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漫道

以文会友,共享诗歌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严华斌诗歌文集  我在这个冬天认识你及那些词一也许就在清晨   面对这世界的无奈 冷漠寒蝉在十月份前的鸣叫   你扫秋的叶削减着昨日岁月的斑驳   陆离着十二月的冬天在西宁塔尔寺前的纪念我用心与佛结缘   都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们借助寒风中的冷  冻醒安慰冬天的行人与情侣  有些参与其中的思念二我们知道冬天不会永远不来  春天不会永远不走我们看到的只是时间在相互借用而已我们留下的虚数  动词及午后的阳光没有一丝暖意  喊着如陌生人的话题在我前行的路上 我在这个冬天认识的你三站在北方长安街头优雅或许忧伤我们自我测量的爱情及诗歌咏在宗教的维度  你带着前世的蝶恋爱使之孤独或者感伤 我知道一切都走到了尽头 从生命中走散佛堂前 我走不出冬天的寒窗经历过夏日苦读的荷  或者佛灯以致莲香的轻声哀叹  我们都是前世不认识的人四我所看到的死亡 柳春的风吹过三月没有四月杜鹃花的铺垫  拢起的月色一切都在归纳宿命    到过的那些时光纷纷呈现  塔尔寺前的对情感的虔诚打开春天的季节  及你的内心想起一个人的等待   在长安街的背后在四月结果的无花果   让没梦的南方走远五本来活着就是有些受罪  来到冬日最后的秋水禅修在草木的背后  等待结束的句号你如果有一句不说的话  也许就是一生都不会等来春来的繁花放逐昨天的梦想之刃  割手的痛得到你的瞬间   还是想着放手如同嚼蜡    在春天来的时候想回头在昨天的临江一望   门槛外的长江依然空泛自流点滴着对你的情感  爱与不爱所有不能兼得的冬天  终归平静六我总想悄然而至  没想五月的桃花已经遗落对面的人  还在呤着最好的情书用身体的弧线  所画的圆在远方折叠的情诗    给予你的词语对着塔尔寺前的陶瓷  瓦罐   以及佛前的彩绘读懂空  无我  无人  无众生理解在这个冬天的思想的深刻无法之相  无我之相  纯静的让我在这个冬天认识你 
严华斌诗歌文集  《 西宁之西》 一始苏经皖途豫  过陕历甘到达青海西宁之西我想象到的西宁之西不是古兰州城墙外的几场秋雨就能让古秦咸阳城边的杨柳含蓄至今那就让漫天的古黄河的荒凉 住进我的诗歌地理的流年 带着无锡太湖的礼仪寻找陇西外老车站的斑驳的铁轨让我古老的生命及神经在远方阵痛不已二经历古高原的风沙  途过雪山后月光我们会发现也许世界还算美好打开古兰州城外的村庄的土围墙  一种遗忘我不知道简陋的瓦房里面是否有生着炉火的暖炕在芨芨草的簇拥下  黄昏后的黄土高坡一切都在坦然三经过2021年秋雨横扫过的关中平原站立田地里的玉米秆   天水上老河套的的落差从我奔走的青春里  从赶山人手中的鞭子抽打出来的岭岁月  剥解着江南十二月冬至城市里繁华的月光让记忆不再 环绕着骆驼草的再生之林我本打算听着江南小桥流水的落花的声音凛冽的冰水  雪山  沿着西北的铁轨延伸四孤独  虚拟在天水河边的古苍山之下月光  是我读过的美丽  用着杨柳刺槐树的沧桑领唱垭在我时间的青春里让着陇西的山脉 西高东低在定西的山口  车轨着昨天的烟尘五打开西宁东关清真大寺的晨十二月的霜风   在屋梁之间重复西宁之西  在朝圣的词间礼拜跨过世间月亮海的的神秘大漠朝西  让岁月的黄土荒凉至今
严华斌诗歌文集   《故乡的屋檐下飘落一些雪我所感受到身体被剥离过  乡愁过   串联异乡怀念的诗句摸透了时间的泥土 剥开着我身体里的悲 被安排在异乡空落的思维挂在故乡梦里的黑瓦边  锈蚀着昨天故乡的味道横切在南方城市的乡音 纠结的语言  一切邪恶的消除在2021年的冬天  看到故乡的屋檐下飘落的一些雪我记下父母亲坟头的枯芯草 野尾花 一些废墟的地方没有父母亲的老屋   我是在故乡那边被陌生的越来越远的人我只能借用着2021年冬日落雪的平衡从永漋河到天门山间的流离的雪水  残留在故乡的屋檐穿插的乡愁  是眼泪浸湿的痛扫开岁月的悯  放弃城市的覆盖了解出父亲曾经苦耕的农田  犁铧的酸辛  一身悲悯的蓑衣在冬至前的寒意和乡愁铺开在严家台前的族谱  为了让我还记得自己还是谁的人我是谁  泥土混合着骨血  老槐树下母亲曾经的喊声一剥故乡落花生的种子  迁移在往日乡愁的忧伤我所在调整的身体  语言  习惯 一个异乡的人群我害怕被抛弃的故土家人 刻在我骨子的血流淌在天门河的某些记忆  给予我身体的某些因素记忆  挑动着一筐乡愁的重担前行在故乡的屋檐下又在飘落一些雪放不下生前的包袱  往下去明年准备祭奠父母的清明乡愁的泪水 搭着杭州湾边孤独的海子一些感情的词表述的很柔软一动就被惊成乡愁的模样让你惊慌  在濒临苦海的边缘在故乡的屋檐下渐渐地又飘落的一些雪让故乡雨雪掩盖着昨天的繁华  即使怀念也会让明天的岁月更加现实  因为总是有些悲伤
严华斌诗歌文集 《我心向月  故乡的村庄》搂起为冬天预备的柴火 父亲篾片条的捆绑方法向着远方望上去  就是有树林阴影的地方就是村庄冬天过后的风都非常虔诚 虫在冬眠  一些声响 比如牛嘶泥土上偶尔有山雀子的歌声  融入村旁的地米菜清香我心向月  点起昨天长江口的灯火阑珊看着一瓢汉江的水  撅起竟陵派诗词中莲藕在拖船埠的码头登船  一些石头  一些形状从心底升华的感情  剥出古文明的词语有些诗的意境  夸张的在2022年前的雪景一坨稻草堆的依靠  用返青草生长的根随意而安   看着时间交织的身影交错成网水珠  凝重的古天门汉北河的沟渠之间水鸭  一些泅渡的姿势 在故乡初冬的小雪大寒的节气门前的篱笆 没有一节能装饰的木槿藤  或者是树的形状枝叶已经在年前的繁花落尽  倾倒在午后的美一种奢望 遥望的天门山顶  永隆河边的农田几块老青砖支撑着清明幡的力度  惆怅抽出父母亲墓地的小雪化开的祭奠  黑与白的兴衰现实打开老村口寒冬腊月的年货  一种情结在母亲老屋空荡的禾场下一些渐渐变软的词抚摸老槐树的痂  在昨夜城市洞箫的呜咽中 情绪不安一树竹叶青的魅  在冬天急于脱手我不敢说此处的乡愁是多余的当岁月都幻化成生命的劫   撬开几块青砖与黑瓦在面对汉江上的水  我心向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