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宾

石江超律师

武汉律师(天门人),公益普法,传播正能量。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7月22日07时许,竟陵派出所接到辖区村民卢某报警称:家里的三头黄牛不见了,请求民警帮助。竟陵派出所刑事侦查队副队长袁霄带队前往现场了解情况。据卢某所说:21日19时,他把三头大黄牛栓在汉北河大堤下面,还放养着两头小牛。22日05时,他发现三头大牛失踪,在附近找了近两个小时没有找到。三头大牛价值近7万元,是卢某唯一的经济来源,年过七旬的他情绪激动,不断自言自语:牛一定被偷了,找不回来了!民警立即安抚老卢的情绪:您放心,我们一定全力寻找。根据现场分析,民警观察到栓牛的地方依靠汉北河,周边一公里内,车辆不具备开进去的条件,调取周边卡口监控并未发现可疑车辆和人员。于是初步判断:三头牛不是被盗,极有可能是挣脱绳子后沿着河边跑掉了。根据已有的线索,民警踏着雨后泥泞的小路,顺着牛蹄印、牛粪信息沿河堤寻找,同时询问周边村民是否发现黄牛的踪迹。19时30分许,在村民的帮助下,终于在汉北桥左侧发现了三头黄牛。失而复得的老卢赶忙跑到堤上把牛拉住,连连对民警表示感谢。民警嘱咐他:“以后可得看管好它们,可别再次挣脱绳子跑了!”耕牛要妥善安置,并将牛绳绑紧在固定物上,防止耕牛走失;平日里要经常看护耕牛,有条件的装上物联网定位系统以免被盗;如发现耕牛被盗,及时拨打110报案。素材来源:平安天门 竟陵派出所 编辑:天门市公安局融媒体工作室
鄂政办发〔2021〕33号各市、州、县人民政府,省政府各部门: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和省委、省政府工作要求,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增长基本同步,让广大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更好保障劳动者个人及其家庭成员的基本生活,根据国家《最低工资规定》有关要求和人社部批复意见,省人民政府决定从2021年9月1日起调整全省最低工资标准。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一、全省全日制就业劳动者月最低工资标准按区域划分为四档,依次为2010元、1800元、1650元、1520元(各档标准及适用区域附后)。二、非全日制就业劳动者的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依次为19.5元、18元、16.5元、15元(各档标准及适用区域附后)。三、本标准适用于我省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组织(以下称用人单位)和与其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与其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依照本标准执行。四、用人单位应根据其经济效益和人力资源市场工资指导价位,与工会组织和劳动者积极开展工资集体协商,合理确定本单位的工资水平和工资标准,协商确定的工资标准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劳动者在法定工作时间或在依法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时间内提供了正常劳动的,其工资收入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五、月最低工资标准不包含以下项目:(一)延长工作时间工资;(二)中班、夜班、高温、低温、井下、有毒有害等特殊工作环境和条件下的津贴;(三)法律、法规和国家规定的劳动者福利待遇等。六、各级人社部门要依法加强对最低工资标准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对用人单位违反最低工资规定的行为,要及时进行纠正并依法予以处理。本通知由省人社厅负责解释。2021年7月8日附件:编辑:华纯皓责编:李茜审核:涂亚卓来源:湖北省人民政府网
“再不还钱我就要去坐牢了”面对陷入窘境的男友女大学生毅然决定帮忙不料男友拿了钱就跑路事后还辱骂、宣扬双方之间的性隐私……女大学生崩溃退学曾经恩爱的男友竟是如此“渣男”!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了这起名誉权、隐私权纠纷上诉案。二审认定前男友的行为侵犯了女大学生的隐私权,依法改判前男友赔礼道歉并赔偿女大学生精神损害抚慰金3千元。2018年2月,大一女生王敏在校外找了一份兼职,期间认识了比自己大三岁的社会人士陈真,两人互生情愫,不久便谈起了恋爱。一天,陈真向王敏寻求帮助,说自己欠了钱,再不还就要坐牢,于是借了王敏的身份证去信贷公司借来两万余元。可让王敏没想到的是,男友拿到钱后就跑路了。索要欠款过程中,两人发生矛盾继而分手。陈真不仅不还钱,还在电话、微信朋友圈、QQ中辱骂王敏是“心机婊,特别坏,不是什么好人”,并将双方的性隐私向其亲属朋友宣扬。王敏很受伤,精神一度濒临崩溃,经医院诊断为重度焦虑、中度抑郁。2019年6月6日,无心向学的王敏从学校退学。陈真却依旧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还款。面对如此“渣”的前男友,悲愤的王敏向派出所报了案,陈真这才约了王敏来上海见面调解。在派出所的主持下,陈真归还了一部分欠款,余2500元未还。然而他并未因此收敛言行,仍继续发朋友圈辱骂王敏。2019年8月16日,王敏再次报警,经协调双方达成协议:“陈真必须在9月5日前全部还完(欠款)……陈真故意把王敏性生活隐私公之于众,曾为了炫耀跟他同学、老乡以及他同事谩骂了王敏性生活方面隐私。在派出所,陈真也同样谩骂了王敏……2019年8月16日起,陈真不得再四处造谣,如此事协商不成,则当事人可以向法院起诉。”然而,签完协议之后,陈真又“消失”了,不仅不还钱,还继续向亲朋说王敏的坏话……忍无可忍的王敏将陈真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决陈真停止侵害、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等。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陈真将其与王敏之间的性隐私公之于众,显然侵犯了王敏的隐私权。但对于王敏名誉权的侵害,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实。一审法院遂支持了王敏要求陈真书面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以伤害尚不致于造成精神痛苦的严重后果为由,驳回了其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请。而辱骂或宣扬隐私的行为往往只是发生在一瞬间,因王敏无法明确上述侵权行为是否还在继续,故一审法院对停止侵权请求难以支持。王敏不服,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向上海一中院提起上诉。王敏认为,因陈真散布性隐私,导致其受到严重的创伤,精神濒临崩溃,才被迫退学,而陈真的侵权行为导致自己精神崩溃,一审法院认定未达到严重后果属于认定事实错误。由此,王敏请求上海一中院改判陈真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等。上海一中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主要的争议焦点为:一是陈真的行为侵犯了王敏的名誉权还是隐私权;二是陈真是否应赔偿王敏精神损害抚慰金。首先,自然人享有隐私权。而性隐私是自然人最核心的隐私之一。根据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协议书等证据,足以证明陈真未经王敏的同意,擅自将双方之间的性隐私向他人公开宣扬,侵犯了王敏的隐私权。其次,从在案证据看,王敏在遇到纠纷和问题时,也容易情绪激动,并存在过激言辞。陈真的不当言辞,属于在特定情境下的应激反应,法院对陈真的不当言论予以批评。陈真的不当言辞起因于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情感及经济纠纷,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陈真具有贬损王敏名誉的恶意,也不足以证明陈真的言辞造成王敏的社会评价降低。同时,陈真向他人披露王敏性隐私的行为,不属于侮辱、诽谤,即便确实对王敏造成影响,也不构成对王敏名誉权的侵犯。即王敏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问题。自然人的隐私权受到严重侵害的,可要求侵权人赔偿损失。本案中,陈真出于炫耀等个人目的,擅自将王敏性生活隐私向陈真的同学、老乡以及同事等人公开披露,该侵权行为不仅损害了王敏的羞耻感、自尊心,而且对王敏未来的生活亦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陈真的侵权行为必然会给王敏带来一定的精神痛苦和损害。根据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结合本案实际情况,考虑陈真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情节等因素,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为3千元。上海一中院遂作出上述改判。法官寄语本案主审法官刘江指出,名誉权是自然人和法人就其自身属性和价值所获得的社会评价,享有的保护和维护的人格权。而隐私权是指自然人享有的私人生活安宁与私人信息秘密依法受到保护,不被他人非法侵扰、知悉、收集、利用和公开的一种人格权。侵害名誉权与侵害隐私权最大的差别在于,前者主要表现为侮辱、诽谤,后者多为未经权利人同意公开披露事实。刘江法官提醒,恋人之间要注意保护自身隐私,处理经济纠纷亦要守法。即便感情难以为继,也倡导和平理性分手,不应通过泄露对方隐私等方式进行恐吓、威胁,更不得藉此寻求炫耀或者刺激。如果协商不成,当事人可以依法维权,因侵权受到精神损害,导致严重后果的,除责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要求侵权人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来源:湖北普法、上海一中院、天门市人民法院
近日,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案,被告人张某彬等6人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一审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8个月至1年5个月不等,并处罚金6000元至3000元不等。2020年9月起,黄某帆(另案处理)作为组织者,创建了“万豪”跑分平台工作室,为他人提供银行卡支付结算帮助。黄某帆租用广州南沙某小区内的一处住宅作为工作室,拉拢前同事董某深、老乡张某彬和郑某涵加入工作室。李某俊、黄某斌及张某浩也经人介绍到该工作室工作,提供个人银行卡并操作银行卡支付结算活动。被告人张某彬、郑某涵、董某深、李某俊、张某浩、黄某斌均为20多岁的年轻人,在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的情况下,仍以自己的名义办理多张银行卡和U盾,出借给黄某帆(另案处理),为其提供支付结算帮助。据了解,“客户”将非法所得的资金转账到该跑分平台绑定的张某彬、郑某涵等6人以及从他人处收集到的银行卡上,各被告人通过该跑分平台,将资金汇总、拆分并转移到不同银行账户中,以隐匿资金来源,形成资金混同,从而“洗白”这些犯罪所得的资金,为上游犯罪分子提供资金转移帮助。该跑分平台按一定比例收取佣金获利。经审计,2020年9月至2020年12月,张某彬等6人提供的银行卡资金流入、流出总额均达到1.28亿余元。其间,张某彬等6人通过领取工资,分别非法获利5000多元至1.2万余元不等,合计6万余元。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彬等6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仍为他人提供支付结算帮助,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且本案各被告人的银行卡在3个多月的时间内进出金额达1000多万元至3000多万元不等,总金额高达1.2亿余元,社会危害性大。鉴于各被告人是初犯,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从宽处理,法院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记者章宁旦 通讯员王君 伍敏青)来源:法治日报
自今年7月1日起,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全国检察机关组织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专项活动,为期6个月。专项活动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法治思想的具体工作措施,主要针对实践中存在的轻罪案件羁押率过高、构罪即捕、一押到底和涉民营企业案件因不必要的羁押影响生产经营等突出问题,以及羁押背后所反映的以押代侦、以押代罚、社会危险性标准虚置、羁押必要性审查形式化等不适应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需要等问题,确定选择三类重点案件开展全流程、全覆盖的羁押必要性审查。记者了解到,专项活动选择的三类重点案件包括法定刑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在办羁押案件、涉民营企业经营类犯罪(经济犯罪、与职务行为相关犯罪等)在办羁押案件以及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提出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的在办羁押案件。在专项活动开始前,最高检成立了羁押必要性审查专项活动领导小组(下称“领导小组”)。最高检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十检察厅主要负责人为领导小组成员,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第一检察厅。最高检第一检察厅厅长苗生明介绍,通过专项活动的开展,旨在确保各个羁押环节准确适用、及时变更羁押强制措施,在有效减少不必要羁押、推动降低审前羁押率、依法保障被羁押人人身权利的同时,推动实现以社会危险性条件为重点的羁押必要性审查实质化、规范化、常态化、长效化运作,并在专项活动推进过程中健全完善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制度机制,将“少捕慎诉慎押”贯彻落实到每一个诉讼环节、每一位检察官办理的每一个羁押案件中。根据领导小组要求,各地检察机关需结合实际情况,明确牵头部门和责任分工,制定细化实施方案,对7月1日前上述三类在办案件进行梳理排查,摸清底数。对在办未决羁押案件,依职权开展一次羁押必要性审查,同一诉讼阶段曾依职权或依申请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的,可不再启动审查程序。各省级院要加强对下指导,特别是要注意督办重点案件。苗生明表示,最高检将围绕专项活动开展情况组织专项调研,还将在全面总结专项活动开展情况的基础上,适时组织修订相关规范性文件、编发典型案例或指导性案例。作者:史兆琨编辑:史红美来源:最高人民法院
诉讼离婚中法院准予或不准离婚以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作为区分的界限《民法典》第1079条规定:夫妻一方要求离婚的,可以由有关组织进行调解或者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果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的,应当准予离婚。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当准予离婚:(一)重婚或者与他人同居;(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者虐待、遗弃家庭成员;(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起离婚诉讼的,应当准予离婚。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又分居满一年,一方再次提起离婚诉讼的,应当准予离婚。另外,针对其它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已废止的《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中列举的14种可以视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情形,作为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仍具有参考价值。1、一方患有法定禁止结婚的疾病,或一方有生理缺陷及其他原因不能发生性行为,且难以治愈的。2、婚前缺乏了解,草率结婚,婚后未建立起夫妻感情,难以共同生活的。3、婚前隐瞒了精神病,婚后经治不愈,或者婚前知道对方患有精神病而与其结婚,或一方在夫妻共同生活期间患精神病,久治不愈的。4、一方欺骗对方,或者在结婚登记时弄虚作假,骗取《结婚证》的。5、双方办理结婚登记后,未同居生活,无和好可能的。6、包办、买卖婚姻,婚后一方随即提出离婚,或者虽共同生活多年,但确未建立起夫妻感情的。7、因感情不和分居已满三年,确无和好可能的,或者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又分居满一年,互不履行夫妻义务的。8、一方与他人通奸、非法同居,经教育仍无悔改表现,无过错一方起诉离婚,或者过错方起诉离婚,对方不同意离婚,经批评教育、处分,或在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过错方又起诉离婚,确无和好可能的。9、一方重婚,对方提出离婚的。10、一方好逸恶劳、有赌博等恶习,不履行家庭义务,屡教不改,夫妻难以共同生活的。11、一方被依法判处长期徒刑,或其违法,犯罪行为严重伤害夫妻感情的。12、一方下落不明满二年,对方起诉离婚,经公告查找确无下落的。13、受对方的虐待、遗弃,或者受对方亲属虐待,或虐待对方亲属,经教育不改,另一方不谅解的。14、因其他原因导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此外《民法典》新规定了无效婚姻和可撤销婚姻婚姻无效(一)重婚;(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三)未到法定婚龄。可撤销婚姻(一)因胁迫结婚的;(二)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应当在结婚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来源:山东高院 天门市人民法院
7月1日起《武汉市居住权登记操作规范(试行)》施行居住权设立登记正式与市民们见面当天,王女士和母亲邓女士一同来到江汉区政务服务大厅成功申领到了全市首张载明了居住权的不动产登记证明居住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新增的一种用益物权,赋予居住权人对他人所有的住宅享有占有、使用的权利,旨在满足“房子不归我,但我可以住”的需求,对保障“居者有其屋”具有重大意义。居住权可能会出现在婚姻财产约定、继承关系、以房养老、离婚后居无定所等各方面。上午9时许,王女士和母亲邓女士早早来到江汉区政务服务大厅,在帮办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不动产登记综合窗口办理居住权设立登记。了解到王女士想在自己的住宅上为母亲设立居住权,窗口工作人员李玉蝶向她们提供了《居住权合同(范本)》。两位办事群众在工作人员的解释说明下,一步步填写相关申请资料,并在不动产登记申请书“申请登记事由”一栏勾选“居住权”。工作人员按照操作规范要求,开展审查。整个办事流程清晰,步骤分明,不到40分钟,当事人就成功申领到了居住权不动产登记证明。“新政策的实施,保障了我们的居住权益。”办理完居住权设立登记后,邓女士十分满意。据了解,为了保障居住权设立登记工作顺利开展,江汉区政务服务大厅结合窗口登记实务中可能会遇到的常见问题拿出了具体操作办法,为新规的实施做足准备。一、以合同设立居住权的情形民法典第406条规定:“居住权人有权按照合同约定,对他人的住宅享有占用、使用的用益物权,以满足生活居住的需要”。(一)父母作为住宅所有权人将房产所有权通过赠与或者买卖过户给子女的同时,子女为父母设立居住权。(二)夫妻双方协议离婚时,约定一方取得住宅所有权,同时取得住宅所有权的一方为另一方设定居住权。(三)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房屋,房屋登记在儿女名下,子女为父母设立居住权。(四)以房养老。住宅所有权人在其年老时,将其住宅出卖,同时约定住宅的受让人在该房屋上为其设定居住权,并一次性或分期向其支付价款,以作为其养老金。(五)公共租赁住房,出租人与承租人签订书面租赁合同的同时,为保障承租人的权益,同时为承租人设立居住权。(六)政府有关部门组织建设的公房,为政府和机关事业单位人员设立居住权。(七)在拆迁安置过程中,拆迁单位为被拆迁人在被安置房屋中设立居住权。二、以遗嘱设立居住权的情形遗嘱人用遗嘱的方式为其生存的配偶(包括再婚配偶)、保姆等居住权人设立居住权,而指定其住宅的所有权由其子女或其他继承人继承。三、因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设立居住权的情形根据《民法典》第229条,因人民法院、仲裁机构的法律文书导致物权设立、变更、转让或者消灭的,自法律文书生效时发生效力。(一)夫妻双方由人民法院判决离婚的,人民法院将住宅所有权判决给一方,居住权判决给另一方的。(二)人民法院关于继承事宜的判决中,对居住权进行判决的。长江日报出品采写:记者汪洋 通讯员:汪馥辰编辑:叶凤校对:王蓓
为进一步依法严厉惩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对其上下游关联犯罪实行全链条、全方位打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法律和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新的突出问题,结合工作实际,制定本意见。  一、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地,除《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的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结果发生地外,还包括:  (一)用于犯罪活动的手机卡、流量卡、物联网卡的开立地、销售地、转移地、藏匿地;  (二)用于犯罪活动的信用卡的开立地、销售地、转移地、藏匿地、使用地以及资金交易对手资金交付和汇出地;  (三)用于犯罪活动的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的开立地、销售地、使用地以及资金交易对手资金交付和汇出地;  (四)用于犯罪活动的即时通讯信息、广告推广信息的发送地、接受地、到达地;  (五)用于犯罪活动的“猫池”(Modem Pool)、GOIP设备、多卡宝等硬件设备的销售地、入网地、藏匿地;  (六)用于犯罪活动的互联网账号的销售地、登录地。  二、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提供作案工具、技术支持等帮助以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由此形成多层级犯罪链条的,或者利用同一网站、通讯群组、资金账户、作案窝点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应当认定为多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的犯罪存在关联,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可以在其职责范围内并案处理。  三、有证据证实行为人参加境外诈骗犯罪集团或犯罪团伙,在境外针对境内居民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行为,诈骗数额难以查证,但一年内出境赴境外诈骗犯罪窝点累计时间30日以上或多次出境赴境外诈骗犯罪窝点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以诈骗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有证据证明其出境从事正当活动的除外。  四、无正当理由持有他人的单位结算卡的,属于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之一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  五、非法获取、出售、提供具有信息发布、即时通讯、支付结算等功能的互联网账号密码、个人生物识别信息,符合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规定的,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刑事责任。  对批量前述互联网账号密码、个人生物识别信息的条数,根据查获的数量直接认定,但有证据证明信息不真实或者重复的除外。  六、在网上注册办理手机卡、信用卡、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时,为通过网上认证,使用他人身份证件信息并替换他人身份证件相片,属于伪造身份证件行为,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三款规定的,以伪造身份证件罪追究刑事责任。  使用伪造、变造的身份证件或者盗用他人身份证件办理手机卡、信用卡、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之一第一款规定的,以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盗用身份证件罪追究刑事责任。  实施上述两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法律和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七、为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而实施下列行为,可以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规定的“帮助”行为:  (一)收购、出售、出租信用卡、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具有支付结算功能的互联网账号密码、网络支付接口、网上银行数字证书的;  (二)收购、出售、出租他人手机卡、流量卡、物联网卡的。  八、认定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规定的行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应当根据行为人收购、出售、出租前述第七条规定的信用卡、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具有支付结算功能的互联网账号密码、网络支付接口、网上银行数字证书,或者他人手机卡、流量卡、物联网卡等的次数、张数、个数,并结合行为人的认知能力、既往经历、交易对象、与实施信息网络犯罪的行为人的关系、提供技术支持或者帮助的时间和方式、获利情况以及行为人的供述等主客观因素,予以综合认定。  收购、出售、出租单位银行结算账户、非银行支付机构单位支付账户,或者电信、银行、网络支付等行业从业人员利用履行职责或提供服务便利,非法开办并出售、出租他人手机卡、信用卡、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等的,可以认定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七)项规定的“其他足以认定行为人明知的情形”。但有相反证据的除外。  九、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下列帮助之一的,可以认定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的“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一)收购、出售、出租信用卡、银行账户、非银行支付账户、具有支付结算功能的互联网账号密码、网络支付接口、网上银行数字证书5张(个)以上的;  (二)收购、出售、出租他人手机卡、流量卡、物联网卡20张以上的。  十、电商平台预付卡、虚拟货币、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游戏装备等经销商,在公安机关调查案件过程中,被明确告知其交易对象涉嫌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仍与其继续交易,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规定的,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追究刑事责任。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十一、明知是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以下列方式之一予以转账、套现、取现,符合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追究刑事责任。但有证据证明确实不知道的除外。  (一)多次使用或者使用多个非本人身份证明开设的收款码、网络支付接口等,帮助他人转账、套现、取现的;  (二)以明显异于市场的价格,通过电商平台预付卡、虚拟货币、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游戏装备等转换财物、套现的;  (三)协助转换或者转移财物,收取明显高于市场的 “手续费”的。  实施上述行为,事前通谋的,以共同犯罪论处;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法律和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十二、为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提供技术支持、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或者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及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诈骗犯罪行为可以确认,但实施诈骗的行为人尚未到案,可以依法先行追究已到案的上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十三、办案地公安机关可以通过公安机关信息化系统调取异地公安机关依法制作、收集的刑事案件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被害人陈述等证据材料。调取时不得少于两名侦查人员,并应记载调取的时间、使用的信息化系统名称等相关信息,调取人签名并加盖办案地公安机关印章。经审核证明真实的,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十四、通过国(区)际警务合作收集或者境外警方移交的境外证据材料,确因客观条件限制,境外警方未提供相关证据的发现、收集、保管、移交情况等材料的,公安机关应当对上述证据材料的来源、移交过程以及种类、数量、特征等作出书面说明,由两名以上侦查人员签名并加盖公安机关印章。经审核能够证明案件事实的,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十五、对境外司法机关抓获并羁押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在境内接受审判的,境外的羁押期限可以折抵刑期。  十六、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案件,应当充分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过程中,应当全面收集证据、准确甄别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层级地位及作用大小,结合其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区别对待,宽严并用,科学量刑,确保罚当其罪。  对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集团、犯罪团伙的组织者、策划者、指挥者和骨干分子,以及利用未成年人、在校学生、老年人、残疾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的,依法从严惩处。  对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集团、犯罪团伙中的从犯,特别是其中参与时间相对较短、诈骗数额相对较低或者从事辅助性工作并领取少量报酬,以及初犯、偶犯、未成年人、在校学生等,应当综合考虑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社会危害程度、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认罪悔罪表现等情节,可以依法从轻、减轻处罚。犯罪情节轻微的,可以依法不起诉或者免予刑事处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以犯罪论处。  十七、查扣的涉案账户内资金,应当优先返还被害人,如不足以全额返还的,应当按照比例返还。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2021年6月17日
 好消息,武汉市居住权登记落地,7月1号起可以到不动产登记窗口申请了!   近日,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关于印发《武汉市居住权登记操作规范(试行)》的通知中,对登记情形、申请材料等作出了具体明确。   该《规范(试行)》自2021年7月1日起施行。 自从《民法典》出台以来,市民通过多种渠道咨询居住权登记的相关情况。下面我们梳理了一下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一问:我该如何办理居住权?1. 如果您与房主签订了居住权合同,您必须与房主双方一起到不动产登记机构申请居住权登记;2. 如果房主遗嘱约定您居住,您应当召集遗嘱人的全体继承人到不动产登记窗口,书面确认遗嘱是否为生效的遗嘱,然后持该份生效遗嘱、遗嘱人死亡证明申请办理居住权登记;如果房主的继承人也需要办理继承登记,您可与全体继承人、受遗赠人共同申请; 3. 如果人民法院、仲裁委员会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了您的居住权,您可单方申请。二问:办理居住权需要哪些材料?办理居住权首次登记的申请材料有:1. 共性材料:不动产登记申请书、申请人身份证明、房屋用途为住宅的不动产权属证书。2. 特性材料:如果是签订合同办理居住权的,提交居住权合同(或者有居住权约定条款的其他协议,如生效的离婚协议);如果是遗嘱确定居住权的,提交生效的遗嘱、遗嘱人的死亡证明(与继承、受遗赠不动产的转移登记一并申请办理或者已办理不动产继承、受遗赠转移登记的,不再重复提交遗嘱人的死亡证明);如果是人民法院、仲裁委员会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居住权的,提交人民法院、仲裁委员会生效的法律文书。三问:我办理了居住权后不想住了,可以撤销居住权登记吗?可以的。如果您放弃居住权,您可单方来申请注销;如果与房主解除居住权合同的,由双方当事人共同申请。四问:我是房主,如果合同约定的居住期满该怎么注销居住权登记?如果居住人死亡,我该怎么注销居住权登记?居住权期限届满的,房主或居住人任何一方都可申请注销居住权登记;居住权人死亡的,由房屋所有权人即房主单方申请注销居住权登记。五问:居住权登记到我名下,但我不想住了,可以转给我朋友吗?不可以,居住权一旦设立,不得转让、继承。居住权期限届满或者居住权人死亡的,居住权消灭。居住权消灭的应当及时办理注销登记。六问:居住权登记怎么收费?居住权首次登记收费为80元/件,登记时限为自受理之日起1个工作日办结;居住权注销登记不收费,登记时限为即办即结。来源:洪山区不动产服务登记平台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