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老王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很穷,能够经常走动的亲戚不多,一个是嘎嘎屋地,一个是伯伯屋地,还有一个汉北的姨婆屋地,另外还有一个比较远的新堰的恩妈屋地,还有一个更远的京山的恩妈屋地。这几家亲戚当中,我十来岁能够单独走路去的就是嘎嘎屋地和伯伯屋地,他们离我家都差不多有十几二十里左右。我那时候能够单独去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们的屋地不经过天门该上,路好记,不会迷路。汉北的姨婆屋地,其实离我家没多远,如果从汉北河坐船(以前是有船过河的)过去,是很近的。姨婆的儿子,也就是我表叔在那个年代因为在外面做生意涉嫌诈骗,一直不敢回家,在加上我姨婆很有点看不起我们家屋条件,所以我们并不常去。我印象中就只去过姨婆屋地两次,而且两次都是我妈妈带着我去的。我记得最后一次是过年,我妈妈和我去给姨婆拜年,到了姨婆家,表叔竟然很难得的在家,他看到我们好像也没什么高兴的表情,姨婆倒是满面笑容。中午没有做菜,就着现菜打了一个边炉子。我们回去的时候,姨婆还塞给了我一个两块钱的压岁钱(那个年代,两块钱至少相当于现在50块钱了)应该就是这次吧,我父亲觉得我们去姨婆家拜年没有受到应有的礼性,就再没跟姨婆屋地来往了。后来就算姨婆过世,表叔也没通知我们,我们也没有过去吊丧,这家亲戚就这样走到头了。京山的恩妈屋地,是在大山脚下,恩妈和表哥都很和气的那种人。那时候表哥是那里的村支书,还管很大一个林场,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有一些外水,所以恩妈屋地在那个年代算是条件很好的了。但是恩妈屋地并没嫌弃我们家屋条件,表哥比我大差不多二十岁,印象中少有的几次见到他,都是很喜欢逗我。只是恩妈屋地离我们家太远了,那个年代去一次真是难上加难。有一次表姐出嫁,我妈妈带我过去恩妈家喝喜酒,我们在路边拦了一辆手扶拖拉机,手扶拖拉机师傅听说我们要到京山的钱场,就说他正好要去那里。我们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妈妈给师傅道了谢,我们就坐上去了。坐这个手扶拖拉机还有一个小插曲。快到石家河的时候,师傅跟我妈说,前面肯定有人检查(那时候不容许拖拉机车厢后面坐人)你们先下车,自己走路到前面的加油站,我在那里再搭你们去钱场。等我们走到加油站的时候,那个拖拉机师傅真的在那里等我们。到了京山的钱场,拖拉机师傅要去办自己的事了,他知道我们要去钱场下面的一个叫榨屋大队的地方(离钱场还有好远)拖拉机师傅说,我今天好事做到底算了,我再帮你们拦一个到那个方向的车,你们到了路口自己下车走路进去,这样比你们自己从钱场走路过去要近很多了。因为从钱场去榨屋,要走老汉宜公路,那时候老汉宜公路是沥青路,又平又宽,路上车跑的飞快,可不像我家旁边的石头路窝窝坑坑,半天才几个车。如果不是拖拉机师傅帮我们拦车,我和妈妈肯定不敢自己拦车了,那就真的只能自己走路去。拖拉机师傅帮我们拦好了车,我们上车了拖拉机师傅才走。现在每每想起这件事,真的感叹,那个年代,人与人之间好淳朴的关系啊!我和妈妈又走了很远的山路,好不容易才到了恩妈屋地。我在那里居然见到了姨婆的孙子,就是那个汉北大队表叔的儿子。以前去他家两次,都没见到过他。原来姨婆和京山这个恩妈走的很近,好像后来恩妈过世了才断的亲戚。这个表叔的儿子比我大一点点,但是穿着很洋气,不像我那么土里土气。我那个时候穿的是军装,还戴着军帽(这个装束是那个时代的标配,不分年龄和性别)表叔的儿子看我戴着军帽,还来抢我的帽子。未完待续。
网友:在外地的农民发表时间:2021-42710:5据我所知,大部分跨江跨河大桥的桥柱施工,无外乎“桩基式“沉井式“围堰式”的钢筋混凝土筑,这三种方式都是非常实用和便宜的桥柱施工方式但是根据交通工程公司该项目现场负责人刘云飞的介绍,和网友发布的现场图片和视频,天门大桥桥柱的施工,应该星先截流,其次锅筋混凝土烧筑施工围堰,再其次在围堰内进行桥柱浇筑作业,最后再拆除桥柱外围的钢筋混凝土围堰。如果天门大桥的现场施工方式确实如我所猜测的这样,那用钢筋混凝土浇筑围堰岂不是极大的浪费?中国是世界闻名的“基建狂魔”,路桥施工技术早已非常成熟。貌似港珠澳大桥这样的跨海路桥作业都是采用的“钢模围堰式”桥柱施工方式,其施工特点是简便、快捷、钢模可反复多次使用,天门大桥的施工难度比港珠澳大桥还难?需要运用如此复杂、费时、费力、费钱的施工方式?诸多不懂,所以特来咨询一下!网友“在外地的农民工您好!天门大桥为1-60m上承式钢筋砼箱型拱桥,一跨通过天门河,桥台位于河道岸边,桥台基础采用“竖向群桩+承台”型式。由于不能截流施工,结合河道防洪及环保要求,主拱圈支架措设(主河道范围)设计方案采用“钢管桩+贝雷梁平台十盘扣支架”系统,一般水位情况下,河水可从贝雷梁平台以下空间穿流,既可保证河道通畅,又不影响主拱圈施工。因桥台单个基坑尺寸较大(约1050㎡),开挖较深(承台迎水面深约6m,承台后背深约12m),地下水位较高,地质情况较差,为确保大桥基础施工安全和防止基坑开挖对周边构造物造成影响,基坑支护按一级防护要求设计。对基坑支护方式,设计单位考虑到钢板桩、钢套箱等多种形式,因施工环境复杂,周边老旧房屋密集,大桥上空有高压电线,大型设备施工难度极大,施工成本较高(约三分之二钢材不能回收),经专家充分论证,最终设计单位选择采用成本相对较低的“止水帷幕+支护桩”的基坑支护型式。同时,由于主拱圈拱脚段与临河岸的支护柱存在干扰,按设计方案,需对临河岸支护桩主拱圈拱脚处以上部位进行拆除,其余部位的支护桩予以保留,与竖向群桩、承台、承台背后阻滑板、台背回填土体一起构成一个整体,减轻了大桥水平推力的影响,增强了大桥的结构安全。感谢您对交通运输工作的关心与支持天门市交通运输局2021年4月30日签发人姓名:黄罡回时间:2021430
网友:天门人 发表时间:2020-11-5 15:2我是一名私家车主,11日5日到君驰检测中心检车,到下午检完等车管所审核,等到下午快四点都没人上班,请问是这是为人民服务吗?公an局 回复内容:网友“天门人”:关于车辆远程审核,工作人员严格按照《机动车查验工作规范》进行对机动车的审核,对于大、小车辆的审核过程和审核时间工作规范有专门的规定,对于特定的车辆需要进行产品公告信息的查询,核对无误后方可通过。各检测站上传机动车检测信息后,车管所进行远程审核的工作人员依据系统自动弹出的检测窗口,进行逐一审核。我市目前有四家机动车检测站,分别系:天门承天国际君驰机动车检测有限公司,联系电话:0728-5289789;天门市盛通机动车检测有限公司,联系电话:0728-5885988;天门市南洋机动车检测有限公司,联系电话:0728-5361099;天门市大德乐成机动车检测有限公司(杨林五菱汽车院内),联系电话:13886951493您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到网上“交管12123”手机APP或者致电检车机构进行预约办理相关业务,避免久等。我们将加大优化工作流程,积极与机动车检测机构建立便民绿色通道,让群众有问题可以及时解决。签发人姓名:何波 回复时间:2020-11-11 11:32以前不知道什么叫驴唇不对马嘴,现在不知道什么叫答非所问。
石家河镇蔡岭村七组原天石公路左侧的一块土地,是上世纪90年代在蔡岭村委的协调下,为缓解蔡岭村七组村民农田水利灌溉紧张矛盾而自助建设的小型农田水利灌溉水渠。当时的蔡岭村七组村民民风淳朴,在本组农田面积捉襟见肘(平均每人所分农田不到一亩二分地)的情况下,为解决本组和六、八兄弟组的农地灌溉用水问题,毅然牺牲本组利益,无偿出借部分(靠近原天石公路左侧)本组农用耕地并且自助建设水利灌溉水渠。
多年来,石家河镇蔡岭村七组村民自助建设的小型农田灌溉水渠,在解决本组和周围兄弟组的农地灌溉用水方面起到了很大作用,一直到去年,这条小水渠仍然在发挥她的作用。
从去年开始,由于原天石公路扩建升级为G240国道,需要对原天石公路两侧农地或建筑物进行征收拆撤,发挥了二十多年水利灌溉作用的蔡岭村七组的这条小型水利灌溉水渠也在征收拆撤范围内。
国家兴建交通,这是好事,我们蔡岭村七组村民绝不当钉子户,举双手赞成国家的政策。
下面我们来看看国家法律法规对土地属性的权威界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一章第四条:国家编制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规定土地用途,将土地分为农用地、建设用地和未利用地。严格限制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控制建设用地总量,对耕地实行特殊保护。
农用地是指直接用于农业生产的土地,包括耕地、林地、草地、农田水利用地、养殖水面等;
根据国家土地管理部门核发的《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之二:县级以上(含县级)公路线路用地属于国家所有,但是公路两侧保护用地和公路其他用地凡未经征用的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仍属于农民集体所有;
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农田水利用地”属于“农用地”,“严格限制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
其中《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明确规定“公路两侧保护用地和公路其他用地凡未经征用的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仍属于农民集体所有”
从国家法律法规来看,石家河镇蔡岭村七组自助建设的这条小型农地灌溉水渠在土地属性上仍然属于蔡岭村七组村民所有。
但是问题来了:随着G240国道的开建,村镇两级政府在没有征得本组村民的同意下,也没有进行任何补偿措施的前提下,且在本组村民出面极力反对的前提下进行暴力施工,把原属于菜岭村七组村民所有的小型农地灌溉水渠、土地属性为农用地的这段地块划归为村集体所有,并作为安置小区进行商业用途开发,且村委会放出口风,每个屋台20万进行出售。
问题一:现在是经济社会,农民赖以生存的就是土地,征收土地如果不给农民合适补偿,农民接下来的生活怎么办?
问题二:如果这条小型水利灌溉水渠能够通过省市级政府的审批,最终能够改变土地属性确认为建设安置小区,那么安置的对象是谁?安置的准入条件又是什么?
问题三:村委会放出的口风,20万一个屋台是否属实?如果属实,此次卖地收入会落入谁的口袋?是政府财政还是个人口袋?
问题四:暴力施工(至少有相对严重的肢体接触)行为是否合法?镇政府是否知晓并赞同这种暴力行为?
习总书记提倡的反腐倡廉提到:老虎苍蝇一起打!政府对任何腐败行为保持零容忍!包括对村镇两级的腐败行为,更是见一起打一起,全国现在已经掀起反腐高潮,倒下的贪官一个接一个。
党中央、国务院于去年年初发起的“扫黑除恶”斗争,已经演变成为一场人民战争,到处悬挂的标语和横幅彰示了政府对社会黑恶行为的打击决心,我也相信各级政府都有信心打赢这场人民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