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搏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如果人有来生, 你会怎么选择过一生, 与家人朝夕相处, 还是四海沉浮忘归路去搏一搏, 每个人。。。。。

不作感概了, 前一阵在网上看了一些国外和国内(可以搜索“二世人唐江山”)关于人的前世记忆的事情, 让我幻想连篇。

人可能真有前世来生, 只是肉体枯竭, 灵魂转世, 只能这样解释。
如果有灵魂存在, 肯定是我们肉眼看不见的, 也就是说灵魂在平行空间里, 只是人类现在的科技无法到达这一空间。
人类科技一直在发展, 终极目标之一是对人类本身进行改造, 换句话说就实现永生, 如果要永生人类肉体可能无法承担无限时间的考验, 肉体很脆弱, 即使科技能让人活到1000或更长时间, 但谁能保证没有类似交通意外之类的事情直接毁灭肉体, 所以要真正获得永生, 只有脱离肉体, 让人的记忆得以储存, 也就是将人类意识化, 相关电源可以参考 “超能查派”“超验骇客”“超体”。

再进一步幻想
很久之前和遥远空间之外, 智能生命在他们的星球上繁衍, 科技一直在进步, 终有一天, 他们直接实现的意识化存在, 但是储存记忆和意思要有载体, 也许是类似人类现在所用的计算机云存储之类的技术。
突然有一天, 他们的星球围绕的恒星生命快到到终点了, 一切都要毁灭, 生存所逼, 只能进一步自我升级, 让意识彻底无形直接进入第二空间。
出于现在无法解释的原因, 或他们怀念曾经的生活, 希望找到与自己类似的星球上重新生活, 于是选择了地球。
这时的地球, 已有爬行动物, 也有猿人, 一切生机盎然。
他们对猿脑进行改造, 将本能意识储存在袁脑百分之八十左右的部分, 剩下来百分之二十全是空白, 用来存储记忆和逻辑思维。
每一次死亡, 他们的意识会回到第二空间, 由他们的领袖或一个群体来决定下一次投胎。
由于偶然的失误, 部分意识投胎时带去了之前的记忆, 就出现了有的人能想起前世的室和人。

地球上有无数的教派, 都有他们的主。
也许很久以前, 到达地球的超智能意识群体的领袖曾经在地球上现身(通过人类肉体), 或物理传声, 让那是的人类看见或听见,直接指引人类。
至于, 为什么现身或现声(参考圣经关于摩西听见上帝的声音), 也许基于战争, 杀戮,或 自然灾难(参考圣经关于挪亚方舟的记载).
听见圣音或看见圣人的人类, 视他们为神, 他们的所见所闻一直流传, 越传越神, 就有了宗教。
也许神确是存在!

最后再幻想一步
要提到一个人, 尼古拉斯-特斯拉, 也许你听都没听过这个人, 但你一定知道美国电动汽车品牌, 特斯拉, 其企业创始人马斯克之所以用这个名, 就是因为尼古拉斯-特斯拉是他的偶像。
如果你有时间看一看他的资料, 不敢相信, 是第一反应,此人发明的技术或论文根本不是那个年代应该有的, 这也是为什么网上传他的多少箱的论文资料全部放在了51区地下。
也许, 他真的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最后废话两句, 我们也许都是来自遥远星球的智能意识,只是寄生在地球的生命体上, 钱财生不带来, 死不带去, “神”赠于我们的只有时间。。。。。。。。。。。。。。。。。。。。。。。。。

(转)
富翁回乡当村官不要报酬 倒贴百万带村民致富

日前,仙桃沔城镇王河村支书刘成良又一次自费搭起戏台,请来专业剧团,来村里唱戏庆丰年。新修的篮球场上,300余名村民围着戏台,团团坐定。大家喜滋滋地介绍,刘书记已连续4年自掏腰包请村民们看戏。

今年63岁的刘成良自幼家贫。上世纪70年代中期,刘成良当上了一名乡村电影放映员,因放映用的电线常被老鼠啃断,他便开始琢磨灭鼠方法。经过上千次试验,他终于研制出一种“闻香即死”的老鼠药。后来,刘成良独自南下,凭着灭鼠药的独特配方,在海南、广东等地声名鹊起,被人称为“灭鼠大王”。

上世纪90年代末,他在东莞成立了除“四害”服务公司。经过10多年打拼,到2007年,刘成良已拥有逾千万元资产。“5·12”汶川地震后,他筹资71万元,三赴灾区免费灭鼠(本报曾报道)。2007年,刘成良应当地政府之邀,回到王河村任村委会主任,次年,被推选担任村支书至今。

新上任的村主任魏开金告诉记者,4年前,王河村公路不通、自来水不通、广播不响、村部破落,村民人均年收入仅3000元。刘成良担任村支书后,不仅不要分文报酬,还先后自掏200多万元积蓄,修通村公路3500米、疏挖了9条主支沟渠、开通有线电视300多户,并带领村民发展200多个钢架结构蔬菜大棚,兴办了5家养鸡(鸭)场。如今,该村人均年收入已达到8000元。

近年来,刘成良作为全省“回归工程”的典型,多次受到省委组织部的表彰,连年被仙桃市委授予“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房屋闲置现象在每个国家都存在,但是,世界各国法律对这种现象的容忍度却是截然不同的。而目前,欧洲国家正在向闲置房开战,据报道,这些国家所采取的措施千奇百怪,但万变不离其宗: 在荷兰,法律规定,如果一套住房空置一年以上,“不速之客”就可以入住,除非空置房业主能够证明其住房的闲置时间还未超过12个月,他就必须在政府的协调下无偿提供这些住房;在瑞典,政府甚至直接将无人居住的住房推倒;在德国,业主必须使空房得到重新利用,在房屋闲置率超过10%的市镇,当地政府还会推倒那些无法出租的住房;在法国的一些城市中,房屋闲置的第一年,业主必须缴纳的罚金为房款的10%,第二年为12.5%,第三年为15%,以此类推;丹麦ZF则在50多年前就开始对那些闲置6周以上房屋的所有者进行罚款。 不仅欧洲,美国也对闲置房毫不客气。在美国亚特兰大的一些地区,甚至有业主出钱让人租住其房屋以逃避因房屋闲置而面临的处罚。此外,美国的克利夫兰和巴尔的摩等城市与德国和瑞典一样,也将空置房推倒。这些国家为何如此严厉地对待空置房呢? 其一,是为了使有限的住房资源最大限度的得到利用。如果大量住房闲置,就会使得一部分人的居住空间受到挤压。而几乎欧洲所有国家的法律,都把住房视为一项基本的人.权,要求ZF必须解决住房问题。在荷兰,早在1901年荷兰就颁布了《住房法》,要求政府向居民“提供充足住房”。荷兰政府为此共建造了239.36万套公共住房——这一数字对人口不多的荷兰而言是相当大的。 其二,为了打击房屋囤积,抑制投机炒作,平抑房价。商品的价格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大量房屋闲置等于减少了住房的有效供给,会在有效供给与有效需求之间形成一个缺口,导致供不应求的局面,必然推动房价的上涨,甚至,导致房价的失控,恶化民生。关于这一点,从相关国家采取的措施中就可以看出来。如果房屋空置,业主必须同意让“不速之客”居住以消化有效需求,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会愿意多买住房,等于将相当一部分投机性住房剔除,使房价体现为有效需求拉动的结果,而非投机与有效需求共同拉动的结果。在这种情况下,房价的走势会比较平缓。事实上,从历史数据来看,欧洲的房价走势整体而言是比较平稳的。
其三,为了节约土地,提高土地利用率。房屋是建在土地上的,这是一个人所共知的常识。尤其是欧美国家,他们所说的“House”(房子)其实是指别墅,而我们国家所说的房子在欧美其实叫公寓。欧美国家的房子一般都比较大,会占用较大面积的土地,而土地资源的稀缺性决定了,ZF必须最大限度的提高土地的利用率,避免浪费,也避免占用过多土地(尤其是耕地)。闲置房屋一方面占据着土地空间,使得土地无法再使用,另一方面,房屋又是空置的,它等于造成了双重浪费。ZF通过严厉措施抑制空置房,等于间接提高了土地的利用率,避免了土地浪费。 相比之下,我国人多地产,土地资源更稀缺,更需要提高住房与土地的利用率。但是,由于法律对投机行为的抑制作用缺位,使得“禁止炒房违宪”这样的奇谈怪论也出来了。正因为环境宽松,在许多城市(尤其是大城市),尽管一些楼盘的房屋已经销售一空,居住着却寥寥无几,投机性住房大比例的出现,导致了大量住房的闲置。而一些开发商为了推高房价,故意捂盘惜售,导致大量住房因囤积而闲置。 我国近年来的房地产投资增速很快,但房价却连年飙升,追根溯源,在于大量住房被投机者囤积沉淀下来,这些存量住房绝大部分是闲置的,不仅造成了住房的浪费,也因为减小了住房的有效供给而推高房价、推高房屋租金。同时,由于大量住房被囤积闲置,政府必须拍卖更多的土地建房,造成土地资源被快速蚕食。国土资源部数据显示,我国耕地面积已经从1996年的19.5亿亩缩减为2007年的18.26亿亩,离18亿亩的红色警戒线已是咫尺之遥。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借鉴欧美的严厉处理闲置房的做法,向闲置房开战,把闲置房逼出来,推向市场。如果做到了这一点,仅闲置房盘活这一项就足以平抑房价,避免房价的持续非理性上涨,并且,由于住房使用效率的提高,也能大大减轻政府的住房保障压力,同时,由于闲置住房盘活减少了对现有土地的征收,减少了拆迁行为,也能够减少社会矛盾,使我们这个社会更加和谐。
(转)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