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盼亲情永续

05-20 09:21   发表于 文苑   阅读 6423   回复 3
只盼亲情永续
文/愿意看的人
       97岁的四姨父走了,他老人家出殡的那天我们这些舅老表、姨老表一大早从各地赶往他家为他送行。送毕姨父,我们这些难得见面的老表聚集在一起一同返回村子,途中我们一边叙述亲情,一边寻找往日的记忆,追寻四姨和四姨父的故事,但老表们讲述这些故事我却很难插上嘴,为什么呢?说实话,不论是在幼年还是成年,我是很少来四姨家的,在我的印象中来四姨家不会超过十次,包括今天来这里送别姨父。为什么我来四姨家这么少呢?这是有原因的,虽说四姨与我妈只相差10岁,但我妈只有5岁时就被送到莲玉里我家当了童养媳,他们根本没有在一起生活过,这是其一;其二我家在九都,中间隔了个水磨山,交通不便,路远且不好走;其三我妈解放后一直当基层干部,工作忙是一个原因,且我的奶奶在解放前就去世了,我妈又一连生了八个孩子,家里家外忙得不可开交,极少回黄栗树娘家,更不用说有时间去几个妹妹家,所以在我的印象中我妈从未带我去过四姨家。幼年时我曾去过两次四姨家,那都是外公带我去的,其中的一次我随四姨去村前水塘洗菜,顽皮的我不小心一只脚滑落到水塘里,将棉裤、棉鞋弄得透湿,是四姨熬了一晚夜将我的衣鞋烘干,使我第二天得以随外公回去,这件事情我记忆极深,要我讲更多的我与四姨的情感故事就难了。直到1993年我为来凤表妹婚事去过四姨家两趟,再后来就是13年前四姨去世我来送别,所以我说去四姨家不会超过十趟。
        午饭我们这些老表又凑在一个桌上,话题仍是叙旧。几杯酒下肚我坦诚来四姨家很少,甚至还有两个表妹都不认识,此话一出引起老表们的嘘声,我也深表遗憾,愧对四姨和四姨父。这时金凤表妹来到桌前敬酒,还有一个我不认识,叫我表哥,便问金凤:“这位是......”金凤介绍这是玉凤,我连忙说:“表哥对不住了,不认识你,我们喝杯酒增添记忆吧。”在我的记忆中还有一个表妹,这时我借着酒兴,大声对金凤说:“我还有一个表妹呢,把她喊来也让我认识认识。”不大一会她带来一个女的,向我介绍这就是小妹满凤,我哦了一声,没想到眼前这位带着忧伤面容透着姿色的中年女人就是我嫡亲的表妹,如果没人介绍我们绝对不敢相认,满凤落落大方地向我问好,至此四姨家的一个表姐四个表妹我终于全都对上号了,只是可惜来凤表妹英年早逝,我们永远见不到了。
        短暂的相聚我们这些老表又要离别了,我们站在村口谁也不愿先走,最后还是依依惜别。其他老表都乘车走了,唯有我最后,几个表妹还要我送到村外,我劝她们节哀保重的同时,要她们赶快回去招待客人,她们顺从地返回,我站在原地望着她们疲惫的背影,心里酸楚的味道油然而生,自问:我们这么多老表还有机会聚在一起吗?真的就是人们常说的一代亲,二代表,三代四代就拉倒吗?我离开了村子,几次回头张望远处的村庄,所有的情感化着红红的眼眶和呛在里面打转欲滴的眼泪,心里默默地祝福各位老表,愿我们相互挂念,亲情永续!
  • 回复3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4

05-20 10:39

粉丝 6

05-20 18:53

粉丝 92

05-20 19:48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