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看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他几十年来看过的书能摆满几个书柜,其中不乏最前沿的法医学著作,当黄凯军说到“法医的意义”时,他首先引用了宋代“提刑官”宋慈所著《洗冤录》上的一段话。“事莫大于人命,罪大莫于死刑,倘检验不真,死者之冤未雪,生者之冤又成,仇报相循惨何底止。”黄凯军顿了顿,神情郑重,“一般医师帮助的对象是病人,法医的工作对象却多半是死者。故法医最重要的工作便是提供医学上的证据,协助检察官、办案者找出司法案件的真相,还原事实,保障死伤者的人权。”从事法医工作23年,黄凯军始终坚守警察和医者的本分,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得到了专家前辈的首肯,领导同事的赞誉,以及人民群众的尊敬。他这半辈子到底让多少案子水落石出,给了多少逝者公平,还了多少无辜者清白,黄凯军自己,也说不清了。23年脚步不歇,他用敬畏鞭策自身1992年6月,从同济医科大临床医学专业毕业的黄凯军,怀着对公安机关打击犯罪的兴趣申报了公安机关的法医职务,当年天门市公安局法医职位只有一个名额,经过层层选拔,他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此后,便与这个行业结下不解之缘。刚入行时,黄凯军跟着经验丰富的师父程卫国和张应松学习,“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黄凯军十分“顺利”。特别是1996年时,他参加全省法医技能竞赛,凭借自己扎实的业务能力,黄凯军击败无数法医专业的本科生、研究生,获得大赛第二名。同年,他开始独立开展法医工作。准备让自己的梦想真正照进现实时,黄凯军却遇到了瓶颈。1996年年底,天门市岳口镇一女子死亡,女子娘家人和婆家人闹得不可开交。那是黄凯军第一次独立处理案件,虽然查清了事实,可年轻的黄凯军被剑拔弩张的两方亲属夹在中间时,竟紧张得多次语塞,最后还是请师父程卫国过来解决了问题。那件事情对黄凯军的影响很大,他将师父的做法在心里琢磨了许久。1997年,渔薪发生一起服毒自杀案件,黄凯军到现场后冷静地一条一条给家属分析讲明,果然得到了家属的认同,那一刻他除了高兴自己的进步外,突然觉得:“别人信任我,我更加不能出错,一定要更谨慎,不辜负每一个真相。”1996年,某桩疑似他杀的案件一直没有取得进展,后来,省公安厅的老法医李道全来到现场。李道全看了一会儿后,招招手叫黄凯军过来。“你蹲下去,看看地上。”李老说。黄凯军蹲在地上仔细看了良久,心里突然闪过一些大胆的想法,他抬头探寻地看着李老,然而并没说话。看了一整天后,下午李道全和黄凯军去散步又“散”到了案发现场。第二天,李道全又带着黄凯军看了一天,下午,李道全将所有参与案件调查的人召在一起开会,并告诉在场的人,自己对于案件性质的结论,是自杀。黄凯军猛然抬头,其实,这就是他那日“大胆”的想法,如果李老没有让他蹲下来跪在地上仔细看,就不会发现一些微妙却珍贵的细节。那次会议,李老从六个方面,分析了案件为自杀案件,说的现场每一个人心服口服。跟着李道全的那两天,黄凯军受益匪浅,他领悟到,看现场不能想当然,要细心地发现每一处异常。1998年4月,杨林有个10岁小女孩死亡。那时正是油菜花盛放的季节,小女孩被发现时全脸蜇满了蜜蜂,黄凯军认为这是一起“蜜蜂杀人案”。当时周边有三个养蜂人,他决定带着蜜蜂到武汉同济去做DNA鉴定。到了武汉后,同济医院称他们做不了这个,叫黄凯军请华农帮忙,黄凯军又联系到华农相关负责人,又被拒绝。然而他没有放弃,奔波多次后,终于做了蜜蜂的DNA检验,判定出了谁家的蜜蜂是“罪魁祸首”,让小女孩伤心欲绝的亲人得到一丝慰藉。就是这样一个严谨的法医,怀着一颗敬畏之心,忠实地转述死者的尸体语言,他常说,尸体会“说话”,一个伤口特征、一个器官的伤痕就能“说”出事件的真相,案子破获了,就能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23年学习不止,他用实力撑起正义200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黄凯军接触到了队友从省公安厅带回来的许多心理测谎资料,并在一次学习中认识了省公安厅心理测谎方面的专家,从此黄凯军多了一位“不是法医的师傅”。之后,黄凯军还买了许多关于犯罪心理学的书籍,将心理测谎和犯罪心理学结合起来,综合运用到实际案件中。2008年秋天,在皂市镇街上,一个老伯家里有三个女儿,三个女儿逛街回家后,发现家里大门紧锁、后门紧闭,从后门进去后,发现老人已经死亡,身上多处刀伤,家里有翻动。黄凯军到现场后认定为侵财伤人案件,同时根据现场细节分析犯罪分子反侦探能力不高。之后,民警带来7个有犯罪可能的嫌疑人,黄凯军经过仔细观察,发现梁某某衣服没有洗过,留有少许血迹,眼睛躲躲闪闪,不敢直面他的问题,随即怀疑梁某某为犯罪嫌疑人,不一会,梁某某果然交代了犯罪事实。今年11月,彭市发生一起性质恶劣的“双杀案”,黄凯军看过现场后认定为心智不成熟的年轻人所为,随即查到受害人身边的年轻人,在一所学校查人时,在该学校的宿舍发现带血的衣物。之后,在班级寻找床铺所住学生时,发现一学生小拇指受伤,黄凯军随即掀起他的衣服看他的手臂,发现该学生的手臂上有许多排排列一致、刀口一致的伤口。黄凯军随即认定该学生为犯罪嫌疑人,之后询问了该学生的床铺位,与之前民警发现血衣的床铺相同。“伤口是犯罪心理学上所说的‘造作伤’,一看到这样的伤口,我就确定是他。”黄凯军说。脚步不停,学习不止,一个精通本专业的法医,同时也学习着众多辅助破案的知识。23年来,黄凯军相继修习了与法医工作有裨益的其他学科,家里的书柜上摆满了各类书籍,除此之外,一有时间,他便要与法医界的前辈专家同行们“交流切磋”,并将这些好习惯灌输给自己的徒弟们。23年初心不忘,他只做真相的信徒基层法医经常要接触尸体,其中不乏一些因意外事故面目全非的尸体,一些掩埋在偏僻角落的残肢断体,一些江河水中的膨胀尸体……而黄凯军却说,无论面对怎样的工作对象和工作条件,找出真相都是法官的本职责任。2014年5月,张港街道上一女子打麻将途中回家拿钱,后被发现在家中身亡。黄凯军到现场后,通过提取现场DNA最终找到了犯罪分子。正当黄凯军准备离开的时候,村里河对岸的一位居民找过来了。“我听过你的名字,你这么厉害,能不能帮我找找我姐姐?”村民称自己的姐姐不见了大半年,一直没找到人。黄凯军和民警通过技术手段,定位到了其姐姐家的沼气池。“在这里?”有人看向黄凯军。黄凯军没有说话,开始和民警工作。阵阵恶臭迎面扑来,池里的骸骨和杂物废渣混在一起,他将捞出来的渣子和人骨头分开放,经过冲洗,找到了该姐姐的遗骸。通过侦查最终将凶手抓获,还了逝者一个迟来的正义。事实上,法医工作绝非仅仅是为侦破案件服务,更多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为社会主持公道,主张正义提供可靠依据。曾经有人给黄凯军递送红包希望“网开一面”,还有人威胁他的人身安全,然而在法律和真相面前,这个执拗的法医坚决不肯“退一步说话”。黄凯军每年也会接纳多起交通事故,工伤事故、自杀、自残及其他事故伤残鉴定,非正常死亡鉴定等。他的工作量往往实际大于案件的鉴定工作量,然而他却无怨无悔。也正因为如此,更多的基层百姓认识了黄凯军,每次黄凯军到现场,总会有群众为他搬板凳、倒开水。2013年,黄凯军在工作中接触了一对多宝夫妇,前些时日,这对夫妇的亲戚在广东受伤做了工伤鉴定,他们专门把鉴定结果拿给黄凯军看,询问结果准不准,“我不相信他们,我就相信你。”黄凯军的女儿从小就喜欢听父亲讲“故事”,特别是黄凯军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的事。今年上半年,大二的女儿做了回侦探,为一名同学找到了丢失的手机。今年9月,女儿获得了重庆大学出国交换生的唯一名额,黄凯军应邀到学校开会,刚到学校,就接到电话称发案了,要尽快赶回来。女儿只得又理解又无奈地目送父亲离开了。“工作这么多年,许多都成了自然,就是觉得很少有时间陪家人,感觉有些愧疚。”黄凯军说。23年来,黄凯军为百姓主持正义、打击邪恶、保护弱势群体,为公安机关侦破案件,法院判罪量刑,提供了准确的依据。23年来,他到达各种现场3000余次,年平均出现场150次。出具法医鉴定书2500余份,年平均出具100份以上。这些用汗水浇灌的数字,早已把他的人生凝结在公安法医这份艰辛的工作岗位上,用他的真诚体现了一名警察的无私奉献。
(记者董利)为进一步了解我市今年“三农”工作情况,科学谋划明年工作思路,17日上午,市领导柯俊、吴锦、汪发良、廖鸿韬、沈爽、雷华、卢川等就我市农业农村工作进行集中调研,市政府秘书长徐耀武参加。  会上,市委市政府农办、市农业局、市水利局、市林业局、市畜牧兽医局、市水产局、市经管局、市气象局、市水文局、市粮食局、市综改办、市农开办等单位负责人分别汇报了今年工作完成情况和明年工作思路,提出了对做好明年农业农村工作的意见和建议。  市委书记柯俊肯定了今年我市农业农村工作所取得的成绩。他要求,要进一步理清思路,用“工业化、市场化、互联网+”理念谋划农业,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要以“抓龙头、扩基地、建市场、培专社、强设施、创特色”为工作重点,围绕“科技、结构、龙头、服务、品牌、特色”等六个关键词,切实加大农业科技推广应用力度,引导农民科学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培育壮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提高农业社会化服务水平,增强农产品品牌创建意识,着力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努力推动我市农业农村工作再上新台阶。柯俊强调,在明年的“三农”工作中,要高度重视“四化同步”示范试点建设工作,坚持每季度督办一次,强化推进措施;要大力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做到集中资源、整合项目、打造亮点;要着力抓好精准扶贫工作,做到扶贫攻坚“实打实”。  市委副书记、市长吴锦要求,要抢抓机遇,精心谋划项目,切实加强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提升农业抗灾减灾能力;要突出农业产业结构调整优化这一重点,在名、特、优、新、稀、早等方面做文章,提高农业生产效益;要强化综合利用,提高资源利用率和农业综合效益;要大力发展农产品加工业,着力培植一批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要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大力发展休闲农业、观光农业、旅游农业等;要寓管理于优化服务之中,构建全方位的农业服务体系,着力提升农业效益,促进农民增收。  市委副书记汪发良、副市长雷华等分别就明年农业农村工作提出了建议和要求。
(记者高璐)哈蜜瓜是新疆等地的特产,目前,仅有海南等少数地区可种植反季节哈蜜瓜。近日,多宝镇三峡村苗苗大棚蔬菜合作社传来了喜讯:基地试种的首批反季节哈蜜瓜获得成功。  “亩产达到2000公斤,基本试种成功。”苗苗大棚蔬菜合作社负责人李寿昌兴奋地介绍。  李寿昌说,种植反季节哈蜜瓜的重点在土壤和温度。经过检验,多宝的沙质土比较适合种植哈蜜瓜,关键在于解决温度问题。  在蔬菜基地,记者看到,这里的大棚与平常搭建的塑料大棚不同,坡度平缓,且异常低矮。大棚有一半位于地下,建设大棚时,向地下挖了一米,这有利于大棚保温。在大棚上面,是数根支架支撑着卷起的棉绒,晚上棉绒放下来铺在大棚上可保暖。  今年8月,苗苗大棚蔬菜合作社利用温室大棚、塑料薄膜覆盖等技术,加强水系建设、控制水分摄入、增加光照度,模拟哈蜜瓜生长环境。经过反复摸索,今年8月种下的一个大棚的哈蜜瓜,经过3个多月的生长,11月中旬收获,销售一空,获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2013年10月,李寿昌从移民新村流转土地100亩,参照山东寿光的大棚蔬菜种植模式种植蔬菜,首批投资300多万元新建了18个冬暖式蔬菜大棚,如今种植的西红柿、黄瓜、茄子、辣椒等蔬菜远销荆门、宜昌、武汉等地,反季节哈蜜瓜是他新探索种植的产品。
(记者高璐)12日,陆羽国际茶圣茶文化(集团)公司披露,该公司一款茶文化产品“陆羽会普洱茶”近日在华中文化产权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据悉,这是全省首支茶文化投资理财产品。
  今年是陆羽诞辰1281周年。“陆羽会普洱茶”是陆羽国际茶圣茶文化(集团)公司为纪念陆羽诞辰1281周年推出的珍藏版茶圣贡茶,面向全球限量发行1000饼,每饼发行单价为1088元。
  陆羽国际茶圣茶文化(集团)公司方面介绍,“陆羽会普洱茶”源自陆羽故里天门,产品融入了茶圣陆羽传承千年的《茶经》这一文化历史元素,具备较高的文化价值和升值潜力。
  据介绍,陆羽国际茶圣茶文化(集团)公司是我市茶文化产业发展的积极推动者,2012年在我市成立之后,设立了陆羽会茶人之家,先后独立举办或参与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湖北会员年会、纪念茶圣陆羽诞辰1280周年活动、“陆羽杯”国际茶道邀请赛等一系列茶文化推广活动。将茶文化产品推向金融市场,也是该公司对茶文化产品价值的深度挖掘。
  新闻链接:华中文化产权交易所是经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准,国务院证监会、中宣部审核通过,由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湖北日报传媒集团、省广播电视总台、长江出版集团、知音传媒集团、东方金太阳科技公司、今古传奇传媒公司等发起设立的综合性文化产权交易机构,以文化物权、债权、股权、知识产权等为交易对象的专业化市场,是湖北及华中地区文化体制改革的资源配置平台。

中国证券报记者11日获悉,由国土资源部、农业部等多部委参与制定的土地改革总体方案已成形并提交审议,预计最快可在中央农村经济工作会议上正式推出,并在2015年安排试点。此次土改以“发展现代农业、保障农民利益”为两大基本目标,以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促进经营权流转为基本思路,并通过多项措施防范风险。具体而言,在保障农民利益和集体组织成员权益稳妥的基础上,将赋予农民财产权利。权威人士指出,土地节约集约利用和农地入市将成为此次改革重点。前者是国土资源部近年来力推的重点工作,且已形成多项文件;后者则涉及多项配套制度的调整,尚需长期推进。在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方面,主要涉及建设用地总量控制、低效用地开发、产业用地结构调整等。在产业用地中,国家扶持的健康和养老服务业、文化产业、旅游业、设施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用地等将获政策支持。在农地入市方面,涉及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和宅基地入市两方面内容。由于农村集体土地的所有权确权工作接近完成,因此未来政策突破的重点将体现在征地制度改革上。据悉,在符合规划和用途管制的前提下,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征地程序或将缩减。此外,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也将有新内容,但城市人口赴农村购买“小产权房”的红线并不会突破。9月2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审议了《关于引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积极发展农民股份合作赋予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方案》等,并建议根据会议讨论情况进一步修改完善后按程序报批实施。权威人士认为,有关方案报批后,最快可能在明年初安排试点。此次在农地入市方面的改革,很大程度上参照了浙江、江苏等地此前的试点经验,如“土地换股权”等。加之江浙地区为经济水平相对发达、农村集体土地确权完成较早的区域,承担了多项土地改革领域的试点工作。这些区域有可能继续成为未来新土改试点的“探路者”。
多家房企受累官员落马 地产成高危行业  卷入反腐风暴的房企决不止协信一家。反腐持续发酵,不仅令一些房企老板出逃境外,一些高管也担心受牵连而离开该行业。  华夏时报记者 刘力图 陈小瑛 广州、深圳报道  协信集团董事长吴旭终于有望回到公司,因卷入华润宋林案,吴旭已协助调查近半年时间。其间,协信为套现自救,出售了上海5栋写字楼。  实际上,卷入反腐风暴的房企决不止协信一家。《华夏时报》记者粗略统计,在广东、湖北、重庆、四川、云南等地,仅今年被公开曝光牵涉官员落马案的房企老板就超过10个。  反腐持续发酵,不仅令一些房企老板出逃境外,一些高管也担心受牵连而离开该行业。  “房地产现在成了高危行业,一有风吹草动,地产老板们就会坐立不安。”深圳一位本土房企中层管理人士告诉记者,在反腐的高压下,开发商对有些关系复杂的项目更为谨慎,不敢贸然开发。而有部分民营房企老板已提前布局,或将资产转移,或让家属移民,以应对未来不可知的风险。  人事震荡频繁  作为官商利益互换的重灾区,房地产领域已逐步演变成为“高危行业”。  一家曾在香港上市的某华南房企高管告诉记者,房地产反腐渗透到行业生产链的各个环节,这些环节中众多小细节以及牵涉的人员随时可能被揪出来审查。  上述高管认为,这是与以往反腐最大的不同,以前出事的大多是负责执行层面的员工,由于房企与官场有较为牢固的关系网,牵连到更高级别的管理者或者官员往往难以追究下去,而在一番公关周旋之后,更深层次的关系网则被隐藏起来。  目前,他已经离开了房地产行业,其中一个原因则是担心过往曾参与的事务受到房地产反腐的牵连。  雅居乐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卓林在9月底疑因卷入云南官场反腐被检方监视居住,不久后该公司执行董事黄奉潮“失联”,公司随后承认该名高管应中纪委要求协助了解和调查公司云南腾冲项目公司的情况,但无法与黄取得联系。  自4月17日华润集团主席宋林因涉嫌受贿被调查不久后,公司公告称其董事会副主席王宏琨因个人健康理由辞任。有消息称,高管王宏琨并非主动离职,而是被带走协助调查,同时,华润集团其他子公司亦有人被带走调查。  由此可见,房地产的高危“警戒线”所涉及的范围逐步扩大。曾有房企人士向记者用“人人自危”来描述当下所面临的困局。  今年6月,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落马后,因与建筑工程项目有染,宝鹰股份董事长古少明被协助调查,而宜华地产董事长刘邵喜也失踪了。  北京时间传媒公司执行董事蔡照明公开表示,据他了解至少有十几个房企大佬在这一波反腐中受牵连。  “基本上只要有官员落马的地方,就会有地产商被牵出来。”深圳一家本土房企投资发展部人士告诉记者,“在反腐高压态势下,地产成了高危行业,令地产商坐立不安,随时都有可能出事,导致有些地方小房企对依靠关系拿的地,不敢动工开发。”  今年10月份,深圳政法委书记蒋尊玉被带走后,使深圳地产商胆战心惊,圈内私交好的地产商连夜开会商议。而蒋尊玉被牵出,则因深圳龙岗一大型地产商在当地开发的高端别墅区被审计出涉及经济问题。  此外,地产行业不仅受官场反腐的牵连,甚至随时可能卷入同行的反腐风波中,这也为向来合作开发较为频繁的地产商敲响警钟。  据了解,早在2006年协信曾与华润合作在重庆成立了一家名为协信远润的地产公司,当年年底协信远润以约4.21亿元的价格先后拿下了重庆彩云湖片区8宗约26.6万平方米的土地,而宋林当时任协信远润的董事。当时协信的资金较为紧张,而华润导入的资金则缓解了协信的资金压力,但协信也因此付出不小的代价,向华润支付的利息高达17%。  风险发酵  房地产在反腐风暴的席卷之下步入“高危行业”的行列,其中一个原因是房地产开发涉及的几乎每个环节都隐藏着灰色空间,该行业在官商利益输送最密集的灰色地带获得“滋养”。  有媒体报道,房地产腐败的形式至少有近十种。其中土地出让环节被视为腐败滋生的高发区,此外还包括官员协助开发商提高房地产项目容积率、为房地产项目尽快通过规划审批提供帮助。  此外,也有官员为开发商在工程施工许可上提供帮助,插手项目招投标、超标准建设和装修办公用房、在房地产开发领域以权谋私、兴建楼堂馆所以权谋地、违规经商办企业、多占住房等多种手段。  而昔日暴利的行业境况骤变,一些看似牢固的利益关系网也随之断裂。  佛山一名民营房企老板曾私下向记者表示,中小房企要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获得发展,不得不用更多的成本向房地产开发的多个环节“争取机会”,这些涉及利益输送的成本在企业经营较好的时候并不会构成太大负担。  然而大部分中小房企目前经营情况都不乐观,中小房企很难再大手笔花钱维护关系,以往通过利益输送来维护的关系网亦因此断开,在地产行业常见的“政商共同体”现象也变得脆弱。  “政商关系有时十分脆弱,一旦‘关系’出现问题,企业将难以维持。”广东省国土部门一名知情官员分析,依靠政府资源、搭政策便车快速扩张的房企并不少见,这类房企也容易得到资金的青睐。然而,往往在“外表光鲜”、“后台很硬”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经营和资金危机。  创鸿集团董事长黄鸿明因涉嫌行贿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去年11月被拘留后,导致创鸿集团陷入延迟交楼、大幅裁员、多名高管跳槽、多个项目转手等“断臂求生”的境地。今年又被曝出与万庆良关系密切,更将创鸿推向生死边缘。  行业骤变带来的影响正在逐步发酵。  上述深圳一家本土房企投资发展部人士告诉记者,过去要想拿地开发多盈利,很多开发商不得不寻求与地方官员合作。该人士指出,因为广东本土的民营房企,与官场关系紧密,一旦涉案,随时都有可能出现项目烂尾的情况。  “因为民营房企老板一旦出事,企业基本上就难以运转下去。”深圳一位参与创鸿集团广州某项目的房地产私募基金人士告诉记者,创鸿出事时担心兑付出现问题,所幸合作的项目在广州,地段好且有接手方愿意接盘,因此基金项目在今年得以及时退出。  今年上半年湖北省发生官场地震,宜昌多名本土开发商被带走协助调查,小房企老板纷纷逃到境外避风。而各大银行为了不卷入官员案子,甚至不敢向当地房企放贷款,导致当地房地产行业资金链雪上加霜。  “现在房企老板一般都会给自己留条后路,要么早就跑路逃到国外去,要么提前转移个人和公司资产到境外,或通过国际化多元化发展,把资金挪出去,若哪天真出事了,再花钱赎身提前出狱。”湖南某地市级一家房企老板对记者直言。(华夏时报)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