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后再发布主题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老夫少妻的婚姻危机

文学 09-17 10:52 阅读 4.2万 回复 35
第一章 迷惑   老夫比少妻大16岁。  当年少妻21岁,老夫37岁,都未婚。  少妻大学毕业后分到某单位,老夫是少妻顶头上司。  少妻年幼时父亲就死了,于是对大龄男情有独钟。  在少妻眼里,老夫知性成熟体贴稳重有能力又帅气,少妻爱上了老夫,主动进攻追老夫。  老夫开始并不同意,只把少妻当成小女孩儿看待,毕竟两人年龄相差悬殊。在七十年以前,这样的年龄差别都可以是父女了。  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等于零,是不顾一切,飞蛾扑火一样的。  少妻想尽一切办法,瞅准一切机会,没有机会创造机会,老夫参加的所有活动她想点生法也一定要参加。反正是全力以赴,努力靠近,软磨硬缠。  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  可是这老夫反倒是少妻越追他越害怕。  终于,老夫还是没逃出少妻手心。  俩人结婚了。  少妻没看走眼,老夫可真是贴心老公啊!  结婚后,老夫把少妻当公主,自己当男仆,做饭洗衣服啥活都一人承担了。  一年后,俩人有了儿子。  老夫那个喜欢。  当然,少妻也喜欢,毕竟自己身上掉下的肉。  晚上,老夫搂着少妻说,这边是大闺女,这边是大儿子,以后我就有的心疼了!  人生苦短,快乐易逝,一转眼,十八年过去了。  十八年的幸福,随着儿子个头的一天天长高,某一天,临界点似的,突然间消失了,无影无踪的。  少妻发现自己拥有的引以为傲的幸福,突然间,一瞬间,长了翅膀飞走了。  此时的少妻39岁,窈窕淑女依旧;老夫已经55岁,肚大顶稀口臭夜里扯吼喽放P打嗝。  变化从那一天晚上开始······  以前两个人在一起总是缠绵不够,那天晚上开始,老夫假装先睡着,少妻有那要求,就装蒜糊弄。  少妻越被拒绝,就越纠缠不休,但是,那天终究是井水不犯河水。  十几年了,第一次有求不应,少妻忍下了。  随后的日子,有求不应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偶尔有一次回应了,却是勉强应付差事一样,没有了以前的激情和销魂。  少妻心里开始积累怨气。  十几年来,只看到老夫优点,现在,开始越来越多地发现老夫竟然有许多缺点。  还怪自己当初鬼迷心窍,爱上这么一个大自己16岁的中年大叔油腻男,真是瞎了眼了。  最明显的几个变化,都是往坏的方向变化,都变成了缺点。  裤腰越来越大,草包肚子,这是第一个变化。  一天一天往后退的发际线,额头那块不毛之地越来越开阔,越来越荒芜到了最高峰,而且太阳一照还闪着光芒,一圈的头发少就少呗,偏偏要留得长些遮盖中间的秃顶,裤兜里常年装着一把小梳子,没事就掏出来往后梳一梳。哎!那丑样越来越遮不住了。这是第二个让少妻恶心的变化。  以前老夫睡觉不打呼噜,现在呼噜声一天天地越来越响,常常让少妻半夜惊醒,不断地用脚踹老夫。这是第三个变化。  有一次两个人恩爱,少妻兴致勃勃,老夫怎么就不行,最后只好作罢,叹了一声:“老了,干不动了!”话中饱含一种无奈和苍凉。  有一天,老夫下班回到家,从包里掏出一张单子,向少妻晃着说:“体检报告单。”然后,感叹道:“哎呀,血糖也高,血脂也高,我得吃点降压药了,还有,医生说了,千万少生气,要静心寡欲。”  老夫天天嘴上喊着要养生,要降三高,可是单位有应酬,该吃吃该喝喝,每次喝完酒回家来,嘴里散发出那股酸臭味儿,一直到第二天,少妻还能闻到,一闻到就恶心。  少妻就说老夫:“年轻时你也喝酒,也没有这股熏人的味儿啊,现在也不知道你咋变成这样了?”  老夫就讪笑道:“老了,零件不灵活了,代谢跟不上了,这不,连老婆都开始嫌弃喽!”  最令少妻想不通的是,当初自己真是昏了头,眼光不是一般的差,挑来挑去,挑花了眼,竟然挑中这么样一个男人!  少妻在洗澡的时候,不自觉地端详自己,身材还是和当姑娘的时候一样苗条,并且凸凹有致,腰细胸挺,肌肤紧致,脸庞光洁白皙,双眼皮,一双大眼星光熠熠。  少妻不明白,这么俊俏的人儿,在老夫那双眼睛里,怎么突然就燃不起熊熊的火光了呢?  不明白。怎么都想不明白。  老夫才55岁啊!自己好日子应该还长的很着里呀!  新闻里,人家67岁的老夫妻还能生孩子呢!老夫才55岁啊!莫非?  少妻顿时起了疑心。  少妻心想,老夫在外面有人了吗?  在脑海里刷刷过电影,搜寻过来搜寻过去,全给否定了,结论是不可能。  老夫单位也有应酬,但是,从未在外留宿过。  18年的婚姻生活,少妻对老夫的了解深入骨髓,老夫的心思都在自己和儿子身上。  少妻忽然意识到,有一件事自己忽略了。  五年来,老夫的老父亲,重病缠身,三天两头打电话去医院,老夫作为家里长子,义不容辞地把陪父亲去医院的责任揽了过来。其他兄弟姐妹五人,上班的上班,有事的有事,除了住院轮值以外,平常陪父亲去医院更换引流袋、处理各种意外,都是老夫独自担当。  能不麻烦其他人的事情,都老夫一个人做了。  父母和老夫的弟弟住在一起,但是,去医院的事情,十次有九次让老夫去。  有一次,老夫对少妻说,一听到老父亲电话,心里就发抖。  老夫的老父亲生命的最后五年,先是膀胱造瘘,接着是直肠癌肛门造瘘,受尽了苦。老夫陪着老父亲担惊受怕,最后也没能留住老父亲西去的脚步。  送走了老父亲以后,因为奉养老母亲的问题,让老夫常常失眠。  人世间的事情,如果都按常理来推,人人都遵循常理办事,那就天下太平了。  可是,偏偏就有人不按常理办事,而且还振振有词。  老夫的兄弟就是这样一个人。  少妻思索了良久。  近来俩人恩爱时,不明白老夫为什么突然就蔫了?  如果不是出轨,又是什么事情让老夫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呢?  思来想去,近几年,唯有家事让老夫心烦意乱,精疲力尽。  难道问题真的是出在这里吗?这究竟是不是症结所在?  少妻实在想不通,自己究竟又该怎么办?

不远的老家 不远的游子

文学 前天 10:41 阅读 2807 回复 7
        不远的老家 不远的游子        一        从小,就有一个鸿鹄志,离开总是墙角透风的老家,离开经常东借西挪的父母,离开老是看不到希望的农村,去繁华的大都市,去外面的大世界,追求丰富多彩的人生。然而,命里只有五斗米,十五岁半上中专外出求学,十八岁半毕业回到老家县城。无论怎样努力、怎样求索,都无法走得更远。至今,总体一句话:奋斗四十年,离家四十里。        二        初回县城,每周必骑车回老家,不为牵挂家人,只为伸手要钱,因为那时刚参加工作,薪水微薄,吃饭尚存问题。每次回家,看到大字不识的父母,家里田里勤扒苦做,既感动又心酸,恨自己不能独立。所以,每次从老家返回单位,总是一边骑自行车,一边给自己鼓气:一定要努力工作,一定要混个人模人样,早日让父母享点清福。        最后一次回老家向父母伸手要钱,是因为结婚成家。那天,父亲喜中带愁:“上半年你弟弟结婚,现在你又要结婚,今年我们屋里是喜上加喜。但现在爸爸实在是没有办法,手里只有这3000元的棉花白条(那一年老百姓卖棉花拿不到现金,白条可以到商场买东西,但要打折),你不要嫌少啊,伢儿。”此刻,想起父亲当时拿着一把白条子的愁容,依然泪崩。        三       婚后,我有了自己的小家,回老家的次数逐步减少了,特别是有了小孩而且和岳父岳母一起生活之后,回老家就更少了。一是我已成家,按古训不好意思再回去,找家中债务尚未还清的父母开口要钱。二是父母尚未年老,身体尚可,弟弟弟媳外出打工,老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三是在那个搞导弹不如卖茶叶蛋的年代(1994—1997年前后),农村的收入比县城高,一亩田棉花可收入千把块,而我们在单位拿工资每月一、二百元。每次回老家,村里人老笑:那么一点工资,干脆回来种田算了。但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婚后八年,父亲罹患肺癌,经多方会诊,当所有的医生都以同行的身份告诉我,任何治疗都已经没有意义,建议直接回家休养时,我泪流满面。我非常后悔没有及时回家,也非常后悔没有能每年带父母做一次体检。我只能把父亲送回老家,交由母亲照顾,我每月、后来每周回去,一是给父母买点肉鱼,二是给父亲带止疼药回去到村卫生室打。        一年半后,父亲离世。母亲一个人在家看护着老家,我在县城打拼,弟弟在遥远城市打工。所以,我必须每周回去一次,陪母亲坐一坐,以慰老人。幸运的是,隔壁就是叔叔幺爷,乡亲基本都是本族内亲,我和弟弟不在家的日子,多亏了他们照看。        2020年疫情过后,弟弟、弟媳从遥远的大城市回到了县城打工,他们的孩子也在县城成家立业。按理,我和弟弟应该把母亲接到城里和我们同住,但由于母亲从小就不能言语、来城里住不习惯及我们工作都很忙等多方面的原因,母亲仍然愿意住在乡下,守候着那个老家,主要由弟弟每两三天回去看看,我隔三差五的回去一下。        四        母亲虽然在老家,却总还为孩子们操心:每次回去,总是比划着嘱咐我要好好写字(意思是好好工作),不要喝酒,不要把手机弄丢了,要我把钥匙用绳子系在裤腰上不要丢了,开车要仔细,周围又有哪个被撞死了,等等,依然把五十多岁的我当小孩子一样。同时,又总是埋怨隔壁左右对她老人家不热情,还有一些比划的事情我又确实弄不懂。其实,我知道,母亲对左邻右舍的埋怨是无中生有,这是母亲一个人在家的孤单所至,所以,每次回家,待不了半天,我就不耐烦了,满头白发的母亲于是又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可怜兮兮的望着我,我也难受的很。等到我要回城的时候,母亲总是要在我车子的后备箱里,塞满了青菜萝卜、毛芋头等时令小菜,总是颤巍巍的站在禾场上,望着我的车子依依不舍地挥手。那一刻,我知道,母亲是希望我能在他身边多待会的。那一刻,我从车窗上看见母亲渐渐后退的佝偻着的身影,我总是眼含热泪,既是感动,也是愧疚。哎!总觉得对不起母亲,不知何时、怎么做才能心安。        五        如今,我自己的孩子已长大成人,实现了我儿时的梦想:在大城市读书、工作,我也成了牵挂孩子的中老年人。每周都和孩子微信或者电话联系,生怕他没有吃好喝好,生怕他工作不顺利,也开始催他找女朋友。孩子也和我对母亲一样,对我的絮絮叨叨有时候感到不耐烦。       每到节假日,我也和母亲盼望着我回去一样,期盼着孩子的归来,总是不停地去窗边遥望等待。哎!不知何时才能等到孩子成家立业、携妻带子而归。届时,四世同堂,其乐融融,岂不妙哉!        六        不远的老家,父母温暖着,相邻呵护着,望着不远的游子成长。        不远的游子,守卫着父母,守护着老家,等着更远的游子归来。     (重阳将至,想到老家的母亲、年过五旬的自己和在外工作的孩子,遂作此文。发表于2021年10月14日《天门日报》第三版)

信者得救

文学 前天 11:03 阅读 2086 回复 5
佛陀让我们做的都是些最普通的事,如不偷窃不诳语,但最难做到的恰好正是这些最基本的道德规范。 我不知他人如何,但很多时候,我觉得如果不讲谎话不找托辞,我几乎无法在社会上生存。 最致命的是,这些谎话与托辞居然完全是为他人之好! 至少在很多维护他人的尊严和找理由避酒时如此。这个世界上十分的真相与十分的谎言都是那么可笑与无法置信。 我们做不到对自己和对他人的绝对坦诚,这不是居心叵测的套路,也不是虚伪的敷衍,而是一种成熟的世故,无害的老练。 然而,问题也因此而来,进入成年,我们要想获得信任变成了一件很难的事,能毫无疑议的去信任他人也是件很难的事! 怀念那个被你扔向天空的小孩,他笑得那么灿烂,因他相信你会接住他, 这种纯粹的信任如今成为了一种奢望。 坚信一切美好高尚真诚的背后,一定有对真实人性中那些不堪的隐藏,于是我们总是用想象去创造臆想一系列不存在的问题。 信任一个人,我们不再看他会不会对你笑,而是看他愿不愿意当着你哭,不再看他如何坚毅完美,而是看他是在你前面是否坦露欲望软弱甚至适度的猥琐。 于是恋爱者对于最信任的事也会怀疑。于是列宁说:信任固然好,监控更重要。 信任就是一把刀,你给了别人,他就有两个选择,捅你或者爱你保护你。于是我们宁可在自己的世界里裸奔,也不敢在别人的世界里婆娑起舞。 塞涅卡说: 不相信任何人和相信任何人,同样都是错误的。 能在肉体与幻想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的去给予和获得真诚与信任,在柔软的心里,放下一切戒备,真诚信任,是真的勇敢与智慧。 最善良的最爱你的人,或许也是戴着面具在和你跳舞,这并非一种讽刺,这是因为珍惜和你在一起的幸福。 所以虽然有人说:我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我从不信任他人!但我,依然喜欢这个虽然荒诞不经、不可信任,可是给过我温存和爱的世界! 西方的主说:信我者得救! 不确定谁真的会去救你,但可以确定的是,因为你信,你救了你的世界!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辛丑秋月画僧王涛闲笔于幸运星画室

短篇小说: 租 夫

文学 前天 15:02 阅读 2116 回复 1
#这是一个完全真实的故事,因为它不需要向谁采访,我就是故事主角的外孙女。从小到大,母亲一直在讲姥姥“租夫”的故事。而我只是在听,认为解放前的战争年代,发生亲人生离死别的事情特别多,就没有在意。 关键词:解放前,壮丁,生离死别,生命力。短篇小说        租 夫    这是一个完全真实的故事,因为它不需要向谁采访,我就是故事主角的外孙女。从小到大,母亲一直在讲姥姥“租夫”的故事。每次讲述根据我的年龄和接受能力,略有不同,版本却是一样的。而我只是在听,认为解放前的战争年代,发生亲人生离死别的事情特别多,就没有在意。    而九十多岁的母亲却念念不忘。问我:“你写了那么多部小说,你姥姥的这一段,真的就没有价值吗?”    我说:“那您就再讲一遍试试看。我要是觉得能写的话就抽时间写出来。”    母亲很高兴,说我终于答应了她。其实我是想多陪陪她,跟她唠唠嗑,让她调理清楚思路,对防止老年痴呆有益处。    姥姥生下母亲不久,姥爷被国民党兵抓了壮丁,就一去不复返了。当时,姥爷家有两个男丁,必须“两丁抽一”。国民党兵已经抓走了姥爷的弟弟泥娃子。姥爷看弟弟还小,不忍心让弟弟上战场,就抛妻别女,冒着月黑天,追赶了几十里山路,将弟弟换了回来,跟着国民党兵走了。    开始,姥爷还捎过几次口信回来,让姥姥放心。说是在军队里干得很好,当上了机枪班长,然后就杳无音讯了。    母亲已经有了几岁,能够到处跑的玩儿了。她发现姥姥经常到村口的山坡上向山口眺望,等着姥爷归来。而山口,只见灰蒙蒙的天空,和不知好坏心情的山风。    姥姥家里有小叔子和公婆一起干活,家境与村里人相比,也差不离儿。就是姥爷不在家,让人揪心,让人长吁短叹。    哪怕生了母亲,姥姥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在村里人眼里就和没有嫁出去的姑娘一样。每次出门,身后总是不远不近地跟着一些不怀好意的男人。    山上岗头多树林多,出门干活的人,很容易转进坳口拐弯和荒山野林里。    这时,姥姥就有危险了,经常有男人拦在前面欲行不轨。    姥姥身板挺高,如果不主动同意,男人想得手的话,十分为难。    姥姥面对一个扑到她面前、动手撕扯她衣服的男人说:“泥娃子就在身后不远,小心泥娃子拿篾刀劈了你!”    泥娃子就是姥姥的小叔子,比我母亲大十二岁,比姥姥小六岁。    那个男人还想涎脸硬上,厚颜无耻地说:“泥娃子才好小丁点儿,哪儿有我的劲大?”    就在姥姥极力反抗时,泥娃子真的从身后赶了过来,举起手里的篾刀,毫不示弱地对着那个男人,大声喝问:“你找死?”    坏事没有做成,那个男人跳起来迎向泥娃子,恼羞成怒地说:“你有狠,你就照着脑壳来砍。只要一刀砍不死,你就倒了大霉。”    姥姥喊:“泥娃子,他没有得手,放过他算了。”    姥姥发话,泥娃子才没有继续斗狠,那个男人也识相地溜走了。    泥娃子脱下衣服给姥姥裹住身体,自己光着膀子挑柴回家。    泥娃子已经长成大小伙子了,父母要跟他结婚成家,媒婆说了很多姑娘,他始终没有同意。    公公婆婆要姥姥去劝泥娃子,让他好好找一个媳妇。    泥娃子说:“我要等哥哥回来再娶媳妇,哥哥是换我出去当的兵。”    就这样,姥姥也没有劝动泥娃子。    姥爷一望不回来,两望不回来。这时,有一个一同被抓走、受伤回来的拐子兵说,姥爷已经在战场上被人打死了。    姥姥不相信他说的话,大声说:“你瞎说是要烂嘴壳子的呢!”    拐子兵不忍心伤害姥姥,于是改口说:“我也只是听说,并没有亲眼看见。”    然而,村里有些男人就想乘机抢亲,想把姥姥抢去当媳妇。    姥姥的家人着急了。泥娃子说:“嫂子,你不想被抢的话,你不想你的娃子没有妈的话,我们就一起过日子吧?”    姥姥说:“你有没有为你哥哥着想过?你哥哥回来了怎么办?”    泥娃子说:“我正是想跟哥哥保住媳妇呀!”    姥姥为难了,三翻四覆地在屋子里想了几天几夜,没有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好计谋来。    最后,姥姥只能向公婆提出了一个“租夫”策略。说泥娃子可以跟她一起生活,对外宣称是夫妻,这样可以避免抢亲。至于“租金”,则可以按乡俗,帮泥娃子生一个子女。他哥哥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就解除“契约”。    那个时期,缺医少药,人的生存环境恶劣。经常有男人得病丧失劳动能力,家里穷困潦倒。而采用“租夫”来“拉帮套”,既能解决这个男人的困难,也能解决另一些贫困家庭里光棍汉“娶妻生子”的问题。什么时候病好了,“契约”也就到期了,“租来的丈夫”则可以领着子女回家。如果病一直不好,这种“契约”就得维持到去世的那一天。    姥姥家里的情况稍微有些区别,而通过“租夫”,同样可以解决当前一些棘手的问题。过了两年,泥娃子向姥姥“索要”“租金”。姥姥这才敞开胸怀,为泥娃子生了一个女儿,就是我们的老姨。    姥姥身体好,一个奶子的奶水足够哺育老姨,另一个奶子的奶水就不让动了,情愿挤出来让老姨喝或者倒掉。姥姥说,母亲“偏食”,只喜欢吮吸右乳的奶水,所以成了“专奶”。其实,这是姥姥的一种固执说法,把习惯当成了必然理由,是对姥爷的一种痴心念想。因为母亲身上,流动着姥爷的血液。姥姥心中的爱,神圣而又纯净。说老姨与母亲是“隔山姊妹”,但又不完全是。都是亲人,分不开亲疏,不仔细梳理,就都会忘记还有这档子事存在。    可是,姥姥一生都没有忘记“租夫”一事,经常在泥娃子面前提起,以防到时候泥娃子离开时“受伤”。姥姥说:“租金我已经付给你了。”    泥娃子回答说:“是的,我记得。”    两人就这么絮絮叨叨说了一辈子。两人既是夫妻,也始终保持着“租夫”关系。    老姨在家“吃老米”,招了夫婿入赘。姥姥和泥娃子的养老送终都是老姨承担的。老姨一心一意伺候,姥姥和泥娃子也过得十分开心。我时常在思考,姥姥这条路,走的是否正确。母亲说,即便姥姥的感情生活不完美,可日子过得不比别人差。如果姥姥坚持不“租夫”,生活完全可能是另一番景象,包括母亲也可能会跟着过艰苦岁月。    后来,姥爷还是捎信回来了,说他去了台湾,又娶了一房太太,生了一串儿女。    得到消息时,姥姥和泥娃子已经过世。只有母亲赶到省城,和台湾来的素未谋面的弟弟妹妹见了一面。母亲高兴坏了,一定要我这个“作家女儿”帮她记下这段故事,把“传奇”分享给朋友们。    为了孝顺,我基本上按母亲的讲述,原原本本地记录了下来。只要我有空闲时间,母亲就要求我念给她听。有时候,忙忘记了,母亲那期望的眼神会提醒我。我便装出休闲的神态,在母亲面前晃来晃去。    母亲会问:“小女娃子,忙完了没有?”    我说:“忙完了。”    母亲说:“那就跟你老妈来上一段呗。”    于是,我手捧平板电脑,打开文学论坛,跟母亲轻声诵读起来。    有时候,母亲听着听着,便鼾声大作……

田园将芜何不归

文学 10-10 09:51 阅读 7682 回复 8
去吃早点,发现新开了几家面馆和锅奎店,装修的都不俗,真正的亮点是里面的女老板都很年轻漂亮。 想到了相如沽酒、文君当垆的场景,蛮好!让人过早都变的有点激情了。 这些年,天门传统早餐店里不是老大叔便是老大妈,汤再好,无视听之娱,也让人食之无味。 其实,以前民间处处都有美女的。 可能老木门吱呀一开,迈出来的就是个水灵灵的小媳妇,篱笆前栀子花旁人影一闪,提着蓝子走来的就是个干干净净的美丽姑娘。 河边的浣纱女,采茶的茶女,摆摊的豆腐西施,连卖坎饼的武大郎家中都要藏个千媚百娇的潘金莲。 只是这些年城市五光十色灯红酒绿的诱惑太大,年轻男女都撒着脚丫子往大城市里跑,导致大城市美女资源过剩,而小城乡镇美女资源严重缺乏。 梁园虽好,终非吾乡。 如今大都市人满为患,各种限购和暂住证让我们知道,真正愿意敞开怀抱接纳自己的是生我养我的家乡。 于是美女才女们开始回归了,天门的研究生武大毕业生也逐渐多了起来。 也是,北京一千万150平米的单元、深圳五百万120平米的单元,已经让房子凌驾于很多人的尊严了。 而且花这多钱买一屁股大的地方,还美其名曰“金墅”“花园”,让后院都有亩把地的农家人情何以堪? 回来何妨? 每一群植物,都有一片适宜生长的土壤。 刨开浮华的尘嚣,其实生活的本质也不过是找一个可爱的人,然后寻一个有趣的城,找个正当的营生,一起窝窝软软地过一段惬意的日子。 北漂南漂,漂来漂去,其实,最大的幸福莫过于遇到一个有缘的人,并心甘情愿地为他开始一段平凡的人生。 生活不是战场,不是一场为了欲望和资源抛老丢小在异乡无休无止的战斗。 生活是一种修炼,更是一种享受。 苦过累过, 何不放过?生来便是平凡的命,何必染上不甘平淡的病? 汲汲以求的那些财富与权力对朴瑾惠、英那而言不过是一场身后浮沙,对萨达姆和米诺舍维奇而言则是一场万劫不复的噩梦。 很多人向往大都市的机会与平台,其实古往今来,很多文化名人的成就与高官厚爵,与都市繁华没有半毛线的关系。 被供为太上老君的老子其实是一图书管理员,嵇康名为中散大夫,实际上是一打铁的。李白当几天官,但被皇帝赐金放还后,不过是个有侠士情怀的自由写作者。 还有周游天下的茶业技师陆羽,终老乡土的竟陵派诗人谭元春。 成就你的不是哪一个高大上平台,或那一座繁华的城,而是你不懈努力和内在才华。 德国古典哲学创始人、思想家康德终身都未曾远行,尽管他活到80岁,他从未到过离他出生的小镇60英里以外的地方。 耶律楚材说:为人但知足,何处不安生? 天地这么大,你真正的幸福与世界其实在你心里。当你真正懂得仰望天空和俯首大地时,处处草坪都是你的栖身之所,片片山林都是你的采薇之地。 田园将芜,何不归! 一段人生何苦为了欲望变得四海奔波、狼狈不堪?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辛丑秋画僧王涛作于幸运星画室
正在努力加载...
提示
请使用手机APP发布,去快速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