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后再发布主题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霜降日

文学 03-29 21:29 阅读 2488 回复 3
  ◎霜降日   1  霜降日无霜  有雷声让人侧目  雨把城市变成了灰色  好像灰色原本就是为我准备的  为什么要非黑即白呢  把轮廓模糊处理  触目之色让它淡一些再淡一些  站在窗前  看那似是而非的景象  内心居然会有一点安慰  就像我多次想到你,得到了安慰  2  好像很久没有联系  如果这样下去  我们会不会回到陌生  这是个问题  就像我总会去向不明  在一间屋子里等同于死人  消失。麻木。懒惰和急躁  有时候,我向自己提问:  是什么带走了内在的激情?  行至中年  遇见复杂人事  能躲就躲  那还未放弃的欲望  慢慢被关在笼子里了  而我已渐渐老去  像一个无欲无求的人  坐在人生路口  一眼就能望见边界  3  我记得秋天是你的生日,  具体哪一天,却已遗忘。  这让我惭愧。  倚在窗口,看漆黑夜空下  零星闪动的光源。  我会选择一处最亮的地方  将你安放。  只要目光探过去,那里就有灵魂的回应。  像这无处不在的光源,  一盏灭了,另一盏亮,接力赛一样。  在被诗歌拥抱的路上,  这让我感到惬意和意义的存在。  像夜空无尽之灯火,我们被彼此点亮。  4  你在北方  我在南方  中间隔了1090公里距离。  若去往藁城  地理位置和时间需求,被一一丈量。  人总是被看不见的事物禁锢  而又向生活要求着自由。  站在窗边,依旧是楼房叠着楼房  你和我的生活,就藏于楼房的缝隙间  渴望晨光带来暖意  更喜欢暮色和静夜给予的空旷  那时,我可以随意抵达  并且做些毫无意义的幻想——  在米饭和馒头间,我会选择馒头。  这似乎是饥饿时,  我抓住的一点温暖。  天气愈加湿冷,我读过一首诗后  把头埋在茶水间  抬头,对面居然坐着一个人  春风和煦地笑,落在我的眼睛里。

抗疫丰碑 英雄群像

文学 04-03 11:53 阅读 3538 回复 18

春浓恰逢绿当值

文学 前天 09:10 阅读 4293 回复 6
春浓恰逢绿当值疫情开始退潮的时候,忽然收到朋友打来的电话,说今年不出去打工了,就在家里创业,项目都定了:拟订自个投资,开一家食品加工厂他们自己起了个厂名:绿源坊食品加工厂。因此,电话向我咨询,这个名字起的怎么样?我初步掂量掂量,觉得名字倒是没什么问题,而且格局和五行都比较搭配。但是,从文化底蕴来说,似乎还欠缺点人气和文化的含金量,也就是企业元素和经济磁力的胶着感还不是那么的明朗。他们立马反问我,那你说起个什么样的名称更合适呢?你看想要我不加思索,不便斟酌就出口成章,对我来说还真没这个本事。我只好说明天上午九点钟告知详情。是夜,我辗转反侧,想到美国人之所以以“绿卡”来敲定美国户籍制度的定义,是因为,绿色属于美国人的财富属性,而且,在他们短暂的历史过程中,绿对于他们没有约定俗成的道德绑架与情理匡扶。而在中国,是以土和水为财富属性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中国属于东方,东方的东字五行属木,当然,大凡中国人都知道,木以土为财,土以水为财。朋友开办的食品(油脂)加工厂其属性五行属火,他们自个儿取的厂名为“绿源”绿源为通关之性质,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在中国“绿”字是个多义词,最浅显的最讽刺的是“绿”字在生活领域夹杂着讽刺及贬义的成分,有“绿”帽子的嫌疑。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而且这个带着幽默和嘲笑的“绿”字用在排头。可想而知,前来该厂交易的客商岂不别扭的脸红脖子粗了。于是,我打定主意,立马就想到了在乡下做小本生意,靠的是人气,不就是为了乡亲们图个方便嘛?再说有钱大家都赚,也符合当下的时局与民心,因此,起名“乡云积”全称为:湖北乡云积食品加工厂。第二天将此名发给他们,老板还不解其意,再三问我这个名字的含义,只好一个字一个字的给他们解释:乡:意涵贤良,能力,质朴度量之意,云代表高远辽阔,柔和温驯向往纯洁和美好。积:意含功勋,用着财富上为堆积如山,多而累积,以及人品的德行修为。此名内合业主八字喜忌,外贴近民意和社会民风习俗,也算是善莫大焉了。眼看疫情如秋后的蚂蚱已经蹦达不了几天的时候,湖北主疫区传来复工颁发“绿码”的好消息,消息传开,禁锢了50多天的人们奔走相告。但是,关于“绿码”的叫法不久会随着疫情的散去而灰飞烟灭。但是,恳请人们千万千万不要对号入座与古代人们的生活习惯联想起来,闹出些啼笑皆非的笑话。那就不好意思了!2020.03.16于笔架山
短篇小说         要不,我们喊一嗓子?        (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一       今天是星期六,老公郑希旺不用上班,他睡的房间没有动静。但可以肯定他已经醒了,一定做着什么动作,活动筋骨,积蓄力量,随时喊她进去。        姜凯琳已经习惯了。每天早晨梳洗完毕,穿着宽大的睡衣,坐在条发上安静的玩手机。睡衣里面啥也不能穿不能系,以方便郑希旺那么粗鲁的一掀,全部袒露在他的面前。与其说以那样的突然性刺激他的视觉,不如说需要尽量满足他那种异于常人的嗜好。        按照姜凯琳的愿望,她希望是入睡之前,四门紧闭,闭着眼睛偷偷的享受。然而,俩人之间不是她在主宰,所以永远是早晨,在郑希旺精力最充沛的时候,在郑希旺情绪临近燃点的时候。除此外,姜凯琳还需要像电影剧本一样设计一些想法,需要不动声色的去表达。太蕴意太含蓄也不行,要让郑希旺能够恰到好处的体会到领略到。        姜凯琳经过长时间的练习,已经能当编剧了,并且是自己主演。        "姜凯琳,进来吧。"郑希旺终于开始叫了。        "今天不行,来了客人。"        "怎么不早说,是不是不想活了?"饿虎经历一番追逐快扑倒羊的时候,你告诉他这只羊可能带着病毒,不能吃。他会是什么感觉?他会两眼充血,一副要吃了你的样子。        郑希旺的房间里此时是充满臊臭味的。姜凯琳断然不敢进去,平时也是快进快出。        昨天,姜凯琳接到龙铁男的电话,"老板娘,什么时候过来拿钥匙。我准备走了。”        正是这个电话让姜凯琳想为龙铁男保留完整的一天。这是她的想法,她把生活切成了一段段一片片。从开头到结尾都十分短暂,一段一段一片一片都可以赋予它全新内容,当然带来的感觉也将是全新的。        龙铁男是姜凯琳的一个房客。        郑希旺为姜凯琳买了几套房子用于出租。不是缺钱补贴家用,初衷是为了让姜凯琳除了照顾孩子之外还有别的事干。姜凯琳却用它以充足的理由遴选起男人来。合意的留下,慢慢培养发展,成为她砧板上的鱼肉,不合意的便寻找理由驱赶,屡试不爽。       龙铁男与几个朋友一起在自媒体上经营着一个旅游公号。每年需要按计划游历许多城市,拍尽风光,拍尽人情,拍尽心中的山山水水。这次来到了姜凯琳的城市,计划用三个月时间来直播和拍摄。        按说,一般老板都不会接受短租行为。但姜凯琳喜欢三个月半年的租客。目的不一样,喜好自然有所不同。她初看这男人也就一般般,便开始按套路拿捏龙铁男,“三个月?应该适合找旅馆吧?租房挺麻烦的。”        按设计的台词,租客应该回话:老板娘,我知道有些麻烦。租金可以高一点,我多出一个月怎么样?        这时候,一般人就可以满足的答应了。关键是姜凯琳不是一般人,有老公供着,不在乎多一个子少一个子。只是想在讨价还价中体验一把,想得到胜利,想心情舒畅,想赢取人生。       但老练的龙铁男没有允许姜凯琳施展开话题,一句话就拿住了她。他说,“我不喜欢住旅馆,每天一出门就是陌生人。租个房子最起码认识了老板,在这个城里就有了一个熟人。”        姜凯琳略微有些㤞异:租客这么多,还没有见过这么会说会讲一刀见血的。“哟,还蛮会聊天蛮会套亲近嘛!让人想拒绝你都还不好意思呢!”。        龙铁男走南闯北,这些技巧自然不在话下。姜凯琳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他一试就能看出来。他的心里有了底,他知道以后可以怎样对待老板娘了。他如果不温馨一点挠人一点,就有可能租不到房子。        "好吧,租给你。明天带你去交水电费,煤气费,宽带费。"        "麻烦老板娘!"        姜凯琳热情有余,龙铁男暗自兴奋。        二        江凯琳带着儿子郑俞浩下楼去了。郑俞浩上英语补习班是郑希旺的主意,他想着他的生意必须后继有人。不指望郑俞浩能在他的基业之上再发扬光大。他虽然粗俗,但他知道以后像他这样混水摸鱼攫取暴财的机会肯定少了,以后的生意是向国外发展。他生意上的朋友都在着重培养下一代赚钱的能力,他不想落后。        姜凯琳今天拒绝了他,尽管理由说得过去,却证明她心中有事。郑希旺拿起手机,"小魏,在哪里?"       "在小区门口。"       "姜凯琳下楼去了。"       "知道了,老板。"       姜凯琳去干什么,郑希旺也知道。但他也明白,光秃秃的沙漠不叫风景,必须得有几棵树,最好是生命力旺盛的胡杨树。只是没想到姜凯琳散开的枝桠上冒出来的绿叶越来越多,几乎成满冠大树。        让办公室秘书小魏跟踪,也只是带一点破坏节奏,能让他心里好受一些。每次听完小魏滴水不漏炉火纯青的汇报,总感觉水份很大,但又说不出来。只能无可奈何安慰自已,"就这么着吧!"        姜凯琳驾驶着一辆黄颜色的"甲壳虫"靠着一辆草绿色的北京吉普停进了车位。        这辆吉普是龙铁男的。这是他俩相约的老地方。        这条街的一边是公园。有湖有桥有塔,湖中间有芦苇有荷花有风雨亭,每天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那天,姜凯琳将郑俞浩交给补习班老师以后,来到小广场支起画架,想画点什么。这本是她混时间的必修课,她也不是想画出什么成果,每次画完都是随即扯下,扔进公园的垃圾筒。好一点的实在舍不得的就带回家藏在卧室里,自已娱乐。        然而,今天的画只画了几个基准圈就感觉画不下去了,满脑子都是昨天的租客龙铁男。        此时,姜凯琳没有发现龙铁男开车悄悄跟踪到了她的“甲壳虫”旁边。站在车边一望,就能望见她娇小的身影。       龙铁男不需要轻手轻脚,因为公园人多,都是一副闲散的神情。包括龙铁男来到姜凯琳的身边,蹲下来,"好巧啊,老板娘!"        一切自然而然。姜凯琳早就感觉到了龙铁男循她而来的气息。她一直有这个预感,也有这个愿望,龙铁男会来找她。会悄无声息地来到她的身边,如同此情此景一般。这是她的自信,这是人生对她作为一个漂亮女人魅力无限的赞许。        但毕竟见面才两天时间,需要了解龙铁男的情况。像翻开一本书之前需要阅读故事梗概。        姜凯琳说, "你这人一看上去就是油腔滑调!是不是在外面跑久了的男人,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泡一个女人?"       龙铁男说, "老板娘好眼力,一针见血!"        "那你觉得,我好不好泡上呢?"        "我是真心想泡,至于能不能泡上,就要看缘份了。"        "这么多年,你泡上了多少个?"        "平均一年三到四个,工作七八年,不低于二十五个吧?"       "还挺诚实哩。有老婆吗?"       "没有,不需要。"       "这些年就靠像摩梭族一样走婚过日子? "       "不是。是像泰国人那样租妻。"       "你租我的房子,还想租妻?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出多少钱?"        "还需要出钱吗?用感情还不能支付?"       "那你的感情就太廉价了。"       "早就发现我是这样的,一生的感情是廉价的,所以我没结婚。但我一段一段的感情是真挚的,所以很珍惜!"       姜凯琳说,"我好像不太适合你。不过,我可以找一个适合你的人。"       龙铁男说,"也行。那就感谢老板娘!"        姜凯琳给她的闺蜜拨通电话,"吴裕芹,你在哪里?"        "在公园,丫头在放风筝。"        "到我画画的地方来。”        "什么事,急不急?"        "跟你薅了个男人,帅得依比!"        "别拿我开心好吗?"        "这次是真的。"        "那就感谢哥们。我马上就来。"        吴裕芹匆匆赶过来,将孩子交给姜凯琳,"哥们,辛苦两个小时。"        "去吧去吧。"这哥们老公在外打工,寂寞空庭。脸上还返青长起了痘痘,无时不在向世人诉说女人之苦。        两个小时后,吴裕芹茸拉着脸回来了。        "怎么了?"        "别人对我不感兴趣。说想泡的是你。你说,我这人怎么这样命苦?"        姜凯琳无话可说了。

"年"说

文学 前天 12:34 阅读 1838 回复 1
“年”说肖铁树 作于2020庚子年4月4日清明节 “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创世纪》1:14),日月乃时间的记号,立竿见影,始于亘古。现代时间的设立经过了人类漫长的历史进程,其间,时辰、节气、年岁和纪年体系用以满足彼时的需要逐步形成。按时序而论,年岁早于纪年,节气先于节日。“亚当活到一百二十岁,生了一个儿子,之后又在世八百年,共活了九百二十岁就死了。”人文历史关乎年岁的最早记录非此莫属,亚当是初之人,人类第一始祖。《说文解字》说“年”,谷孰也,五谷成熟即年成,解释从甲骨文字形。说“岁”,形符“步”,因古历法把水、金、火、木、土五星称作五步,岁曰木星,行一周12月,故岁、年等同。《说文解字》的作者从未见过甲骨文,所有字源依据周秦金文和篆书文献,难失偏颇。而现代发掘的商殷甲骨文 “岁”字的造形则有割创、逃出之意,当以古为真,甲骨文的“出” ,又有自船中撤盖而出之形。《创世纪》洪水篇说, “到挪亚六百零一岁,正月初一日,撤去方舟的盖观看,便见地面上干了。到了二月二十七日,挪亚和他的妻子、儿子、儿妇都出来了。”挪亚家八口从上一年的二月十七日进舱到出来的时间恰如一年,这大概符合仓颉造字对“岁”的最佳追释。按照《创世纪》,亚当后代的名字和生庚年岁记录如下:塞特912、以挪士905、该南910、玛勒列895、雅列962、以诺365(以诺与天同行)、玛士撤拉969、拉麦777、挪亚950(洪水前600岁,洪水后350岁)。连同始祖亚当,上古时期,也就是洪水前十代人的年岁均接近千禧。洪水后挪亚之子闪(598岁)到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先祖之一约瑟(110岁),十二代人共跨越3284年(元前5090-前1806年),年岁从千岁降至一半、再降至百岁,是远古年代人类年岁的重大变迁。闪的第五代后人法勒世代是一重要节点(元前3153-前2914年),当时地分言乱、人口东迁, “子孙们各随他们的宗族、方言,所住的地土,分散形成邦国。”莫非华夏民族的祖先如伏羲氏,在法勒世代后迁徙东方并择河而居?随后由先祖黄帝开启五千年的中华文明。 “起初,造天地”,时间以日月作参基,而天地又先于日月创造,此所谓“无元年不纪年”,故上古、远古先人们惯以年岁记日子(如说“挪亚五百岁生了闪、含、雅弗”),以寒暑记节气。创造第三日,“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洪水之后造物主再发心声,“地还存留的时候,稼穑、寒暑、冬夏、昼夜就永不停息了。”进入农耕和狩猎生活的闪后时期更加关注作息和节气。黄帝世代,一位名叫岐伯的人擅观天纪地理、日月星辰、风土寒暑、山川草木,他的许多研究和探索奠定了我国24节气、干支纪元、阴阳五行和中医药典的实践,也是道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朴素哲学的基础。我国夏朝开始采用按节气和农事编定的年历,时称小正,周朝编成《夏小正》的历书,“正岁,谓夏之正月,得四时之正,为夏正建寅之月”。夏历即农历,俗称阴历(正月比阳历晚1-2月)沿用至今。夏朝建寅之月是否还同挪亚世代的正月?不得而知,因纪年以祖辈们的年岁传承,非纪元年历,难免口传之误或人为变更。年岁大时虽沿袭,但建寅之习即正月的确定会随宗族、方言及所住地土而异。譬如,以色列人的正月在出埃及当年即变更。摩西令:“要以本月(以色列人出埃及之月)为正月,为一年之首。本月初十日,各人要按着父家取羊羔,一家一只。留到本月十四日,在黄昏的时候,以色列全会众把羊羔宰了。各家要取点血,涂在吃羊羔的房屋左右的门框上和门楣上。这血要在你们所住的房屋上作记号,击杀埃及地头生的时候,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灾殃必不临到你们身上灭你们。”“你们要拿一把牛膝草,蘸盆里的血,打在门楣上和左右的门框上,你们谁也不可出自己的房门,直到早晨。”“这例你们要守着,作为你们和你们子孙永远的定例。”“这夜是出埃及地,是以色列众人世世代代该谨守的。”以色列民族重要的传统节日逾越节,也是每年三月或四月的新年节日由此而来。漫长历史长河中,有无法料知的演变和穿越?逾越节的“红门”定例会否传借给了华夏民族,成为中国年的春节习俗,类似巧合值得民俗史家们去探索。按我国古代纪年历法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2019年为己亥年、 2020年为庚子年。新己亥、庚子的岁末年初在未来许多年岁中都将难以忘却!

封城的日子

文学 03-29 19:08 阅读 5078 回复 10
●封城的日子 我的选择过于窄小不是客厅,就是书房没去处时我就奔向窗口,请一只鸟把忧伤分散楼下是钟惺大道,寒风中的行道树向望着它的人招手。偶尔有警车呼啸而过尖利之声让我想到谢幕的人群马路对面,有别于灰色的明亮处那是一丛桃花从困境里跳脱出来,不管不顾地盛开了好像生活只剩下怒放这件事●解禁日为探虚实,总要有人充当诱饵。一只脚在室内另一只,在愿望的驱使下向还没有凋谢的春天,跋涉千里。速度要快,快过樱花大道上的缨花快过一片叶子的生长一朵花的萎谢。快过湖面的水将要湮灭枯荷头颅……白云在天上走,我在地上走。祖国的山山水水故乡的羊肠小道如果弥补是美德,我想代替你去走一走。●亲爱的雨一直在落三月,我的城市还在禁足。亲爱的雨一直在落。雨线像一根绳子,直通灰色天幕。如果顺着它爬,能够找到,透明的雨中微笑的亲人。在窗口,无数双眼睛,看着亲爱的雨一直在落。从天上到人间,白晃晃的星光,明亮的重逢,就在亲爱的雨中。我坐在这里,念叨一系列的名字——那捧着的骨灰,被认领。没人认领的,我相信,神会带着他们升入天堂。●喂,有人吗在某个不为人知的时刻我总是能够清楚地感知到有个小偷,避开人群,蹑手蹑脚去窃取她要的东西她所窃取的只能在幽暗的光线里或者梦境中而无法回到现实以及彼此的对话中就算我们对峙在黑暗中打探她也不会提及那窃取的东西是什么扒在窗台上空空的街道,像个巨大的坟墓我抑郁地朝着那片空旷,喊:喂,有人吗死一样的寂静——当我回头,她不见了她就像那件被窃取的东西,被放了回去●数星星时间翻越一座山又一座山远远望去,只剩模糊的山脊岚雾遮蔽四周我除了抱紧自己,便是谨慎地往前走。重物以随手扔掉从我面前经过的人因不可见而被遗忘当我遇见一个有星星的夜晚——我像孩子那样,仰头去数星星。数着数着把自己也数进了年轻的岁月

年三十的十点半

文学 03-28 10:50 阅读 5951 回复 16
   这天下午,天空中并没有太阳,但也没有太深厚的云层。阳光没有,但天空依然亮朗。收获后的田地没有了一点点的绿色,只有深耕后的黄与褐。几只寒鸦在田垅中寻食。深冬了,田垅什么也没有,连蚂蚁也没有,寒鸦们只好哇哇地叫。   村子上空有了炊烟。有的家上空烟是浓的,且一阵儿浓,一阵儿淡的。有的家上面则是淡淡的青烟。有浓烟的人家多是烧稻草或麦秸的。稻草或者麦秸,刚入灶时,一下子还不能烧起来,就浓烟滚滚的,把屋子都会熏黑的。而淡烟的家,则是烧木柴的。  父亲开始敬神了。他站在神柜前点亮蜡烛上了香火,而后敲磬,召唤列祖列宗前来一同过年。磬清亮的声音令一家人虔诚地低头。敲三下后父亲再点上香,在神柜前先插,又在大门的后面插上,并烧了纸。一家人这才开始吃饭了。   “今天,是弟弟和妹妹生日,祝你们生日快乐!”哥哥洋气,举起杯来。  “呵。真把两个儿的生日忘了。”祖母一下呼起来。  我的生日是过年。而且过年那天晚上生的,据说这身庚八字不好。生下来时,白头发阿巴就说:“这是个红屁股儿子,是个好吃佬!”果然,据姐姐回忆,我三岁前,天天要吃肉,家里没有肉,就哭闹着要吃肉。后来,母亲就和姐将肥肉烧好,伴上白糖,让我多吃,吃得不想再吃。这样,我就不会老是要吃肉了。  姐姐的生日也是过年,不过是在上午,八字比我好多了。  饭后,祖母给压岁钱,一个孙子五毛。  刚接下五毛,隔壁兆青就来喊了。  “发,走。”  “去哪儿?”  “去海棠家摸十眼半去。”  “好的,一会就来!”  没有一会就来。  严伍台的习俗,过年这天晚饭后要做两件事。一件是要给祖坟上香烧纸,祭奠先人,也就是备一些牺牲,而后就上香,说些缅怀的话。再后就烧点纸当做钱,以免先人们在那一边过于穷困。还要备一捆稻草,烧完纸后,再把稻草烧掉,燃起冲天大火。除夕夜本来漆黑,一团大火也就亮了一片天。我喜欢这个。二是赶茅果。用芝麻杆或者高梁杆扎个火把,在台坡下点燃火把,人们就挥舞火把,一路直烧到土坑边,把火把烧尽后才回家,意即把野鬼驱赶到远处,不让它与家鬼抢祭食。  做这两件事都需家里的男丁。最好是少年男丁。少年男丁阳火旺,鬼神难侵的。若是那等老弱男女,上得坟去,就有被阴兵抓壮丁的危险。老人们就喜欢讲鬼的故事。祖母就讲得很多。  有一个很年轻的人在渡口守渡船,一队阴兵路过。  “报告!”阴兵探子大声说。  “讲!”阴兵队长命令。  “正前方一堆大火,直走还是拐弯?”  “火势旺否?”  “气焰冲天!”  “绕道而行!”  “是!绕道而行!”  20年后。这队阴兵还路过渡口。  “报告!”  “讲!”  “正前方一堆大火。”  “火势旺否?”  “气焰逼人!”  “绕道而行!”  “是,绕道而行!”  又过去20年,这队阴兵又路过渡口。  “报告!”  “讲!”  “正前方一堆火。”  “火势旺否?”  “微微飘摇。”  “踏火而行!”  “是!踏火而行。”  这队阴兵一忽而去。天亮后,人们发现,老船工的身体都硬了。  年饭还没吃完,哥哥就跑得没了影。  “发,去赶茅果!”  父亲已把赶茅果的火把准备好了。  我来到台坡子下面,牛还在坡子下吃草,吃的是那种稻草。冬天了,田野里没有了青色,牛儿们只有稻草吃了。不过牛们冬天不干活,吃了稻草也不掉膘的。  “大大,把牛牵回去!”  “好的。你快去赶茅果,一会我来牵。”  我用两腿夹住那火把,划亮火柴。晚上寒气重了,火柴还没亮起来就熄了。  我就把外套解开,挡住风和寒气,这才划亮了火柴,待到火柴烧得旺一点了,才把身边的一个稻草把子点燃,再把火把从稻草上接火。不然一盒火柴就是划完了也点不燃火把的。当然,夏天就不用这样。  火把是高梁杆做的,点燃火把后,我就拼命地挥舞,一边挥舞一边奔跑,还大声喊叫:“赶茅果!赶茅果!”  直到土坑边,才停下来,把火把架在一根桑树杈上。火把烧完了,我便飞一般跑回家,拿上祖母给的五毛钱,参加战斗去了,只不过没有红星闪闪亮。祖母在后面喊我带麻叶子去吃,我都没听见。  摸十眼半的道具就是一幅扑克牌。从一到十有一点算一点,大小王和JQK等花人马,只能算半点。拿到十点半才是大的,但不是最大,如果拿到五个花人马就比十点半还大。五个花人马,也叫五小。不过对十点半,我们不叫十点半,而叫十眼半。几个人玩都可以,三个人可以四个也可以。人太多了不好,一幅牌54张,人多了玩一会就要洗牌,太麻烦。人少了也不好玩,不起劲。人们轮流坐庄,由庄家发牌。庄家先摸一张,底朝上,放在自己面前。再一人发一张,顺时针而发。发完后,先问第一个人,还要不要牌。如果第一个人的牌已有8点以上,就不敢再要。再要就看运气。如果再要是一个2点,加上就是十点,还要一个花人马,正好十眼半。这时候也还不能翻牌,因为后的人也许会摸到五个花人马,也叫五小,大过十眼半的。到最后的人都摸完了。庄家才开始摸。如果庄家也摸到了十点半或者五小,那就通吃下家了。如果多过十点半,到了十一点以上,那就叫胀死了,庄家就得赔下家的。赔下家的,也得看情况。下家是十点半或五小的,就赔双倍,不是的,只赔一。如果庄家没有胀死,也不到十点半,那就最后摊牌。谁的点大谁得钱,点小的赔点大的。如果庄家和下家同样的点,则庄家得钱。不是庄家的另外几个人,大小不管,互不赔钱。  “就等你了,我们都玩好一会了。”   “赶茅果去了。”  “快。摸牌!”  “你坐那一边。”  我坐下后,摸起庄家发下的牌,悄悄看了一眼,是个梅花十。  庄家是沙牛。他问下家兆青:“要不要牌?”  兆青有些犹豫,看样子是个不上不下的牌,不是6,就是7。  他好像下了决心“还要!牛火腿被蛇咬,总是一肿!”  庄家给他发一张牌。他好一会不敢揭牌。庄家催他,“快点,人家还等呢。”  他翻开牌,脸色立刻难看起来:“唉,运气不好!”  我伸过头去,一张7点,后来的牌是5点,胀死了。这样的牌不好,谁碰到都头痛。  “你的。”庄家问海棠。  “我不要了。”海棠胆小如鼠的。  庄家翻开自家的牌,又揭了一张牌,而后他停了一会:“不要了。”  他翻开牌,一张4点,另一张也是4点。  兆青胀死,赔庄家一分。  我们玩牌一盘一分钱。  海棠也是一个8点,也得赔庄家一分钱。  庄家给了我1分钱。我是十点,比他多两点。  轮到我做庄,自摸一张花牌,放好后给下家发牌。下家是沙牛。  “还要!”  给他一张。  “还要!”  “还要。”  他一连要了五张。而后他就摊开牌。有些得意:“五小。”  五小是最大的牌了,比十点半还大,我有些急了。  我发牌给海棠。  “还要。”  给了他一张。  “不要了。”  兆青不要。  我就给自己发牌,是张花牌,再发一张又是花牌,还发一张还是花牌,花牌只算半点,四张花牌才两点,不翻也赔。我狠下心再翻一张,又是花牌。  “五小!通吃。”  这一盘,沙牛因也是五小,只赔一分钱,而海棠和兆青就各赔两分了。  “油灯快完了。”我叫道。  “还接着玩。”沙牛亏了。  兆青也要接着玩。  我还想多赚一点。  天亮了,四个小伙计才停下来。初一的早晨要敬神,不回家是不行的。这一晚,我赚了72分钱。  回家时,我们从海堂家后门出去。这一天早晨,只能从后门出进。大门不能随便开的,只有敬了神才开门。  开门就要开门大发财。  这是个真实的夜晚。  时间:1964年腊月三十。  地点:湖北省天门县徐黄公社六大队四小队海棠家。
正在努力加载...
提示
请使用手机APP发布,去快速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