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后再发布主题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丢了自己,何必找回

文学 前天 06:27 阅读 2197 回复 6

童年记忆中的永漋河

文学 11-21 14:43 阅读 4986 回复 10
        童年记忆中的永漋河    蜿蜒曲折,不分昼夜,不舍冬夏,在江汉平原上静静流淌的天门河,是天门人的母亲河。   由天门河上溯,天门拖市镇到杨家浲的一段河,为天门和京山的界河,则名为永漋河。我老家住在离永漋河西只有三里之遥的丁家营(现天门市拖市镇丁云村)。  在当年,生产力低下,公路交通极不发达。走水路,则成为了人流物流资金流的主要流通形式。城依水流而建,镇由江河而兴。因此,在永漋河的东岸,就诞生了一个当年的京山重镇永漋河镇(现简称永隆镇)。  从永漋河乘船下行,经拖船埠(拖市)、灰埠头(灰市)、渔薪河(渔薪),可直达天门。最后经汈汊湖,可到达汉口。当年,走水路几乎是下汉口的唯一途径。因此,人们把小孩尿床也笑称为“下汉口”。意为,睡梦中,你在床上走了“水路”。  辛亥革命前,太平军、捻匪多次血洗永漋河。在几次保卫永漋河的战争中,仅丁家营的丁氏族人,失踪被掳阵亡者累计就达86人之多。当地团练在永漋河镇杨家浲与杀人如麻的太平军血战一场,死伤过万。那真是尸横遍野,景象惨不忍睹。永漋河在经受了N次腥风血雨的洗礼后,仍顽强生存着。  清朝末年,永漋河刘家榨的刘英、刘铁、刘杰三兄弟,就是从永漋河乘船,经天门,下汉口,到日本留学,与革命先驱孙中山结下了革命的友谊。回永漋河后,与武汉的革命志士遥相呼应,在永漋河高举义旗,策应了推翻满清政府的辛亥革命,从而让永漋河也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辛亥革命后,民心不稳,社会动蕩。北伐战争的风云变幻,TF武装的烧杀掠夺,红白地区的拉锯恶斗,日冠铁蹄的残暴蹂躏,汉江溃口的洪水肆虐,永漋河人民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好在,勤劳勇敢的永漋人,一代又一代,仍然顽强地延续着永漋河的历史,延续着家族的香火和自己的生命。在N次被焚毁的废墟上,又N次傲然屹立起了更加崭新的永漋河。多灾多难的永漋河,又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不屈的永漋河!  1935年前,我高祖父、祖父及父亲,都长期生活在永漋河镇。他们开了一间简陋的豆腐铺,利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维持了一家人几十年的简单生计。在此期间,他们与永漋河的街仿们,与河里的船老板们和船工们,结下了难忘的深厚交情。回到乡下,事隔几十年后,我父亲都能如数家珍般地说出一些船老板的尊姓大名,谈说起他们的音容笑貌。   我姨奶奶住在永漋河最热闹的河街,一直到文革才去世,是当之无愧让人羡慕的街上人。姨爷爷用自己在河街的住房开了一间小小的裁缝铺,生意马虎凑和。姨奶奶家房子的后面,有杉木搭建的吊脚楼。那一根根粗大笔直的杉木杆,立在位于河坡坚固的青石磴上,支撑起了整个吊脚楼的重量。这种鳞次栉比的吊脚楼,是永漋河居民们乘凉、晾晒、休闲乃至上厕所方便的理想之地。  从记事起,我从乡下,经常去光顾这个在江汉平原上闻名遐迩的永漋河。那是一个很新奇,很神秘,很能吸引人的地方。  五十年代,我和奶奶每年都要去永漋街上的姨奶奶家做客,姨奶奶一如既往地高兴,一如既往地在厨房客厅忙得不亦乐乎,一如既往地必须要去向街道申报来客的姓名、留宿时间等基本信息,一如既往地支持着政府对流动人口的管控工作。  在永漋河街上,看让人瞠目心跳的大把戏(杂技),理一个时尚的寸板头、看新奇无比的“无声电影”、看专业剧团的正规大戏、品尝正宗的钟祥蟠龙菜、将自已的光辉形象让摄影师变成黑白照片等,都写入了我人生经历的第一次。  去姨奶奶家作客,我都会去吊脚楼上,去河边,贪婪地欣赏永漋河的美景。澄清的河水、繁忙的渡船和木帆船、宽阔的石头台阶、光滑的青石板街道、各具特色的临街铺面、赶集时摩肩接踵的人流,至今犹在眼前。木帆船装卸货物的吆喝、叫卖声的抑揚顿挫、讨价还价的嘈杂,至今犹闻其声。  帆樯林立的河面上,运货的木帆船往来穿梭,是永漋河最显著的标志之一。得水路交通之便利,木帆船成了永漋河物资的主要运输工具。木帆船顺风行驶,蓬帆高扬,船老板端坐船尾,操纵帆绳,信心满满,悠然自得。帆船逆风行驶,则辛苦了拉纤之人。此时,他们匍匐弓腰,艰难拉动帆船前行。一声声咳哟咳哟的号子声,从拉纤人的嘴中哼出,木帆船徐徐前行。河坡上,拉纤人踩踏出的小路曲曲折折,泥泞难行,清晰可辩。  木帆船运来的布疋、药品、百货、生产资料、杉木等物资,丰富了永漋人的生活,促进了当地的农业生产的发展。永漋河周边的粮食、棉花、油料等农产品,也由木帆船运抵天门、武汉,乃至上海。这条日夜流淌的河流,及河里的来来往往的众多木帆船,对永漋河的发展,的确是功莫大焉!土改后,父亲被安排在永漋河西岸的天门县新集村教小学。这是当年新集乡小学位于永漋河岸边的复式班教学点。一个班有一年级二年级三四十个学生。这所歪歪斜斜的草房,成了我父亲无私燃烧自己,热情照亮别人的地方。  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有的成了解放军战士,有的成了地方政府和企业的领导人。更多的人,则是由此而改写了祖辈皆文盲的家庭历史,成为了新一代有文化的劳动者。  草房学校周围的河岸上,堆积着一眼望不到头的杉木。这些由木帆船经过船工们千辛万苦,从湖南、江西、四川,经长江、经武汉、经天门河,运于此地的木材,成为了当地民居的主要建筑材料。  父亲一如既往地和永漋河的船老板们保持着长期形成的友好关系。  船老板们一般都是思维敏捷,头脑活络,走南闯北,熟谙江湖之人。他们经历广,见世面多,信息灵通。当地原来不产红苕,就是由他们带来了红苕种和完整的栽培技术,才促进了永漋地区红苕种植业的发展。  一天,父亲又从船老板那儿带回了地瓜及地瓜种子。这种和红苕一样,也生长在泥土里的东西,吃起来脆生生地清甜,很是受人喜爱。什么梨呀、苹果呀、香焦呀,从没见过的水果等,也由船老板们带到了永漋河,让人们眼界大开。当地人们第一次品尝到了这种从没尝过的绝美滋味。  永漋镇,得益于永漋河,得益于天门河,得益于长江汉水,得益于往来穿梭的木帆船及其船老板、船工们日复一日,经年累月的贡献,才发展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经济重镇。  对永漋河的儿时记忆,零碎而繁多。每当回忆时,像是品铭着一壶历史的玉液琼浆,其芳香醇厚的滋味,沁人心脾。  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水路运输被公路交通无情地取而代之。昔日繁盛的永漋河,也渐趋落伍,着实让人唏嘘。但历史的永漋河,毕竟曾经孕育出了江汉平原一个地方的文明,这是为当地人们永远引以为傲的理由。  后来,本人谋食异地,远离了永漋河。但对永漋河的记忆,却永远也挥之不去,终生难忘。  改革开放的春风,也促进了永漋河的巨变。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永漋河有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有勤劳智慧的人民,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生态条件和环境。永漋河镇定会涣发出勃勃生机,再谱写出时代的新篇章!        2020.3.28于宜昌

海军衫的记忆

文学 11-20 20:50 阅读 3901 回复 4
        海军衫的记忆        清理旧物,居然翻出来了小学毕业证,看到毕业证上自己的照片:尖下巴,大眼睛,身穿海军衫,45年前的记忆一下子涌上心头。        小时候,我最迷恋的就是海军衫。        “大哥在边疆,寄来一张像,站在大海边,紧握手中枪。……”        这段话出自1973年我们小学三年级的语文课文《准跟大哥一个样》,配图就是一个站在大海边,紧握着冲锋枪,穿着海军衫注视着远方的大哥。        那时,我一边读着课文,一边想:要是我也有个大哥,也跟我寄来一张这样的像,顺便给我寄来一件海军衫,那该多好啊!        我一位同学经常穿的一件海军衫,就是他当兵的哥哥寄回来的。我常常痴痴地盯着他身上的海军衫看,对他羡慕不已。        可我是家里的长子,哪会有大哥给我寄海军衫呢?我就缠着妈妈要:“妈妈,我好想穿海军衫。”        妈妈总是幽幽地允诺:“等将来有钱了,妈妈一定给你买。”        我小小年纪,也知道妈妈的允诺是不可能实现的。        因为供销社商店里一件海军衫需要三尺布票,四元钱。一般的家庭是买不起的,尤其是像我们这种家大口阔的超支户(欠生产队钱)。我们一家七口人,就有一个老祖母和四个小孩。五个人吃闲饭,全靠父母两个劳动力挣工分,劳累一天挣一个工才值3毛钱。吃饱饭都难,哪有闲钱买海军衫?买一件海军衫的四元钱,可以扯点便宜布,让五个人穿上新衣呢!        所以,对于我要穿海军衫的奢求,父亲有一次板着脸训斥:“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不知天高地厚”六个字,像石头一样好长时间压在我心头,但依然没有泯灭我对海军衫的向往。        小学毕业,要照毕业照,这可是大事。我总不能穿着又破又旧的土布衫去拍照吧?于是,妈妈又出面为我借衣服了。       我是学校“文艺宣传队队员”,经常要演出节目,很多节目都有服装要求,妈妈经常为我借衣服,尤以借白衬衫为多。       但这一次,我万没想到,妈妈会为我借来一件海军衫。       去照相那天,妈妈用布袋把借来的海军衫装好,叮嘱我照相时换上,照过相后脱下来重新装好,别弄丢了。       那天照相时,身穿海军衫的我,特别精神!隔着45年的岁月,我还能读到我眼神中那一抹难以名状的幸福感。       小学毕业四年后,也就是1979年,我高中毕业回家,正赶上生产队派小工去棉花采购站钻水井,我报名去了。       我把接到的二十一元工钱交到妈妈手上,妈妈拿出六元钱给我,说:“去买件海军衫吧。”       当我穿上海军衫站到妈妈面前时,妈妈笑了,笑得满眼泪花。       写到这里,突然想到一首歌:“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       呵!我穿上海军衫的那一年,就有了春天的故事!       载2020年11月20日《天门周刊》

闪小说:贾钱孙路

文学 11-20 21:05 阅读 3210 回复 4
        贾钱孙路       1995年春天。贾辛出资修路的消息不胫而走,狮河湾的乡亲们格外兴奋,终于可以告别晴天一把刀,雨天一团糟的窘境了。大家纷纷向罗村长建议,为表达对贾辛的感恩,这路以后就叫“贾辛路”吧。       罗村长说:“那是当然!”       开工那天,狮河湾的乡亲们好似过节一般,敲锣打鼓,鸣炮奏乐。罗村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最后宣布,狮河湾这一路段命名为“贾辛路”。       贾辛连忙拱手说:“罗村长,还是叫狮河湾路吧。”       罗村长说:“我做不了主,看乡亲们怎么说。”       罗村长话音刚落,乡亲们反反复复地喊:“贾辛路!贾辛路!”       贾辛说:“既然乡亲们这般热情,那我恳请罗村长和乡亲们接受我的提议,将这条路命名为贾钱路吧。当年得亏钱琦兄借给我500元起家,否则,哪有我现在的公司,哪有这条路?”       “贾钱路,不错啊!贾,谐音假,假,就是借,不是有借鸡生蛋之说么……”       不待罗村长把话说完,乡亲们反反复复地喊:“同意。贾钱路!贾钱路!”       钱琦急步挤上前,面带愧色地对贾辛说:“汗颜啊!实话实说吧,当年你刚出狱,我也不敢借钱给你,毕竟500元在当时是几亩地一季的收成。是孙柏兄给了我定心丸,他说你本性纯善,又有做事的魄力,一定能东山再起。我觉得,这路,要带上他的名字……”       这次,贾辛和村长来不及发话,乡亲们不约而同地喊道:“贾钱孙路。贾钱孙路。”       “好啊!”村长大声说道,“贾钱孙路,生福生财!旺子旺孙!”        载2020年9月27日《今日灵川》
正在努力加载...
提示
请使用手机APP发布,去快速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