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陶子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叶子的文学

文学 09-15 01:20 阅读 1.4万 回复 2
忽然有一天,金星同学相邀同学聚会。前三次聚会,同学们互相问好,互相恭贺,吃饭喝酒,唱歌。互相留联系方式。聚会出200元份子钱,余钱留下一次聚会用。,第二次聚会,叶子表明不出分子钱了,消费不起。叶子很想见见艾平。初中毕业后,艾平入伍,家里宴请宾客,还请了一桌同学,也请了叶子,中午有两个妇女在叶子背后小声说:你看,平儿喜欢的就是这个女孩。叶子看看身边,还真不知道艾平喜欢哪个女孩,没听说也没发现,念初二叶子和艾平同桌,叶子原本和文玉祥同桌,他退学了,老师调坐位后,艾平和叶子同桌,叶子只记得有个星期六下午艾平借走作文本,星期一还回来。女生们喜欢谈论艾平,说他是金星中学的美男子。叶子记得杨晨旭和文玉祥,他们退学时前几天那依依不舍的样子。结婚后听同学说起,杨晨旭来找过她两次,叶子那时在深圳打工,杨晨旭还请同学做媒人,那时太年轻,同学没有主张。只听说他去了河南,再没有他的消息。叶子听说文玉祥寻问自己的消息,和文玉祥见过一次,两人都视对方为初恋,两人说好,从此不打听对方消息,从此不联系。叶子是很想遇见艾平才参加聚会的,她能猜到,艾平是想见见她的。从来不曾提起,心里会有感觉。这世上有三个男子想念她,杨晨旭,艾平,文玉祥。她从电视里发觉,几十集剧情,都从初恋情债发展,闹得日子不好过,那么,人要学会回避产生情债,也不因自己的事关联初恋,这样不会被小人作事,生活安全度高。 同学聚会里,艾平来了,叶子没来,叶子来了,艾平没来,同学们觉得让他们俩在同学聚会上见不着面,真是太开心。同学们一起唱《同桌的你》:谁把你的头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偶尔有个男声说:看看我们当初追过的女孩。叶子有些难为情。这同学聚会谁是谁的初恋,是热闹的话题。艾平入伍后给叶子写过信,这来自安徽的黄信封,送到了另一个村的李元珠家,李元珠拆了信,明知是同学的情书,她并没有还给叶子,听其他同学说起,叶子把信找回来,这之前,她己又收到艾平的两封信。叶子被他热情的信感动,几个月后,两人说好不再写信。但艾平这兵哥哥追求叶子的消息在金星同学中是一个同学恋的故事。事情有表面和实质。叶子觉得艾平很勇敢,很可爱,他敢于追求生活。常常聚会,聊天多一些,有微信了,同学们相互加微信,李元珠老公当上副镇长。 这回是李元珠请客,这回还约了江容。同学们先后沿一大圆桌坐下,每来一个同学都有一阵欢呼。叶子进屋时,同学们就算到齐了,一阵欢呼,叶子看见艾平坐在对面。叶子和艾平同时点头,表示向对方打招呼。李元珠说江容到唱歌的时候来,不等她,现在开始共进晚餐。等菜上桌,同学们聊聊天。罗桃玩着手机,说,韩剧里都是美男美女谈恋爱。叶子说,哎,《女工》好看,那里边有个浦小提,剧情好,演得也好。 王再芳说,自从女儿上高中住读,我看完了所有韩剧,所有宫庭剧,还有女宫吗?没有看过。罗晓慧说,宫庭剧就是明争暗斗,我一看宫斗剧,老公就调台,女宫是哪个主演叫什么?叶子连忙说,女工,男女的女,工人的工,《女工》的主演叫杨圣文。王再芳说,我有大把时间,回去后把《女工》找来看看。叶子很兴奋,说再芳,你有时间就看看《鸡毛飞上天》巜工人大院》《媳妇的美好时光》。再芳,说,会看的。 叶子也低头玩手机,李元珠有几次和叶子谈起作文,写作。叶子把自己一篇小文递给她看,小声说,这是我写的。李元珠说。我看不见,我眼睛不好。 这时江容来了,同学又一阵欢呼,好热闹。叶子说:江容,好多年不见。江容看了看叶子那边,好像从来都不认识叶子。叶子觉得很奇怪,念初二上学期,江容是插班生,一进班就和叶子同桌,这之前她已退学一年多。班上江容年纪最大,个子最高,人也漂亮,集合站队,江容站最后,叶子站江容前面,那时两人是形影不离的同学。杨晨旭,汪卫兵,汪有忠,张淑芬和江容五个人是码头村人。上次聚会,同学们说汪卫兵和汪有忠因车祸意外故去,张淑芬的老公因车祸成了植物人,现在江容好像不认识叶子,叶子也就不会向她打听杨晨旭的消息。 人多就热闹,每个男同学都分别和女同学碰杯喝酒,女生可以喝酒也可以喝饮料。艾平也和叶子碰杯喝酒。 同学们坐在KTV房间里,调动唱机,音乐声起,朦胧的灯光,晃动的人影,人有时需要休闲娱乐,需要放声歌唱。 叶子想,为什么人要在家之外唱歌?怎样教会人们亲人与亲人交流,教人们和家人一起歌唱。 每一个同学唱歌都邀请另一位同学同唱,其他同学坐沙发上,有的聊天的,有的跟随喊歌。艾平选唱《敖包相会》,他邀请叶子一起唱。同学们歌唱得好,艾平也唱得好。同学们玩得尽兴,唱歌也跳跳舞。叶子坐到艾平旁边,刚要说话,室内音量调高,艾平侧耳靠近,叶子凑近他耳边说话,这时,空内音量再次调高,高到承受的极限,同学们扯着噪子齐声吼唱同一首歌,统一又有力量。室内的声浪似乎可以冲倒墙壁。 叶子站起来坐到另一边,室内音量调小。叶子和艾平说几句话,同学这反应也太过激了 叶子拿出手机,在短信框里写了几句话: 我很好。 很多事我已全忘记。 我在网上发过几篇小文,原本很正常。但网上网下对我都有干扰现象。不向别人打听我的消息。我以后不来参加同学聚会。叶子把手机递给艾平,艾平看了看,把手机还给她。十一点钟过了,叶子告辞同学们。 骑行在路上,公路宽阔通畅,哦,这个城市真的是安静美好

叶子的文学 一

文学 09-13 07:48 阅读 2530 回复 2
当秋天到来,天气逐渐凉爽,叶子家门前已是绿树红花的场景。她摘了一枝粉色月季和一枝黄色格桑花插在漂亮的青花瓷瓶里,瓷瓶是一只空的酒瓶子,瓶身由多个青花图案组成,有山有雾,有鸟群高飞,有树林小屋,有一松独立,还有歪脖松下书画四友。叶子发现有时在屋外,浑身不爽,有时又想晒太阳,时间一长,自已有了防护方法,有几回关上门窗避太阳光,叶子就在屋里转动青花瓷瓶,一个个图案看一遍,惊叹人们的图绘技术。叶子也想,花开花谢,叶落叶长或长青,这个瓷瓶子也会换了,这些喜爱的物质都会更换,门前的环境还要再进一步改善。这些自然界的存在的变化,四季轮回,我们对生活的要求,与时更新,此去彼来。我们会读读书,念念诗,上上网。就这样平常地生活。 叶子早已感到,自从村里征地拆迁开始,居住环境变化影响了正常生活运转,种田的妇女都闲着,铁皮搭建和田地空杂,还有铁皮围墙,水泥地停车位,使居住环境不通风,地温热燥。到底谁来管空地,到底谁来监察农村居住环境。有谁写过文章,关心农村的居住环境,在马上拆迁的谣传中,有的年轻人屋里卫生间水管直接排在地面,下大雨漫水,该是怎样的?谁来教育引导农村有车有房的年轻人? 叶子常到本市里的文学网站,几乎没有教育宣传类的文章。叶子是她发贴用的网名。先前写了好诗好文的一群人全部离去,这十年,市网站里的文学版是一种劣币逐良币的现象。先前版块里的诗文是值得学习的,在被影响下,叶子开始动笔写诗写文。 叶子总是希望市文学版块能更新改变,希望现在这两三作诗作鬼的人不发贴。 他们以什么龙,什么王,什 么隐名为网名,以刁钻胡蛮,相互欣 赏发贴,不过是霸屏胡闹,自我显摆发表了,出版了,以此娱乐。和先前的文学氛围相比,真是不可与日同语。 一个人,不是发表了出版了,就可以就到文学版讲课,就来当群众的老师,当群众老师的前题是,你是否了解关心群众。你是否真正关心群众,网友们能辩真伪。比如,一只手捞铁路工程,一只手作文贼,一脚踩着房地产,一只脚占着文学版。一边写诗,又一边勾结工程队和某干部阻碍网友的行程。 叶子把自已遇见的与文学有关的异常现象,投诉在国家监察网。叶子是爱文学的,她相信改变。 叶子是从荆楚文坛里几个做高铁工程人的贴子里发现文贼活动 ,顺藤摸瓜梳理出与文学关联的异常事件。 叶子相信,国家会管好文学风气。因为像自己这样普通的文学爱好者,这么好的人都被文贼干扰,那些有才华有作品的人,文贼们又会怎样作事呢? 文学风气到了必须归正的时候。 两年半里栽花栽树,浇水给肥,终于在这个秋天迎来绿树红花的场景,居住环境还要进一步改善,但叶子终于可以在屋外正常活动了,文学感觉也比较好,自己是遇见诗文了。 遇见诗 艾青说, 我来了,我来了, 这是黎明的通知。 北岛说,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海子说, 给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流, 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食指说, 相信未来,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在这个绿树红花的秋天, 叶子说, 相信现在, 相信改变, 相信现在,热爱我们的国家。

当你遇见一只猫

文学 2019-09-18 阅读 1.1万 回复 11
人们,你可遇见过一只全身黑色的猫,
它叫黑子,我喂养过它。
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友好地对待一只猫。
人们,倘若你遇见一只黑色的猫,
不怀疑它吉祥与否,
不猜疑它攻击与否,
我照看过它,
它是一只普通的猫。

人们,倘若你知道猫的行踪,
不要蹲守在它出入的巷道口,
做出各种奇怪的举动。
不要布下双层丝网,不要布下绒毛水雾灰尘以及噪音,

人们,
不要在猫经过的站口,
用文化人伪装外衣扯起阻碍的画幕,
口里念些阿弥陀佛,
手里却涂着血腥的颜料作暗流的引子。

当猫经过失地的村庄,
不牵引拆迁户到猫身边做错的事,
不去撩发几户入赘人家的乖巧,
更不能戴了职务手套和军属握手,
不叫他们向猫作形影不离的干扰。
不要在村庄里暗通幽径,
种上绒毛种子的杂草,
破坏猫活动场所的空气。

人们,
在这个幸福发展的时代,
不向一只猫传谣造事,
不异化它,不神化它,
不向它打造饥饿,
黑子,它是一只会捕食的普通的猫。

人们,倘若猫经过你的学校,工厂,厨房,酒店,
不叫厨子用过硬的米饭和过猛的辛辣接近它的餐盘。
也不叫你们姐妹在工厂里对猫唱丑角戏。

人们,当猫经过你的菜摊和超市,
不要给它变质的肉食,
更不要用异常洗涤产品接近猫的皮毛。

世上有猫是很平常的事。
人们,撤走各种对猫的干扰,
只要猫发出声音的地方,
就没有鼠窜,
猫是人群的朋友,
这世上每个人都可以友善地对待一只猫。

忠诚

文学 2019-09-16 阅读 1.1万 回复 5
i昨天夜晚我步行回家时,在村中路上遇见了一只大狗狗,是村里一户人家里的狗,偶尔见它拴在大门囗。    大狗狗追赶着我,一次一次张着觜巴衔我的衣服,,突然遇见这样的事,为了堵住狗嘴,情急下我把围巾扔给它衔住,才走几步,它又追过来衔我的衣角,为了支走它,我把帽子扔给它。只想先回家去,再找人打个电话给狗主人,叫他快来拴狗。    大年初四的夜晚,小村很亮堂,很安静。这时间乡邻们都在屋里面打牌或者看电视,我若在路上喊话,屋里人听不见。大声音大动静都可能带动狗狗活跃对立的情绪。    狗狗倒回来衔住我背的小包,它个头大,我不敢与它争夺,包里有手机和钱。狗狗衔走小背包,又向我跑过来,挡在我前面。这样的狗狗,应该受过主人长期训练。它挡住我去路,我没有办法驱赶它。狗狗怎么会在夜晚拦路呢?卡夫卡先生,我能骑桶飞走么?神啊,我该作怎样的祈祷?天啊,你会忽降项圈拴住狗狗么?马尔克斯先生,我不能变成蜻蜓,我只能是一个中年妇人,不想和狗狗发生打斗!    我后退着,无法躲避狗狗的接近,我开始轻轻呼唤它,“狗狗乖,狗狗乖。”忽然我踩到一块砖,旁边有堆大砖块,一弯腰就可以拿起,一堆砖足够我连续使用!    不不!我背向那堆砖块站着,我手中需要有防备的物器,可我内心很拒绝很害怕自己手握砖块的样子……人不和狗斗,狗狗是忠诚于人类的!    狗狗开始显得欢快活跃,在我面前又蹦又跳,    “喔喔喔,狗狗乖,乖。”我一遍一遍重复着,希望它安静一些。    狗狗忽然跳跃着站直身子,它的前爪搭在我左肩,样子很可怕,不知它晚餐是否吃得饱。它的头好大,嘴巴也好大,它的爪子在我的羽绒服上滑出咯支咯支的声音。我轻轻摊开手臂站着,不让狗狗产生陌生的惊异,我知道脚边有一大堆砖块随时可取,但我内心再一次拒绝了拿起砖块,我期待狗狗有忠诚拿于我的友善!我轻轻弯转双臂,向着狗狗的后背靠近。    我试探地抚拍了狗狗的后背,狗狗弹跳起前爪落到地上,它落下前爪的一瞬间,我很庆幸自己没有拿起砖块对付它。 “狗狗你真乖”我夸奖它,抚摸它,狗狗温顺地趴坐到我脚上。我蹲下来,轻轻抚摸它的头颈,狗狗从可怕的样子变得温顺可爱,我抱着狗狗的头,真心喜爱地拥抱在怀里,侧着额头亲吻了它。    狗狗它使劲赖在我脚边不起来。哎呀,这该如何是好,一只大狗狗拦住我,向我索取拥抱和陪伴。    我朝狗主人家走去,狗狗这才跟随我走动,一边走一边弯腰抚拍它,直到主人把狗狗关进屋,我才沿路寻找自己的衣物。    在网上搜索过,昨天拦路狗狗叫拉布拉多,是受过训练的猎狗,这样的狗怎么可以在夜晚脱离绳索,追赶路人?    这几年时常见到各种长相的狗,狗多起来了。我不把兴趣倾向于养猫狗。    很盼望有《拴狗倡议书》和《给养狗立法》这类话题,保护环境,倡导民情风尚,需要忠诚的宣传队伍。    亲爱的拉布拉多,相信你很忠诚可爱,但不要走进我的路段,你不知道荷叶池塘变成了浅水坑,你不知道空着的田地长出了讨厌的杂草,请狗狗们离我远一些,我选择喜爱人的忠诚。

一个公交司机

文学 2019-08-31 阅读 1.7万 回复 19
    那年由于天气原因,厂里订不到火车票,市里派四辆公交汽车,从天门到深圳莲塘接我们回家过年。
    这四辆公交汽车在深圳显得小,又旧,还显得土气。但家乡开车过来接人,大家很兴奋,叫着喊着:回家过年啦!可以回家啦!
我坐在司机后面的坐位上。车行驶到傍晚时分,司机发现路途有些不对。副驾上那个年青人要下车探路,司机示意他坐下,自己下车了。
    司机师傳在公路上欠着身子,他合着双手,向来往的车辆弯腰作揖:“师傳,我第一次来深圳接人,路线不熟悉,走错了方向,现在要倒车,请您让一让,让一让!”
    司机向一辆车又一辆车拱手作揖。司机们不悦,但让出了路面。
    我们的车横穿过公路,绕行转盘顺利拐弯。
    后面三辆车都跟着拐弯。 第二天下午,车上的人大多睡着了,司机问副驾那人:“你仔细看看,后面好像有辆车沒跟上。”
    副驾那人说:“有辆车是停着的。”
    司机说:“可能出了故障,我要去帮他”。
    车上有人醒了,一阵抱怨:
    我要回家,不要倒回去;
    不用管他,他们自己会想办法;
    回家怎么这么难,这么难?
    司机把车开到路边停下,说:“这回你们沒车回去,市里派我接你们,这过年时节,跟我出来的司机都是我很好的兄弟朋友……他在向我闪灯,我不能丟下他们,我要倒回去帮他。”
    车上有人长吁短叹。
    我们依旧坐在车上。
    司机师傳在公路上两头走动,转着圈,向来往的车弯腰作揖,他打着只有司机们才能看懂的手语。
    两边来往的车依次停下,留出一段空间。在这段空地,司机开始调头,车里很安静。
    车先向后退行,接着轻转弯前行几步,再后退,再前行,如此反复。
    调头成功!我们的车迎向掉队的车。
    忽然,“嘭”的一声,我们的车踫着一辆车,车头弹起,有玻璃打碎的声音……还好,车又稳稳落下。震落下一小块玻璃划伤司机的手,红印细长滴落,司机的双手握着方向盘,他并不理会对方司机的埋怨,我们的车错开相撞的车,向前行驶,靠近那辆故障车。
    大约二十分钟修理,司机说:“好了,咱们一起回家!”
    行驶第三个日子,我们四辆公交汽车停在天门东湖边上。
    终于到家啦,过年啦!
    经过了长途颠颇,大家下车行走几步,大声小声地欢笑。
    这冬天早晨的街市,有些清雾,很安静。这是除夕前一天的早晨。
    街上传来扫帚划过街面的声音,似乎也带了年味。
    大家相互道别,祝贺新年!
    司机向着天空大声喊:“我把他们都带回来啦!”
    
    他呼吼的声音带着些沙哑。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