说在这个匆忙流逝的十字路口我们无法回头就说我的海洋充满韵律,礁群如翅潮汐在月雾下抖颤如锦就说珊瑚岛篷放于远方隐秘如鼓如歌,你却无法进入那片流域,吞吐日升月落就说在这个拥挤冷漠的十字路口我们无法援手就说我的长发如幡在你瞩望的天边成山幽独成水杳然有那一段生死的歌谣牧童的短笛斜斜地吹到今天就说泪水若能成河便是汹涌的亡川冥水我的思念便成纸钱岁岁年年,幽咽而回旋那么我们就说再见我们就说再见为了在那最后的栅栏相爱:人生已如云烟每对如此的心声,让人怎能不泪如雨注。可是面对另一种呼唤,任谁也不能不深情憧憬。我们还会有美丽的时间相遇吗我将在最后的栅栏等你等你如雪的鬓发拂过我的脸颊青春褪下如歌如鼓的潮汐等你来搀扶我的手,往日的爱语掠过我守望的头顶我们还会有美丽的地方相遇吗我会在那即将消失的湖畔等你你象湖光一样细读我的嘴唇让我在你身边躺成静的湖色看阳光在我们身上流来流去成一片单纯的风景还记否?那美丽的相约么?在日光之野,在月光之坟,在人生老之已至结伴而行。许多年前就听到这一约定的山山水水,是不是等得太久了?虽然在最后的栅栏相遇人生已如云烟。但这毕竟是如约的相遇,如烟的人生自然比回光返照美丽出许多的惊天动地。还记否?那如约的傍晚么?多年未见的我们,终于四目相对。你还那么美丽,但美丽得更加成熟。以致当我在校门口第一眼见到你时,总疑似走入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所遇是不是一个肉体。而你笑盈盈走上前来,仍象在大学时给我一个称呼,一种不平等马上在我心胸弥漫开来,以致弥漫而今,可见它是多么顽强。你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小屋。不大,却整洁,却干净,也却清爽。这时里屋突然走出个小男孩,这是我们多少次相遇所没有的一个小人儿。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他叫T。这个名,你此前好多次的告诉我了。这也是你北方之行的结晶,虽然那是一次无意之行,虽然缺乏一种深刻的感觉,但这毕竟是你人生最重要的一个果子。我好喜欢他,全然不是因为他叫了我干爸。他很大方的一点儿也不羞涩。他的那一声称呼于我而言,好新鲜。我怜爱地抱起那个小家伙一种崇高的慈爱油然而生。想起你的北方之行我不禁黯然。那时你本来说南方之行的。那时你还想调往南方的一所大学任教,学长与知友们都忙乎不已。为你准备好住处,也向校方传递调动的申请,据说校方已有所表示。那时,南方的大学正缺乏人才。而你又是某知名高校的高才生,自然受到青睐。至今我都未明白你为何选择北方之行。那人在你困难时向你发出频频的邀请,那时也是你正感迷惘而困惑。在南北两个邀请之间,你太熟识南方了,而美是新鲜的,所以南方的邀请好没有力量。于是选择北方便至少有一种憧憬,一种向往,一种未知的试一试,一种可以任想象驰骋的可画美丽图画的空白。慢说你,要是我来选择,也会一如你的。美的对象应是新鲜的,美的感觉也是不能重复的。这也是南方的悲哀。于是,在南方的各种担心之中,在消失了几个春秋之后,于是,在我的一次次的生日祝贺之后,你的声音才从北方传来。多么遥远呵。“有两年没给您写信了吧?你的一封快件,我前半月才收到,而您此信中所说的一张生日贺卡,我没收到。……”“这两年我的变化之大,为人生之最。想来这一生不会再有如此莫测的多事之秋了。”当从遥远一下回到现实时我还真不适应。我祝福你终于有了一个归宿,也有了果子。这是人生的极景虽平凡不过但又伟大之至。你的命运确乎太出于我的意料。看来,我一次次求上帝保佑你你是我最喜欢的同学,也是我最钟爱的小妹妹。但上帝没有听我的。让我的小妹妹一次次受到折磨。不说也罢。人不能也不会总是困顿的。否极泰来也是人人都有份得之的。于是你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这也让我宽慰至今。在我和小家伙亲热时,你就去了厨房。我这学妹,我断然不能想象她是如何下得厨房的。过去我看到你的作品,知道中国的诺贝尔文学得主诞生了。那些飘逸的文字让我觉得你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然而我的想是不太对的了。你不但谙熟而且十分快捷地摆上你的作品来。我们从没有在一起饮过酒。你要了一点点。我知道你陪我饮而已。而我也是少饮的人。我们一边饮一边述说。你是听众,而我的述说也只能算是一种倾诉倾诉多年前对你的一种情感。这在于我来说是不是太浪漫。我没有这么想只是倾诉,把我的心情让你知道。至于该不该倾诉我至今也没有找到可以否定它的理由。至于别的人认为是不是可以否定,我只好不管不顾了。只是倾诉而已应该没错。而你只是在一旁笑着有时接过我的话回应一下。不知不觉中那个小不点已然入睡。夜已很深了我才想起应该告别。于是我们拉了一下手仅是拉了一下而已。这别一至而今。当然我们的书信有过许多次的。但又当然,没有那一晚的倾诉,多是问候之类。有时我也与小家伙在电话里简短交谈,享受一下这个小男孩的愉快与健康。又有许多个日子了。人的生命还没有到老之已至,还算健硕的我生命还有些如火如荼。离在最后的栅栏还不知有多少日子。但我总有这么一个企望。有企望当然是美好的。于是我等。等你,等你如霜的鬓发拂过我的面颊。有无这一天我都会等。——那美丽的等!
正在努力加载...
提示
请使用手机APP发布,去快速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