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岛波光二

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捕狗说

文学 12-01 12:46 阅读 1669 回复 3
小小说
 
    捕狗说

    保安游墉这两天一直都很得意,他认为自己辑犬也就是捕狗的技术越来越成熟了。到日期了,楼上楼下的姑娘们想吃狗肉大餐了他就开始行动。将大铁门上的小铁门悄悄打开。这时“狗大欢”就会格外妖娆,时不时的到小门晃荡晃荡,用它那尖细的且雌性味十足的尖嗓门汪汪两声。这情景简直与潘金莲瞟视西门庆有同等魅力。不明白的人以为狗狗真心寂寞,真心想找一个同类玩耍。但现实是,狗狗的这场“真心秀”,转瞬间就会演变成一场灾难与血腥。
    一只流浪狗隔着半尺高的门槛开始向院子里张望。狗大欢显出十分高兴不失时机地迎上去,开始磨蹭轻咬昵喃。
    院子里是一个不大的服装厂。游墉是维安公司派来的一名保安。他搞不清楚为什么服装厂全部都是女工。辑犬也不是完全凭心情,也不完全是为了狗肉大餐,而是有一点显示男人血脉喷张的意味。尽管他已经是说老也显年轻说年轻也显老的男人了。他爱听女人的恭维话,爱看女人拍手笑的样子。于是他选择了辑狗,杖毙那些闯进院子里觅食的大大小小的流浪狗和那些没有拴绳的宠物狗 。一些野性十足的宠物狗也许就是这么莫名其妙消失的。
    靠撞大运般的守株待兔,显然满足不了院子里一颗颗欲壑难填的心。隔不了一个星期,一楼的一些女工就要开始激将游墉,“游师傅,殃了?”
    游墉说:“不是,没有狗狗进来。我倒是盯得紧啦。有机会绝不会放过的。”
    菜狗在市场上很难见到有出售的,有钱也买不到。想吃了,怂恿游墉辑捕不失为一种好方法。既享了口福又不用出钱,何乐而不为。
    关键是游墉也不是泛泛之辈,几名姿色平平女工的聒噪是打动不了游墉这颗三分色心的,必须是楼上办公室的那些年轻姑娘们。
    游墉也曾疑问过,为什么二楼三楼的办公人员比楼底下的女工还多?但隔不多久就有大车大车的货物进出,楼上楼下的女工们生活得满脸光辉,就知道这个厂子的效益还不错。游墉经常看电视,知道现在很时髦什么“互联网十(加)”,何许就是这样吧?
    楼上的姑娘们多是外地招聘来的,住宿在三楼。平时除了吃饭,很少到院子里来,很少逛街。这些姑娘不用参加车间劳动,所以都打扮得十分出众十分光彩夺目。楼下女工与其相比只能及其十分之一。尤其阿弦子,简直是天生尤物。如果他望着游墉笑两回,游墉的魂魄就要丢两回。
    游墉懒了两个星期。女工们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便扯着阿纹子来到游墉面前,“阿弦子,笑一个。阿弦子,笑一个。”
    面对阿弦子,游墉灵魂出窍,“别笑别笑,别架火烧房……我保证……我保证不出一个星期,好不好?”
    拿什么保证?街上的流浪狗到处蹿,不进你这个院子,有什么法子?它们不像你游墉色心浮盈……色心浮盈。色心终于让游墉开了窍,搜肠刮肚想起一个养狗的朋友曾经求他,“狗狗养多了,养不起了。你就当献爱心抱养一只过去吧?”游墉一口回绝,“我又不爱狗,养它何用?”
    当狗狗有妙用,还要一只母狗时,朋友用狐疑的眼光盯着他,“你转变这么大,莫不是有什么罪恶勾当呢?”
    “要你一只狗狗有什么罪恶勾当?”
    “不行,你要保证不干伤天害理的事。”
    “我保证。”游墉要举手发誓。
    “保证。”朋友摊开手伸向游墉。“这就是保证!”
    “什么,钱?”
    “对,一仟。”
    “哎,搞搞清楚,以前可是求我带走的?”
    “那是以前。”
    “这不是打劫吗?”
    “花钱了,才看得重,才看出你的真心。”
    “利益,利益,重利轻友!”
    这样就有了“狗大欢”来到服装厂这个院子里。就有了女工们逗狗,“大欢,来,跟姐啵一个!”就有了餐桌上叮叮当当碗筷更加欢快的碰撞。也有了游墉殷切的期望,期望阿弦子多几次对他妩媚的勾魂的一笑。也许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游墉反而觉得阿弦子对他的笑没有了以前多。所以,游墉为博欢笑更加精心喂养调理狗大欢,让它油光发亮,好完美地散发雌狗的气息。尽管狗大欢还只是只廉价的“泰迪”。但做为一只“尤物”已经足够了。
    这只流浪狗是只土狗,作为菜狗价值不高 。但在餐桌上带给食肉者的兴奋丝毫不减。
    流浪狗不知死活的被狗大欢引诱进来了。狗大欢轻车熟路的将流浪狗引向狗舍。
    游墉蹑手蹑脚将铁门轻轻合上,但还是发出了细微的响声。流浪狗回望了一眼游墉,虽然眼睛里露出些许不安,犹豫之后还是忍不住跟着狗大欢去了。
    楼上楼下的窗户后面和走廊上已经悄无声息的聚集了部分人的目光。包括阿弦子在内。
    游墉的表演(连下面…

门前有棵桂花树

文学 11-26 13:14 阅读 2772 回复 6
生活感悟
    家有两台车不用非要用老年代步车?起因不只方便老人这么简单
 
 现在的街上,老年代步车到处飞跑。笔者总以为是方便老人,是社会的一种宽容与关怀。这段 时间,通过细致的观察和有意识的了解,才知道“满大街飞跑”的起因远远不只是方便老人这么简单。
笔者旁边有一个修理老年代步车的店铺。生意似乎越来越好。有一天,笔者与一位来修车的李师傅攀谈得知。李师傅家有大小两台油车,家用足够,包括送孙子上学。但为什么还要掏钱买一辆老年代步车呢?李师傅说,现在的小车越来越多,满大街塞得的水泄不通。用上牌的车接送孙子上学很不方便。停车位找不到不说,经常被抄牌罚款。特别是中午,孙子吃饭只那么点时间,搞得急死人,买一辆老人车这些问题就都解决了。
在旁边修车的,也有很多都是用来跑出租的。一台四万元的车,可以跑个四年不修不换,能挣个五六万元钱。但车折旧也厉害,基本上是报废。这个效果也不好啊?师傅们说,你这是单纯在算经济帐,效果里面应该包括老人们的精神满足。有事干就有劲头,快乐健康。哦,还有这种层面的追求。
笔者有一次到一个单位办事,需要等人,就和岗亭里的保安闲谈。保安问笔者从什么位置来的,开车用了多长时间。笔者说用了四十五分钟。保安说,这是你有时间慢慢跑,用代步车最多十五分钟。
有这么夸张吗?路上那么多红灯路口不说,单指路程十五分钟也跑不到啊?
保安笑了笑说,我也有和你一样的车,但没用。有时得赶时间。
可想而知,保安师傅开代步车十五分钟跑完油车要用四十五分钟才能跑完的路程,那大街上出现代步车乱蹿的的情形就只能说见怪不怪了。
在调查中,还有一种情形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杨师傅说,闯红灯有一种快感,和年轻人飚车的感觉是一样的。
笔者㤞异了,还有这种说法?为了追求快感,可以置人身于危险而不顾吗?非也,他们可以有恃无恐。
现在的汽车,刹车性能好,撞死人的概率很小。再说撞人了,多少可以得一笔赔偿金。杨师傅就经常无所顾忌的闯红灯。
有汽车不开,开老年代步车,看到有这么多“好处”,有不少人都在蠢蠢欲动。六十年代的人是目前正在老的一批人,数量很大。以前年轻人满街走的情景会逐渐被满街的老人代替。如果任其发展下去,老年代步车将会越来越多。那时候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情景,想想都觉得可怕。
为此,加快推进老年代步车的规范化管理,成了一件刻不容缓的事。虽然看到有关部门都在行动,但是和时间赛跑也很关键。希望能及时斩断一些老人“恣意枉为”的想法。帮助老人们修正自身的行为准则。不能让老人们把社会的宽容当成“福利”来享受。

生活感悟

文学 10-27 11:25 阅读 2625 回复 1
生活感悟
    家有两台车不用非要用老年代步车?起因不只方便老人这么简单
 
 现在的街上,老年代步车到处飞跑。笔者总以为是方便老人,是社会的一种宽容与关怀。这段 时间,通过细致的观察和有意识的了解,才知道“满大街飞跑”的起因远远不只是方便老人这么简单。
笔者旁边有一个修理老年代步车的店铺。生意似乎越来越好。有一天,笔者与一位来修车的李师傅攀谈得知。李师傅家有大小两台油车,家用足够,包括送孙子上学。但为什么还要掏钱买一辆老年代步车呢?李师傅说,现在的小车越来越多,满大街塞得的水泄不通。用上牌的车接送孙子上学很不方便。停车位找不到不说,经常被抄牌罚款。特别是中午,孙子吃饭只那么点时间,搞得急死人,买一辆老人车这些问题就都解决了。
在旁边修车的,也有很多都是用来跑出租的。一台四万元的车,可以跑个四年不修不换,能挣个五六万元钱。但车折旧也厉害,基本上是报废。这个效果也不好啊?师傅们说,你这是单纯在算经济帐,效果里面应该包括老人们的精神满足。有事干就有劲头,快乐健康。哦,还有这种层面的追求。
笔者有一次到一个单位办事,需要等人,就和岗亭里的保安闲谈。保安问笔者从什么位置来的,开车用了多长时间。笔者说用了四十五分钟。保安说,这是你有时间慢慢跑,用代步车最多十五分钟。
有这么夸张吗?路上那么多红灯路口不说,单指路程十五分钟也跑不到啊?
保安笑了笑说,我也有和你一样的车,但没用。有时得赶时间。
可想而知,保安师傅开代步车十五分钟跑完油车要用四十五分钟才能跑完的路程,那大街上出现代步车乱蹿的的情形就只能说见怪不怪了。
在调查中,还有一种情形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杨师傅说,闯红灯有一种快感,和年轻人飚车的感觉是一样的。
笔者㤞异了,还有这种说法?为了追求快感,可以置人身于危险而不顾吗?非也,他们可以有恃无恐。
现在的汽车,刹车性能好,撞死人的概率很小。再说撞人了,多少可以得一笔赔偿金。杨师傅就经常无所顾忌的闯红灯。
有汽车不开,开老年代步车,看到有这么多“好处”,有不少人都在蠢蠢欲动。六十年代的人是目前正在老的一批人,数量很大。以前年轻人满街走的情景会逐渐被满街的老人代替。如果任其发展下去,老年代步车将会越来越多。那时候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情景,想想都觉得可怕。
为此,加快推进老年代步车的规范化管理,成了一件刻不容缓的事。虽然看到有关部门都在行动,但是和时间赛跑也很关键。希望能及时斩断一些老人“恣意枉为”的想法。帮助老人们修正自身的行为准则。不能让老人们把社会的宽容当成“福利”来享受。
 
说话算话,学画的第一幅,只可远看不可近瞧 专业的不要点评,给我留点勇气在练
#这个夏天干旱得太久了,老天爷吝啬得一滴眼泪都不曾给。每天金晃晃的,再美的景色也会疲惫。这种疲惫慢慢积蓄就成了怨恨失望,每天都得调理情绪,然后安安静静上班。
    #一切情景都在告诉他:那个热情的夏天已去,秋天已经来临,小雨淅淅沥沥正是它的本色。懂得欣赏的人才会觉得它魅力无穷!
    #佟秘书也不仅仅只是秘书。招聘的时候特意挑了人,也已经说清楚了的,每个月到林十亿家里来住两夜,并非潜规则。林十亿不是圣僧,相处的模式也非特别。他觉得这是一个允许这样相处的年代,只是抓住机会而已。

都市情感短篇小说
    换一种心情享受秋雨(短篇小说版)

    不要认为林十亿这个名字取得很俗气。爹妈跟他取名字时还适兴万元户。一个鸭业社的小伙子因为放鸭子年收入过万,被当成典型登上报纸几乎家喻户晓。为此还梧桐引凤凰娶了一位上海姑娘做老婆。林十亿爹妈豪情万丈,“万元户算什么?我儿子将来能挣十个亿!”大话在村里响了很长一段时间。林十亿真的很争气,很让爹妈长脸:他真的当上了一个水产公司董事长,资产远远不只十个亿了。
    名字俗气是现在的人知识水平高才这样认为的,林十亿不会嫌弃。名字是一个时代的文化缩影,比海波、狗娃、土块、石头强多了。所以林十亿每次在纸笺上签字时龙飞凤舞飘逸洒脱。陌生的客户不免惊讶,但都不会吭声。因为它代表的是合同,是金钱,是一个公司或者是一户人家的希望所在。
    每天都会忙碌到下半夜:公司的事,家里的事,抑或公司和家里以外的事。反正一直在干,睁开眼就一直在干。还好,他身体一直很精神,身上有一股源源不断的劲。人生如虎的年龄就这么值得骄傲。
    昨夜朦朦胧胧,听到窗外有雨:究竟多大多小,睡意已不允许他去听辨了。他希望醒来时能好好欣赏好好享受。
    不过,林十亿缓慢醒来,窗外的灰色和雾气让他辨不清时间和空间,让他的感觉错位,仅然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这个夏天干旱得太久了,老天爷吝啬得一滴眼泪都不曾给。每天金晃晃的,再美的景色也会疲惫。这种疲惫慢慢积蓄就成了怨恨失望,每天都得调理情绪,才能安安静静上班。
    他想起昨夜曾经有雨。想想夏天的雨应该是倾盆而作气势磅礴酣畅淋漓。可以说在人们心目中,它不是雨,它是甘露。有多少人张起口眼巴巴的等着。等着凉意,等着滋润,等着田园里收获及后来的一五一十清数钞票。
    然而,林十亿扒开窗帘,看着楼下的街道,仅仅只是雨过地皮湿。倒是小区里绿化树很欢快很得意,挑着点点水珠点点亮光慢慢摇啊摇闪啊闪。摇闪来些许好心情,以至于林十亿没有太懈气。一切情景都在告诉他:那个热情的夏天已去,秋天来临,小雨淅淅沥沥正是它的本色。懂得欣赏的人才会觉得它魅力无穷!
    他决定,今天不上班了,好好休息一天。难得此情此景,出门去领略秋雨秋景秋韵。

    “白姐,你通知一下佟秘书。我待会有事要出门,不去办公室了。让她把今天的事往后安排安排。”
    “好。”白姐轻言轻语很安静地去拨打电话。
    白姐是保姆,认真来讲又不仅仅是保姆。白姐年龄比林十亿小两岁,应该是白妹,是林十亿年轻时候的女朋友,名字就叫白妹。之所以林十亿始终保持喊家政公司老板介绍时称呼的“白姐”,个中故事情由太让人唏嘘。
    林十亿和白妹已经来结婚了,白妹的母亲突然病倒,需要一大笔钱来手术保命。白妹爹找到林十亿说:“亿伢子,不是叔我狠心拆散你们,实在是救命要紧。要么你能拿出十万来,白妹还是嫁给你。要么你就放手,算叔对不起你,欠你个人情。”
    此时,林十亿能说什么呢?一个农村小伙,虽说已经开始与人合伙做龙虾生意,但远没有积蓄到一下子能拿出十万元来解燃眉之急。全村只有村长家有那么多钱,拿出来不伤筋动骨。只是村长的儿子像个“痴木呆”,能娶到白妹这样如花似玉的姑娘,他睡梦里都要笑醒。白妹就这样活生生被填进了命运这个大坑里。
    也许是因果有联系,白妹生下来一个娃儿完全是个“脑瘫”。村长因为贪污被抓,白妹老公一疯跑半年,只有婆婆能正常照顾孙子。有些和当年的情景一样,白妹孩子也需要大笔钱来支撑。白妹被迫来找林十亿时,林十亿仰天大笑:腥咸涩苦的泪水还没有擦干,搞笑的人生回环又给他来了一场漫天大雨。
    但时过境迁,那个夏季已经走远。林十亿已经死了的心哪能是几声哭诉就能复燃的?林十亿听老人讲过:当年观音娘娘受人污辱,赶紧来到河中冲洗,洗掉的污垢一滴一滴马上化成满河的蚌壳。此后这些蚌壳在林十亿的心目中就成了丑陋的不能遇见的。如果发现有人干鱼塘,他每次都要绕很远很远才能过去,以免干呕。
    白妹找来,让林十亿产生的感觉正是如此:神仙都不能原谅何况凡人!这里应该及时反过来说一声,正是爱之深恨之切才感觉如此强烈。可惜林十亿目前还想不到这里理解不到这里。
    白妹跟踪林十亿,发现他进了一个家政公司,便悄悄在家政公司报名登记。家政公司老板领着白妹上门介绍时喊的是“白姐”。
    林十亿本可以拒绝,但想到这已经是职场行为而非个人恩怨。作为一个集团公司大老板,说不出合适理由盲目拒绝,于形象不利。
    “白姐……好……白姐。好,就她吧。”
    说实话,喊白姐,冰冷生硬。于白姐心里是一把泪,于林十亿心里是满满的刀伤。
    白姐知道,佟秘书也不仅仅只是秘书。招聘的时候特意挑了人,也已经说清楚了的,每个月到林十亿家里来住两夜,并非潜规则。林十亿不是圣僧,相处的模式也非特别。他觉得这是一个允许这样相处的年代,只是抓住机会而已。在别人看来还是不敢苟同,特别是在白姐面前毫无避讳,有时甚至是故意。白姐表面在遵守保姆职责,内心却在遭受女人的煎熬。同是女人,在林十亿面前价值与待遇天壤之别。
    林十亿在切割白姐,血淋淋的切割,白姐几近漰溃。真担心她弦断发疯,林十亿就多了一笔孽债。不知道他的所为会不会对佟秘书也产生伤害。他的痛疼让他麻木,不知道痛疼在什么地方了。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