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gjuan1024

与自己和解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躺平

灌水 06-11 10:15 阅读 1.8万 回复 18
        三四十岁的人了,基本上人生是定型了的,不出意外的话,现状应该是不会有其他变化了的        我不愿意再因为学习书本知识而焦虑,年纪大了,考编制什么的连报名资格都没有了。也不会说再去当个学徒去学什么手艺,那都是需要童子功的。现在学啥都好像迟了点。        刚好最近流行一个词,叫“躺平”,感觉挺对位的,三四十岁的年纪,在农村生活,还能有啥追求,那就躺平吧!        6月的天气不算炎热,早上起床,带着孩子在菜园子里逛逛,教他认各种蔬菜瓜果,听他奶声奶气的唱着儿歌,我想,我未完成的任务(好好学习)终于可以交给下一代了。       下午吃过晚饭,乘着夕阳,带着孩子在汉北堤上看过往的车辆,蔚蓝的天空白云悠悠,碧绿的河水清清亮亮,两三头牛儿低头吃草,不时的甩甩尾巴驱赶蝇虫,孩子惊喜的叫着:“牛啊,牛啊!”        “有几头牛?”我随口问着,        “一头,两头,三头,四头。。。”孩子还小,对数字没有概念,只是不停的往外蹦着他所听过的数字。        我哑然失笑,这种幼童的纯真真的可以驱赶尘世一切的纷争和劳累。        在农村生活还有另一个好处,那就是省钱。不用交物业,不用买米买菜,没有超市可以逛,那么也就不用多花钱了。        过着过着,我也就很习惯这种生活了,甚至是很珍惜,望着夕阳拖长的树影,会久久凝视!时光啊,你慢一点,再慢一点吧!       我这么安于现状不知道对不对,我三四十岁了!我也才三四十岁呀!总觉得自己还年轻,因为回想起来,童年仿佛就在昨天,所以我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为之努力,为之奋斗,可我找不到努力奋斗的方向!        一直在玩抖音,然后在抖音上看到有一个教英语的机构打动了我,花了点钱试听他们的课,听着听着,还要另外再花钱买课,学费是我两个月的工资,我迟疑了。        做某一件事情一定要想清楚它的本质,那么我做,或者不做,或者我矛盾的纠结,本质是什么。。。        好像陷入了循环,怎么办,一句爆粗口就解决了:草,不想那么多了,撸串去!

九月随想

灌水 2020-09-17 阅读 1.7万 回复 7
   不知不觉又到了九月,每到这个季节,不管是艳阳高照还是阴雨绵绵,总是会让人无端忧伤    少年时,总是不知忧愁为何物,没心没肺的疯玩一个又一个暑假,晒的跟黑泥鳅一样,脚上从来不穿鞋,感觉就是没有束缚,自由自在。 九月了开学了,父亲会带着你买新衣服新鞋子,送你去学校,你不得不像模像样的打扮自己,晒黑的胳膊赶紧穿长袖吧,自由的双脚赶紧套上鞋子,嗯,端端正正,规规矩矩。九月大概就是父亲把你送到学规矩的地方,让你从自由人过渡到社会人的一个季节吧! 那一年,我去武汉读书,有一首歌特别火,叫做《雨一直下》,大街小巷和校园里铺天盖地的都是这首歌,而天气特别应景,也是雨一直下,没完没了。四叔在那教书,所以我住在教工宿舍,对面就是教工食堂,走几步就到了,可是就是这几步远的路去打饭,也是让人感觉寒冷,树上的落叶铺满地,被雨淋湿了,来来往往的人踩来踩去,感觉更冷清了。四叔带我去徐东买零食,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随便往篮子里扔,对于刚从小镇上出来的我无比惊喜和震惊,我想我以后能够在武汉生活就好了。然后又带我去买衣服,我记得是一件白色的毛衣和灰色的外套,到现在应该过去20年了,我依然清楚的记得这两件衣服。      毕业了,考研没考上,男朋友要跟我分手,我没有心情去打工,只想和他在一起,永远生活在校园里,青春,单纯,美好。他带我来到华师,就坐在华师的入门处的花坛边,那是九月的一天,阳光明媚,斑驳的树影摇摇晃晃,桂花飘香,偶尔一阵轻风,金黄色的碎花落一地,此情此境我自然难舍难分,求着他,我再考一次,或许是为了敷衍我,他答应了。我感觉花香更浓郁了,阳光更灿烂了,我的心雀跃起来。      今天,也是九月的某一天,我坐在小镇的某一个角落,回想过往,内心毫无波澜。    

听听花鼓戏

天门聚焦 2020-08-14 阅读 8881 回复 19
     不知道80后的我们算不算年轻?也不知道这些年轻的人里面有多少人愿意听花鼓戏?对于花鼓戏,我谈不上多么热爱多么喜欢,但是每次听到那熟悉的乡土腔调,都会让我思绪万千,惆怅不已,脑海里瞬间就会有一些片段闪过     小时候住农村,没有自来水,于是我家门口打了一口井,每天的日常洗漱都是在这里完成的。爸爸比较爱干净,又还有精神追求,每天早上都能看到爸爸弯腰在井水边刷牙,一边刷牙还一边把收音机打开,说是要听站花墙,里面传出来咿咿呀呀的古老唱腔,一个字拖的老长老长,对于才几岁的我,自然不懂其中意境,也是因为年幼,也没有喜欢讨厌之说了。只是很好奇,这一个黑色匣子里怎么会有人声出来呢?难道他们住里面吗?为什么名字要叫站花墙呢?站花墙是什么意思呢?........      全家都是文艺爱好者,五姑妈也不例外。大概七八岁,五姑妈第一次带我去天门花鼓剧院看戏,坐在台下,看着灯光耀眼的舞台上,有丑角,有旦角,看的我目不转睛。就觉得他们说话好听,装扮漂亮,连丑角都丑的那么有气质,心想着要是自己长大以后也能和他们一样该多好啊!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来说,看一场戏下来大概两个多小时,从头到尾的都没有吵着要出去,而是兴致勃勃一直到谢幕,我想这大概就是舞台剧的真实的魅力吧!      后来读初中了,到了岳口,那个时候金湾的转盘那里总有人搭台唱戏,一场戏的门票大概是一块钱,我的爷爷每天吃了晚饭就过去听,因为舍不得一块钱的门票,每次都是站在围墙外面听,边听还边跟着哼哼,等到快谢幕的前半个小时,别人不检查门票了,爷爷就捡漏进去听个现场,几乎每次都是这样的。后来,在东方红初中教书的三姑妈知道后,又生气又心疼,问爷爷是不是手上没钱,直接给了两百块钱让爷爷专门去听戏。不过好像据我所知,爷爷仍然没有花过一分钱去听戏!老人是个孤儿,从苦日子过来的,所以珍惜每一分每一厘,能不花钱的绝对不花。       前几年,在人生迷茫期,我偶然听到了熊慧敏的《断臂因缘》,还有胡新中的《李天保吊孝》,立刻被那高亢哀婉的唱腔吸引住了,脑子里闪过一个个过往的片段,仿佛听懂了什么!再后来,我有意识的去搜寻一些长辈听过的戏曲和民歌,四叔经常听贵妃醉酒,于是我知道了李胜素和于魁智。二叔经常唱的一句:“它是那么明亮,它是那么晶莹”,我百度后知道这是董文华的《望星空》,也了解了这首歌当时的背景。偶尔我会跟着唱几句,会学一学,每当学会一段完整唱腔后,不管唱得好与不好,在咿咿呀呀的拖的老长的音调中,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满足感,好像还有一种和过往重合产生的弥补感。在这一过程中,我好像读懂了父辈,读懂了生活,我想,大概是我老了吧!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