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武贵高铁经天门北站至潜江荆州的可能性有多大?新建(沪渝蓉)高铁湖北段天门北站3台7线,汉宜铁路天门南站2台6线,皂市镇天门站2台1线,天门总共拥有7台14线,超过了荆门,天门排名全省第三位,仅次于荆州,宜昌。(天门北站)站房面积22000平方米,超过了汉川,京山,钟祥,当阳,排名全省第四位。建设沿江高铁地方出资份额占大头,天门认为这是天赐良机,本次环评中天门北站扩大至3台7线。一般来说,地方政府自行出资最多扩大站房规模,而火车站的线路与站台规模与路网规划紧密相关,国铁是严格控制的。去年潜江已经开始研究经天门至潜江至荆州的高铁,这也是武贵高铁的比对线路之一。此次天门北站在南侧增加一台一线,有可能是为武贵高铁预留的。而目前荆州李埠长江公铁大桥也将开工建设,这都给武贵高铁走荆州增加了可能性。天门为了力压仙桃站房和兄弟县市高铁站房,不惜浪费地方财政,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在全省除神龙架外GDP倒数第二的情况下,不遗徐力,争名气,出风头,天门为了上位次,居心叵测在阳光下暴露的淋漓尽致。从天门北站的3台7线来看,天门早就串通好了潜江联合荆州,抛弃洪湖,监利而不顾,图谋不轨地暗中谋划武贵铁路走天潜荆。从天门高铁3台7线的规划中分析,还是有预留武贵铁路线的闲疑,天门企图要搞死仙洪监铁路南延,从而达到天门铁路节点城市之目地,企图重现汉宜铁路过汉江的情景。武贵铁路众说纷纭,究竟花落谁家?但仙桃市政府绝不能轻言放弃不管。仙桃发改委也应成立武贵铁路攻关组不放松,主动对接国铁集团,省发改委,武铁局,虽然说是铁路大局规划左右定格,但旁敲侧击也是有一定作用的,不要忘了汉宜铁路过汉江的惨痛教训!要学习天门的拱劲,狠劲,整齐划一的韧劲,上马仙洪监一刻也不放松,不动摇!天门北站规模扩大后,武贵铁路经天门潜江至荆州的可能性有多大?就要看这次北沿江高铁环评公示的正式批复文了。如果没有界定武贵铁路走天潜荆,那么就会走仙洪监了。

天门蓝

天门聚焦 昨天 16:25 阅读 3257 回复 5

郑州,加油

灌水 昨天 13:30 阅读 3129 回复 1

7月22日07时许,竟陵派出所接到辖区村民卢某报警称:家里的三头黄牛不见了,请求民警帮助。竟陵派出所刑事侦查队副队长袁霄带队前往现场了解情况。据卢某所说:21日19时,他把三头大黄牛栓在汉北河大堤下面,还放养着两头小牛。22日05时,他发现三头大牛失踪,在附近找了近两个小时没有找到。三头大牛价值近7万元,是卢某唯一的经济来源,年过七旬的他情绪激动,不断自言自语:牛一定被偷了,找不回来了!民警立即安抚老卢的情绪:您放心,我们一定全力寻找。根据现场分析,民警观察到栓牛的地方依靠汉北河,周边一公里内,车辆不具备开进去的条件,调取周边卡口监控并未发现可疑车辆和人员。于是初步判断:三头牛不是被盗,极有可能是挣脱绳子后沿着河边跑掉了。根据已有的线索,民警踏着雨后泥泞的小路,顺着牛蹄印、牛粪信息沿河堤寻找,同时询问周边村民是否发现黄牛的踪迹。19时30分许,在村民的帮助下,终于在汉北桥左侧发现了三头黄牛。失而复得的老卢赶忙跑到堤上把牛拉住,连连对民警表示感谢。民警嘱咐他:“以后可得看管好它们,可别再次挣脱绳子跑了!”耕牛要妥善安置,并将牛绳绑紧在固定物上,防止耕牛走失;平日里要经常看护耕牛,有条件的装上物联网定位系统以免被盗;如发现耕牛被盗,及时拨打110报案。素材来源:平安天门 竟陵派出所 编辑:天门市公安局融媒体工作室

搞笑视频,聪明的狗子。

灌水 昨天 20:53 阅读 1369 回复 0

华仔为河南加油

灌水 昨天 20:11 阅读 1125 回复 0

随州博物馆· 青铜器

摄影 昨天 19:03 阅读 1087 回复 0

短篇小说: 小活师傅

文学 昨天 13:58 阅读 1014 回复 2
#穿梭林间,阵阵凉气袭身,带来阵阵惬意。河水轻流,不疾不徐,清清亮亮,辉映着蓝色天空。即便无风,眼睛看着河水也能感觉出舒坦快意。眼前,一路廊道凉亭悠长,一路林木花草郁郁葱葱。 关键词:受伤,自励,人生短篇小说        小活师傅    这几天都热,孙士军昨天差一点热得虚脱。    他接了一道修补楼道墙壁的活,到了打磨工序。角磨机一开,墙壁上磨下的腻子粉像扬灰,弥漫整个空间。老板的房门必须关好,不能进灰。此时,楼道就成了全方位闭气的大蒸笼,热得孙士军汗流浃背。     老板在一楼房间吹着空调,还是担心孙士军中暑。一改请孙士军做活路时,讨价还价的狠劲儿,不时地打着笑脸走进楼梯间,看孙士军的情况。递过一根冰棍,送过一杯茶水。人心都是肉长的,人家热天巴火,为你的一点小活,一丝不苟,道道工序做全,十分辛苦。老板甚至有些后悔,不该跟孙士军那么狠的压价。   孙士军呢,要是以前,根本就不会接小活,尤其这种看上去明显吃亏的活。   孙士军那天借木工师傅的切割机切墙角贴线,连他自己都没搞清楚,是怎么将右手的三根指头喂到切割机里的。       孙士军瞬间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害,从一个“香饽饽”的粉墙大师傅,一下子跌份到做小工都没人敢要。    右手虽然还能干活,但由于血液回路不通,不能灵巧使用力量,手腕发软,胳膊发抖。那些大活硬活,明显的不能上了。他只能接被大师傅们摒弃的小活。    但小活不起眼,外行的老板们眼里看不到里面“麻雀虽小,肝胆俱全”的工序,往往谈价十分吝啬。这就需要孙士军有一颗很大的心脏。    是热狠了,也是腻子粉没有干透,不敢上墙面漆,要保质保量,孙士军决定休息两天。    早晨,老婆起来送一儿一女去上学,孙士军就跟着起来了。    他没有事做,就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等老婆顺便带回早点,也在等风凉快。    今天是个无风的早晨,孙士军不动都热。他抬头看了一眼天上,天上青杠杠的,东边的太阳还没有蹦出来。凭经验,孙士军知道,今天又是一个不得了的大太阳。   孙士军凭医院的伤残证明,完全可以在社区办一个低保。且社区干部已经在积极为他办理了,正在等上级部门批复。   孙士军陡然从大师傅的行列退出,很长时间没有适应过来。    这还只是表面,深一点层次讲,因为受伤,和老婆的关系也绷得紧紧的。    以前,孙士军挣钱,老婆在家里照顾两个孩子,闲暇时间泡麻将馆。家庭生活,有条不紊,仿佛编好的电脑程序。    老婆照顾孙士军的伤痊愈后,时间不长,就开始唉声叹气了。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孙士军挣不到钱,家里的开支只会越来越大。    老婆犹犹豫豫地说:“我出去上班?”   孙士军没有吭声。    “我上班又能干什么呢?”这么多年,老婆一直在家里,一谈起要外出上班,心里发虚。    老婆出现情绪波动,动不动就发火。   孙士军从老婆的表情上明白,仅仅只靠低保混日子,肯定过不下去。一旦离婚,他的生活就会天翻地覆。    这时候,有一辆电动三轮车从孙士军面前驶过来。    三轮车上拖满一车小菜,急着赶往菜场。    司机是熟人,跟孙士军打过招呼,刷地一下开过去了。    三轮车带起一股风,吹到孙士军身上,带来一股凉意,也带来一股惬意。   孙士军站起来,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    这一股风,也是突然而来,出乎孙士军的意料,给孙士军提了个醒。今天的炎热,就是一团懒惰气流,热情过人。       孙士军觉得应该站起来,出去走一走,去主动寻找那个适合自己感觉的地方。比如说,公园的林荫路上。比如说,流水的小河旁边。       孙士军接到同事电话,口吻带有试探性质。“孙师傅,有一段小活,你愿不愿意干?”       孙士军一下子没转过弯来,“什么时候我们干过小活?”      话一出口,孙士军马上意识到了现在和过去的差别,有点愣神。    老婆说:“现在什么时候,还选大活小活?有活干还是兄弟念你的旧情,把你放在心上呢。”       孙士军醒了,立即转变心态,对同事说:“吴师傅,你说的,在哪里?我过去看一看。”       同事说:“这个老板出价蛮低,你过去好生谈一谈,实在划不来就放弃。”      “我知道。”       孙士军找到老板。       老板看他右手残疾,持怀疑态度,“你能不能做?”       “老板放心,能做。负责保质保量。”       老板还是不相信,故意将价格压得很低,想让孙士军放弃后再另找师傅。       谁知,孙士军竟然同意了。搞得老板一愣一愣,又不好意思反悔。       这是孙士军受伤后接的第一单活,他也不晓得究竟能不能干下来。       上了手才发现,完全不是以前那个状态了。手握铁板无力,还容易翻转滑动。       以前,腻子粉上墙,一平米两铁板可以打完。现在,胳膊远远撒不到那么大的面积了,粉面还毛糙不堪,需要回打几遍。      孙士军泄气了,心理受到打击。他生气地将铁板掼在地下,一屁股坐下了。      老板听到咣当声响,进来问,“怎么啦?”       孙士军马上撑起笑脸,“没怎么,是灰板子掉地下了。”       孙士军又站起来,他知道不能放弃。这是他的第一单门面活,做好了,才会继续有下一单。       孙士军继续粉墙,哪怕手使不上劲,就用胳膊加力,哪怕胳膊发抖,咬紧牙关也绝不退却。       这一次小活做完,孙士军的胳膊痛了一个星期,痛得他呲牙咧嘴。好在活儿做得不差,解了老板心头疑虑,工钱全部到手。    老婆拿着钱,赞诩地说:“是的啦,这才像个男人啦!”      孙士军爬起身来,开始沿着门口的水泥路小跑。      他想跑到不远的百里长渠那里去。       百里长渠,以前是一条乱七八糟的流水渠。流水发黑,野蒿丛生,堤上的野藜结档,白有一个这么好听这么有气势的名字。       因为城区往外发展,百里长渠逐渐挪进了中心城区。城市花费大力气,将其改造成了公园式的景象。      孙士军一直在忙,一直没有时间去好好探究一下。百里长渠真有一百里长吗?这座城里的好多人都怀疑,但也没有人真正地去寻找答案。       也是,百里不百里,不关键。关键是眼前,有这么一段美丽好看的景色就行。      孙士军的小活,是大师傅们看不上眼的空当。像张着灰板接着大师傅们从墙上垮下来的余灰。孙士军接住,再往墙上粉,也会粉出一堵好墙。      做活认真,价格低廉。孙士军做出了名气,在大师傅和客户口中,有一个专用名称“小工师傅”。活儿一单接一单,还停不下手了。虽然没有当大师傅那样轻松,一年算下来,比原来当大师傅时挣的钱,不得少。       这很惊奇呢?这是孙士军没有想到的。这明显地又印证了一次“不怕慢只怕站”的老话。       孙士军很快跑到百里长渠。      早晨的太阳刚蹦出来。孙士军眼前的景象,一下子丰富了许多。穿梭林间,阵阵凉气袭身。    河水轻流,不疾不徐,清清亮亮,辉映着蓝色天空。即便无风,眼睛看着河水也能感觉出舒坦快意。   眼前,一路廊道凉亭悠长,一路林木花草郁郁葱葱。       孙士军撒开劲,脚步生风,一直顺着百里长渠朝前跑。       百里长渠百里长,孙士军今天肯定跑不完。他想,什么时候累了,就停下来歇一歇。       剩下的,明天再跑。(与《中国作家网》同步发出。)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