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花花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这到底是有多无耻啊,简直是无下限。天门卫健委大张旗鼓的宣传,不懂的人还以为他们秉公执法。其实回复内容全部都是唬弄人的。看标题是查了,看内容其实没有查。既保护了全部执法人员,又保护了马师傅几个人免受处罚,继续非法行医。即使上面查下来,也无话可说,无懈可击。我已经被气到无语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天门卫健委发布这个通告之后,告知所有部门,全面封杀我。至此,我打不通任何一个电话。还不忘了责任全部推在我身上,说我把事情太搞复杂了,管不了了。无非是我在这里发了很多篇吧。他们能量太强大,我不知道有一天这里会不会也封杀。自我向省纪委举报后,一直没有消息,8月15号向市纪委驻派卫健委领导电话反映,该领导帮我问过卫健委分管领导之后,说我的回复早在7月初就对市信访局回复了。来到信访局,工作人员找不到相关信息,第二天又来到卫健委,法制科周科长说省纪委转到市纪委,市纪委当作一般事件转到了信访局,信访局又转到了卫健委,卫健委对信访局进行了回复。至于为什么没有,那就不知道了。就是那个说过的话,全部不承认的周科长。好在都有录音。昨天我又到信访局拿回复,根本就没有过这个回复。打电话给领导也拒接。我就算打官司也要书面判决书去打啊,即便不受理,也要出具不予受理决定书啊。这番操作,敢情是猫抓老鼠呢?猫吃老鼠之前,还要戏弄一番吗?
       大多数人骨子里是有家乡观念的。碰到外面人说自己家乡,总免不了回怼几句。我在武汉住院期间。整栋楼病人很多,且大多数是武汉本地人。有自己摔伤的、有车祸、有工伤......唯独就我一个是非法行医所伤,以至于找不到可以交流讨教的人,只能自己恶补相关法律法规,感叹自己的无知,平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诶,报应来了吧。在医院,总能听到病人说"只有你们乡地还有非法行医,武汉早就绝迹了",总能听到医生说"天门还有这么扯淡的事啊,执法部门自己查自己",有浙江嘉兴开眼镜店的朋友,也惊叹"你们那里怎么这么落后,我们这边执法部门找到我们,叮嘱发现违法行为,举报一次奖励五千块。"甚至我去法医鉴定中心,工作人员说"非法行医鉴定不在这里做,我们从来没有碰到过"。最后还是在基层法院工作过的一位法医好心接待了我,他还是不相信现在还有非法行医。直到我把卫生监督局处罚结果翻给他看了,才相信。说实话,我觉得很丢脸。甚至有一点自卑。乡下人,无疑是个贬义词,不只代表地方小,还代表无知和愚昧。        非法行医通俗点讲,好比没有拿到驾照的人,直接开车上路。而马师傅就是那个,既没有学过一天车,又没有拿到驾驶证,还拿着别人驾照直接上路开车,还撞伤了人。凡是发现非法行医行为都应该举报,这是法律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也意味着社会的进步。天门也设置了举报有奖,只不过他们是虚设而已。不过,前几天,卫健委政法科周科长一本正经的跟我说非法行医举报有奖。我开玩笑说"那我不还有奖额"。他说"有啊"。到时候领到我会晒在这里。好歹离文明又近了一步吧。        翻看几个论坛,其实天门还是有不少有法律意识的人,只不过还缺乏一点法律常识。虽然举报了,总是忘了留证据。我知道源于对执法部门的信任。不止,非法行医,大家碰到任何事,一定要记得留证据。我被确诊伤情后,朋友提醒我留证据。我说“每天在那里治,他都拉了三个月,怎么可能不承认呢。"幸好最后还是听朋友话,去找他谈,并录了音。诶,果然,同济核磁共振结果出来后,很严重 。他矢口否认拉过我,说我自己搞伤的,我反反复复问了快十遍,有没有拉过我,他反反复复说了十遍,你自己搞伤的。尽管我手里有录音,还是气的发抖。之所以反复问,我是在试探人性到底有多恶。
天门这个关乎到老百姓生命与健康的职能部门不作为。这次事件绝不是简单的非法行医,是整个职能部门集体参与,合谋残害老百姓,并且毫不畏惧。我的每一封举报信,他们都会与御用律师一起研究,怎样避重就轻,敷衍回复,貌似合理。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确保马师傅非法行医一辈子。所谓"挂靠"以及无证行医。法律规定予以关门取缔,罚款没收等等。对于马师傅来说,有那个证件,他就可以公开非法行医。没有那个证件,他只能偷偷摸摸行骗。所以,他将开了二十年的一楼门面改成了二三楼。门口用屏风挡住,有人把守。        在我之前的很多举报,他们连通风报信都省略。其中,网友去年9月在市委书记专属版留言举报马师傅姐姐,卫生监督局10月回复“未发现",卫健委一把手签发。我11月拍到其正在针灸视频。你们可到今日头条搜索“天门百花路马师傅",就能看到。我3月21号举报,他们立案调查,办案人员告诉我"自从你举报,我们三天两天去检查,他老实的很,什么都没有搞"。可是,有人于4月3号去那里治疗,进行了除了针灸以外所有违法诊疗行为。该顾客治疗后,膝盖无法行走。向卫生监督局举报,直接不受理。以上两次处罚,他是要蹲监狱的。可是,他何止没有蹲,没有停止过一天非法行为。        还原一下他们是怎么立案处罚的。前提还是我有足够的证据。我于2月11号拨打卫健委举报热线热,被告知找司法局,直接推走。于是,又于3月21号直接到卫健委找分管领导易主任举报“马师傅非法行医以及资质挂靠”,他一通电话之后,让我们去找卫生监督局一个叫郑某兵的副局长,我们过去见到该局长,他说马师傅墙上挂的“中医备案证”法人代表郑某爽是他父亲,他回避一下。让肖科长接待我们,肖科长第一句话就说了弥天大谎“我们毎次去,郑某爽都在那里”。接着他在四天后直接短信回复我“我们已经立案处罚"。我问他处罚依据是什么。他电话回过来装好人,说是来帮我的,就是想马师傅被处罚,还说他对马师傅多次处罚过非法行医,马师傅承诺再不搞了的。说到最后意思还是,郑某爽一直在店里。不得已,我们又向市领导举报,市领导很重视,签发文件督导办理。第二天,由卫生监督局分管领导吴局长带队,一行四人到武汉我住院的医院做笔录,期间,我与吴局长争论是否挂靠这件事,我说到,他们科长未经调查直接用"我们已经立案处罚"六个字回复。那个科长突然冲出来要打我,被同行人拉开,他一路骂,推到医院大门还在破口大骂。回到座位,吴局长解释说"我们已经立案处罚,是正在调查立案的意思"。好吧,我的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最终,不管我怎么以理据争,垂死挣扎,他们还是强行定性为,该诊所为郑某爽合法所开,马师傅为诊所聘请的非医师,笔录中提到的另外三名非法行医人员只字不提,然后,以最轻的处罚意思了一下。 后来,我又到省纪委举报,他们又自己推翻自己说郑某爽是挂靠。并取缔。马师傅一行四人留那里推拿按摩。真佩服他们的见招拆招、兵来将挡的卑劣手段。2013年焦点访谈为非法行医的事到过天门,并在央视新闻报导过。省卫生厅专门召开专题会议,市卫健委张主任接下来铺天盖地的打击非法行医,严查证件出租,挂靠。而2012年我与另外两个同事都去那里治疗过。也就是说,北京记者在天门,而马师傅在店里。并且不遮不掩,公然非法行医。一分一秒都没有停止过,真的是震碎我的三观。
故事很长,也很离奇。因为他到处诬陷我,误导顾客,所以必须很啰嗦才能还原真相。。。。马师傅"后台"曾经指责我“哪里有这么好赔的钱”我追问什么意思,他说“马师傅说你想要他赔很多钱",这个人坏到骨子里了,不止医术差,人品更差。以我对马师傅人品了解,他一定会当着顾客以及外人说“是她自己搞伤的,我只是耽误了她的治疗,我想赔钱她,她嫌少,她想借此敲诈勒索,我一个小店怎么赔的起呢"。而且他确确实实这么说了,而且我猜那些人都相信了。他对我说去年被他治截肢那个,也是这么说的。他的口才我早已领教。马师傅,我喊话你,再若听到,再加你一条谤罪。你可知,你早就应该待在监狱里的,现在每天依然门庭若市。搞伤搞残了,都没有人去店里闹过。日子过的太酥了吧,。我看你保护伞能保护你多久,你频频换招牌,改门面,对顾客谎称针断货。又准备搬店,带着几千老顾客转移阵地,然后,你后台对我称,已经关门取缔了,我就静静看你们演戏。路过的顾客,他是不是都对你们说过这些呢?再此,我再还原一下事情经过。并附上聊天记录。 我是2021年10月底到那里治疗颈椎,11月7号闲聊中提起,我前不久到北湖遛狗,几斤重的博美狗狗突然冲进河里,我反手猛逮绳子,右边腋窝上两指处,有一点轻微疼痛。平时一点也不碍事,且什么动作都不影响,也就没有去医院。唯独健身时,骑动感单车胳膊后甩到极致时,还是有点不舒服。他听完后,摸了一下肩膀(不知道关肩膀什么事),自信而轻松的说"嗯,很简单,半脱位,跟你接上去就好了。"于是,让我坐板凳上,他站在我身后,让我肩膀完全放松。突然朝上猛逮胳膊。再嘱咐回家锻炼几个动作。拉完第二天,我肩膀外侧有明显肌肉拉伤一样的疼痛。我质疑问他“为什么拉了反而开始疼了呢,需要去医院拍片吗?”他说"拉完是这种感觉,还要多拉几次。问题太小,拍片拍不出来。"一个星期后,再拉第二次,拉完第二次我已经晚上不能睡眠了。他说,我又遛狗返出来,还无可奈何的说“唉,这么小的问题,你自己不注意,搞这么复杂了"。就这样三个月当中共拉至少八次,后来实在疼的受不了,我想去医院,他说,医院都是打的封闭激素,见效快。很容易复发,且再也治不好了。我又提出去看费氏骨科,他说费氏骨科把人骨头敲断,有人曾经治到想自杀。于是,我一次一次被劝退。过小年前几天,最后一次拉,也是最致命的,当时胳膊已经完全动不了了,他让我躺在床上,慢慢把我的胳膊摇过头顶,两手抓住我胳膊,猛的朝后一逮。当时听到咔咔两声,他说"好了,接上去了,再也不会出来了。"他近两百斤壮汉,且学过武功,当时拉的气喘吁吁。我一声惨叫,突然呼吸困难,心慌想吐。他老婆端来开水,他姐姐跑过来按穴位。到西医诊所打了三瓶消炎针,当时医生问我,怎么搞的,我说肩膀脱位,别人拉的。医生说"你怎么让别人这么拉,拉成肩袖损伤就麻烦了。”打完三天消炎针,他每天嘱咐我上举胳膊两个小时,更加加重损伤。过完年,实在受不了就去费氏骨科看。医生查看后说"你这哪里是脱位,肩袖损伤了,而且已经粘连。快点去拍核磁共振,看需不需要手术"。于是,第二天我跑到三医院拍核磁共振显示肩袖损伤,医生让先静养,必要时手术。我跑过去跟他说,他说“你听我的,再狠点心,帮你拉两次"我说"所有医生都说静养,为什么你还要拉"他说"中医跟西医是不同的",最后,我逼着他查百度,他才知道什么叫肩袖损伤。看完,他又说"我还能治,给我两个月时间,治的好你给钱,治不好这两个月的钱不收",我说"那治不好,最后还是要手术呢"他说"手术钱你自己出"。我气笑了"你把我拉伤,让我自己出钱手术?",他接着说"那肩膀费用我承担,颈椎病费用各是各。反正我买了保险的"。接着,正月十五我就去了同济医院,拍完核磁共振显示结果很严重,医生当场要手术。我把核磁共振结果拍给他后,他突然不承认拉过我,说我自己搞伤的,幸好我提前录音取证。他很多天以后,突然跟我赔礼道歉,病转过来五千块钱。答应赔付医药费,说自己小店生意,很可怜(后来他亲戚告诉我,他资产千万)要我住院用医保。因为涉及第三方用医保是违法的。而且用医保,只能说自己搞伤的。我一时心软答应了他。但是关于赔钱问题,很纠结,甚至觉得他那么可怜,要他出钱有点于心不忍,但是又不可能自己出。我真的不知道这个该怎么算。于是,我们算好一些直接损失。给他看,比如健身房刚开的卡,全部作废等等,那些都是实实在在有出处的损失。至少要让他知道。根本没有说多少钱。他看了一眼说"四万五买断,不同意就打官司"。我们说"才住院第一天,不知道具体医药费是多少,要明天早上问过医生才知道 ",第二天问过医生“光医药费,十万都不够,不谈损伤,你粘连时间太久,连功能都丧失了,康复治疗是一个很漫长和痛苦的过程,何况还不知道要不要手术,手术完还是要康复。”我把医生的话转告他以后,直到今天,他再也没有理过我。而在他那句,四万五不答应也得答应狂妄态度之后,彻底看清他人品,我完全断绝了跟他和解的念头。我们举报后,他保护伞副局长当天就加我们微信,没有通过。不就是想和解吗?何况我内心是不愿意私了的,很自私。不管赔多少钱,我非人一般的痛苦治疗以及生死未卜,用多少钱都买不回来,他继续行骗,还有多少跟我一样的人遭殃。于是,我义无反顾地走向举报这条不归路。哦,还有,我遛狗逮伤的地方,他拉完我,就再也没有疼过了。因为那里得到了休息。就连暴力拉扯也没有波及到那里。两次核磁共振也没有问题。非法行医致人损伤,相当于没有驾照的人开车撞伤了人,即使对方有错,也是司机全责。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全责,医药费全赔,所以我为什么要讹诈他。我不停举报,不停曝光,就是要他受到应有的处罚,还受害人一个公道。停止继续害人。
之所以选择来天门聚焦,是因为这里聚集了很多天门正义人士,是因为我想我的家乡人都看清真相,碰到任何事情,记得提前取证,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可能凭一己之力我没有办法改变什么。当改变不了别人的时候,只能改变自己,我以血的教训敬告大家,当发现有针灸、放血拔罐、外敷中药、口服中药等医疗行为,一定要对方出具相关资质证明一一《医师资格证》《中医备案证》,并查看证书法人代表是否为本人。我知道,天门马师傅百花路那里的病人,大多数年纪比较大,很容易被洗脑。包括我。特别是马师傅这种仗着后台硬,出了事有人扛,而且是直接管诊所的部门"卫健委及其二级单位卫生监督局"。偏偏他还长着一张“死的都能说活”的嘴巴。下面聊天记录截屏,是我与主治医师对话,以及百度搜索关于不懂医术,针灸和放血拔罐的危害。这还只是一般医学常识,至于每天在那里敷的外用药和口服水剂中药或者药膏,成分更不知道是什么,会给人造成什么后果。到现在才得知,我认识人当中有六个人到那里治疗过,没有一个说有效果,有的也曾经治到住院过。我问他们为什么那么多店,偏偏选择他,他们说,因为别的店都说只能缓解,不能根治,只有他说完全能治好。我也问过医生,为什么有人说有效呢。医生说“那些急性发作的,即使躺几天也能好。你看到我们医院,进来时坐着轮椅,一个星期后就走着出院了。你看他把慢性颈椎和腰椎治好一个没有的,这些病得了是不可逆的”。事实证明,我到那里放血四个月,停止治疗后,颈椎核磁共振结果和症状比以前更严重。因为长时间放血,导致身体特别虚弱,头晕、乏力,记忆力减退等很多明显症状。头部核磁共振显示不明原因缺血灶,检查血压、血脂、血糖均正常,且不吸烟喝酒。医生高度怀疑跟长时间放血有关。另,一只好胳膊,被活活拉伤致残。 对,就是一只好胳膊。后期我会附法院仲裁报告的。我的每一句话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这样的一个江湖骗子,不知道害了多少人,还要害多少人。有多少人不懂法或者息事宁人选择忍气吞声,有多少举报无门无奈放弃,还有多少人依然执迷不悟。他那里顾客名单有厚厚几本,我排号B515,请大家保留付款记录,这些非法所得是要退还的。
本人于2021年10月至2022年2月到天门百花路马师傅那里治疗颈椎,店里四个人(马师傅夫妻、马师傅姐姐、姐夫)对我毎天进行针灸、放血拔罐、敷中药、服药膏违法行为,期间胳膊由于他的无知透顶被严重拉伤,自费住院四个月,留下永久性后遗症。颈椎停止治疗后,核磁共振结果和症状更加严重。且由于每天放血长达几个月,气血两虚,导致经常头晕。3月21日我向卫生监督局举报,几番敷衍搪塞,最后于4月19号象征性对马师傅和所挂靠的资质法人作出处罚。处罚定性为该诊所为81岁的郑德爽(卫生监督局副局长父亲)所开,马师傅为该诊所聘请的非法行医人员,对其他三人非医师只字不提。问及原因,说我只举报了马师傅一个人(执法人员到医院做笔录,我详细告知四人均对我进行治疗过),好吧,我重新打举报电话,举报另外三人。并告知我有证据。等待数日之后,电话回复我,郑德爽诊所已取缔,马师傅可以搞推拿按摩,不归他们管了,至于举报的另外三个人,当时没有抓到现行,过期作废,有证据也不行。然后我要他们出具文字回复,可是,那个举报电话再也没有打通过。4月19号才公开处理的合法诊所,强行把挂靠定为合法的诊所,几个月之后又取缔,留下四个非法行医留守阵地。无非变着法保护马师傅不受半点损失。就这样,万年青马师傅在他们的保护下,依然开的风生水起。哪怕致我重伤,哪怕致人截肢。另,非法行医处罚三次构成犯罪,直接移交公安局。网友2021年9月举报该店针灸,该部门10月回复,没有发现。可是,我于11月拍到他们真正针灸视频。完美避开了第一次处罚,我于2022年3月21举报后,执法人员告诉我,几乎每天去巡查,马师傅停止了所有违法行为。可是,有病友4月3号去治疗,依然是违法四部曲。且留有录音,并已举报,可是他们不受理。再一次完美避开了第三次处罚。一个本该蹲监狱的人,每天照常日进斗金,继续残害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