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布丁

泸沽湖

户外 12-01 14:56 阅读 1602 回复 10
    家里亲戚说现在天门乡里教育质量不好,想把小孩弄到市里读书,但是读书得有学区资格,得买房;这对他们来说是比不小的开销;在市里没工作,住市里也不合适;但小孩读书还是得买房;所以两难;对现在政府将教育资源集中到市区的政策有些忧虑;现在学生少了,很多以前的学校撤并;好的老师也从乡里面跳到了市里面,这无可厚非,毕竟人往高处走;但是希望政府能在优质学校的学生录取上放宽,以成绩为准,而不是以学区来限制,让更多成绩好的乡里学生能得到好的教育。

    前不久在学校(某省外985学校),周教授问我是哪里人,说是天门人,教授马上说天门人聪明,在湖北是最聪明的(教授是黄冈浠水人,现在47岁),湖北的九头鸟就是说你们那的人;他说自己以前的导师也是湖北天门人,也就是现在的刘副校长,学术做的好,情商也格外高,做出的科研成果在国防军工领域口碑很好,产业化后效益特别好,3个公司中一家已经上市,刘教授还在申请院士;另外周教授的一个同学,也是天门人,现在是一个学院的教授,利用科技成果也开了家很大的公司;也就是学院产业化做的最好的2个教授都是天门人;另外实验室内一位年轻的韩教授也是天门人,才32岁,斯坦福毕业回来就跟着老乡刘校长做,现在也做的非常好;今年刘副校长当了12年校长后退下去了,接替他的是另外一位天门老乡,也非常年轻。周教授这一代人在90年代时参加高考,那时正是天门教育较好的时候,在湖北省排前列;那一代天门人,非常团结,人才辈出;周围的天门人都非常厉害,也难怪浠水的周教授对天门人赞誉有加。

    想起以前读书时,在乡里读初中,早上6点出门,天还没亮,带着罐头装的咸菜,就骑自行车摸黑上路,遇到下雨骑车摔跤也是常事,鞋到学校都是冰的,虽然条件差,但是老师还是非常负责的,至今仍然记得每个阶段老师的名字;近几年来天门的高考成绩相比以前有所退步,天门作为农业市,经济不好,学生考到好大学仍然是非常重要的改变自己命运的途径;

    希望家乡父母官们能慎重考量后规划好教育政策;教育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太忙,没怎么整理头绪,想到哪写到哪,希望作为引子,抛砖引玉,大家也能参与讨论)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