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独行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天门发展服装业的核心优势其实就是从业者众多,已经形成了规模,形成了全产业连覆盖。天门籍服装人只要有7成人能回来,我们就完全可以把天门打造成全国闻名的服装之乡,一如永康五金之都、晋江鞋都、潍坊风筝之乡、临沂板材之乡、潜江小龙虾等。        我接触过很多服装人,他们中有很多是真心愿意回天门发展的。但在商言商,回来要能赚到钱才是根本,没有利益,只靠情怀是留不住人的。搞服装的有大量的家庭作坊,夫妻厂,兄妹厂撑起广州服装市场半边天。他们中又有很多人是这样的情况,孩子在家上学,父母在家带孩子。他们的父母很多都还年轻,带孩子的空闲时间大都耗费在麻将桌上,他们很多不是不愿工作,而是没有合适的工作。小作坊如果在家发展,一家四五口,年轻人做技术工种,父母打打下手,效益会高很多。在家里种点菜,又能省房租,如果说家里的订单价格比广州差不了太多,他们绝对是回乡建设家乡的中坚力量。   不要瞧不起家庭作坊,上面说到的那些全国知名的专业性小城是哪个少的了家庭作坊的功劳?在农村,大家都是独门独院,服装属于轻工业,车间也没什么污染,只要做好防火措施,基本不会出现生产安全事故。政府常说放水养鱼,这大量的基层工人组成的作坊就是水,就是根基。     如果说小工厂是水,那大大小小的档口老板,电商直播从业者就是鱼了。他们也是最愿意回来的群体。他们很多并未投资商铺档口,被广州各大服装纺织市场高昂的租金压得喘不过气.,他们都有超强的市场嗅觉和超强的执行力,但对于投资了商铺档口的老板来说,他们其实是广州服装市场最肥的韭菜。现在档口新客户暴降,很多人其实仅能依靠老客户和直播等在维持和获取新客户,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不是非留在广州不可了。我们可以完全照搬当年沙河南城万佳的模式,在卓尔那边拨出几栋楼,或者改造义乌商贸城也是一个选择,起个高大上的名字,***国际服装城,扯起大旗,号称百万天门服装人,倾力打造天门国际服装城;百度抖音搞几个天门服装之乡、天门***国际服装城词条,各大地图上也标注上,总之营销一定要跟上。然后按华泰电商街的模式或当年南城招商的模式定向招商,专招这类年年付档口租金的服装人。然后布匹辅料配件之类如法炮制,很多从事服装档口生意熟悉纺织工厂的在天门完全可以升级经营布匹。    最难搞的就是那些大咖了。他门很多都是身价巨亿,在广州深圳绍兴武汉等地商铺房产工厂都有布局,回来发展就是培养竞争对手,他们即使回来也大都是看风向的,除非真有大情怀。所以我的意见是,这些大咖能回来热烈欢迎,不能回来也不要强求。总之,不要小看小工厂,小商家。毛主席说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年红军在延安从几万人的小米加步枪发展到百万雄师过大江就没依靠过国民党军阀。值此商业革命时代,大咖们的处境和当年的国民党军阀何其类似,一方面基层商家怨声四起,一方面外贸面对全面溃败,而作为服装业首都的广深给是直接受到国外的威胁,服装净进口即将到来。     天门地处中国地理中心,到达全国任意地方都不超过两个省。随着两高落地,交通将产生质的飞跃,届时,青海西藏新疆蒙古不包邮的历史也许会由天门打破。随着中国的软实力上升和中国服装人的进步,未来中国时装品牌极有可能取代欧美品牌引领世界时尚,有志气的服装人当以此为目标而奋斗。而唯有在天门这个天门服装人的主场才能爆发我们最大的能量,而不是在异乡憋屈的为他人做嫁衣。
     昨天闲来刷抖音,看到广州十三行又在闹罢档减租,有些感慨,服装行业的传统经营模式大概率要翻天了。大家都知道,在广州的服装人有极大比例是天门籍。在以往电商不发达时,因为广州地理优势,既能依靠香港时尚前沿辐射内地,又有海运优势承接大量外单。所以服装业在广州、深圳繁荣壮大不是偶然。但万物都有其盛衰规律,如今的环境已与当年天差地别     首先是东南亚的竞争,大量外单流向越南柬埔寨等国,然后是电商,尤其是近来兴起的直播,当他们干掉二批干倒门店后,广州对全国的辐射中心地位就几乎消失了。然后沙河十三行白马等都会没落,这种没落现在就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然而,服装业不会消失。    商业革命时代,智者已先行。既然潮流不可阻挡,那就顺势而为。其实,天门服装人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已积累出一大批人才和可观的资金,从设计到营销,从原料到成品已经形成全产业链覆盖。天门人现在完全可以在家乡建立自己的服装产销体系。广州虽然曾经很美好,但正在成为过去时。    未来中国服装业必将两极化。一类是低价快消品依赖电商直播抢占低端市场,这类只需要有工厂,有成熟的辅料市场、健全的物流和足够低的成本加上一些带货人才就可以发展壮大,这点我们广大的家庭作坊和沙河小妹就可办到。二类是有开发设计实力的企业一定要建立自己的品牌和销售网络,授权加盟独资开店都可,这样才能保证自己耗资开发的新款不会分分钟烂大街。中高端市场永远存在,现在零售门店租金成本逐年下降,正是布局的时候。    服装行业不是什么高科技产业,对财政收入贡献不了太多,也很难出现动辄年销数十数百亿的大企业,甚至连有资格上市的企业都少之又少,这对于主政者来说确实没太大动力来推动大力发展。但有一点,服装业是不折不扣的劳动密集型行业,如果漂泊在广东的服装人都能回天门发展,这几十万人能带动多少餐饮零售,休闲娱乐、物流交通、家居日用、房产商铺的消费?要知道这些人是赚钱的主力军,他们是从全国甚至全球赚钱的。当他们真的都回来,当这些真的实现,就会出现一个百业兴旺欣欣向荣的新景象,政府的的收入也会水涨船高;人口多了,话语却也就大了,对真正的高大上企业吸引力也就大了。    我们的父母官要促成这种愿景其实并不需要耗费太多资源,只要让主管招商的下放一些身段,多听听一些服装人的诉求。比如说有服装电商反映快递价格高,能不能由政府出面跟某一个或几个快递公司接洽,以某种准入优待条件换取他们能仅对服装快递的优惠。再就是整合资源,让服装业能相对集中发展。仙北的龙腾离天门城区太远,离仙桃近但仙桃只会打压他,他也许更多是对接武汉的,随着服装批发模式的去中心化,未来不能确定;长湾太小,只能是一帮小作坊自娱自乐,华泰电商街也小了,没有纵深;只有卓尔那边是最有发展潜力的,政府应该力促天门籍中大商家和有实力服装业企业家投资此地,给予优惠。其他的就交给服装人,以他们的聪明才智发展自己的家乡。   最后说说个人见解,其实像我们这种小县城,既不靠山又不靠海又没矿产,我们凭什么能拉来那些高大上的高科技企业?我们最大的资源就是出生在此地的人们,只有利用好我们天门人,善待我们天门人,我们才能发挥我们最大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