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天门

欣闻两高落地,好消息接踵而至。让我们这些在外地工作的天门人喜不自胜,欣喜若狂!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天门人。对天门自然充满了感情。寄人篱下的无奈,一年四季的不停奔波。无一不是为了生活,愿天门明天更加美好! 我们的农村严重空心化,劳动力输出大市的定位,决定了天门肯定是季节性假日经济。也就是腊月和冬月的繁荣景象。确切的说是腊月15到正月15一个月的繁华。有很多商户一个月就能赚回1年的钱。我们看到了平时农村看不到一个青壮年,城市宽阔的马路没车没人。而到了过年,交通管制,安装隔离护栏,限行限停。增设临时停车场等等措施依然无法满足停车需求。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我们每年输出了多少人口。GDP低与人口素质关系不是很大,与我们的产业结构关系更大,我们是传统的农业大市,工业基础薄弱,也无可开发的矿产资源。第三产业资源匮乏。旅游服务业更是无从谈起。而由旅游带动的酒店业 餐饮业 娱乐业这些附加产业更是匮乏。当农民种地的收入已经无法撑得起一个家庭一年的支出。而一手一脚都要花钱,本地又没有可以就业的工作,外出打工就成了唯一出路。但是天门人普遍不愿意做普通生产线的一员。,他们骨子里倔强,勤劳,踏实肯干,肯动脑筋。又喜欢抱团扎堆。于是在一个又一个城市出现了天门村,带动了一批又一批亲戚朋友。实际上天门这5年的发展是有目共睹的。我们的政府坚持不引进污染环境的化工企业。坚持在城市的软硬件环境上做文章,我们发现天门的湖泊变多了。公园小游园随处可见。有了体育馆,有了科技馆。有了植物园 ,也有了剧院。妇幼改建搬迁。中医院 人民医院改扩建。人民医院分院开始建设。北湖大道 北湖公园 北湖教育园雏形初显。好的环境会让人心情愉悦。也是引进人才的软实力。随着未来武天 沿江 两条交通大动脉尘埃落地。4条一级公路建好通车,一环 二环形成,天门就初步有了中级市的格局,交通局面将得到极大改善。天门遇到的问题。中国2000多个小城市同样都会遇到。可以说到哪个城市都是这样,房价居高不下,物价飞涨。农村空心化。人民收入水平低,负担重。没有资源矿产可开发,没有支柱企业可就业。但是有一点,城市竞争力归根结底就是人才的竞争力。我始终认为我们就算现在GDP垫底,也绝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引进一些化工污染企业。天门历来注重教育。尖子生纵然因为各方面的优秀从而留在大城市发展,但更多的同学还是会回到天门。因为这里才是他们的家。每个人都梦想着落叶归根。天门未来的发展还得靠他们,现在就是考验政府决策者大智慧的时候了。怎么样培育一个产业,怎么样把周边配套上游下游产业链全部整合在一起发展,怎么样充分调动劳动人民的积极性,从而让一个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急他们之所急,想他们之所想,让广大创业者们无后顾之忧全心发展产业。这都需要管理者们做出极大的工作。我相信做好了这些工作,天门未来大可期。我们的政府一定要有长远眼光,有人就会有发展。现在很多大城市都在抢人大战。我们的老乡成批回家,一定要想办法留住他们。希望政府在场地,厂租,物流,水电,宽带,税费方面都给予大力支持。 现在想想,这真的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平时哪有这样的好机会啊,平时政府出面好说歹说都没人回来。这次疫情让广大老乡彻底认清了局面,我们不愿意再过那种寄人篱下的日子了。只有我们自己强大了,经济繁荣了,我们才不用离乡背井看别人脸色。难道我们还要让自己的下一代,甚至下多代再来重蹈我们的覆辙吗?一家人就在家里其乐融融生活多好啊。难道我们还要让我们的下一代做留守儿童吗? 产业都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这批人的回归让我们拥有了巨大的底气。一步一步来,合理规划合理发展。一定可以做大做强! 在服装领域,天门人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就是这么肯定确定。就是这么霸气!第一我们起步早,从业人员巨大。第二,我们头脑灵活,手艺精湛,勤劳肯干,技艺超群。第三,我们产业布局完整,从布 料 染 裁 剪 从最上游到最下游我们都有涉及。优势明显。最重要把今年过去,否则明年经济恢复的时候,老乡们又都走了。到时候再请回来就难了,如何在年内就把这批人稳定安顿好,非常考验执政者的智慧。也就是如何让他们回来了就不出去了。除了服装,电商这块也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口。因为天门人聪明。脑子普遍比外地人转的快。这是公认的!我绝不认为天门是垫底的水平。相比仙桃潜江,我们面积更大,人口更多。不要总是觉得人口是负担,人口多会拉低平均GDP,这是错误的想法。反而我一直认为人口是巨大的优势,这种优势比这个城市有10家上市企业都要大得多。否则就不会有很多城市四五年前就在谋划抢人大战了。各种落地政策优惠,送户口免契税,购房优惠,安排学位。各种补贴。他们花大价钱抢人肯定是有道理的。人口老龄化加剧。处于育龄的夫妻生育意愿降低。人口出现负增长是大势所趋。是不可逆转的事情。现在不要说有的镇5万人变成2万人,40个村合并成14个村,未来不是乡镇的消失,村的消失这么简单,很多人口二三十万的小城市都要消失,现在中国每年去世的人口在1000万,新生人口一千零几十万,不错,目前的确还是正增长的状态,但是我们都知道这种状态是肯定持续不了多久的,我们有2个生育高峰。50年代和80年代,50年代响应毛主席号召,人多力量大。基本每家五六个是标配。80年代中计划生育开始实施,抢生超生一批。50年代的人目前已经60---70岁。80年代的人也已经35--40岁。未来30--50年这部分人的加速离世会导致人口断崖式下降。而生物链都有他的法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现在吸血除了逐级吸。已经出现了隔吸。以往大多是市区的人手头宽裕从而选择到一线大城市买房,从而举家搬离。农村的人在乡镇买房。乡镇的人到市区买房。现在很多农村的人直接去大城市买房。撇开了镇里和市里。镇里的人也直接到大城市买房落户。办理户口迁出手续也不经过市里。天门这10多年最少应该也有10万人迁出了户口,我们目前的就业环境,收入水平加速了人口逃离。传统低端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早已经淘汰,以作者为例。2003年去深圳打工,厂有5000多人,底薪260元,平时加班,周末加班都是2元钱一个小时。每天加班到晚上11点,几乎没有节假日。吃饭每天自己掏钱买饭票菜票,饭5角,素菜5角  带荤的1元到5元不等。每顿只敢吃5毛的饭和1元的菜,宿舍12人一间,上下铺。住宿费每个月掏50元。各种迟到旷工罚款,做错事的罚款,迟到5分钟罚款30,三天不上班算自离。自动离职没有工资,工资压1个半月,辞职要提前一个月辞工,要领导逐级签字。到期由保安陪同清理完随身物品后才能走人。每天起早贪黑,扣掉住宿费和生活费,每个月到手不超过400元。而就算是这样,每天都有数百人在厂门口等着进来。这就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这就是低附加值的企业,企业生产的产品全部出口。做电子磅,电话机,对讲机等等。那时候中国劳动人口多,你不做有的是人做。在一个供大于求的市场,人家有话语权,即使制定再苛刻的不对等条件也还是有人抢着做。这就是人口红利!现在再过去,早已物是人非。底薪涨到1800也招不到几个人了。越来越多的这种劳动密集型企业选择迁往内地或者直接倒闭!天门的情况要怎么搞?我觉得要分开来看,要根据各个乡镇的实际情况来看待。多宝 拖市 张港大部分原来属于苗子湖监狱管辖。农场基础很好,现阶段大批水库移民迁入,是享誉省内外的大型蔬菜种植基地,每次到了蔬菜成熟的季节,外地收菜的车辆络绎不绝。大白菜 花菜可以做到亩产数千斤。而收割空隙还可以转种,大力提升土地使用效率。或可以做现代化农业,也就是蔬菜的深加工,把附加值做起来,做深加工就要引进高科技企业和生产线,比现在纯粹等待收菜的上门来收。农民的利润要翻好几番。而皂市 胡市 九真 湖泊非常多。鱼池养殖业应该要大力发展,从各种鱼类 龙虾类做文章适当加大高品质高附加值鱼类品种的研发和投放。成立农业合作社,抱团取暖,做大做强,也可以提升他们的收入。这部分乡镇农田往往只种植一季,多数时间处于荒废状态,农民种植传统水稻收入终究有限,除掉种子,农药,化肥,人工和机械收入所剩无几,所以这部分乡镇的农民普遍种植积极性不高。不愿意种田。湖泊养殖业也可以朝湖泊旅游转变。可以种植荷花,荷叶,芡实,莲米,莲藕,莲蓬等附加值高的农作物。旅游观赏赚钱都不耽误,可以建养生农庄,宾馆酒店,养鸡养鸭。纯天然食物,现杀现做,现採现摘。主打绿色健康无残留。从而把这一产业做大做强,想象一下周末城里人来划个船钓个鱼,泳池游个泳,顺便吃个纯天然农家乐顺便把业务也谈了。他们也自然愿意花这个钱。干一 小板  马湾,黄潭,鱼薪都在国道沿线两侧,沿国道两侧做什么最好呢?应该是物流和工业。因为曝光率高,交通便利。货物的出口和转运。国道具有天然优势。包括家禽的养殖业,冻品和冷链运输。蛋品(鲜蛋 卤蛋 皮蛋  咸蛋等等)食品饮料厂也可以。石家河的石家河遗址和九真的张家大湖国家湿地公园如何开发成一条线也需要多动脑筋,汉北河两侧延岸绝对是天然的春游野炊的好去处。风景优美,美不胜收。放个牛牧个马或推个自行车,再一堆朋友烤个肉。阵阵凉风吹过,最起码那感觉在的嘛。如何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引进有实力的企业开发,也需要动一番脑筋。一个城市的发展绝不仅仅是城区的吸血和扩张。而应该是多点开花,百花齐放的状态。底下乡镇经济做好了,这个城市绝对差不了。以上是个人拙见,如写的不好还望包涵!
【财新网】(记者 黄姝伦)4月21日晚,一辆大巴停靠在广州市海珠区上涌村公交站前。乘客一拥而上,大巴行李仓迅速塞得满满当当。十余台缝纫机、纽扣机压在一摞摞布匹上。这些乘客是湖北籍的制衣工人。3月底,他们刚从解封的家乡返回工作地广州,不到一个月,便打道回府。春天就要结束,南方的夏天即将来临。湖北工人们却说,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寒冬。工厂没有订单,房租等开支是负担,他们还担心着境外疫情传播风险。4月出现的湖北工人“返乡潮”已经持续数日。“我数了数,大巴昨晚走了七趟,今天刚走了三趟。”4月21日晚,几名湖北老板无工可开,在路边站着打发时间。100元的车票,950公里外的家乡,广州到天门,不过13小时车程。回去还是留下来坚持,他们踌躇不前。上涌村、大塘村位于广州市海珠区,中大布匹市场以东。中大纺织商圈是华南地区最大的服装面辅料市场,距离城市地标广州塔不到5公里。在邻近商圈的数个城中村,制衣作坊星罗棋布,管理宽松且租金低廉,吸引大量外来人口聚集。这里是湖北纺织人的“天下”,他们“老乡带老乡”,凭一双巧手,南下淘金。广州是国际商贸之都,服装批发集散面向全球,海内外客商前来“赶货”。成衣制作的各个环节,裁剪、缝制、熨烫、印花等,都能快速在“湖北村”找到“熟手”。据海珠区官方统计,区内湖北籍人员在广州市数量最多,登记在册的有近19万人。广州市政府官网信息称,中大纺织商圈及五凤、凤和村的来穗务工人员超过15万人,其中大部分是湖北籍。3月底,湖北疫情趋向平稳,离鄂通道陆续开放。海珠区的“湖北村”按下“复工键”。人们迫不及待地从家乡返回,停摆了两个月的制衣产业链蓄势待发。(详见财新网报道“特写|上半年服装旺季将过 广州‘湖北村’重启”)他们很快失望了。4月下旬,在大塘村桥头,聚集着大量等待工作的人。一旦有制衣厂老板手举衣服样板出现,工人们就会将他团团包围。布告栏上贴满了“工厂转让”通知,散发着胶水味。以往,三轮车、小推车穿梭拉货的声音不绝于耳,现在只剩工人与老板的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每年3月至5月是服装生产旺季。海珠区集中连片的城中村通常灯火通明,缝纫机前座无虚席。一个勤奋的制衣工人月工资可达上万元,技术好的师傅一天就能赶制上百件衣裳,入账500元。“现在每天能挣个300块,就算不错了。常常连续干十几个小时,挣一两百块。”一名制衣工人说。李春(化名)4月2日从湖北天门来广东,20天后,她决定退租、回家。“我就是打工的,今年行情不好,没钱赚,还要交房租。”李春说。煤气灶是出租屋里为数不多的值钱物件,她舍不得扔掉,塞进编织袋背上返乡的大巴。在上车点,湖北老乡聊天,抱怨房租的最多。上涌村、大塘村的工人说,房东不愿意减免租金,反要求一次性缴纳三个月的房租。在城中村,房屋出租体系复杂,本地村民和“二房东”很难就是否减租达成一致。生意艰难,制衣厂老板们更是怨气冲天。一名湖北籍老板说,经营300多平方米的厂房,每天仅租金、水电就消耗上千元,“平时有上万件的订单量,现在接到的都是几千件”。疫情持续三个多月,国内服装市场尚未恢复元气,境外疫情汹汹,又令外贸订单悬空。4月23日晚,上涌村公交站前,数十名湖北仙桃籍人员等待着返乡大巴,冰箱、空调、板凳、婴儿车都要带走,人行道宽度不够,放不下他们的行李。欧阳给了老乡150元,让其帮忙把10批布匹运回仙桃,那里的服装厂加工费更低廉。欧阳来粤十年,在沙河服装批发市场开店,卖女装裤子。广州沙河、十三行地带,服装批发市场云集,是城中村制衣作坊的上游。贸易商挑选钟意的服饰,服装店老板在中大布匹市场备好布料,就近下单。不出24小时,一批成衣出货,从广州发往全国,乃至世界各地,行业竞争十分激烈。“我们的单量比往年少了两三成。别看沙河还是忙忙碌碌的,但货量比往年少多了。”欧阳说,3月底刚复工,制衣厂还有订单可做,但这是“繁荣假象”。到了4月,零售店老板抱怨,货放在店里,根本卖不动,服装市场的“价格战”一触即发。为节省成本,批发商只能不断压低工价。仙桃人谭洁和丈夫是“夫妻档”,他们负责钉扣,属于成衣制造末尾环节。拿到衣服半成品,往往是夜里两点,在不到20平米的出租屋内,夫妻二人一夜能打数千个扣子。早上7点前,他们再把衣服成品送至沙河市场。像这样的“夫妻档”,在城中村数不胜数。谭洁返穗不过十几天,上游客户生意惨淡,下游工人为生计煎熬,“今年返单的特别少”。4月23日,她带着即将开学的儿子先返乡,丈夫“留守”广州。何时回来,是否还会回来,她还没有计划。4月21日晚,杨敏(化名)将15台缝纫机塞进了大巴行李仓,一家五口坐上了回家的大巴。身边很多人“甩卖”机器,新买时机器价值2000多元,折旧卖,贬值到100多元,杨敏不舍得。带着机器离开的制衣师傅们,希望在家乡另辟一番事业。“有单就回,等广州‘好了’再来。”杨敏的妹妹安慰她。杨敏的妹妹是上涌村里的烫工,3月底回穗,决定再观望一段时间。■(财新记者梁莹菲对此文亦有贡献)
现由于疫情形势严重影响,学校不能正常开学,教育部门采取了停课不停学的措施,各学校展开了网上教学的方式进行学习。我小孩现读八年级,班主任在学生家长群里通知学生2月十二号开始教学。之前考虑到怕小孩偷玩手机游戏,影响学习所以一直未装网线,现在为了学习,不得不装网线(手机40G流量后限速,不能正常在线直播学习)。年前,由于疫情严重,出入村口的道路已设路障进行封闭,我便在本网站发贴寻求广电宽带的服务电话。很快,我得到了网友的帮助,得知了所在的多祥广电的服务电话并取得联系,业务员告诉我,广电公司在疫情期间持镇政府开的通行证可以正常开展故障报修等一系列的业务,我并预约了2月13号的宽带安装。在12号晚上七点左右的时候,遇到了村支书,并说了我想安装宽带的事,当时村支书说现在特殊时期,就连市委书纪来了也不让进村。到了2月13号早上九点多钟,装宽带的业务员打电话我说他们持镇政府开的通行证在村口被村支书挡在村口硬是不许进村,理由是为了安全起见,所以业务员只能返回了(村口早上8点到下午5点半有人值守,其它时间还是有村民出入)。可是孩子的学习怎么办?不可能看着别人家孩子学习,自己家孩子不能接受正常的义务教育,情急之下便想到了12345有事找政府的市民热线寻求帮助,看政府部门有没有相应的措施可以解决。我便拨通了市民热线,工作人员告诉我现在特殊时期,市政府把权利下放到各乡镇政府,由当地镇政府解决,便告诉了我工业园(多祥)镇政府的电话。然后我又拨通了镇政府的电话,工作人员热情的接了我的电话,我也说了我的情况并寻求政府,看能不能在教育方面特事特办,并见意能不能让一名通过政府认可身体健康的业务员上门帮我安装一下,当时工作人员对我说,像我这种心情他们也非常理解,但政府现还没有制定相关的政策措施,他需要先跟镇领导反应一下情况,让我换个时间再打电话过去告诉我怎么解决。大概两个小时左右,村支书骑着摩托车怒气勿勿地来到我家门口对我大吵大闹,说我在镇里投诉她,我也莫明其妙,我并没有投诉过她,也不知道镇政府领导怎么跟她说的,我也解释没有投诉过她,不信我可当面跟镇政府打电话,看我怎么说的,她依然大发脾气。其间她当众大声对我吼到,你早干嘛去了,年前你怎么不装非要现在装,现在保命要紧,政府哪还管的了教育不教育的,不管怎么样,坚决不允许別人进来,最后警告我不要再给镇政府打电话了,说完便骑车走了。事情至此,我越想越生气,想咨询一下各位网友的意见,看她是否有存在以下几点问题,只是个人观点,如果有我将保留我向有关部门投诉她。1.宽带工作人员持政府部门开的通行证在辖区内开展正常工作,被村支书挡在村口算不算滥用执法权。2.公民正常寻求政府帮助,被村支书说成投诉她,还当众对我大吵大闹、发脾气这种行为算不算是打击报复。3.当众说现在保命要紧,政府哪还管的了教育不教育的,算不算是恶意自造民众恐慌。情急之下写的可能有点乱,希望各位给点意见,谢谢!
查看更多 >