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事如言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傍晚,老言从田里回来,老婆正在厨房做饭,看见老言便迎上前,笑着说:会计来通知,叫你明天带身份证和社保卡到办证大厅克一下,你今年要领养老金了。第二天,天气睛郎,老言又到田里转了一圈,把昨天没干完的活儿収拾好。看时间也不早了,忙回家换了一身干净衣裤。骑车出门,不巧刚出湾头车就坏了,怎么摆弄就是不走。老言急得抬头前后瞄一眼,便看见后湾的辉哥把车停在路边打电话,就走过去,打算和他商量借车子用一下。这辉哥说他也要去办事。老言正在为难,正好岭居胖嫂买菜回来了,老言便骑着胖嫂的车向办证大厅赶去。这寒未初春的天气,太阳虽然温暖,可是骑着车子,冷气还是直往衣服里钻,老言紧了紧衣领,感觉脸上有些冰凉,用手一抹,这是情不自禁而流出的眼泪啊!老言年青时走南闯北,为了生活忙忙碌碌,年纪大了回归故土,从新盘弄起那以荒芜多年的田地,愿上天保佑不生病,身体健康。这就是大多数农村老人共同的宿命吧。办厅大厅,工作人员看了老言的资料,说可以领养老金了,只是还得交足今年的养老费用。事办完以是正午,老言往回赶,到胖嫂屋前,看有几个人聚在一起议论,原来辉哥几小时前在一家麻将馆门口被车撞,弄到医院去了。这辉哥国营企业退的,每月养老金几千,便整天在牌桌上消磨时间。早上还在路上打电话邀约牌友呢。老言还了车子,推着自已的破车回家。一路上在寻思,吃了饭怎样把车子弄到镇上去修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