腻了生活中的苦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湖北,乃至中南地区,只有一所曾经由纺织工业部下属的本科院校,也就是本人的母校,武汉纺织工学院,现在的武汉纺织大学。从该校改名的历程来看,说明了一个产业在发展过程中的阵痛。该校曾属全国八大纺院之一,另7所分别为华东纺院,现在的东华大学;西北纺院,现在的西安工程大学,河北纺院,现在的天津工业大学,山东纺院,现在的青岛大学,大连纺院,现在的大连工业大学,浙江丝院,现在的浙江理工大学,河南纺院,现在的中原工学院。这些大学改名,一是为了招生,二是行业的不景气,为什么不景气,和政府的重视程度不够有关。为什么武汉纺织工业学院----武汉科技学院-----武汉纺织大学能够最后改名为武汉纺织大学,这和湖北省政府要大力扶持湖北的纺织服装业有很大的关系,要推进湖北的纺织服装产业集群。
天门在湖北省的纺织服装规划中处于什么地位?个人认为,天门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纺织服装业的产业集群,和黄石、仙桃、襄阳等城市差距过大。但天门最大的优势在于,纺织业的基础不错,又是棉花之乡。纺织这方面我懂的不多,但是我知道天门的纺织业走低端是不行的,低端始终是产业链的最低端,优胜劣汰中被埋汰是很自然的现象。
所以我认为,天门政府现在就应该花大气力地为中国棉花交易中心造势,棉花交易中心可以作为天门纺织业重新崛起的最大跳板,与景天纺织和天门其他棉花、纺织企业做好配合,共促天门棉纺产业集群的发展壮大,争取在产能方面能走在全国前列。
这几天网友造谣造得很凶啊,天门服装总会成立这个事情,我们网友要关注,政府要支持,服装行业从业人员更加要积极的参与,不要老是喊一些没有实际意义的口号,真的没用。政府、服装业从业人员和广大的天门网友要形成一个良性的互动,政策支持,发展主题,网友提出合理优化建议,三方互补互成,共为一体。天门人和服装这个行业关系太深刻了,感觉天门似乎任何一个人都有亲人朋友在从事服装行业这个行业,服装行业的兴衰关系到我们天门人的生活水平的提高,关系到我们天门的商业文化的繁荣,服装对天门的影响太深刻了。虽然服装和天门人的联系很紧密,但天门人在服装行业这一块,就是一盘沙,从来没有想过联合起来,最大做强。低端市场是很大,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一样了,很多服装品牌已经走入了低端,像欧美的ZARA,一件衣服才百来块钱,我们天门的服装,你能有别人的款式的新潮吗?没有,没有就迟早要被淘汰。
曾经和一个从事服装业的网友争论过这么一个话题,我认为天门服装应该创自有品牌,但网友观点认为,天门目前的条件,难以成气候。不能成气候的原因在于,没有形成广大的参与,这个参与,不仅仅是服装行业这一个方面,应该是全市范围内所有人的互动。天门没有资源,想获得产业崛起,庞大的服装从业人员就是最强大的资源。人有志但政府不作为,那也是不行的,有心而无力,往往难以成事,同理,没有一片好的创业土壤,天门人又怎样?还不是嗤之以鼻。政府的谦虚谦逊、分清主次、理顺关系方能得到百姓的普遍支持。招商引资资源在那里,数十万天门人就是你最好的招商引资的资源,我问你,政府,你看到了吗?
首先,如题所说。
为什么我们的政府没有野心,这个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这或许和我们一直以来交通闭塞和经济发展不得力相关,也和我们天门政府的能力呈正相关,或许和天门的城市地位也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雄霸一方的政府只能是只样,安能领导天门的崛起?
远的不说,就说和我们同级别的仙桃和潜江,仙桃雄心勃勃,打出了建设武汉城市圈西翼中心城市的口号,而潜江,各种惯有华中,江汉,湖北的名号花落其家,反观我们天门,这么些年来,发展不得力,仅仅搞了个中国蒸菜之乡的虚衔,也没有将这个名号打造成经济效益,而更多的时候,我们的政府是不是在想,我经济发展上或许不得力,但秀秀我们的假大空我们还是尽力了。所以,相比较务实、颇具野心的仙潜班子,天门在没有野心,碌碌无为的一群班子的领导下,虽然有发展,但我们眼中看到的实体经济呢,工厂不冒烟,人口流失严重,天门人可富甲四方,但绝不情愿在天门一地,受政府之庸,之欺,这是天门人民之痛。再看一大群领导班子的学历和视野,这个情况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在别人瞄准的目标更大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了目标,也一次次的被我们向来轻视的弱小赶上和超过,我们还有什么可以拿出手?
没有野心的政府,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干劲。干劲,就是做事的魄力,执行力。野心,代表政府想法和观念,因为有超前的想法和观念,并在强大的魄力和执行力之下,别人的发展是一年一大变,而我们也只是在一声声叹息,埋怨中郁郁寡欢。本人最近的一段经历证实,恐有野心没用,再好的想法也只是停留在纸上,如果不去做,不去执行,野心也只会沦为别人的笑柄。而我们所见到的,是既没有野心,更没有干劲的政府,几年下来,混吃等升。
昨天老婆从市场上买了一袋橙子,拨开一看,根本就不能吃,尽管卖相很好,但内部败腐不堪,这不由让我想起了明代刘基的《卖柑者言》。
“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孙吴之略耶?峨大冠、拖长绅者,昂昂乎庙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业耶?盗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坐糜廪粟而不知耻。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这段古文翻译过来,意思就是:现在那些佩戴虎形兵符、坐虎皮椅子的人,一副威武的样子,好像是捍卫国家的人才,他们果真能传授孙武、吴起的谋略吗?那些戴着高帽,拖着长长腰带的人,气宇轩昂的样子好像是国家的有才能的人,他们真的能够建立伊尹、皋陶的业绩吗?偷窃行为四起却不懂得怎样去抵御,百姓陷入困境却不懂得怎样去救助,官吏狡诈却不懂得怎样去禁止,法度败坏却不懂得怎样去整顿,白白地浪费官粮却不懂得羞耻。看看那些坐在高堂上,骑着大马,喝着香醇的美酒,饱食美食的人,哪一个不是高大的样子,值得敬畏,显赫的样子值得效仿?可是无论到哪里,又何尝不是外表漂亮得如金似玉、内里破败得像破絮呢?现在你不明察这些人,却来查究我的柑橘!”
在其位而不谋其政,方方面面不得改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的规划已经不能跟上时代发展得脚步,我们的环境也越来越差,形象也越来越差,这就是今日的格局。
文至结尾,我想奉劝我们亲爱的天门政府,天门的经济发展,稳定,和谐的家园是惠泽170万天门人民的一项伟大事业,不是玩笑事情,天门人民热爱自己的土地,对天门的管理者,规划者,执行者们也是爱之深,责之切,无不希望能在自己生之养之的故土坐享和谐。既然为政者,就需要拿出大气魄,大力度,干点好事情,背后的170万天门人是政府的坚决拥护者。但畏畏缩缩,喜欢从外界找原因的,我们也不待见。
事物由量变引发质变。政府工作人员都学过马哲,想必对这句话的理解比我深刻得多。大的不能做,小的不愿做,还有不敢做,不屑做,不愿做,束缚了手脚,混乱了思想,多找找内在的原因,在现在基本上已经纵观全境的高速公路、铁路,其他公路,河道运输业已具备的情况下,在政策已经具备的情况下,练好内功,扎扎实实,脚踏实地,学学靖哥哥,武林高手是这样炼成的。
个人感觉横林的发展思路有点乱。虽然横林工业园在芦布一代做得还算是有声有色,不过终究距离镇区太过遥远,如此一来不利于横林镇区做大,容易分散横林的力量。
至于彭市,个人觉得往西发展或者往北发展都是大善,往西可以衔接岳口工业园,往北沿金彭线一线,可以联合横林、小板打造工业线。本人老家就在金彭线上,这一带人均耕地少,全部都是留守老人和儿童,而且还有个条件就是外地务工经商人员小有成绩的不少,这是一个很好的条件。
随着岳口和竟陵的融合,岳口和竟陵势必要扩张。岳口往东扩,竟陵往东南扩,也就是小板、横林和彭市一带,是两个城区发展得备用地,所以此三镇应该从现在做起,有做后备军的意识,练好内功,狠抓招商引资和培育本土企业,因地制宜发展精品农业。彭市的渔网就是个特色,也不要局限于做湖北渔网第一镇,要在渔网行业做好高精尖也是不容易的,所以彭市渔网行业想走出湖北还是需要长期努力的事情。
小板罗湖一带是中国棉花交易中心,范围很大。横林距离小板罗湖其实并不远,所以我认为横林应该将史岭村沿金彭一线纳入镇区规划,拟在沙沟、史岭一带做好开发和规划。至于彭市,个人觉得肖湾、清水和罗场三村也要做好规划,像罗场和清水的渍水区就可以开发工业或养殖业用地嘛。

1、党政机关公务人员考核制度 这个我想每个人都懂,怎么施行肯定会受到一些庸人的阻碍。往往是这些庸人,在那里上下其手,危害社会,危害天门环境,因此如果不施行考核,天门的发展堪舆。以组织部牵头,各机关分管人事的负责人按照每一个月对公务人员的工作态度进行考核,发现不合格者,第一次予以警告,第二次予以降级处分,第三次不合格予以辞退的标准执行,我看那些霸着位置不做事的公务员们还敢不敢上班报纸加茶的搞法,给他们一点点压力。
考核范围,工作态度和服务态度,同事关系、工作能力和效率等。
2、引进一批高学历、高素质的人才
这个在咱们邻居仙桃市年年都会施行,可是天门还闻所未闻。高学历人才,专业扎实素质高,有激.情,同时在各界也有一定的关系,有这类人才为我所用,可为天门打开招商引资和发展之门。
3、注重对天门籍公务人员的培养和考核。
4、天门的一主四辅:竟陵城区为主、岳口城区、天门工业园、皂市、九真城区、马湾镇区和渔薪黄潭镇区为辅,布点发展,其次是线,河沙公路线,皂仙公路线、天仙公路线、武荆连接线一线,加强这一区域的环境整治与开发规划。交通优势地区是一地发展的最先布局的地区,做好筹谋,统筹,提高规划效率。然后是面,个人认为,皂市、九真天北中心镇,马湾天东中心镇,岳口城区天南中心镇,天门仙北工业园天东南金三角,渔薪天门西中心镇。

这个社会上奇奇怪怪的理论很多,自己虽然不是做服装的,但是对服装业尤其是天门服装还是表现出极大的关注度的。
现在是个什么社会,就有日本学者提出了个M型社会的消费理念,不过M这个字母和我们中国的国情还是不大想符合的。用著名时尚经济学家李凯洛先生的观点,中国现在是葫芦型社会,大家拿个葫芦比照比照,两头大,中间小,而且底层最大,这是不是恰好符合了我们中国广大最广大的底层人民?
我们天门有庞大从事服装业的人群,南至广州,东至上海、青岛,西至乌鲁木齐,甚至喀什,北至哈尔滨,漠河都有从事服装也的天门人的身影。尽管这样,但是我们思考过为什么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这么一个庞大的服装人群为什么还是在低端、低档货、作坊式生产的服装产业链上徘徊,这不仅仅是我们从业人员思路的转变的问题,更加是政府的一个课题。
目前,中国是葫芦型的消费社会,底层人数占据了全国人口数的大多数,(别人学者说的是市场,三四五线市场,是为底部),政府应该引导天门服装业向一个健康、积极的方向发展。经历了深圳被赶和武汉被赶,或许说不准那些年,广州搞产业结构调整,城中村改造,天门服装人员的脚步又得走上新的地方,如果政府不引导,天门服装也将何去何从,未知之数!
下面附上我的建议,希望能够对天门服装也起到一定的作用吧!
1、利用天门人在服装业庞大的资源,组建天门市纺织服装业总会,该会主要的是对天门纺织服装业作一个信息咨询、产业信息、品牌建设、政府决策和劳工政策等方面的服务,由政府牵头,业内人士广泛参与,将服装业人群拧成一股绳。、
2、政府应该鼓励和奖励天门服装老板们组建自由品牌,构建天门服装品牌集群。
3、按照某网友提交的思路,打造天门纺织服装集散地——天门纺织服装城
4、政府要在政策层面对服装企业加大扶持力度。服装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演变到现在,更加是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和设计密集型的产业,如果没有强有力的金融等方面的扶持,企业很容易还没创业就已死的道路。服装企业的发展壮大,有利于增加就业人口和调整产业结构,更加有利于提升城市形象。
说了这么多,只是借着这个话题胡乱说一通。欢迎板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