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11月14日,县委书记刘克雄带队赴天门市考察学习经济社会发展先进经验。天门市委书记、市长庄光明等陪同。

  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委政法委书记陈威,县政协主席吴道新,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杨孟富,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伍勇,县委常委全昌国等参加考察。

  刘克雄一行参观了天门市城市规划馆,调研了徐工湖北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路伟换热器(天门)有限公司、天门纺织机械有限公司,考察学习天门市城市规划、工业产业等经济社会发展经验。

  天门市城市规划馆共三层五大展区,图文物并茂,声光电互融,既展示了天门悠久历史文化,又勾画了城市的美好未来。徐工湖北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隶属于世界工程机械行业第5位、中国机械工业百强第2位的徐工集团,主要经营环卫机械的研发、制造、销售以及环境运营服务业务拓展,辐射华中、华南区域。路伟换热器(天门)有限公司是意大利路伟集团在中国的唯一制造工厂,是亚太地区重要的换热器制造基地。天门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纺织服装竞争力500强企业,生产的纺织机械在国内市场占40%以上。

  随后,双方召开座谈会,洽谈共同推进武天宜高速建设,旨在不断完善双方高速交通路网体系,提升区位竞争力。

  座谈会上,庄光明对刘克雄一行表示热烈欢迎,并介绍了天门市城市建设、产业发展情况。近年来,天门市发展成就巨大,是国家卫生城市、国家园林城市、中国最具生态竞争力城市、中国生态魅力市,2018年入选全国县域经济百强。

  刘克雄介绍了沙洋在推动县域经济发展方面的主要做法,并对天门市的热情接待表示感谢。他说,通过参观规划馆、工业企业,天门市领导班子视野开阔、党员干部作风优良、人民群众勤劳热情,以及在城市规划、招商引资、项目建设、民生福祉等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给观摩团成员留下深刻印象。希望双方进一步加强交流合作,共同推进重大交通项目建设,加快推进区位经济社会跨越发展。

  经过洽谈,双方形成高度共识,表示将共同推动武天宜高速这一重要交通项目的实施,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地人民,更好地巩固两地人民的友谊。

武天宜高速

  武天宜高速公路,规划路径由武汉的汉蔡高速索河互通引出,向西依次贯穿武汉城市圈环线(汉川)、随岳高速(天门)、枣潜高速和襄荆高速(沙洋)、终点在宜昌境内接入宜巴高速,途径汉川、天门、沙洋、当阳、宜昌等地,是连接武汉和副省级城市宜昌的直线快速通道。

    规划路线全长约245公里,其中,沙洋境内约65公里。建成后,沙洋至武汉城市圈环线约97公里,至天门59公里。

  在县委县政府的积极争取下,该高速已纳入湖北省高速公路网布局调整规划,有望在“十四五”期间完成建设。(沙洋县融媒体中心)
首先感谢邓超明先生、陈东升先生对天马的悉心培育和鼎力支持,但一点意见还是要提的哈。
新闻宣传工作可以说是一场马拉松赛事的灵魂,能让媒体渠道的受众身临其境,真切地感受一项运动、一个赛道乃至一座城市的脉动和热情,能广筑口碑、延续它的价值。
然而2019年天马,新闻性和传播性太弱了。从比赛当天到现在,除了一个几百来字的官方通稿和无数张没有中心主题、除了看到一群人在跑步、不能传递任何细节性人文情怀的图片以外,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或生动或具体的文字性叙述报道(哪怕赛时赛后一个暖心的小故事),也没有看到外地驰赴天门参赛的朋友对赛事举办的任何评价(哪怕一两句评价都没有),内心有一分失落和遗憾。
2016首届武汉马拉松以及之后的几届,我透过新闻资讯了解到武汉市政府为马拉松的举办,为城市细节的大量修补、赛事中事无巨细的保障、赛后文化周边市场的开发、在跑友群体中的城市文化推广以及提高市民的体育素质和健身热情做出了极其巨大、卓有成效的努力,当然结果颇令人振奋和欣慰,汉马在全国各地带来的反响反馈非常好,赢得了大众的口碑。
对天马官方而言,用唯独一篇生硬的通稿概括了整场比赛,不会让参赛者、组织者觉得为这次重大活动付出的努力有些许不值吗?马拉松的新闻报道缺乏故事性,这说明此次赛事的传播力度和内容张力不够,让人觉得天马是“为举办而举办”,缺少人文情怀,在一定意义上辜负了这座城市。
去国贸买衣服,二楼伊芙丽女装服务态度相当不好,要跟我吵架,出钱后还受气,怎么有这样的店,经过是这样的,1. 2019年11月9日下午,我本来一直纠结要不要买这套衣服,被店员夸的天花乱坠,当时付款时还问了要是不满意能不能退货,国贸说能退,还跟我说商场有送50块钱购物券赠送,限量的,催我赶紧付款去兑换才被她领去付了款,也没兑换到所谓的购物券,然后拿回家了就去单位上班了。
2. 2019年11月15日下午,回家家人都在就试了试他家的衣服,家里人都说穿着不合适,很丑,不满意,当晚去国贸伊芙丽女装,太晚了就没进去。于是在11月16日下午我就去店里要求退货。店里说伊芙丽公司从来卖出去的衣服都只能换,不能退,声音还大的很,我说不是来吵架的,服务行业态度是不是要好点。店员仍大声说只能换。我说那我找12315,店里的人更加激动了说你们找工商局去,意思好像就是跟工商有关系,紧说你们去12315,你们去吧去吧。难道12315不是消费者维权部门,搞得都不敢维权了。
3. 后来见我一直坐在店里不说话,认为我好欺负,态度越来越嚣张,大喊大叫,说就算别家店退我们家也是从来不退等等,态度非常不好。很牛逼的样子,好像以不退货为荣。。还说。。。反正我是说不出口的很不好听的话。太伤人了。。。。。我想,天门的服务行业啊,真是不想往下说了,估计是生意不好见一个宰一个。这样的服装店,,,,,,想想天门国贸,对比仙桃商城去买衣服,怎么都是商场,别人那边退货不用这么麻烦,只要是7天之内都无条件退货,而且快。天门国贸啊。。。。。。
近日,利用职务之便,共同骗取国家拆迁改造补偿款113万的天门市市场物业开发管理局原党总支委员何毛毛、该局物业开发科原副科长杨秋瑞、天门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原工会副主席鲍飚,因犯贪污罪经天门市人民法院一审,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三年六个月、四年。



经审理查明,天门市市场物业开发管理局(以下简称“物管局”)是天门市商务局下属的二级单位,具有负责管理天门市南湖市场物业等职能。2004年5月起,何毛毛担任物管局党总支委员、分管物业开发科,负责物管局与承租户租赁合同的起草、签字及租赁费用的收取。2003年起,杨秋瑞担任物管局物业开发科副科长,负责物管局与承租户租赁合同的起草、盖章及租赁费用的收取。

2007年,物管局将其管理的南湖市场综合楼二楼租赁给刘某经营“亿客隆酒店”。2012年初,天门市人民政府决定对物管局所有的南湖市场进行拆迁改造,后因故停止。同年12月,“亿客隆酒店”房屋租赁合同期满后,双方未续签合同,继续按原合同履行。2013年5月20日,物管局为了南湖市场改造项目拆迁工作的顺利推进,决定对其管理的南湖市场所有出租房屋及门面租赁合同实行一年一签。2015年起刘某停止在南湖市场的经营,但仍占有该租赁房屋未迁出。

2016年3月,何毛毛与杨秋瑞、鲍飚等人认为南湖市场拆迁改造项目再次启动,为套取国家拆迁改造补偿款,四人共谋各出资8万元,共计32万元,由鲍飚出面与刘某协商转让“亿客隆酒店”,然后利用何毛毛与杨秋瑞职务上的便利与物管局签订相关租赁合同,骗取国家折迁补偿款。同年3月7日,鲍飚按照分工,出面与刘某协商,以16万元的价款取得了刘某亿客隆酒店的现有装修、装饰、设备等所有权,尔后,何毛毛代表物管局与鲍飚签订了三年的房屋租赁合同,合同期限至2018年11月30日止,并由鲍飚向物管局缴纳了2016年房屋租金10万元。何毛毛与杨秋瑞、鲍飚为了掩饰套取拆迁改造补偿款的意图,故意将该房屋租赁合同签订日期倒签至2015年12月1日,其后还将“亿客隆酒店”更名为“名归美食”,未到工商部门申领营业执照,投入少量资金进行装修改造后经营。

2016年4月4日,天门市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南湖市场综合改造实施方案的通知,随后进行拆迁前的准备工作。2017年5月18日,因南湖市场进行拆迁,物管局、天门市房屋征收与补偿管理办公室依据鲍飚等人事先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与鲍飚签订房屋租赁解约补偿合同,由天门市房屋征收与补偿管理办公室向鲍飚支付国家拆迁改造补偿款139万元,含所退租金10万元。同年5月26日,鲍飚、杨秋瑞、何毛毛等人将上述相关款项予以瓜分。

2017年7月12日和7月28日,鲍飚由其单位负责人陪同先后到天门市纪委、天门市人民检察院接受调查和讯问,并如实供述了伙同他人共同骗取国家拆迁改造补偿款的事实。同年7月20日,杨秋瑞接到天门市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的电话通知后,按通知要求到达指定地点,并如实供述了伙同他人共同骗取国家拆迁改造补偿款的事实。同年8月23日,杨秋瑞主动向物管局退缴了违法所得20.6万元。

此案经天门市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后,何毛毛、鲍飚、杨秋瑞提出上诉。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何毛毛、杨秋瑞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与鲍飚等共同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数额巨大,何毛毛、鲍飚、杨秋瑞的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鲍飚出面从刘某处受让亿客隆酒店的装修、装饰、设备等款项16万元与其出面向物管局缴纳的租金10万元,共计26万元从139万补偿款中予以扣减,具有合理性,何毛毛等人共同贪污的数额应认定为113万元。在贪污共同犯罪中,何毛毛、鲍飚、杨秋瑞的行为从共谋、分工、参与积极度、出资、分赃等情况综合分析,作用和地位大体相当,不宜区分主从犯。鲍飚、杨秋瑞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杨秋瑞主动退缴部分赃款,酌情对其从轻处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